129扬帆

    转眼之间,时间到了乾隆三十年,开,山东大旱,百姓民不聊生,幸亏盛京宁古塔等处连年丰收,太平仓里早就堆满了粮食,在灾第一时间上报的时候,和亲王永壁便亲自押着粮食去山东赈灾。

    令人感动的是,盛京的旗人听说山东大旱纷纷慷慨解囊。

    这几年海开了,还开了几条通沙俄朝鲜的商线,朝廷许旗人经商了,大家手里都有了余钱,有道是吃水不忘挖井人,众人也知道自己如今的好子是怎么来的,所以纷纷慷慨解囊,将家中余粮连同和亲王押送的粮食一同送往山东,有的家中为了让孩子历练一下也从永壁处讨了活计,虽是苦了些,但却是像朝廷说的“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出去走了一遭,回来之后都有了很大的改变。

    赈灾粮到山东的时候,早已经有人将赈灾粮的来源以传言的方式告诉了黎民百姓,一时间众人感激涕零,长久以来的满汉矛盾,得到了极大的缓解。

    乾隆二十八年,永瑆与永璂同时被册封为贝勒。

    永瑆是成贝勒,主管旗人商务,如今朝中已经不单单有赋税,二十九年初的时候,为了规范市场和海内外商务秩序,永瑆上折子给朝廷设立商部,并与户部联合拟定了进出口关税。

    朝廷的架构以及最基本的财政来源得到了极大的冲击,有些站在嫡子后的看不过去,进言于衡贝勒永璂,希望永璂能睁大眼睛,看明白成贝勒如今对他的威胁。

    不过永璂将所有的进言折子都束之高阁,与永瑆一样,他早就不是当年的那个只会往后退缩的小阿哥,就像善保说的,衡贝勒只需保持本心,踏实做事。

    在两人刚进京的时候,永瑆便找到永璂对他说过,从海上漂了大半年的他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只会从攒钱中找安全感的小阿哥,他的偶像是圣祖爷的九阿哥,他不要做皇上,要做皇商,他的部队就是各省的商号,他要钱,要很多很多的钱,要用黄金将国库堆得满满地。

    永瑆没有变的是对黄白之物的喜好,而他,新觉罗永璂,没有变的是对兄弟的友,当初两人受封之时,封号是皇父让他们自己选的,永瑆要成功,所以选的“成”,他选了“衡”,因为他知道,这一生,要想平安,就要用一个“制衡”。

    未来的生活,谁都不清楚,他知道皇额娘依然受宠,在给他生了弟弟永珅后又生了小妹璎珞,但是他不会因为这样就开始骄傲自满就开始打压兄弟,那不是新觉罗永璂。

    曾经,言之商为业,可是永璂很清楚,世上本就没有什么富贵行业和卑行业,大家都是一样的,现在南至海南,两广,往北的江浙一带至辽东半岛,如今都已经成了重要的通商口岸,每货物进进出出达上百万箱。

    通商,给朝廷带来巨额财富,但是一个国家,归根结底,经济发展只是实现手段,国之根本,还是农业。

    这一点,永璂很清楚,所有的人都十分清楚。

    如今的朝廷,是看能力办事,不管是挑唆还是奉承,大家都看在眼中,他只需将这些话语当做过耳之风,天边浮云即可。

    傻子才会去斗,皇帝也好,王爷也罢,逃不掉的是为国尽忠,无非都是过子的方式不同罢了。

    乾隆二十七年初,齐步琛行和硕公主册封礼,下嫁漠南蒙古王爷嫡子,每年能回京一次便是最好的,倒不是齐步琛不愿意回来,只是因为太忙了。

    如今的齐步琛,早已经不是当年的紫薇花,做蒙古的媳妇,对内要管理好一家的家务,对外要做夫君的第一帮手。

    因齐步琛长得好又善解人意,所以在夫君面前十分得宠,如今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娘,前段时间给舒欣来信的时候说了,肚子里面又揣了一个。

    有人问这样会不会很累,可是齐步琛的额驸说了,一定要多多地生,因为多子才多福。

    晴儿的婚事因着福尔康的关系到底是受了点儿波折,不过好女孩总是有人要的,有一年蒙古亲王进京朝贺,晴儿在舒欣处被一位蒙古郡王的生母看中,等将两人拉到一起见了面,觉得合适就嫁了。虽说蒙古的生活环境不如京城,但是公婆喜欢,夫君忠厚老实,倒是也过得顺心,又因与齐步琛嫁到的部落离着进,两人倒是时常走动。

    有了齐步琛,有了晴儿,再加上早年和亲到蒙古的和敬与和婉,四个女人带着胤禛给他们的侍从还有朝廷给蒙古的优惠政策,长久以来的游牧民族,算是彻底安定下来了。

    有人放牧,有人种粮,有人打猎,有人纺织忙。子都过得愈发红火起来。

    前面早已经开了商路,等人们手里有了钱,见得也多了,有人去了京城,有人去了沿海的通商口岸,有人去了盛京,还有人去了沙俄,总之,前景一片光明。

    乾隆三十年,是极为重要的一年。

    二十九年年底,朝廷便接到英吉利国书,凯瑟琳公爵即将登基,请清国皇帝皇后去英吉利观礼。

    做了几十年的皇帝,胤禛早就累了,早先舒欣便跟她说了,凯瑟琳的父亲英吉利的国王要在几年之后禅位,他就等着这个时间。出去转转,让他看重的继承人独自历练一番。

    虽然“正大光明”匾后面的立储匣子中写的是永璂的名字,但是胤禛还是只让永璂监国,诸皇子辅佐。而他自己带着舒欣,永珅,还有他们的小女儿璎珞,取道天津港,登正黄旗海船,一遍巡视朝廷开设的通商口岸,往江南与查尔斯小历汇合。

    胤禛知道,自己这次去算得上是前途未卜,但是活了两辈子,他真的很想走出去看一看,他已经知会了宗室中的王爷还有新觉罗家的族长。如果自己没有回来,永璂便直接登基。年号他都想好了,就叫“承正”

    对国事,他清楚,该是交给下一代的时候了,就像现在,不像当初,咽气之前都帮着小历将路铺好。

    如今朝廷走的这条路,没有前例可以遵循,充满挑战,如今的朝堂是年轻人的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是考验,抱着信心抱着勇气去面对未知的生活,但总比活在固定的圈子中要好。

    只是……看着怀中吃着糖糕的小女儿,还有一旁给小儿子启蒙的发妻,他有些担心。

    “阿玛,看儿子写得好不?”永珅举着大字说道。

    “好,比以前要好很多。”

    “阿玛骗人,那时候儿子九岁,现在才两岁,怎么会一样?”永珅说道。

    “你阿玛说的是你两岁时候写的,那时候啊,一横写成一团黑疙瘩,比现在好……” 舒欣抱着永珅,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亲,她的儿子,她的晖儿啊,总算是回来了。

    “偏怪阿玛,儿子明明是您的大儿子,却给儿子取名叫永珅,阿玛儿子还可以改名吗?叫永珲就好。”永珅,不,应该是弘晖再一次睁着自己亮晶晶的眼睛说道。

    “胡闹,名字都是上了玉牒的,哪能说改就改的!朕取的名字,你还嫌弃了不成?”胤禛说道。

    “嫌弃倒是不嫌弃,可是五弟不才叫天申么?璎珞,你叫我什么?”永珅爬到璎珞的面前,拿着一块儿糖糕逗弄道。

    “蝈蝈……”璎珞将嘴里的糖糕咽下,眼睛看着永珅手中的糖糕说道。

    “还有呢?”永珅继续问道。

    “晖晖蝈蝈……”

    “这才对……”

    “永珅啊,不管你叫什么,都是阿玛和额娘的儿子,总是纠结在这上面,这可不是咱们家爷们儿该有的气度。”胤禛说道。

    “谁让阿玛认错了儿子,还总是抱着儿子问‘你是不是天申’,五弟去世儿子也很伤心,可是您也不能心里只记着五弟啊。”永珅说道。

    关于他们的相认,就是一个狗血的过程,刚出生的婴儿,体各项机能都未能发育完善,所以在永珅出生第一年的时候,宫中伺候的太监宫女会说这个孩子保不齐是和亲王转世,再加上胤禛时不时地会说“你是不是天申。”

    小永珅积攒了将近的一年的怨气,后来慢慢爆发出来,只要是胤禛抱着他,肯定是不拉便便就是嘘嘘胤禛一,等会说话了,也是先喊“额娘”(因为舒欣会在他耳边说弘晖的事。)

    胤禛总觉得自己的儿子有些小心眼儿了,但是新觉罗家的男人,哪个心眼儿不是针鼻儿这么大?

    现在肯喊阿玛已经十分给面子了。

    “阿玛,蝈蝈,晕晕”璎珞是绝对的原装小萝莉,在她的观念里,阿玛就是乾隆皇帝,额娘就是那拉皇后,蝈蝈就是十六阿哥永珅,所以每次听到阿玛与蝈蝈说那些话的时候,都会觉得头头疼,眼前晕乎乎的。

    “看你们爷俩儿,又把璎珞绕晕了,再争就去外面争明白再进来。”舒欣把永珅推到胤禛怀中,自己则抱着璎珞。

    心里根本就没有疙瘩,何必天天为这些事儿较真儿呢。

    “璎珞吃了几块糖糕了?”舒欣给璎珞擦了嘴然后温言问道。

    “两块”璎珞用小手指比了比。

    “那这块儿还吃不吃?”舒欣指了指璎珞手中的那一块儿说道。

    “不吃了。”说是不吃,但是眼睛还是依依不舍地看着装点心的盒子。

    “那跟额娘说说为什么不吃了?”舒欣知道璎珞还没有彻底放下,所以继续引导道。

    “因为额娘说了,吃多了,牙痛痛。不好。”璎珞捂着小嘴,额娘说了,吃多了牙牙里会长虫子,璎珞不要牙牙张虫子。

    “这就对了,璎珞是好孩子,咱们不吃,再过一会儿,你大姐姐和姐夫就来了,咱们去换衣服好吗?”舒欣哄道。

    “好”璎珞说道。

    舒欣瞪了一旁有话说不出了爷俩儿一眼,璎珞这子,要是让那爷俩儿惯着,还不知道成了什么样子!

    子就是这样,每天在打打闹闹中过,但是却是难得的温馨。

    他们提前到了天津,没有行宫,只是找了一处小院子住着,雍卫敬卫晨晖卫中挑选了最好的暗卫守在他们边,每天出而作,落而息,会有人将永璂的折子拿到院子里。让胤禛批示。

    当然,胤禛会带着永珅一起就是了。

    “阿玛,您说四弟什么时候来呢?”永珅挑了折子,心里再次将自家阿玛鄙视一万遍,他才只是个孩子好不好,现在就让他看折子,他也会头晕晕的好不。

    “没大没小,记着要叫姐姐,子不语怪力乱神,记着千万不能让查尔斯发现苗头!”胤禛说道。

    “您都说了几十遍了,都这么多年了,还这么唠叨……”永珅说道。别人不知道,他可是太清楚了,他家阿玛,就是一个话唠,还是一个子十分别扭,遇事要求完美的话唠!

    “没大没小!”胤禛照常给了永珅一个爆栗子。

    “儿臣明白。”永珅说道,倒是忘记了,自家阿玛是个十分重规矩的,如今能容许自己小小的撒,已经是特别的开恩了。唉,肯定是让阿玛打的,还没长大,记就变差了。

    “阿玛,十二哥折子上说,回疆的那个贵人病故了。已经按照贵人的礼下葬。”永珅说道。

    “知道了。”胤禛已经忘记了那个浑香气的女子,只记得她心中有个男人,那个男人他早就找人杀了,虽然一个在京城一个在皇城,但是保不齐哪天就会做出什么丑事,回疆那边,莫说是进一个圣女,就是进十个也没有用,大清不会有杀戮,但是部落之间的纷争呢,还有百姓的不满呢?依附归依附,想长治久安,就得多长脑子。

    “禀主子,和荣公主与额驸已经到了门口。”这会儿一个侍卫进来禀报道,这次出海,胤禛没有带高无庸,他知道,那边是没有太监这一说的,出去嘛,总要带着本国最好的去,倒不是说高无庸伺候得不好,宦官这个职业,现在不能取消,但是早晚有一天,将彻底消失。

    “快请进来!”胤禛说道。有人将桌上的折子收拢好,又有人进门去请舒欣与璎珞出来。

    等收拾好的时候,查尔斯与小历已经往屋里走,小历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

    当初查尔斯与小历随凯瑟琳回了英吉利受封,然后两人便从英吉利取道大西洋航线去了新大陆。

    这其中,小历寄来几封信,只是因为路途遥远,小历来信说到了英吉利的时候,两人已经动去了新大陆,当胤禛与舒欣接着信说小历已经怀孕的时候,小历已经在新大陆生下了儿子威廉。

    “给皇阿玛皇额娘请安”这是查尔斯与小历。

    “给和荣姐姐,额驸请安。”这是永珅与璎珞。

    到了一起,免不了的就是礼数,而小威廉则站在一旁,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

    “威廉,快给果洛玛法和果洛玛嬷请安。”小历对站在一旁的小儿子说道。

    威廉的头发与眼睛都是黑色的,但是整体的轮廓却是西方的,可以说集合了查尔斯与小历上所有的优点。

    “威廉给果洛玛法,果洛玛嬷请安,给小舅舅小姨妈请安。”一口地道的京片子再加上十分娴熟的请安礼,可以看出,小历是下了很大功夫的。但是实际上,小历也十分惊讶。

    “让果洛玛嬷看看,可真是个俊俏的孩子,以后长大了还不知道会迷倒多少人呢。”舒欣抱着威廉说道。

    孩子们被放到外面玩耍,胤禛与查尔斯到一旁喝茶聊天听查尔斯这几年所看到的事。舒欣拉着小历说体己话。

    “看着你一切都好,额娘也就放心了,只不过威廉都这么大了,怎么不再要一个孩子?”舒欣说道,舒欣还是秉承着多子多福的概念,所以有了永珅之后,还是没有拒绝胤禛,这才有了璎珞。

    “是我不想要了,威廉聪明,懂事,有他一个就够了,许是当初伤了子,想有也得慢慢调养着”小历说道。

    事实当然不是这样,查尔斯想的也是多生几个,但是小历不愿意,在他看来,生孩子还是一道过不去的坎儿,生威廉也只是为了堵住英吉利皇室的嘴,现在他有孩子了,以他帝王的思维,一定能将威廉教养好。现在的她,虽然与查尔斯有亲,但却是刻意避孕的。

    “额娘带了太医出来的,等回头让他们瞅瞅。”舒欣说道。

    “儿臣知道了。”小历低头说道。她刻意为之,这种事儿太医可是查不出来的。

    查尔斯正与胤禛说这段时间的见闻,在新大陆,有很多的新思想,还有很多兴建的新学府,他曾经听过里面的课,觉得很好。胤禛觉得大清也可以兴建这样的学府,不拘于科举,可以将大清境内的能工巧匠做一个集合,然后专门开班授课。

    两边人正说得兴头上,就见璎珞哭着跑进来。

    “这是怎么了?”胤禛抱过璎珞,哄着问道。

    “阿玛,哥哥和威廉打架。”最重要的是他们打架蹭倒了她,她的新裙子全脏了。

    永珅的子是绝对不会招惹别人,舒欣最是清楚的,再看小历

    “许是有什么误会,威廉和皇室的孩子都能玩儿到一起的,还是先去看看吧。”

    “敢跟爷称大辈儿,爷是你哥哥,是你大哥知道不!”永珅将威廉压在下,早就恨自己这个五弟死的不是时候,这会儿竟然敢在自己面前说他是弘昼是他哥,爷倒要让你看看谁才是哥!

    “啊?”小历听了个满耳,随后赶来的胤禛与舒欣也听到了,倒是查尔斯,直接上前将两人拉开。

    “永珅错了,你是威廉的舅舅,和我和和荣公主才是同辈的。”有了小历,查尔斯连辈分都弄明白了。

    “就是,就是,永珅又淘气。你们也累了,查尔斯和小历先下去休息吧,永珅威廉,跟我下去洗洗换衣服。”舒欣拉着两个孩子往里屋走去。

    “皇额娘,大哥欺负人。”威廉,不,应该说弘昼刚一进屋就扑到舒欣的怀中,他是弘昼啊,本来只是想在永珅面前充个大辈儿的,谁知道那是自己的大哥啊,有这么大的仇吗?这衬衣可是他最喜欢的。

    “天申啊,好孩子,额娘知道的。”舒欣说道。她就知道,弘昼不会这么短命,如今以这样的方式重生,也算是一件好事。

    “额娘您什么都不知道,弘昼跟儿臣说他是哥哥,要儿臣以后什么都听他的!”永珅咬牙切齿道,这个五弟,最荒唐的五弟,哼,这次放过他,以后再收拾他。

    “弟弟不敢了,以后弟弟都听大哥的。”威廉跑到永珅面前,小模样要多狗腿有多狗腿,好汉不吃眼前亏,反正他们之间相处的子也就是回英吉利的这段时间,等过了这段时间,他就自由了。

    那边,胤禛和小历各怀心思,胤禛自是高兴的,小历却是哭笑不得,十月怀胎,竟然把自己最不省心的弟弟生下来了,这子真的是没法过了!

    “亲的,你怎么了?”查尔斯见小历神色有异,忙关切地问道。

    “没事儿,好不容易教会威廉的谁知道他还是搞错了。”先把查尔斯心中的疑虑打消掉。

    “孩子还小,记不得也是很正常的。我不也是用了一年才搞明白的吗?威廉不就是随了我的吗?”

    “对,随你,一样地聪明。”小历给了查尔斯一个吻。

    查尔斯接收到信号,直接将小历压在的下,既然是让他们梳洗,那就等做完了再洗。

    ……

    两队人汇合,在天津又休整了三天然后乘皇家海船开始巡视,到了江南的时候,胤禛言明第一次去英吉利绝对不能空着手,便带着众人在江南大肆采购,有丝绸,有刺绣,还有瓷器,都是胤禛与舒欣亲手挑选。不过在挑选的时候,发生的一个小小地意外。

    璎珞走丢了,在大家挑选绣品的时候,璎珞抱着绣球玩儿,绣球越滚越远,等找到绣球的时候,已经找不到刚刚去的是哪个店。最后还是一对经商的父子,见璎珞哭得可怜,带着他一家一家的问。

    弘时只是觉得璎珞眉眼间很像他大额娘,整体的气质又和当年那个缠着自己的娴妹妹像。等进了绣坊,看到胤禛,才知道这是谁的孩子。

    不过他没有露面,只是让自己的养子箫剑将璎珞送回去,他们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他有自己的幸福,当初他救了箫剑,这些年,带着箫剑走南闯北,看遍了大好河山。他没有做皇帝,可是却胜似皇帝。

    这样不是很好吗?

    “义父。”

    “事儿都办妥了?”

    “是,只是说小丫头跑到门外,儿子看她边没有大人就将她送回来,那个老爷很感谢,还给了儿子一块玉佩做纪念,说以后有什么事儿就可以找他。”说着箫剑拿出一块儿玉佩。

    通体洁白,上面浮雕一只狮子狗。

    “留着吧,以后给你娶媳妇用。”弘时说道。这狮子狗,倒是让他想起了百福,不过都是往事了,活着的,死去的,早已经烟消云散。

    “义父,我还小。”

    “还小!难道等你义父进了棺材你才娶媳妇吗?听义父的安排没错的!”两人说着越走越远,而在他们后,胤禛等人也已经挑到了满意的绣品。胤禛抱着璎珞,璎珞指着说那是刚刚送自己回来的爷爷和大叔。胤禛回头,只看到两个背影。

    只是觉得有些熟悉。

    “璎珞乖,他们是好人,以后璎珞遇到这样的事也要帮助别人知道吗?”小历在一旁说道。

    “额娘说过,璎珞最乖了,以后璎珞遇到这样的是一定会帮助别人的,而且璎珞以后再也不乱跑了。”璎珞说道,她刚刚被和荣姐姐打了呢,可疼了,还不许告诉阿玛。

    农历三月初八,宜出行。

    清晨,江苏太仓码头,鼓乐齐鸣,此次帝后出行,将会载入史册,永远被人铭记。

    胤禛与舒欣着朝服,站在船头与众人招手示意,小历与查尔斯紧随其后,永珅和威廉从两边抓着璎珞,当哥哥真的很累啊。

    船越走越远,虽然已经坐了很多次船,但是这次却是尤其的不一样。舒欣站在甲板上,享受着难得的好心

    “外面凉,也不知道披件披风。”胤禛拿来披风亲自给舒欣披上,又替她系好。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不让自己省心了。

    舒欣笑着不说话,她根本就不冷,不过难得有人伺候,她当然要享受一下了。

    “猜猜发生了什么事。”胤禛拿出一封信,在舒欣面前扬了扬。

    “左不过是朝中那些事儿。妾是女人,不能干政的。”舒欣说道。

    “吴扎库氏去世了。”胤禛开口说道。弘昼去世后,吴扎库氏的子便不是很好,总归心中还是有个结。现在去了,也是一种解脱。

    “也许在这世上的某个地方,已经有个小生命诞生了,威廉的小媳妇。”这会儿正好威廉拿着球出来玩儿,甲板很宽,够他们几人玩儿的。

    “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我们一家,都会好好地。”舒欣在胤禛耳边轻声说道,待说完后,又在他的脸颊上落下一吻。

    胤禛笑了笑,将舒欣紧紧揽在怀中。

    远处的海鸟成群结队,海面上时不时地跳出几条鱼。

    帆扬起,船向前行进

    是的,他们,都会好好地。

    永远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写到这里,重生再续缘的正文便完结了,还有三到四个番外,一个完结了还有两个未完结,瑟瑟不会坑,也不会烂尾,你们的支持就是对瑟瑟最大的鼓励。

    从2012年2月7到今天,谢谢大家的包容,因为瑟瑟的冲动,三坑一起开,本以为可以兼顾没想到却是顾此失彼,番外会在近期陆续送上,以后会主更《一清一穿一世》和《宜世修好》

    四月初会放一个短篇,电视剧甄嬛传的同人,依然是宜修的,算是给大家一直等待的赔礼。

    具体事宜,请大家关注瑟瑟的专栏。

    再次感谢大家,明天是愚人节,但是更新承诺绝对不愚人。

    祝大家天天开心~~~抱住一人亲一口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