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结盟

    原本胤禛准备让宗室王爷还有几个在要职上的大臣旁听的,只是听了舒欣的话这件事儿在脑子里面过了好几个弯儿,最后还是决定单独召见。

    舒欣说了很多,但是有一句话却是在根子上的。

    凯瑟琳终究是个女人,而国家大事一直都是由男人来做的。

    又到了避暑的时候,只是今年晚了一些。

    万方安和,几把椅子分好了主次座位,舒欣则在旁边的屋子里面守着。

    具体参与的人员有,胤禛,凯瑟琳,查尔斯,小历

    从搬到圆明园的时候,凯瑟琳便被这座皇家园林迷住了,她从来没有想到,这世上竟然有如此美丽的地方。

    宛如天堂。

    而现在他们所在的位置,更是一座奇特的建筑,样子就是汉语中的“万”

    不过,她今天来不是为了看风景的。

    “应该还有一位吧。”凯瑟琳张口说道。

    “姐姐……”查尔斯见不得凯瑟琳的张狂,毕竟这是在别人的地盘上,他们一定要恭敬有礼的。

    “闭嘴,小历是你的妻子,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以后都变不了了,你还担心什么?只知道自己幸福,难道就不管整个英吉利的幸福了吗?”凯瑟琳用英文说道。顺便又瞪了查尔斯一眼。

    “皇帝陛下,咱们今天是打开天窗说亮话,您请凯瑟琳一人赴会,只是咱们的份,一个人不带毕竟不好,所以今儿个凯瑟琳就让查尔斯和您的和荣公主陪同,不过,现在看来倒是凯瑟琳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原来皇帝陛下早就有所准备,不过与其让那位高人屋里,倒不如一起坐下来,喝喝茶,聊聊天。”

    “你们两个,出去吧。”胤禛先“轰走”了查尔斯和小历,然后又亲自去屋中将舒欣扶出来。

    内室中放置着一张软椅,软椅旁边的矮几上,有瓜果,有茶点。

    “皇帝陛下与皇后娘娘真是伉俪深呢,倒是让凯瑟琳羡慕得很。若是凯瑟琳以后能有这样一位丈夫,那就真的太好了。”

    “那……这些事儿,总归要看缘法的,公爵人美子又好,以后的婚事定是错不了的。”本来舒欣想说“喜欢就留下”但刚刚说了一个字就被胤禛捏了一下。

    这一切都没有逃过凯瑟琳的眼睛,不过她只是笑笑,然后上前扶住舒欣的另外一边。

    “这可不敢……”一边是帝王一边是储君。舒欣还真的是怕了。

    “您是孕妇,凯瑟琳自然是要照顾着的。来慢慢坐下。”凯瑟琳轻声说道。

    “公爵也坐下吧,前段时间公爵给朕的说法,朕想了想,还是咱们先私底下谈谈得好。”胤禛脸一黑,心说我媳妇你跟着奉承个什么劲儿。但顾及到舒欣的子,也不好有什么其他的动作。

    “倒也是,毕竟凯瑟琳是个女人,有的事,若是在大臣面前侃侃而谈,皇帝陛下能接受,那些老脑筋也不一定能接受。说到这儿倒是想起来了,那天那个奴才怎么样了?凯瑟琳常年习武,手上的劲儿也比平常的女人大了些,虽说只是个奴才,但总归也是凯瑟琳伤了他。”

    “这样的奴才,莫说是教训,就是要了他的命也是在理的,不过被公爵一打脑子清醒了,也知道自己的份了。”胤禛说道。

    “哦,那倒是好事儿呢,做人就应该明白自己的份,既是他明白自己的份,那对他也是再好不过的。”凯瑟琳说道。

    “那是那是。”胤禛回道。

    说的是福尔康消停了,其实这话也不假,如今福尔康真的是大消停了,那一下直接把他打傻了,不过谁让他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

    人直接扔回了福家,是高无庸亲自去办的,只对福伦说福尔康这条命是给他留着了,以后好好看着不要再招惹宫中的贵人。

    至于福尔康和晴儿的婚事,也就成了废纸。

    “为个奴才说这些做什么?今既是皇后娘娘也在,那有的话就更好说了。”

    “这是怎么说的?”舒欣问道。

    “咱们都是女人,咱们有的话,男人听不懂的。”凯瑟琳冲舒欣笑了笑,然后从随的包裹中拿出连来整理的资料。

    她的汉语很好,听说读写都和汉人一样。

    所有的章程都是用汉语书写并装订好,先是一个整体的概括,然后从政治、经济、文化上进行具体阐述。

    不得不说,凯瑟琳是个天生做皇帝的,她的章程不仅阐述了英吉利与大清发展的现状,还有发展之后遇到的各种可能

    胤禛用了一个时辰才看完,这期间凯瑟琳将桌上的瓜果吃了个精光。

    本来她是想带着舒欣一起吃的,可是舒欣不想也就作罢了。

    胤禛再抬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满桌的狼藉。

    这真的不像是一场正儿八经的会盟。

    “凯瑟琳是一个很实际的人,皇帝陛下看着,凯瑟琳也不能在这儿干耗着。”凯瑟琳优雅的擦了擦手上的汁水。

    她真的很文雅的,虽说留下了一堆果皮,但都放在了碟子中。

    只是果盘空了,看着不好看罢了。

    胤禛看了看舒欣……

    “皇后娘娘不吃,凯瑟琳就只好自己吃了。”凯瑟琳摊了摊手,这没办法,她邀请过皇后的,可是皇后不要。

    吩咐人将桌子收拾好,又重新放上瓜果点心。

    “大概的意思朕明白,只是公爵这样写,像是这里,‘开放通商口岸,外来文化侵入,本土文化必定会遭到冲击。’既是如此,朕为什么还要选择与英吉利合作,既是‘必定遭到冲击’,那肯定是要发生不好的事……”

    “任何事都有好的一面和坏的一面,皇帝陛下应该很明白的。”凯瑟琳很重自信地说道。

    “任何事都有好的一面坏的一面,凯瑟琳的诚意在于将清国与英吉利将面临的问题写在了纸上,这样我们就可以做到有备无患,当然,凯瑟琳只是些了一部分而已,因为每一件事都是有无数种可能的。凯瑟琳写了,也是为了告诉皇帝陛下,皇帝陛下不管接受不接受,往后清国会以哪一种形态发展,要面临的无外乎就是两面,好的一面和坏的一面。”

    “你的说法很特别。”

    “凯瑟琳是个很实际的人,最不喜欢的就是拐弯抹角。也好阳也罢,不过是为把一件事办好。”

    “难道你就不怕我们底下有小动作?”胤禛说道。

    不得不说,和凯瑟琳聊天是一件很享受的事,不过他仅仅享受和凯瑟琳聊天,这样子的女人,十分不适合他,他还是喜欢给他撑起后整个家的女人。

    “没有比这再好的局面了,英吉利可以选择和法兰西合作,可以选择和西班牙、葡萄牙、荷兰甚至是沙俄合作,要知道,我们这些国家都是有联姻的,但是凯瑟琳选择了清国。您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因为离着越近,利益矛盾冲突就会越尖锐,凯瑟琳需要的是一位长久合作的盟友,为的不是在这么多国家中称王称霸。”

    “真的不想?”胤禛想到了那张羊皮地图,若是所有的地方都是他的,说实话,他真的是很心动的。

    凯瑟琳摇了摇头

    “曾经有人这么做过,但都没有实现,不是没有那个能力,这个世界太大,单说英吉利与清国的人口便是不计其数,还要顾及到不同人种不同民族的习惯信仰。共同发展才是大趋势在,一言堂的局面,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成为过去。”

    胤禛发现,当凯瑟琳说话的时候,眼睛总是亮亮地,上拥有的自信,怕是他这个在高位几十年的人也比不上的。

    这个女人,才二十出头……

    “改变,是早晚的事,等到别人已经改了才改势必会手忙脚乱,倒不如从现在开始做起。一点一点地来……”

    “可是这样遇到的反弹……”舒欣说了两句,忙捂住嘴巴。

    这不是她能管的,这是政事!

    凯瑟琳笑了笑,“后宫不得干政”,这块牌子她还真的看到过,不得不说,从中国几千年的历史来说,这样做是很有必要的,但却锢了女人的思想。

    “皇后娘娘说的没错,肯定会有反弹。可是只要做了,王朝会消失,民族会永存。”

    “公爵谮越了。”胤禛在一旁说道。

    这个女人还真的是不消停,这会儿连王朝消亡都说出来了,还有她不敢说的吗?

    “难道皇帝陛下认为真的有万万年的王朝吗?凯瑟琳自小酷历史,一段段的王朝更迭,无一不带着血腥。今万人之上明也许就会成为阶下囚,改变是肯定的,可是如果不用做出牺牲不是更好?凯瑟琳曾经听说过清国雍正皇帝的事迹,对此人甚为佩服,他做的事是为了一个国家,是真正为了子民,后,凯瑟琳也会坐上那个位子,凯瑟琳没有大本事,只希望能在执政期间,子民过上衣食无忧的子。”

    为君者,一生要的不就是个国泰民安吗?

    如果伤民才能让一个王朝继续生存,那这个王朝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

    “既然公爵说了这么多,朕要是不说两句也说不过去。”

    “皇帝陛下但说无妨。”

    胤禛示意凯瑟琳坐下,然后开口说道

    “原本,朕觉着公爵只是一个女子,即使是公爵也不足为虑,也只是一个女子而已,既是皇后对公爵多有称赞,但朕还是不喜欢你。因为你是个女人,你的生活应该是后院里面的一亩三分地,应该是相夫教子,但是今,朕才知道自己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没想到公爵是一位心怀天下之人,英吉利能有一位您这样的君主,将是苍生之福。”

    “过奖。”凯瑟琳回了一礼。

    “你的章程,朕收下了,自此事,咱们也算是做到了彼此心中有底,既然大的方向没错了,那剩下的就要靠咱们一起克服了。”

    “凯瑟琳期待与清国未来的合作,咱们彼此都会有不明白的地方,既是结盟,那就要彼此帮衬,皇帝陛下不如从现在开始尝试一下英吉利的货物,既是赚钱,也不能只让清国将银钱赚去,国事上,凯瑟琳能做主,可是有的狼子野心,凯瑟琳就管不住了。提醒您一句,福寿膏可是保不了福寿的!”

    “公爵肯卖给朕这么大的一个人,朕一定要回您一份大礼。”胤禛知道,凯瑟琳能说出这样的话,那无异于将她的底牌掀了。

    “真的什么都可以满足?”凯瑟琳说道。

    “只要朕能做到”胤禛说道。

    “您和皇后娘娘拥抱一下。就现在!”凯瑟琳说道。

    “这……”舒欣看了看凯瑟琳又看了看胤禛。

    “就一下,我就要看这个。只是一个拥抱。”凯瑟琳有点儿迫不及待了。

    胤禛想了想,既然君无戏言,那就只好拥抱了,反正就只有这个小丫头看得见。又是抱得自己的妻子,没问题。

    两人轻轻抱了一下,还没等胤禛回过神来,就见凯瑟琳抱住了舒欣,也是轻轻地一抱,还在舒欣耳边说了一句话,不过说完之后连招呼都不打就走了。

    “她说了什么?”胤禛见舒欣满脸通红,心中愈发好奇。

    “没什么的,您就不要问了。”舒欣说道。

    她哪敢说出来,刚刚凯瑟琳对她说

    不要总是把自己的男人拿出来跟别的女人共享。

    作者有话要说:妹子们都说凯瑟琳是穿越的,真的很穿越吗?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