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情定

    突然之间,小历觉得自己的一生便是一个欺骗。

    其实在他的心中一直有一个疑惑,他到底是不是皇家的阿哥,还是像江南的传言那般,自己是海宁陈家的儿子,和雍亲王府的格格换了个份?

    是吗?

    小历自然是不相信的,甚至说是带着看戏的表看着造谣生事者一次又一次地上演着跳梁小丑般的戏剧。

    看过,笑过,等戏落幕,他还会是皇帝。

    因为心中相信,不管他是满人还是汉人,新觉罗弘历都是皇帝,永远都是。

    可是后来,发生了这么多事,他才发现,原来,朝廷需要的是皇帝,不是新觉罗弘历。

    那段时间,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过来的,其中有皇阿玛皇额娘的关怀,有齐步琛的开解,还有景娴的陪伴。

    到后来,他出现了。

    总是用不是很熟练的汉语来表达自己的想法,每次相处的时候总是把自己放在第一位,一开始觉得这是理所当然,但是随着时间慢慢地推移,两人的交流越来越多。

    才发现,原来这不是对一个公主的阿谀奉承,只是因为她是一个人,是人与人之间的尊重。

    这种感,让小历很受用。

    因为在她从高高地象牙塔上摔下来的时候,当她已经一无所有的时候,有这么一个人,即使只是因为她的外貌对她产生倾慕,但是在两人相处久了之后,当彼此的暴露之后,他一次又一次地包容了她。

    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他可以,肯定会在第一时间陪在她的边。

    直到现在,愤怒吗?有,但更多的是伤心。

    “景娴,原来我已经输掉了,输得一败涂地。”小历跑到假山处,她只想找个没有人的地方呆着,最好是没有人能找得到她,可以让她好好地大哭一场。

    为什么当我们即将尘埃落定的时候,你一句话都没有透露?

    是刻意隐瞒还是无心之过?

    小历蜷缩在假山一角,双手抱膝,也许真正能温暖她的只有她自己吧。

    就在这时,小历感觉到头顶处出现一片影,抬头望去,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两个大鼻孔。

    “福尔康!你怎么会在这里!”

    “公主,此处太凉,还请公主随臣去凉亭休息吧。”福尔康拱手说道。

    天底下有许多种劝解的话语,福尔康总是能在其中找到最不合时宜的那几句,或许是对福家家底的自信,或许是对他自己那所谓的文武双全的名声的自傲。

    总觉得,紫城就是他家的,总以为,御花园就是他想来就来想坐就坐的。

    小历将头埋在膝盖上,她不想看到这个人,但是她也不想动,只希望这个人能识趣一些,那么她还能看在要积德行善的份儿上给他留一条活路。

    从那次事件发生后,她就再也没有排斥过,躲避过边的暗卫。

    不是已经和晴格格议亲了吗,怎么还满世界乱跑。

    是的,这是他自己做下的孽,当初就是她自己说过的福尔康文武双全,福家两子就如他的亲儿子一般。

    真真是眼睛瞎掉了!

    福尔康出现在这里,其实也是偶然,虽然他已经不是御前侍卫了,但前段时间令妃大丧,他也是进过宫的,再有就是,虽然他不是御前侍卫,福家却也是一个富足的包衣世家出

    福尔康文武双全是真是假还需要考证,但骨子里却是一个十足的风花雪月之人,正是因为这骨子里的风华雪月,当年他成功地与晴格格在雪地里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

    正是因为这骨子里的一股子傲劲儿,让曾经的乾隆皇帝看到了所谓的真,说是当成儿子,倒不如说是引为知己。

    只是皇帝换了芯子,做奴才的却还是脑子拎不清。

    与晴格格的婚事已经敲定,但福尔康的脑子里面却总是想着紫城里面的另外两朵花。

    和硕和淑公主齐步琛与和硕和荣公主小历。

    一样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一样的冰清玉洁,而且还是公主。

    尤其是和荣公主,听说因为要嫁到英吉利,皇上要册封她为固伦公主。

    一边是固伦公主,一边是和硕格格……

    曾经没有机会,可是现在,大好的机会放在面前……

    那个查尔斯有什么好?只不过是个番子而已,公主嫁给他肯定是要受委屈的。他这么公主,怎么能让他受委屈呢。

    “人生在世,本就有许多不如意,公主千万不要因为一些小事伤了子。”福尔康说道。

    他已经想到了,下一秒钟,公主就会拥入他的怀中,他会好好地安慰公主,他这么的才华横溢,他才应该是公主的良人。

    小历等了半天,没想到那个讨厌的人还没有走,她觉得自己的脚有些麻了,小腹也有些疼。

    该死,竟然是小子!

    “你滚!本宫堂堂的公主,还用不着你一个包衣奴才来同,这里是皇家的御花园,岂是你一个包衣奴才能来的!滚,再不滚我就喊人了!”小历可没有其他公主那样的好脾气,如果还有力气,他一定会用手边的石头打这个恶心的人。

    可是没有,小腹越来越疼,还有上的力气,就像是被施了咒语一般,感觉在不住地流失。

    这等炎的天气,竟然觉得后背冒凉气!

    “公主可是子不爽,臣送您回宫吧。”

    “别碰我!”小历大叫道。

    福尔康哪会放掉这个机会,不碰?

    是的,只要不碰公主就还是公主,可是若他今碰了,无心之失,皇家,为了名声,肯定会找补一下的。

    慢慢的接近,好像是做了很久的准备,他不能做出格的事,他只是想抱抱她,只要抱一下,功名利禄,荣华富贵,唾手可得。

    “你走开,你走开!”小历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她能读出福尔康眼中的讯息

    有痴恋,有憧憬,但更多的是/望,仿佛要冲破重重枷锁,直奔他而来。

    “你走,你走!来人啊,救命啊!”恐惧愈发严重,比当初被关到暗房中还要惊悚。

    忽然,福尔康顿住了子,脸上的表也变成了不可置信。

    福尔康转,小历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查尔斯的手上还拿着一块假山石,而福尔康的后脑,已经被开了瓢。

    凯瑟琳随后赶来,刚刚她亦是听到了小历的惨叫声,现在知道没有事,心中一块大石头算是落了地。

    躺在地上的那个鼻孔大大的男人,她不认识,不过为了自己弟弟的下半生幸福,这个人必须弄走。

    随后有侍从赶来,凯瑟琳命人将福尔康抬下去诊治,又有人上报人帝后,理由很简单,假山石脱落一名侍卫不慎滑倒磕中后脑,现已经及时救治。望广大紫城工作人员注意安全。

    凯瑟琳又帮着两人清了场,本想躲在一旁听个事经过,但一想事非同小可,便由此作罢。

    “小历,我在别怕。”查尔斯坐在小历边,然后一把抱过小历,轻轻地抚着她的后背。

    “我好怕!”心安定了下来,有种感觉仿佛填充了整个体,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我没有想过骗你,我只是一个亲王,在英吉利,继承人不分男女,只看谁降生比较早。”查尔斯说道。

    “然后呢?”小历问道。

    “凯瑟琳,我的姐姐,比我大一岁,我没有想过和她去抢夺什么,她是我的姐姐,我们英吉利未来的女王陛下,我会用我的一生去辅佐她。”查尔斯用已经掌握得很熟练的汉语讲述着他的曾经。

    “我喜欢自由,我知道,在海的那一边,有一个神秘的国家,它拥有精美的瓷器,美轮美奂的丝绸,还有让人难以忘怀的茶叶,还有那让人叹为观止的文化,都让我深深迷恋。我的份,决定了我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事去做,所以我选择了经商,我不用税收去满足自己的私/,我要用自己的钱。”

    “然后……”好像已经忘掉了小腹的疼痛,消失的力气又回来了,只不过自己还是不想动,这样其实好。

    “然后,我来到的中国,眼见为实,我终于实现了儿时的梦想,不,应该说,我不仅仅实现了儿时的梦想,还找到了一生的最。就是你,小历!”查尔斯含脉脉地看着小历。

    “不是因为你是公主,不是因为你的美貌,只是因为,你是你,与你相遇,在福海边,你就如今这般,坚强,你是女子,但我总能感觉到你心中释放出的巨大能量,我这样的你,未来的路还有很长,我希望,可以牵着你的手,一起走。”说着,查尔斯像变戏法一般,拿出一枚戒指。

    “以上天的名义,让万物见证,今,我求你,让我做你一生的依靠。”查尔斯单膝跪地。

    “我愿意。”这种浪漫,谁能挡得住?

    也许,一直都在期望吧。

    正是因为有了期望,所以会立即答应。

    指环到左手无名指上,额间落下一吻。

    眼角,流下幸福的泪水。

    作者有话要说:累啊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