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接待

    永珹和永瑢用最快的速度写好了折子,又把如此安排的理由重新复述了一遍才带到养心

    说实话,这是他们两人第一次接这么大的事儿,他们两人早就已经大婚了,但是在办差方面,只是做一些杂活儿而已。

    更多的时候,是被下面的官员供起来,当祖宗一样供起来。

    这是他们第一次受到了重用,感觉真的一样。

    一份与众不同的折子呈到了胤禛的面前,没有长篇的引经据典,没有歌功颂德。

    只有他们现在所办差事的进程以及他们给的意见。

    这也正是胤禛想要的,他从来都不需要歌功颂德的人,他需要的是办实事的。

    兄弟俩在底下跪着,说不紧张那绝对是假的。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耳边只能听到翻折子的声音。

    “永珹,朕问你,这主意是谁想出来的?”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好的提议,最起码胤禛这么认为,看到这份折子,他有一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这是一条与众不同的路,也许会走出不同的效果。

    “回皇阿玛的话,是儿臣与永瑢一起想出来的。”永珹说道,倒不是他不想要这份功劳,因为他们皇父的作风,他们根本就猜不出来,与其推脱或是揽功倒不如如实回答。

    “永瑢,你说呢?”胤禛问道。

    “回皇阿玛,事是这样的。”永瑢在书画方面的造诣不错,但是混官场还真的是差了点儿,就像现在,其实他可以点头,但是总是觉得不把事的经过如实回禀心里就不痛快。

    从他发牢到永珹借话悟出章程,就像说书似的,胤禛听完竟然有意犹未尽之感。

    “所以儿臣与四哥就忙写了折子呈上来给皇阿玛御览。”永瑢说道。

    “嗯”胤禛点了点头。但是却没有给任何其他的表示。

    永瑢微微抬起头看了看胤禛,想问却是不敢问,心说成与不成皇阿玛您倒是给个章程啊。下面还有好些事儿好做呢。

    “朕问你们,这些子办差,可是有什么感受?”胤禛没有说事儿成还是不成,反而是将话题引到了另一面。

    “都起来,坐下说,来人,给阿哥们上茶。”

    “谢皇阿玛”两人行礼起落座,永瑢看了看永珹。见永珹不说话便拱手对胤禛说道

    “回皇阿玛话,这些子,儿臣跟着四哥办差,说实话,累的,每天都在找关于英吉利的资料,还要研究他们的礼节,有的时候连饭都顾不上吃……”

    “你这是说朕苛待了你们?”

    “不不不,儿臣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只是觉着虽然累,但是却过得很充实,看着那些资料还有章程,才发现,原来还有这样的国家,有的时候读着读着也就不觉得累了,若是有机会,儿臣还真的想与他们交流一下。”

    以前的永瑢,只是一个生活在永琪影下的隐形人而已,他有才华,但却不为皇父所喜,他也曾经想过自己到底是做错了什么?是不是自己说话的方式有问题,现在他敢这么说,其实是在模仿永琪,如果皇父喜欢听人直来直去,那他就在恭敬有礼的同时将自己透明化。

    这是他拿出来应对小历的,现在倒是和了胤禛的胃口,不过到底是一件好事。

    永珹年长,平时便是个不说话的,但胜在了心思细腻,以前心里也曾经有过想法,不过现在,倒是想永瑢说的,只要专心办好一件差事,收获的不仅仅是成就感,还有快乐。

    “儿臣也这么觉得。”等永瑢说完,永珹跟了一句。

    “今儿个就咱们父子三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朕也是从你们这个时候过来的,见到差事,第一的念头便是逃,因为很难,但是等做好后,再转头看看,原来不过如此,这种感觉,真的很上瘾。”

    能说出这番话,胤禛也算是掏心掏肺了。

    “你们两个上的折子,朕很满意,既然已经决定这么做,那就继续做下去,咱们皇家的阿哥没有窝囊废,朕给你们一人一个贝勒,你们,要让英吉利的那些使臣看看,咱们大清的阿哥是什么样子的!”

    “儿臣遵旨!”一道折子换一个贝勒爵位,这还真的是想不到的。不过有爵位谁不喜欢?两人欢欢喜喜地跪下领旨然后继续去张罗了。

    时间很快便过去了,这一,天津港人来人往,但却是秩序井然。

    永瑢一贝勒朝服坐在临时搭好的凉棚下,想歇会儿,可是却总也不能踏实下来。

    这些子,他可真的是忙坏了,就像他自己想过的,用对待最好的朋友规格来招待英国使团。

    船越来越近,永瑢也是见过船只的,但是如今见着了,却是觉着这船比大清的要好很多。

    一计上心,永瑢朝着边儿上使了个眼色,然后换上最真挚的笑容,迎接远道而来的客人。

    有人将舢板放下,却不想走在前面的是一名女子。

    金发碧眼,一裙装着,头上戴着一顶帽子,而她自己也是打着阳伞。只是还没下船,就开始东张西望。

    女的!

    想好的词都噎到了嗓子眼儿里,众人面面相觑,这里,女子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可是如今……

    而那个女人,在他们看来穿得也过于凉爽了。

    女子走到永瑢面前,打量了他一眼。

    “尊敬的女士,我是不是该向您行吻手礼。”永瑢不知道自己嘴里怎么冒出来这么一句,是的,这是他在备课的时候跟自家福晋开过玩笑的。当时还被人说“不正经”

    可是如今……他又是用汉语说的。

    永瑢觉得这贝勒的朝服也许就穿到今天了。

    “当然可以。”女子用流利的汉语说道,并且伸出右手。

    永瑢不知道自己怎么吻上的,只觉着心在颤抖,这么多人看着,里面还有他岳家的人呢,虽然他是阿哥,可是如果真的传出去……

    “这位是英吉利使者,凯瑟琳公爵。”一旁有人介绍道。

    女公爵!

    一旁众人都觉得自己有些接受不能,对英吉利的爵位他们也是门儿清的,相当于大清的亲王的,也就是说,这位比自己这边的阿哥爷爵位还要高。

    “欢迎您来大清。”永瑢当然知道自己的爵位比人家低了不止一点儿半点儿,但还是十分谨慎地回道。

    一切为了面子,为了皇家,为了大清!永瑢心中默默念叨道。

    “谢谢。”

    两国使者的第一次交锋就这么结束了,具体说,应该是旗鼓相当,但此时的永瑢就像斗鸡一样,别的不说,单说爵位就比人家低得不是一点儿半点儿,在他看来,这一场是输了。

    后面绝对不能出岔子,还好早就有准备。

    他领着人接待的同时,已经给旁边的人使眼色。

    况有变,马上回京禀报!

    又有其他使者下船,一个女公爵,一个伯爵,男,林林总总加起来看着就有三百人。

    永瑢有些庆幸,不是永瑆来接待,不然,永瑆肯定又在心中扒拉小算盘算计这三百人要花多少钱。

    “瑢贝勒!”凯瑟琳知道永瑢的名字也知道他的爵位,所以便这么拼凑出一个称呼。

    “这种称呼是不对的,你称呼六贝勒就好。”永瑢说着就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

    这个贝勒还能做多久啊?

    “六贝勒,你们这里与我们那边很不一样。”凯瑟琳说道。

    “怎么不一样?”

    “很大。中国有个词叫一望无际,就是这个样子。”

    “中国?”

    “在英吉利,这里被统称为china,因为你们的瓷器很有名,china就是瓷器的意思。”凯瑟琳此时已经换成了英文,不过也很庆幸她换成了英文,不然现在两旁的官员肯定已经义愤填膺。

    大清什么时候成了瓷器?

    永瑢记下了这个话头,并没有动声色,只是用英文回道

    “公爵的中文很好,但是有的地方还是不对,中国很大,有句话叫博大精深说的便是这个意思,旅途劳顿,一会儿您还是好好地休息吧,等到了京城,会有专人替您讲解。”

    “你不可以吗?”凯瑟琳觉得这位六贝勒很有趣,她很喜欢。

    “我只是一个接待者,会有人给您专门讲解,时候不早了,还请尽快登车。”永瑢说道。

    他想与人分享,但是前提一定要是个男子,这个女公爵,还是交给和荣吧,她的英文应该也不错吧。

    大不了到时候自己写然后让她照着本子念。

    因为听说来了以为女公爵,胤禛决定让舒欣跟着辛苦一把,接待过程中有个女人在,总归还是好些的。

    “若是觉着不舒坦,千万别硬撑着。”舒欣正在梳头,胤禛已经念叨了十几遍。

    “皇上,臣妾知道了,臣妾好着呢,您就放心吧。”舒欣抚着隆起的小腹笑着说道。

    她不知道有多好呢,以前从腊八开始忙着过年,忙过了还要拈香行礼,不都这么过来了吗?真的不知道这个男人担心什么。

    “好好地怎么来了个女人?”胤禛有些抱怨。

    “许是看着好玩儿吧,没准儿是自个儿躲到了船上,等船开了,人也下不去了。”舒欣说道。

    “你怎么知道了?以前做过?”胤禛摸着舒欣的肚子说道。

    “有人看着呢。总觉着,这个女子虽是有爵位的,但不应该会是被授命的。这种事儿不应该派一个女人来。”舒欣说道。

    “不管是谁,来了可不许乱想。”胤禛说道。

    “乱想!”

    作者有话要说:四阿哥六阿哥已经在工作狂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工作狂,慢些走~~~

    女爵什么的,历史上肯定是有的,至于其他,就是瑟瑟开金手指啦

    为毛这章有吐槽的范儿?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