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准备

    小历跟着胤禛出了内室,自有雍卫的弘昼边。

    弘昼再浑,也敌不过胤禛的冷脸,再顽劣,只认胤禛不认别的雍卫面前,也只能收起做爷爷的派头乖乖滴装孙子。

    这一点,胤禛相信,小历也相信。

    “皇阿玛……往英吉利的国书可是有信儿了?”两出了和亲王府,门口一前一后地走着。

    “哪有这么久,看子怎么也得半年,这还得算上老天给面子。也是知道的,怎么今儿个问起这个了?”胤禛看了看天,夕阳西下,太阳的余光将天边的云彩染红,这会儿出来,刚刚好。

    “儿臣想着年纪不小了,也该……”小历低着头,揉着帕子说道

    胤禛回过头,重新打量着自己的这个男儿心女儿的儿子,这个儿子,他是再清楚不过的了,最乎的是面子。

    男儿心,又是做过帝王的,怎么会平白想着要出嫁?

    其实小历这样想也很正常,倒不是她恨嫁,只是脑子里面想到了一个词儿

    冲喜

    也许只要有喜气带着,弘昼的病就能好呢?

    弘昼混蛋不假,但是却没有坏心眼儿的,他比自己还健康呢,怎么会有事儿呢?

    “查尔斯对儿臣很好。”小历看了看,见四下无,便继续说道。

    查尔斯理藩院住着,但时不时也会出现富察家和和敬公主府的,这么长时间以来,大家都尊敬他,其实说白了,也是想通过他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其实,这也是一种和亲吧,而这和亲却是比去蒙古责任更大的。

    “儿臣的份,最合适。儿臣也能拿捏好一切。”小历说道。

    胤禛没有说话,只是带着小历去了雍和宫,去了那两棵桂花树旁。

    “可知道,这桂花树……”胤禛摸着桂花树树干说道

    “儿臣知道”

    “那可知道夫妻之间该如何相处?”

    “儿臣知道”

    “那认为自己能胜任吗?”

    “现不可以,但是儿臣可以学,皇阿玛,儿臣糊涂了大半辈子,知道自己曾经太过荒唐。景娴让儿臣千万不要走上她的老路,儿臣没有做过女,可是却最了解男……所以儿臣最适合。”小历说道。

    “可是他不是大清的

    “只要是男总归是一样的!”小历大声说道,为什么他愿意了,皇阿玛却还是不愿意?难道她就这么不堪?

    “孩子,这是一辈子的事儿……”胤禛说道。

    越是意越是会挑三拣四吧,他还是拿小历当儿子的,就算他曾经做过荒唐事,但那也是曾经,不管他怎么昏庸,怎么糊涂,总归还是自己的骨血,还是自己的儿子。

    现没了皇子的份,没了男的优势,真的嫁给了查尔斯,往后若是受了委屈该怎么办?

    胤禛想过很多次,每当他想着将小历与查尔斯配到一起的时候就会这么想一遍。

    一方面是怕小历不愿意,另一方面,即使小历愿意了,可是他却是真的不放心。

    “皇阿玛,儿臣早就不是小孩子了,您不的时候,儿臣肩上的是整个大清……”

    “可再有本事也是阿玛的孩子。”胤禛说道。

    “阿玛……”

    不得不说,这句话十分有催泪的效果,孩子再大再有本事,也是父亲的孩子,不管他是皇帝还是乞丐,只要是他的孩子,不管犯了什么错,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他都会把后。

    一辈子

    “再议吧……”

    “不,不用了,皇阿玛,儿臣已经准备好了,您看,齐步琛已经有了婚事,儿臣是不是也该出嫁了呢,女儿家,总归是要出嫁的啊,不然以后怎么来孝顺皇阿玛与皇额娘?会被笑话的!”

    “会怕这些?”

    “儿臣不怕,儿臣只怕小五等不到,儿臣怕再失去一个弟弟。”小历说道。

    “擦干的泪,站起来,记着,是天潢贵胄,不管是男是女,都不应该跪着的!”胤禛说道。

    “不,皇阿玛您就答应吧,儿臣知道自己现要做的还有很多,但是最起码应该准备一下。”

    “若是英吉利那边来了国书不同意呢?”

    “他们不会不同意,一个东方的公主嫁过去,不管是嫁给一个亲王还是嫁给他们的太子,这对两国来说,都是最好不过的事。一纸婚约,可以把两个国家紧紧地拴一起。查尔斯的爵位显赫却不是个有权的,咱们也没必要搀和他们的国事,只要知道外面的况就好,所以不管从哪方面来说,这样都是刚刚好的。”小历运用自己的帝王头脑分析道。

    小历能想到胤禛又怎么能想不到?见小历如此坚决,心中除了震撼便是满满的欣慰,这孩子终究是长大了。

    “阿玛知道的心思,弘昼那边有杏林门,皇宫又不缺药材,不会有事的,能这么想,阿玛很高兴,只是记着先不要查尔斯面前露出来,至于皇额娘那边,等回头见着了,还是说内务府的事儿有眉目了,弘昼的事儿……等他好些了再说,知道吗?”胤禛说道。

    “儿臣知道!”小历说道。

    这会儿天已经渐渐黑了,胤禛遣将小历送回和敬公主府,自己也回了紫城。

    舒欣早就遣做好了膳食,胤禛没有回来,就一直让膳房着。

    “可是回来了,怎么不见小历?”胤禛刚一进门,舒欣便上前递给他刚刚烫好的巾子。

    “孩子心思大了,说是明天和那个查尔斯还有约定,就不回来了。”胤禛接过巾子捂脸上,又替小历扯了个瞎话。

    “小历一个姑娘家……”

    “她与一般的姑娘家哪是一样的?每次出去都带着嬷嬷丫鬟侍卫呢,咱们家的孩子,断断是受不得委屈的。可用了吃食?”

    “不饿,刚刚喝了杯/子,等着回来一起用,今儿个拌了两个素凉菜,酸酸的很开胃的,还有小米粥和饽饽。这会儿拿出来正好用。”舒欣说道。

    “不是说了吗,就先用,咱俩知道没那么多讲究。”胤禛低声说道。

    “知道,只是天没有胃口,早先还用过果子呢,放心吧,饿不着的。”舒欣说道。

    “子可还爽利?”胤禛坐到桌子旁,舒欣也跟着坐下。

    “好着呢,孩子疼,只是有时候闻到油腻的味儿觉着恶心,多喝水压下去就好了。宫里养着,如今连宫务都不怎么管了,哪里会累着,倒是您,事儿再多,也别忘记歇着。”舒欣说着亲自用调羹盛了一碗小米粥。

    又用筷子夹了点儿凉菜放到胤禛面前的小碟子里面。

    “黄瓜切了条儿先用盐腌上,等入味儿了又加了醋和辣椒油,尝尝可还好?”舒欣说道。

    妻子夹的菜,胤禛又怎么会不吃?开口让了让舒欣便夹起了瓜条咬了一下。

    胤禛觉着牙都要倒了,满嘴的酸味儿,他觉得自己像是掉进了醋缸里。

    “怎么这么酸?”胤禛皱着眉头找了水喝下。

    “不酸啊?吃着刚刚好呢。”舒欣怕胤禛不信,直接夹起一条放到嘴里。

    胤禛觉着自己已经闻到了醋味儿,但看舒欣吃着香,便又试了试。

    不成,还是觉着太酸了。

    胤禛又用筷子夹了别的菜,另一道拌小白菜也是酸极了,但看舒欣一筷子接着一筷子吃得不亦乐乎,也不好打扰她,只自己挑了别的菜吃了。

    虽说是酸儿辣女,只是这酸的吃多了真的好吗?

    胤禛决定问问杏林门或者太医院。

    三天很快就到了,弘昼有雍卫看着自是不能上朝了,而如今吴扎库氏也是悍妇气场全开,每里盯着弘昼喝药,只要敢撅嘴就搬出皇阿玛与皇额娘,还要挟弘昼说只要他不喝就去请裕贵太妃主持公道!

    老数字们早一天到了裪家商量了个章程,大体上,内务府还是不能动的,还是那句老话,盘根错节,牵一发而动全,到时候没准儿整个紫城都没了奴才可用。

    总的方针便是,整体架构不变,但最重要的几司换,如最重要的广储司,专储皇室的金银珠宝、皮草、瓷器、绸缎、衣服、茶叶等特供品,也是最容易做手脚的地方,有的东西丢一点儿也是保不齐的。

    还有专管宫女和太监的会计司。

    只要与东西看牢了,如今又有了魏百川这个“榜样”,那些,就算是还想继续兴风作浪,也得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

    内务府离了包衣离了世家活不了,但也不是离了一家活不了的。

    一个不顶用了,还有其他的等着呢。

    一个不忠心,总归还是有忠心的,不过是看现最容易捞油水的是内务府罢了,若是以后有了生银子的好地方,他们一准儿不再打这儿的主意。

    内务府的管事早就亲王上章程的时候就放了,这几天,皇家好吃好喝供着,他们也不做别的,就一件事,查账做账。

    这个账目什么时候皇家满意了,他们的脑袋也就是暂时保住了。

    没错,是暂时,就像当初的太医院,虽然现还是有一些事儿暗中发生,但只要不触及到上面的底线,上面根本就不会管

    南边可是有了消息,永瑆跟着上了一次船,一开始晕,但现已经适应,跟着沿岸的洋也打过几次交道,送回来的消息,有好有坏。

    作者有话要说:只要一到这个点儿,就真的很想睡觉,呜呜呜,好困好困,天又凉了,还说会下雪,难道要让瑟瑟赏雪花吗?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