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罪证

    所有人都聚集在内务府广储司前面的空地上

    官职按照大小排

    对面,放着一张太师椅,坐在上面的人依然不老实,说是开会,却是用金鸟笼装来一只鸟儿,不住地逗弄。

    “张嘴,对,来,给爷叫一声,真好听。”

    半个时辰过去的,天正是的时候,他们在阳光底下,那位爷在屋檐底下。

    “王爷,今儿个还有不少事要做呢,您看,若是有什么事儿您现在就吩咐下来,耽误了其他的事儿……”

    “怎么?你是说爷这个署理内务府的王爷是个吃干饭的?没有本事就知道上这儿来玩儿。”弘昼没有放下鸟笼子,只是用眼角看了那个管事的一眼。

    “奴才不敢,只是今儿个事儿还多着呢。若是耽误了后宫贵人主子的用度就不好了。”又一个人站出来行礼道。

    “皇上早就派人告诉了爷,今儿个有事儿的都往后压着,你们只要陪着爷就成了,再吃一口,再吃一口,听话!”弘昼说完又开始逗金笼子里面的鸟儿。

    “唉,你说这鸟儿也怪了,给点儿吃食就跟着你走,魏大人,你过来看看这鸟儿怎么样?”弘昼喊道。

    这会儿魏百川还沉浸在长女去世的悲痛中了,当然不止是这些,自打她女儿失了凤印后,他们的子是越来越难过了,这位荒唐王爷说是荒唐,但要是抓住一件事,却是怎么都不肯撒手的。

    别的不说,单说广储司的东西怎么放他就挑了不下十回的错儿。

    只是心中抱怨归抱怨,这会儿还是得前奉承

    “奴才这方面不精通,但是看这鸟儿的成色,听这叫声,绝对不是凡品。”魏百川上前奉承道。

    “你可知道这鸟儿是怎么来的?”弘昼说着打开了鸟笼子。

    “这……这个奴才就真的不知道了。”魏百川心说你哪儿得来的鸟我怎么知道,赶紧说事儿,他们的账刚做完,底账还没藏好呢。

    “这可就说来话长了,爷知道,你们之中,也有好这个的,今儿个也没有什么事儿,爷就给你们讲讲。”弘昼将鸟笼子放到了边侍卫的手里,鸟笼门还是敞着的,只是鸟却不出来。

    “这不早先爷去了盛京吗,在盛京的时候爷也没闲着,就去山上逛了逛,有一次在山上的时候,就听着耳边有鸟叫声,声音那叫一个脆生啊,爷当时就喜欢上了,就骑着马满山的找在,后来在一棵老树上看到了,巴掌大点儿的玩意儿,声音却是一点儿都不小。”

    有人给弘昼拿了茶,弘昼喝了一口,然后就拿在手里继续说道

    “爷抬头一看,深蓝的颜色,头顶上有一点儿红,那量,那模样,真的是好多讨喜有多讨喜。”

    弘昼经常混迹于天桥一带,杂耍戏曲早就听了个满耳,一时间,所有人都被他的故事吸引住了,众人也忘记了现在的天气,都瞪大了眼睛,耳朵竖起来,为的就是听听这鸟儿到底是怎么来了。

    “当时也就想着,这鸟儿要是归了爷该多好。所以爷就让手下人上树抓,可谁知道,这鸟儿就跟成了精似的,一抓就跑,却也跑不远。爷就奇怪了,往常看到的鸟儿,别说是抓了,动一步就飞了啊,后来也就发现,原来这鸟儿一直盯着爷手上的金戒指。爷晃晃,它就跟着金戒指跳两步,爷把金戒指换个手它又接着跳,原来这鸟儿是喜欢金子的,当时爷就让人把金子拿出来,拿着金子去引它。这才抓住了。”

    弘昼将茶碗拿到右手,又用左手托住鸟笼子说道

    “这鸟儿啊,你打不走骂不走,开着鸟笼子它也不走,它就认金子。诸位,你们说好玩儿不好玩儿啊。一只鸟儿,什么都不要,就要金子!诸位说是不是傻鸟啊……啊……哈哈”弘昼像是想起了什么好玩儿的事大笑不止。

    众人一听也跟着笑起来,都像是听到了极为好笑的笑话,有的甚至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哎呀,这等傻鸟啊,住着金笼子,爷就天天用米糠喂它,它还觉着爷给的是好东西,叫得那叫一个脆生啊。”弘昼说着又将鸟笼子给了侍卫,自己拿着茶碗不住地玩儿。

    “这玩意儿啊,就是玩意儿,再聪明的东西,进了鸟笼子,跟外面没了接触,也就以为子就是围着金子转的,今儿个喂它人参,明儿个喂它萝卜,它都当好东西。魏大人,你说这鸟儿是不是特别傻啊。爷是不是特别聪明啊。”

    “王爷聪明,这是奴才等看在眼里的,您绝对当得起的。”魏百川恭维道。

    “只可惜啊,爷再聪明也只是个鸟儿,也没有诸位大人聪明,给了人参就吃人参,给了萝卜爷也当人参吃下去。”

    “王爷……”

    这会儿就听“啪”的一声,弘昼将茶碗扔到魏百川的头上,魏百川当场流了血

    “都当爷是傻子不是!?就跟这鸟儿似的,住在鸟笼子里的傻鸟不是?”前后不过几秒钟,刚刚还笑得跟弥勒佛似的弘昼,这会儿却是成了阎王脸。

    众人都迷糊了,刚刚好好地,这是怎么了?

    “魏大人,别用那种眼神看着爷,爷既是敢给你添彩儿就会给你个说法……”见魏百川一脸愤恨,弘昼笑容可掬地说道,只是在场的人都能感受得到,弘昼上散发出的寒气。

    “来人啊,把箱子抬上来。”

    有十二个人抬上三口箱子,然后这十二个人便站在弘昼左右。

    “傻了不成,难道让各位大人动手?把箱子打开!让大人们开开眼。这可是好东西呢。”

    有人上去用佩刀将锁砍断,然后箱子也被打开

    两箱子账册,中间一箱子里面东西很杂,有成色尚新的料子,有瓷器,还有两本书

    “来,咱们看看这都是什么?哟,瞧瞧,这可是宋版呢,前些子皇上还说找了半天,原来是在这儿放着呢。小子,你知道这书值多少钱吗?”弘昼翻着书问了问刚刚开锁的侍卫。

    “奴才真的不知道。”

    “听着啊,这宋版的书啊……很值钱,有多值钱呢。就这一页,就能换一个金元宝。你说值钱不值钱?”弘昼说道。

    “真值钱。”小侍卫说道。

    “是吧,再看这瓷器,这可是正经的汝窑瓷器,老东西了,爷记得当初还跟皇上要过,这可是先帝最的物件。爷本来想拿回府里供起来当个念想的,皇上就跟爷说找了很久,等找到了再给爷。爷以为皇上哄爷玩儿呢,就生气了。知道这物件爷从哪儿得着的吗?”弘昼继续问开锁的小侍卫道。

    “不知道。”小侍卫诚实地回道。

    “蠢东西,在宫里当差要记着,说话别这么直,要不不知道哪天得罪人都不知道,不能说不知道,要说不清楚。再说一遍!”

    “奴才不清楚”

    “这就对了,爷告诉你啊,这是爷在魏大人家的当铺里瞧着的?怎么?不信,看这本孤本。这是从大栅栏淘到的,还有这些,哎呀爷就不明白了,怎么宫里的好东西都抛出去了,内务府的大人们,你们说呢?”弘昼将视线转到了场下。

    此时场下有经受不住的已经瘫跪在地上。还有几个镇定的却也是满头汗,再看魏百川,这会儿早就被人押住的双手,脸上的血已经把眼睛封住了,不住地往底下流。

    “这箱子抬走,送里面去,咱们再看看这些。爷昨儿个看了看,可是好玩儿呢。”弘昼说着拿起一本账册。

    “看看啊,购鸡蛋一千八百枚,每枚一两。小子,你知道鸡蛋是什么吗?”

    “王爷,鸡蛋就是鸡仔儿,奴才家养着鸡呢,天天下蛋,奴才的娘就给奴才**蛋饼。可好吃了。”

    “嗯,你们家比皇家有钱,皇家一枚鸡蛋一两呢,就你那个胃口,你一年的俸禄都不够吃一顿的!”

    “回王爷话,送到宫中的,都是最好的,价格比市面上贵是肯定的”

    “你还是当爷是傻子!是不是!”弘昼说着将账本甩在了刚刚说话的那个人上。

    “一个鸡蛋一两银子,一颗门钉五百两银子,一个大裤衩一千两,你他娘的用金子砸出来的是吗!”

    “一群不长眼的。当爷当皇上是傻子吗?魏大人,这是这次册封用度是不?林林总总加起来刨去零头二十万对不对?”

    魏百川想点头却是直接被弘昼踹了一脚。

    “去你娘的二十万两。十万两办成的事儿你们敢吃一半儿!胆子不小!”

    出了心中的这口恶气,弘昼觉着舒坦了许多,这会儿就觉得嗓子眼儿一天,直接吐出一口血来。

    “娘的,吃个果子都让爷添堵。别的爷也不说了,门关上了,给各位大人家里都送了信儿,就说内务府忙这两天就不能回家了,什么时候事儿了了什么时候回。魏大人,你跟着爷走一趟吧。”

    门外进了一队御林军,将所有管事的都带下去,弘昼招呼刚刚开锁的那个小侍卫扶着他。

    “王爷,您吐血了!”

    “混话,那是爷早晨吃的果子!”弘昼掩饰道。

    “可那明明就是血……还有血味儿呢”

    “个混小子,那孙子流了这么多血,能没有血腥味吗。爷吐血,爷吐血还能在这儿站着?”弘昼说道。

    “倒也是”

    “你小子。愣头愣脑的倒也不让人烦,怎么,愿不愿意跟着爷干?”

    “不是不愿意,奴才是内务府的啊。”

    “你叫什么名儿?”

    “奴才叫李锁,小名儿叫柱子。”

    “嗯,锁子,以后就跟着爷,傻小子,爷管着内务府,要你这个人还不好说?”

    作者有话要说:锁子的形象,参考许三多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