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送别

    乾隆二十六年二月二,龙抬头

    有老话说的好,二月二,龙抬头,天子耕地臣赶牛,正宫娘娘来送饭,当朝大臣把种丢,耕夏耘率天下,五谷丰登太平秋。

    事实上,从雍正年间开始,胤禛每年便在圆明园的田字房犁田。

    “二月二,龙抬头;大仓满,小仓流。”

    在这个忙碌的子能偷得半分闲,胤禛格外珍惜。

    “还有好些事儿要做呢,看把你闲得。”舒欣边给胤禛更衣边抱怨道。

    虽说是抱怨,但是却为他如今知道休息感到高兴。

    以前的他,批折子到深夜是常事儿,有的时候看天亮了就直接去上朝,舒欣不是朝中人,但却是十分了解胤禛的子,不管是大事还是小事,一定要过问,本来可以不用这么累偏偏要把自己搞得很累。

    “忙了你抱怨,闲了你也抱怨,你啊,还真的是难让人琢磨。”胤禛说道。

    “我就是我,从来都没变过,何曾用琢磨,我是什么样的人,难道爷不明白吗?”舒欣说道

    虽然说过,以后没人的时候要互相称呼名字,但是曾经的习惯早已经刻到了骨子里,哪里这么容易改,还好两人都是不在乎这些的,称呼上,怎么习惯怎么来,只要心是想通的就好。

    “唉……”想到这变不变,胤禛想到了那天景娴与小历在坤宁宫的对话。

    自是有暗卫给他消息的,虽说两人的心结已经解开,可是本来好好的一段感就这么结束,还是惋惜的。

    “此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舒欣探究地问道。

    “你啊,我想什么你都知道。”胤禛摸了摸舒欣的脸颊,阳光照在两人的上,暖暖的。

    “其实这样好的,两个人都放下了。原本我就担心景娴的子不会善了,如今这个局面已经是最好的了。”舒欣抓住胤禛停在她脸颊的手,叹了口气道。

    “定好子了吗?”胤禛说道,他也是知道的,早先景娴进宫见舒欣的时候他也在,他这个侄女儿啊,其实跟他是一样的,眼睛里面揉不得沙子,年少的他不也做下了许多冲动事儿吗?只是景娴后来没有经受过太大的挫折,这才一个跟头栽下去起不来。

    后来景娴进宫说,她什么都知道了,也什么都懂了,懂了皇家的心思,懂了皇帝的无奈,只是她不能总是生活在景娴的世界中,既是成了舒禄穆福晋,成了三个孩子的额娘,那就要好好地为孩子的未来打算。

    舒禄穆氏也是满洲的老姓了,只是一直都踏实得很,就像景娴如今在的这家,祖上跟着顺治爷进了京城,这么多年一直都这么过着。

    族中有些人总是念想着盛京的根,早些年迁回去了,也就是景娴夫家这一支,因为在朝为官,这才搁置着,如今盛京那边早就有过话,京城中有主子娘娘照看着这是福分,但是做人要有自知之明,舒禄穆氏的根在盛京。

    “说是等永璂出发了就走,东西都收拾好了。”舒欣说道。

    “从朕的私库里面拿些不打眼的得用的东西送过去,她一个人拉扯三个孩子,盛京再是根她也是生在京城养在京城的。”

    到底是个疼闺女的,这话要是让小历听到肯定得问一句,难道真的像外面传的,她是海宁陈家换来的,景娴才是皇家公主吧。

    “哪能动您的私库,我早就收拾了盛京那边用的着的东西给她送过去了。”舒欣说道。

    “那就再送些过去,今儿个犁地的视乎朕就在想,你说盛京那边是不是也能种地呢?”胤禛说道。

    大清地方大,人也多,但是粮食还是不够吃的。想想当年去盛京看到的黑黝黝的土地,如果那里也能种出粮食那就太好了,哪怕只是能满足整个东北的粮食也是好的。

    “我虽不是生在哪里,但是早些年也跟着去过几回,听阿玛额娘说过,那里比京城要冷很多,不过也还是作物生长,只是想着应该跟咱们这边跟江南那边不一样,爷若是有这个想法可以先让管农事的官员去看看。”舒欣说道。

    “你说得有理,朕倒是又想起了另一件事,你说朝廷吏、户、礼、兵、刑、工,养活老百姓的农却没有单独一部,就是科举,也只是考一些八股文章,那些书生,又有几个下过地,干过活的?”胤禛说道

    “记得那些年在圆明园跟爷做农活,一两天都这么累,更别提是一辈子,读书,想来都是为了以后不用在地里找吃的了。家里自是要让读书的孩子认真读书,宝贝似的疼着,怎么会碰过,那些长在城里的,恐怕连什么是锄头哪个是爬犁都不认识的。”舒欣说道。

    她自己不就是个例子吗,自小被养成大家闺秀,能认识哪个是麦子哪个是稻子还是出嫁后的事儿呢。

    “不成,这样下去可不成!”胤禛皱着眉头。

    舒欣在一旁看着,其实她一早就明白,这个男人啊,眼里心里摆在第一位的永远都是国,她能忍得了后宫里面的嫔妃,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她看准了,这个男人不会把任何女人放在心里的头一位上,因为头一位早就被国占了,而且占了很久。

    她能做的,就是站在他的后,坚定不移地支持他。

    “成与不成,单靠着您一个人想可不成,还是拿到朝堂上商议才好。才闲一会儿,又被这事儿那事儿勾住了魂儿。”舒欣“抱怨”道。

    “怎么闻到一股子醋味儿?”胤禛打趣道。

    “哪里有?永璂那边,臣妾还要继续去准备,现如今既是能闲会儿,那就好好地躺躺,养养神。”说着舒欣将胤禛拉着摁在了躺椅上,又给他盖上被子。

    “你去哪里?”胤禛拉着舒欣的手说道

    “我不走,就在一边儿收拾,你看得见的。”舒欣将胤禛的手松开放到被子里又补充了一句

    “我哪儿也不去,就在这儿,睡吧,睡一觉,醒过来我还是在的。”

    胤禛听着舒欣的声音眯上眼睛,含着笑,但是并没有睡。

    舒欣摸了摸胤禛的脑门,然后笑着打开了笸箩。

    ……

    景娴的生辰是二月初十,虽说万寿千秋在胤禛舒欣看来已经成了天边的浮云,但该有的礼数还是要尽到的

    早晨在交泰升座,接受内命妇朝拜,又在坤宁宫与相熟的命妇摆了两桌闹了一番,当然,私底下,胤禛与舒欣这些知道份的给景娴准备了礼物。

    过了初十,永璂便准备出发了,说好的是轻车简从,所以并没有盛大的仪式,和敬和婉三福晋抱着孩子拿着东西进宫

    齐步琛小历准备了保暖的物件

    其余的阿哥们,甚至连最抠门的永瑆也拿出了一暖手的。

    知道的是永璂下乡,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去和亲。

    “大姐姐,哥哥们,永璂不是去享福的,你们给的这些东西,永璂心意领了,可是真的用不着。”永璂挠了挠头,颇为苦恼道。

    他又不是不回来了,为什么坤宁宫的气氛这么奇怪?还有就是,善保早就说了,这次他们两人的份是两个读过书的童生,到山西是投奔亲戚的,亲戚没找到,银子花光了才想辙找营生的。

    这要真的带着一堆东西去,哪里像是去讨生活的?

    “咱们十二弟长大了,以前还只是跟在哥哥姐姐们的后要糖吃,如今也懂事了,大姐姐们给你,这是大姐姐看不得你吃苦,多的你就留着,等回来用,看什么得用就拿着什么,咱们姐妹兄弟都知道的,你只挑些不打眼的防就好。”和敬说道。

    “十二叔,这是循贝勒特特嘱咐带进来的,是治暑的药丸,你这一走,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听我阿玛说那边起来的时候比京城还要,这药经得住放,你就带点儿吧。”三福晋说道。

    “好了,你们的心,永璂也都看到了,永璂,这次出去一定要好好地,不然可对不住这些哥哥姐姐的好心意。”舒欣在一旁说道。

    “儿臣明白,皇额娘,儿臣这便启程了,俗话说‘父母在,不远游’,儿臣不孝,等时候到了定会回到皇额娘边尽孝。”永璂对舒欣行礼道。

    “有你这句话,皇额娘就知足了,你就安心办差吧,时辰不早了,快去吧。”舒欣说道。

    永璂又对众人行了一礼,说了些托付的话,这才转出了坤宁宫。

    前面的路还很长,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往后会遇到什么。

    前路未知,但他有勇气走下去,因为他是皇子,上的担子很重。

    又过了两个月,永瑆跟着弘昼名下的商队去了广州,有了永璂的教训,永瑆也不敢再带多余的东西,只打了小包袱,永璂是投奔的书生,他就是那略微识点儿字的学徒。

    事实上,在永瑆与永璂边都有晨晖卫陪着,只是他们的存在只有胤禛一人知道而已。

    毕竟,没有一只鸟儿在学着飞翔的时候,旁边还跟着两只保驾护航的大鸟。

    作者有话要说:小历,其实你是耕地的时候挖出来的。

    私库,差点儿写成内裤!!!

    妹纸们,三八腐女节快乐,瑟瑟没有休假成功

    远目,这老两口子也是歪楼能手啊。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