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交锋

    看到胤禛与舒欣,小历自然想到了景娴。

    乌喇那拉景娴,当初嫁给他的时候,也是一个温柔的女子,她是他的侧福晋,他们之间有过恩,只是不知为何,最后他们竟然走到如此境地

    若是没有后来呢?没有皇阿玛与皇额娘的夺舍,他们之间会变成什么样?

    若是事继续发展下去,也许如今的永玢便成了难得受疼宠的皇子,也许令妃已经成了令贵妃

    也许真的有一天,令贵妃会代替了景娴,成了后宫中真正的掌权者

    曾经觉得是理所当然,但是如今从另一个角度来想,他的所作所为,对这个女是十分不公平的。

    曾经的古板,曾经的忠言逆耳,还不都是为了他,皇家的面子,终究还是他新觉罗弘历的面子,他自大,别边捧着,只有景娴冷眼瞧着,时不时地给他泼一瓢冷水。

    她是皇后,却是从来都没有想过,忠言逆耳会让她失了宠

    至后来,她成了孤苦无依的孤女,她却是救下了自己,然后将自己带

    知道后宫险恶,便去求了皇父要带自己出宫

    乌喇那拉景娴,也是一个有血有,有感

    “终究,是负了吗?”堆秀山上,小历喃喃地说道。

    夕阳西下,一边是携手共进,一边是形单影只

    引,触目惊心

    既是明了小历的心思,那这件事就要由皇家接过去继续持了。

    富察家刚刚嫁进去一位公主,而那位查尔斯亲王又是与和硕额驸关系最好的,一来一往地便被和嘉与隆安夫妇出了心迹,也出了英吉利那边的婚姻风俗。

    一夫一妻,不管是百姓还是皇帝,一辈子只能有一位妻子。

    这可真的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事儿,和嘉心中想道,要知道福隆安没大婚的时候还有一两个通房丫头,而皇家大婚前也给福隆安送了一名试婚格格。

    若不是有了这婚姻的牵绊,和嘉也想与以为西洋男子相守。

    当然,这也只是想想,通房有,试婚格格也存,但是福隆安与富察家对她也是很不错的。

    大家的想法十分明确,一定要让查尔斯主动

    一来,小历是公主,女孩子一定要矜持

    再有就是,不能让查尔斯发觉出什么。

    试想一个英吉利的亲王,又是做生意的,还不远万里来到大清,精明程度绝对不亚于康熙朝的几位阿哥。

    查尔斯对小历本就是根深种,要不然也不会每天挖空心思送礼物表白,现知道皇家有为和荣公主招驸马的意向便起了心思。

    傅恒暗中得了胤禛的授意,一定要让查尔斯不知不觉中中了皇家的,心甘愿地做小历的驸马。

    狐狸似的傅恒岂会不知道胤禛的意思,他也是纵横朝堂几十载的老臣了,各种权益早就分析了个七七八八,富察家现什么都不缺,独独缺安宁,如果这件事办好了,那就是给皇上吃下定心丸了,以后不说是钟鸣鼎盛,也能落个家宅平安。

    富察家的几位少爷以知心大哥的份,这个说大清的女儿都是矜持的,绝对不能孟浪,那个说满家没有这么多的讲究,如果喜欢就大胆地去求,查尔斯长得好,家世也好,这辈子还是只会娶和荣公主一个的,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事了。

    查尔斯认为第二个想法好,喜欢了就去求婚。

    而还是小包子的福康安也说了,马上就过年了,这会儿说正是最好的时候。

    查尔斯是亲王,但那是英国的,大家给他出了主意之后就把他晾到了一边,目的是为了让他不会察觉到这是一场早就计划要的谋。

    直到除夕当天,胤禛太和大宴群臣并这位远道而来的客,查尔斯当场给胤禛磕了一个(实打实的双膝跪地),言明要娶和硕和荣公主。

    为一个帝王,胤禛沉思了几分钟,然后又跳出几个早就安排好的大臣持正反意见辩论了一番,最后终究不能抵得过查尔斯对和荣公主的一片真心,所以事便定下了。

    当时便有将消息报到了舒欣处,小历也是当场给了答复

    她知道这不是一个女儿家应有的仪态,但是对于一个混迹风月场的老手,一个帝王来说,她现要做的就是把查尔斯牢牢地捏手里,至于以后查尔斯会怎么问她,她早就想好了说辞。

    结局皆大欢喜,但也只是求婚事件的结局而已,一个是清朝公主一个是英吉利皇室,他们之间不是胤禛点头就可以的,只等过了年,胤禛便命理藩院修书给英国皇室,讨论查尔斯与小历的结婚事宜。

    当然,年后不仅仅有小历的终大事,眼前便有一件与之相比只重不轻的事,那就是永璂下乡。

    按照舒欣的意思,既是已经决定了永璂后要去西北,那就应该让永璂正牌的娘知道,万幸的是现作为舒禄穆福晋的景娴很得皇后娘娘的青眼,可是时不时地进宫。

    “这是用细棉布做的里衣,穿着最是舒服,侄女儿已经将线头都藏起来了。还有这方子,听说西北的气候跟咱们这儿的不一样,到时候还请姑姑给永璂多带点儿药材防,本来想带点儿银子进来让您得空给永璂的,后来听说那边银子使不上,就没有带。”景娴一会儿拿出来这个一会儿拿出来那个,嘴里也说个不停,莫说是一个皇后,就连一般的当家主母也没有她这样鼓噪。

    “放这儿吧,等一会儿永璂过来了亲自交给他不就成了?”舒欣说道。

    “这合适吗?”景娴的手停住,然后颇为惊讶地问道。

    “合适,早就说了,们是那边生活过的,知道那边的气候,有姑姑,不碍得。”舒欣说道。

    景娴没有想到自己还有与永璂近距离见面的机会,一时间眼中积满了泪水。

    “那就好,其实不用的,知道他过得好就放心了。”

    “看,不知道的还以为皇后的给这个忠烈福晋气受了呢。原本姑姑还担心会拦着,倒没想到是个识大体的。”舒欣拍着景娴的后背说道。

    “娴儿自小养姑姑边,哪里会是刁蛮任的,也知道孩子长大了要让他出去锻炼,只是以前真的是怕了,就这么一个宝贝,侄女儿后来想的便是拼了自己这个皇后的名号保着这孩子一世平安,如今没了皇后的名头压着,脑子早就醒了。”景娴说道。

    “禀皇后娘娘,和荣公主到了。”这时候就听初霞进来说道

    “这当口,她怎么过来了?”舒欣想了想但还是让将小历让进来

    “姑姑……还是先回避一下吧。”景娴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她的计划并没有成为事实,但事后还是觉着亏得慌。

    那天姑父说得对,闹到最后这种境地,他们都有责任。

    “没事儿,有姑姑。”舒欣拍了拍景娴的后背,示意她不要怕。

    “儿臣给皇额娘请安。”小历进门,先是给舒欣见礼。

    景娴起,忙给小历见礼。

    “景娴,最近可好。”礼还没行,就听小历严肃地说道。

    舒欣站一旁倒不知道这个场面该怎么圆了,小历这么做,是想把一切都挑明吗?

    景娴顿了顿,还是依着规矩对小历行礼,不过礼却是皇后给皇帝行的礼。

    “托皇上的福,一切都顺心着呢。”

    “皇额娘,儿臣有话想单独对景娴说,您能先回避一下吗?”小历说道。

    “好,外面有宫伺候着,既是都说开了,就要好好地说,往常的都不作数了,可不能红脸。”舒欣告诫道。

    “儿臣明白。”

    自从进了坤宁宫,小历的脸就一直是严肃的状态,帝王的气势也是大开,但是配着金枝玉叶的子,终究是不伦不类。

    “要大婚了”等外面将门关好,小历先抛出了一颗炸弹,这也是他今要对景娴说的最主要的事

    “给您道喜。”景娴说道。

    没有讽刺,因为他们之间现已经用不着,但也不是祝福,只是觉着,大婚终究是一件好事,该祝福一下的。

    “呵呵,姑姑还说咱们两个不要红脸,可是瞧着,咱们两之间,不红脸都是奇怪。”景娴看了看坤宁宫四周,不得不说,以前的坤宁宫处处透着的都是皇家的威严,倒是少了女儿家应有的柔美。

    “到底还是姑姑明白,看完了现的坤宁宫,以前臣妾自个儿布置的那个,真的该烧掉。”

    “什么意思?”小历问道。

    “难怪当皇上不来坤宁宫,倒是臣妾错了,只想着做皇后就成了,却忘记了做妻子的本分。”景娴回头看着小历,然后继续说道。

    “皇上既是要大婚了,一定要记着,男与女不一样,您是男的心,却是要做女儿家的揣测,查尔斯亲王,臣妾也听说过,但是做为女,抓住夫君的心还是第一位的。”

    作者有话要说:就到这儿吧,想到了昨天看到的长那件事儿,只能说一句,好好地走吧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