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父子之间

    “这是什么味道啊,倒是闻着熟悉的。”舒欣问道。

    像是小历上的味道,只是怎么今儿个这么大?

    “回皇后娘娘,这是刚刚查尔斯先生托送来的香水,还有个好听的名儿呢。”小历边的大宫女说道。

    “香水?这个本宫倒是知道,可有名儿?”

    “奴婢刚刚听公主说过,叫宝历香。”

    “叫什么,多大了?”舒欣没有继续问香水,反而问了宫女的名字

    “奴婢叫如意,已经二十三了。”如意说道。

    “进宫几年了?”舒欣继续问道。

    “进宫六年了,原先是永寿宫做洒扫,后来拨到公主这儿伺候的。”如意回道。

    “既是进宫这么久,想来也是知道忌讳的,这香水名儿公主能说,岂是能说的?”舒欣说道。

    她也是才察觉到的,宝历,小历登基前是宝亲王,名讳又是弘历,最要命的是,当初齐步琛带来的扇子上的印鉴便是宝历,这事儿好不容易压下去了,这个查尔斯,取个什么名儿不好,偏偏取这个!

    这么一弄,皇家好不容易攒起来的脸面可就又没有了。

    “奴婢该死!”如意忙跪下请罪,她哪里想了这么多,她们平时都是称呼“公主”的,就算是知道公主的闺名也以为是美丽的丽或者,茉莉的莉。

    犯忌讳,宫里还有个丽景轩呢。

    “起来吧,本宫也是提点一下,这也是给们一个教训,和荣的份特殊,保不齐哪儿就有憋着要抓她的错处呢,本宫是她的皇额娘,但总归是不能时时地看着她,所以还要看们有没有眼力见儿,心眼儿活不活。”舒欣说道。

    今她与胤禛来公主所,还不就是为了小历的终大事,眼瞅着比他们小的和嘉已经嫁,齐步琛也与漠北博尔济吉特氏的小王爷定下了亲事,小历要是再没有个说法,那可就真的是不好了。

    按照胤禛的意思,既然查尔斯对小历根深种倒不如让她直接嫁给查尔斯,他们与英吉利结了亲,也算是为以后打开国门做一个缓冲。

    作为皇后,作为小历的养母,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舒欣都是有教育小历,给她指婚的权利,只是对这个份特殊的孩子,舒欣还是想着能问一下她的想法。

    这才有了帝后相携来公主所,刚刚胤禛的态度已经十分明确,如果小历对查尔斯有意思,那便是再好不过的,谁知道这孩子成了女孩子心也越来越小女儿了,千般回避万般躲藏的。

    “蕊初,出去看看,和荣这孩子看着温柔,可却是个脾气暴躁的,可别惹着皇上。”舒欣说道。

    “皇后娘娘不用着急,老奴也跟着出去看看。” 和荣边的嬷嬷齐嬷嬷也上前说道。

    舒欣挥了挥手,让两马上去,如意见两走了,又看了看四周,见没有才对舒欣说道

    “皇后娘娘,奴婢有一件事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既是想说那就说出来吧。”

    “奴婢瞧着,公主对那位查尔斯先生是有意思呢。那位先生托送进来的物件儿,公主都仔细收好了,就连送进来的信笺也锁了首饰匣子里不让看呢。”

    “还有呢?”舒欣看了如意一眼,心中不住后悔,自己竟然给小历指了一个碎嘴子的傻丫头来伺候。

    “没有了,奴婢也是见皇上与皇后娘娘着急才说的,公主只是脸皮薄,您刚刚那样说公主是肯定不会放心上的,倒不如直接跟公主说出来……”

    舒欣又看了看如意,她是真的很想问一句,与容嬷嬷是什么关系。

    以前景娴的边就是有这么一个极度关心景娴却是没有脑子做事冲动的老嬷嬷,她不知道如意是个什么成色,只是若小历真的出嫁,这个如意却是绝对不能跟着的!

    “本宫知道了,本宫面前这么说便是了,若是面前说了,弄到最后丢了命,可别怪本宫没提醒!”舒欣说道

    “奴婢明白。”如意缩了缩脖子,然后说道。

    舒欣摇了摇头,再也不理如意

    其实她现想什么都是多余的,再看也得看小历有没有这么心思,若是她执意青灯古佛。就算她与胤禛强加着也不是好事儿。

    总归还是要看胤禛能不能将这个杠头子说透了。

    心里想着,但转念又一想,小历是个杠头,胤禛不就是那杠头阿玛吗,两个别一个说不透打起来。

    舒欣越想越觉着有可能,屋里也呆不下去了,忙借着容嬷嬷的手去找个杠头爷俩儿。

    胤禛带着小历直接到了堆秀山的亭子上,这里高,看得也远。

    只是可怜小历一双花盆底,先是小步急行跟着胤禛穿大路走小巷,然后又是爬高,几辈子没有穿花盆底走的路这一下子全都走了。

    “坐下吧,今儿个没有君臣,只有父子。”胤禛望着气喘吁吁的小历开口道。

    “谢皇阿玛恩典。”小历稍稍喘了喘气,行礼道。心想再也不穿这种高跟的鞋了!

    “看看那边,看到了什么?”胤禛指了指亭子北面。

    “景山”小历说道。

    “景山啊,崇祯皇帝上吊的地方,熟读经史子集,对崇祯评价如何?”胤禛问道。

    “无力回天。”小历看了看景山,然后闭着眼睛说道。

    “为什么?”

    “因为当时前明已经烂了,打根儿上烂得彻底,前明不是毁了吴三桂引清兵入关,是毁了不得民心上,李自成攻入京城,攻入紫城。是带着民怨攻进来的,那些朝为官的,心早就散了。凭着一个崇祯,根本就不能再挽回什么。”小历继续说道

    那些反贼,一个个地都说是满清亡了前明,前明的妃子可都还是大清赡养了呢,真是可笑之极。

    难得的,两代帝王坐到一起,看着红墙外的一点儿风景,谈论着曾经。

    “说,当时崇祯想什么呢?”胤禛继续问道。

    “儿臣不知道。只是若是儿臣,绝对不会让打进咱们家门口!”小历说道,只是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却着实地亏得慌,就他以前做的那些事儿,保不齐哪天紫城大门就被打开了。

    “大明啊,太祖起义,成租迁都,这才有了紫城,只是偌大的紫城,大好的江山社稷,现确是改了名儿。说他们会想什么呢”

    “儿臣不知道。”小历迷迷糊糊地,自家皇阿玛的脉,她是一点儿都摸不透。

    “说,如果大清亡了咱们的手里……”

    “儿臣有罪!”小历“扑通”一声跪倒青石板上,她觉得自家皇阿玛今儿个有些不正常了,哪有平白无故咒自己家族的,要是让列祖列宗听到,可真的会劈了他们爷俩的!

    “有什么罪,西周二十五朝,八百年,尚不能长久到万万年,都说皇帝万岁万万岁,可谁又能真的是万岁?”胤禛说道。

    “皇阿玛……”小历小心翼翼地喊了一生,帝王啊,都祈望江山万年,心中却也都知道,是不可能的。

    可是也没有明晃晃说出来的!

    “都说皇帝轮流坐今天到家,这段时间,朕想了很多,从炎黄二帝开始想,想到现,想到乾隆朝。皇家,看着风光,却是活得最不自的,一不小心,背上的就是千古骂名。前些子,咱们也看了不少东西,外面的世界,不是咱们想的那么简单,咱们总是说家那些是‘奇技巧’,可保不齐哪天那些那个奇技巧的就会把这紫城的门打开,倒时候,咱们连去上吊都找不到地方了!弘历,是皇帝,更应该明白自己肩膀上的担子有多重,阿玛知道心里不自,可是看看,那些也都是的子民,为了他们,难道不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吗?”胤禛说道。

    “儿臣明白,儿臣一直都明白,若是不明白,不就剪了头发做姑子去了吗?只是皇阿玛以为儿臣不明白而已。皇阿玛,那天永琪说他宫里活得不自,儿臣心里也是一肚子话,今儿个借这个机会,儿臣斗胆问皇阿玛一句,若是大哥还,如今会不会好一些?”小历说道。

    弘晖,那是胤禛与舒欣心中永远的痛,但也是他们这些后面的孩子心中永远都仰望的所,小历不止一次想过,若是他的大哥还,也许他就能轻省一些,可以像弘昼那样,做个闲王。

    今儿个问这句,其实也是问胤禛,若是弘晖,会有他如今的成绩吗?

    他荒唐过,但如果是一直的荒唐,哪里会有如今的康乾盛世?他最大的痛莫过于,所有的都只看到了他的荒唐,却没有看到他每呕心沥血治理国家。

    胤禛自是读懂了小历话里的话,但是并没有说,只是继续看景山。

    “朕也不知道,大哥,打小就是个厚道的孩子,最像朕,但却并没有朕的冷面冷心,可是他亲额娘进府那年就走了。如果大哥,也许会做得比好,但也有可能走上二伯的老路,皇家,本来就有很多的说不准,朕从来都没有拿大哥做过比较,因为他是他。”

    “的好阿玛也看眼里,只是咱们做皇帝的,不能只对做了多少好事,要多看看自己还有什么没有多,天子,天生就要比别付出的多得多。”胤禛说着将小历扶起来,又替她将膝盖上的土拍干净。

    “朕这一辈子啊,就是没有儿女缘,懋嫔生了两个女儿都没有养活,唯一的姐姐也朕登基前就没了,的这些兄弟,大哥是朕最惋惜的,那个没有序齿的二哥弘昐与序齿的二哥弘昀,还有敦肃皇贵妃生的几个阿哥……朕经常念叨他们只是想将这些与留着一样血的兄弟姐妹记心里,让他们天上也知道,朕这个做阿玛的并没有忘记过他们。是个有福气的孩子,这些年也做得很好,虽然有荒唐,但总归现都好起来了,弘历啊,阿玛现最担心的就是,如果咱们对外面的世界低估了,给整个大清带来的也许就是比天灾还要严重的祸。”胤禛说道。

    “儿臣明白,儿臣全都明白了。儿臣知道怎么做的,但凭皇阿玛做主。”小历含着泪说道,埋心里的结终于是解开了,他就是他,不是皇阿玛透过他看向后面大哥的一个替,这些年,他的得失,皇阿玛看来眼汇总,但并不只是训斥,还是有夸奖的。

    “啊!”胤禛点了点小历的额头,脸上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高公公,可是见到皇上与和荣公主了,皇后娘娘着急呢。”这会儿两就听底下蕊初对高无庸说道。但因为两个站得高,却是已经看到舒欣急急忙忙地往这边走来了。

    “既是想通了就好好地做准备,阿玛会好好安排,不会让受委屈的,这个皇帝,不是坐,也不是朕坐,是新觉罗坐,得了这天下就要知道为这天下负责!”

    “儿臣明白!”小历再次行礼,等再起来的时候,胤禛已经下了堆秀山,往舒欣那边走去。

    小历呆呆地看着自己子里的皇阿玛与景娴子里面的皇额娘,不说份,这两个一起也是很般配的。

    可惜的是,这辈子她只能嫁了!

    作者有话要说:小历这孩子吧,总归心里的心结是有的,目测已经千千结了,不过咱们有时间慢慢解,解不开的就打包给他爷们儿让他爷们儿继续解!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