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翅膀硬了

    永瑆夹着并不存在的尾巴下去收拾包袱,他可不管皇父到底答应不答应,若是答应那么大家皆大欢喜,若是不答应,他就直接跑,到时候只要做出了成绩,还怕皇阿玛不满意?

    “还生气吗?”舒欣继续替胤禛顺气,刚刚她也是吓着了,毕竟如今这子也是知天命的年纪,真的让永瑆这个什么都不懂的熊孩子气出个好歹那可就真的不好了,

    这会儿,胤禛喘匀了气,又就着舒欣的手喝了一碗茶,如今斜靠在软枕上,摩挲着舒欣的手。

    “哪能不气,是不是孩子大了就不听话了?”

    “面上,你是他们的皇父,里子里,你是他们的皇玛法,做什么都是为他们考虑的。”

    “可是他们不知道啊?还以为朕挡他们的路,你知道吗,当初我与十三弟去江南赈灾,说是皇子,但在外面微服,谁会管你的份,有的人恨不得杀之而后快呢。说是皇子,还不是在刀尖儿上过来的?”胤禛说道。

    “我知道,我都知道。”舒欣依偎在胤禛的怀中,平复着他的口说道。

    “我真的怕……”

    “什么?”

    “晖儿,已经长了这么大,就没了,还有昀儿,也这么大,还有福惠,为什么我就是留不住孩子?永瑆,我真的担心,他这么一出去,就……”

    舒欣捂住胤禛的嘴不让他说下去,她懂,她都懂,宁可把孩子拴在边,就这么拴一辈子,只要他能平安地活着。

    若是今儿个晖儿跪在她的脚下,对她说要出去,她也不会放人吧。

    只是因为不放心。

    “可是……孩子终究是要长大的。”

    “我知道,孩子终究是要长大的,弘时长大了,你也知道,当初咱们府中就剩下他这么一个儿子,他怎么就会觉得我是不疼他的?非要跟着老八后做那些堵心人的事儿,我没有想过要他的命,可是他为什么还要走?皇家就这么可怕,他连齐妃这个亲额娘都不要,就走得这么决绝?”胤禛说道。

    “弘时没死?”舒欣抬头问道。

    “我只是让十二弟看着他,十二弟是苏麻姑姑养大的,心境最是平和不过的,我只是想让他好好地参悟一下人生,谁知道这孩子却是……他走了,所有人都怪我,连娴儿看到我都说我是一个冷心的人,害死了她的时哥哥。”他是我的儿子啊,我怎么会?弘时这一走,便是走了一辈子。”胤禛说道。

    舒欣静静地听着胤禛抱怨,她的男人啊,心里有太多的不痛快,以前还有十三弟跟她一起分担这些牢,现如今啊,只剩下她一个人”受苦“

    不过她倒是很喜欢呢。自己的不就是她这种刻板下的小别扭吗,这样才更像一个人啊。

    “若是有缘,定是还能见面的,你看,咱们本都是已经死了的人,这不还是做了夫妻吗?”舒欣说道

    “凡是皆看缘分,弘时那孩子,也许现在大清的某一处,已经是儿孙满堂呢。”

    舒欣说这话的时候,其实心中是嫉妒的,嫉妒李氏,她生养的孩子多,即使弘时最后落得那种下场,但最起码孩子活了这么大,她的儿子呢,她的晖儿,却是只能在梦里见到了。

    “是不是又想到不舒坦的事儿了?” 胤禛低头说道。

    “没有,只是想到李妹妹好福气,不像臣妾,晖儿没的时候才只是一个孩子。爷,臣妾就这个毛病,一会儿就好了。”舒欣说道。

    “晖儿在天上看着咱们呢,他是个有福气的孩子,享了咱们家的福,早走也是省得心了。”

    “嗯。臣妾知道。”舒欣窝在胤禛的怀中哭道。

    胤禛轻轻地拍着舒欣的后背,这是舒欣心中永远都解不开的一个心结,一道永远都不能愈合的伤疤,不用没有关系,还有他在呢,他会守着她,晖儿会永远都活在他们的心中……

    再要一个孩子吧,可以让舒欣转移一下注意力。

    而且,他已经开始准备了

    “爷……”过了很久,舒欣张口喊道

    “嗯,我在”胤禛回道

    “让永瑆去吧。”舒欣说道

    “你确定?”

    “孩子大了,该锻炼锻炼。”

    “不怕以后和永璂争位子?”胤禛说道。

    “这个位子,能者居之,我一直都很清楚。”舒欣抬头望着胤禛。

    胤禛拿起帕子给舒欣擦了擦眼泪,然后笑着看着她

    “还有呢”

    “还有什么?”

    “若是以后永瑆容不下永璂,容不下乌喇那拉家呢?你要知道,若是永瑆出去滚一圈再回来,也许一切就都不一样了,他养在皇后名下,却不是皇后所出,上流的也不是乌喇那拉家的血,若是到了那天,你会后悔吗?”

    胤禛索将自己的顾虑全都说出来,他倒要看看舒欣怎么想!

    “我养的孩子,我自己清楚得很,若他真的有这个心思,我管得了一时也管不了一辈子,宗室的荣宠,说是拴在了后宫女人的上,但还是要他们去挣的,臣妾不知道前朝的光景,但却也知道,人不管做什么,都要付出努力,这天下没有白占的便宜,而且臣妾相信爷不会让这天来到的?其实爷也早就想通了吧。”舒欣说道。

    胤禛颇为惊讶地看着舒欣,舒欣猜对了

    他气永瑆,但何尝不佩服永瑆的勇气,佩服他的魄力?

    若是他还年轻,肯定也是要出去看看的!

    “怎么看出来的?”胤禛问道

    “从刚刚爷说当初与十三弟一起去江南办差,臣妾不是糊涂人,慈母可以做,却还是要有一个度的。”舒欣换了个姿势然后继续说道

    “当年皇阿玛在的时候,您与几位王爷哪天不在外面奔波?爷是做大事的人,心中揣的也是大计谋,只是永瑆年轻气盛,要挫挫他的锐气,让他知道机会来之不易,也要知道事不是他想得这么简单。”

    “你能这么想朕就真的放心了。”胤禛说着从炕边的抽屉里面拿出一封小折子,先是打开看了看,然后又递到舒欣的手中。

    “看看吧。”胤禛说道。

    舒欣半信半疑地打开了折子,刚看了两眼脸色就变了

    永璂请命去西北开荒!

    “疯了,这真的是疯了!”舒欣说道

    别的不知道,但那是西北啊,离着回疆这么近,和贵人摆明就是个不安分的,以后大清与回疆之间势必会有一场战争,而永璂离着回疆这么进……

    舒欣实在是不敢想

    “孩子大了,咱们管不了喽。”胤禛说道。

    永璂的折子比永瑆上的还要早,这群孩子是什么想法胤禛比谁都清楚,永瑆是个好财的,想去广州无非就是想去赚钱,捞银子,永璂不一样,前些子朝中奏请在山西等地方开垦荒田,永璂这是动了心思想去下面看看的。

    舒欣看着胤禛似笑非笑的眼睛,伸手给了他一小下。

    “仔细手疼。”胤禛说道。

    “爷可是答应了?”舒欣问道。

    胤禛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若是他愿意去就去吧,在外面锻炼锻炼也是好的。”舒欣说道。

    “真的这么舍得?”胤禛问道。

    “臣妾既然敢说出来,那就是放心的,臣妾只是恼恨这个小子,竟然不跟臣妾说一声,臣妾就是这么容不得他的皇额娘吗?”舒欣说道。

    虽说是担心,虽说知道外面凶险万分,但哪有把孩子拴在边的理儿?既然已经定下了永璂,那便要让他知道百姓的不易,也应该去下面看看大清真正是什么样子的。

    “不是容不得你,是容不得小娴儿,永璂这孩子,从来都是最老实的,只是最近到了朕的边,学着办差了,心里才长了心眼儿。”胤禛说道。

    “娴儿这个皇额娘做得太仁慈了。许是因为失去的太多了吧,若是五儿和永璟还在,也许对永璂就不会拴得这么紧。只是这事儿还是要让娴儿知道的,臣妾要好好想想怎么对娴儿说。”舒欣说道。

    “恩,这倒是件大事儿,这孩子,对什么都是冷冷地,只有孩子,这孩子是她的心尖子,道理一定要说明白了。”胤禛见舒欣依旧是眉头紧锁,便继续说道

    “永瑆边有晨晖卫跟着,自是能保护他,永璂那边,有钮祜禄善保呢。”

    “钮祜禄善保?”舒欣觉得这个名字十分陌生。

    “是弘昼发现的,是个聪明的孩子,和永璂差不多的年纪,却是个有能力的。放心吧!”

    “臣妾知道,可是说了什么时候动?”既然是私底下说的,舒欣便索装不知道到底,她倒要看看永璂什么时候对她松嘴。

    “怎么也得等和嘉大婚后吧。婚事准备得怎么样了?”胤禛说道

    “礼部拟好了章程,纯贵妃跟着一起张罗,早就都准备好了,这些子臣妾把和嘉拴在边,让她每看着臣妾怎么处理宫务,有的小事也让她跟着处理,倒是有模有样的。陪嫁的嬷嬷也调/教好了,和嘉能拿捏得住的。”舒欣说道。

    “到底是嫁到京城,在咱们眼皮子底下,怎么也不会出岔子的。”胤禛说道

    “嗯,我知道。”舒欣说道

    “你再看看这个……”这会儿,胤禛不知道从哪儿又抽出一道折子,只是面儿上却是不一样了,刚刚虽是小折子,可也是正式的朝堂奏折。这封折子,黑布蒙着,上面绣着的暗色的花纹,一看就是暗卫的折子

    “您还有多少折子,倒不如一次拿出来了。”舒欣说道,一会儿一封一会儿一封,弄得她跟在篮子里趴着的哈巴狗有什么区别。

    “就这一封了,你且看看。”胤禛说道。

    “我真的可以看?”舒欣半信半疑地接过折子,但并没有打开。

    胤禛点了点头,并亲手给舒欣打开,然后递到他的面前。

    舒欣拿起折子,晨晖卫上奏的,是齐步琛的事儿

    齐步

    作者有话要说:瑟瑟回来啦,真的是回来啦,别的话就不说了, 就瑟瑟这节说出来也只是说,还是看行动吧。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