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女四书

    女人,一直都做为男人的附属品出现,有的女人,终其一生,不过是一个生育工具而已。

    一个女人,能用一生时间得到夫君的尊敬,真的是十分难得的,因为不管是平民女子还是皇后,有的时候也许只是一颗棋子,一个生育工具罢了。

    但是女人真的只能是附属工具吗?

    胤禛第一次对此产生的疑问,自己的皇后自不用说了,就自己经历的康雍乾三朝来说,见多了嫔妃,能在吃人不吐骨头的后宫活下去而且能活得很好的,都是有大智慧的。比如履亲王生母定妃,比如和亲王生母耿太妃。

    有的女人即使不能活得长久,但也能在自己的有生之年让人用一生去记住,比如董鄂妃。

    还有一些女人,孩子生了不少,即使年过不惑亦是能得了圣宠,孕事连连,比如如今后宫的魏氏。

    胤禛从未放弃过对魏氏的关注,而魏氏的边也一直跟着两个敬卫的监视着,试问一个包衣籍先孝贤皇后的宫女,只因孝贤有孕指她去伺候,然后就是封贵人,再在孝贤皇后大丧之时晋封嫔位。再到后来,膝下无子的况下得了妃位。

    何德何能?只无子一项就在康熙朝的惠荣德宜四妃的脸上生生地甩了一巴掌,若说她真的是倾国倾城也就认了,但是就这么一个女子,真正获宠的时候已经三十岁,这又甩了刚刚进宫的秀女一巴掌,再到后来的掌凤印。

    令妃,可以说是一个与后宫所有人为敌的女人,但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在后宫如鱼得水,胤禛敢断定,若现在还是小历在位,而皇后依然不受宠,而令妃这一胎得了一个儿子,后永璂定会被排挤。保不齐以后这个令妃就会成为圣母皇太后!

    胤禛将自己的想法与舒欣说了出来,并将对令妃的看法也一并说出来

    “这个魏氏,臣妾当时刚来的时候手上一点儿权力都没有,凤印亦是被送到延禧宫,她不是倾国倾城,但就是投了弘历的缘。”舒欣说道。

    “会猜人心思,会逢迎人,就是没有好心眼儿,你且看着吧,这女人手里干净不了!”胤禛说道。

    “其实后宫里面有哪个女人的手是干净的?单说曾经永琏的死,也许就不是意外。已经这么大的孩子……说没就没了,还有永琮,永璟,这只是嫡子,再看庶子,还有那些没有连名字都没有的女儿们,都说咱们皇家是多子多福,其实到最后呢,站得住的有几个,说是有福气,倒不如将该生育的时候注意的,坐月子的时候注意的都仔细想想。瞧臣妾,说着说着就不知道说道哪里去了,说道最后,咱们这儿竟然什么都是坏的了。”舒欣说道。

    “这样想也是好的,这叫有备无患,可惜咱们只有两个人,有的地方想改也只能慢慢来。”胤禛说道。

    “是啊,只是听爷刚刚这么,难道是想推行女学?”舒欣问道。

    “对,你想想这还珠格格的事儿,一个是大字不识的小混混,一个是满肚子琴棋书画却不通人世故的大家闺秀。她们两个,但凡有点儿脑子,也不会闹到今儿个这种地步。”胤禛说道。

    如果小燕子是个识字的,就应该会认清楚自己的份,即使与永琪真的是天定下的姻缘,但是一个知书达理的女子,总比一个小混混容易被皇家接受。

    还有齐步琛,若知道自己份的时候是去当地官府或者在进京后直接到宗人府,就不会有后面的事,皇家也不会弄出这么多的丑事。

    “那便是朝中的事儿了,爷可以找朝中大臣们好好地商议一番。定会拿出一个好的法子的。”舒欣说道。

    “和敬她们每不是在府中呆着便是进宫请安,如今朕给她们找点儿事做,先前你不是说要建立善堂吗,就以这个为据点,男女都教,至于该教什么,你与老五家的还有几个公主商议。”胤禛说道。

    “这……合适吗?”舒欣说道。

    “只有你做最合适。用皇后的名义上中宫笺表,到时候爷给你权利,”胤禛说道。

    对于胤禛的绝对信任,舒欣是十分感激的,但是该怎么做,却是要列下总体,还有该教什么,以后这些孩子出来做什么,都要安排好。

    如今几个公主怀孕的怀孕,坐月子的坐月子,舒欣只将小历,齐步琛,和嘉,和亲王福晋吴扎库氏叫到一起,至于试验品,则是小七和小九。

    这几个人,可算是涵盖面广,有的阅女无数,经验丰富,有的饱尝时间冷暖心酸,还有一个深通人世故,一个人拿出一样,就够一个女孩子受用一辈子。

    再后来,出了月子的和婉与三福晋也跟着凑闹,几个人你来我往,定出了一标准计划

    君子有六艺,女子亦是如此

    分别是文化,女工,烹饪,账务,交际,还有见识。

    女工,烹饪自不必说,不管是小户人家还是大家闺秀,即使自己不用做饭,也应该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做的,省得被人糊弄了也不知道。

    文化则是识字,不用有太深的学问,只要知道字该怎读怎么写。

    账务则是一家人开支收入管理。

    交际包括家庭交际和亲朋交际。

    至于见识,则是舒欣提出来的,未来,大清定是要和外面接触的,到时候三从四德这一就不管用了,大清的女子,无论满蒙汉,可以含蓄但绝对不能胆小。

    男人,挑起的一家的生计,而女人,便是男人的帮手,伴随在边。

    善堂在之后便建立起来,一切都是皇家出头,有胤禛的铁手腕管着,又有弘昼这个亲王盯着,一切都顺利进行。

    到后来,有的人家见善堂的孩子比大户人家出来的还要好,便动了让自家孩子也跟着受教育的心思,有人自愿,胤禛自是喜欢看到的,京城的女学便因此办起来了,江南地区也在计划筹备中。

    不过,现在有一件大事要胤禛去管。

    永瑆要出海!

    如今永瑆跪在地上,而胤禛则是一脸严肃地坐在上首。

    胤禛的意思是让永瑆就这么跪着,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再起了。

    但是永瑆就像是吃了秤砣,自此已经跪了两个时辰,连动都不不想动。

    到底是新觉罗家的孩子,又是胤禛的孙子辈,祖孙俩倒都是倔强的,只是一个霸权主义,一个非暴力不合作,谁都不肯给谁一个台阶下,到最后还是高无庸去寻了舒欣来做这个中间调停的人。

    “这是怎么了,永瑆你糊涂了不成,那是你能去的地方吗?”舒欣先是给胤禛行礼,见胤禛看永瑆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知道这是还继续生气,只是两个人都不说话,就这么僵持着最后定是两败俱伤!

    “皇额娘,儿臣已经想了很久了,儿臣长大了儿臣不是去玩儿!”永瑆说道。

    “你听听他这口气,还大人了,毛没长全呢,你倒不怕让大海吃了!那边还缺你不成!”胤禛说道。

    “缺!”永瑆说道。

    “给你脸了不是?你再说一句!”胤禛心里正搓火儿呢,坐了这么久他也累得够呛,自己一片好心让人当了驴肝肺,说着就要起打永瑆。

    “皇上,您听孩子说完,永瑆,你倒是说说,怎么缺了你就不成,让你皇阿玛听听。”舒欣说道。

    “皇阿玛,儿臣知道自己的份,但就因为儿臣是皇子,更应该去看看,儿臣代表的是皇家,那些奴才再精明也只是奴才而已,看到的也只是奴才们想看的,儿臣不一样,儿臣是皇子,接受的是皇子的教育,怀揣的是家国天下,儿臣定能带回皇阿玛想知道的事,想看到的东西!”永瑆说道。

    “可你知道自己将会遇到什么吗?这不是围猎,到时候不会有侍卫保护你,你只有自己,什么事都要自己做,你能吃得了这个苦吗?”胤禛将自己当年办差的苦扩大的十倍讲给永瑆,特别强调了没有银子这一项。

    “儿臣能,儿臣能自己照顾自己,什么都没有也可以,儿臣只要带着脑子带着心就可以!”永瑆说道。

    舒欣给胤禛轻拍着后背顺气,胤禛的气儿顺了不少,永瑆这话倒是说的在理,但是血脉相连,就算是隔着一辈儿,也是舍不得的。

    “你先下去,朕要考虑考虑。”胤禛对永瑆说道。

    “皇阿玛,您答应了?”永瑆说道。

    “你先下去!”胤禛挥挥手说道,让永瑆退下。

    “皇阿玛,您可要快点儿决定啊,这马上就要出发了。再说了,舍不得孩子不着狼,如今孩子都自愿了,您还有什么舍不得的!”

    “滚!”胤禛大声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就是除夕了,先给大家拜个早年了,明天的更新,瑟瑟得马上存上,因为明天要去家。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