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提审(上)

    所谓的看奏折什么的,其实也只是胤禛看,舒欣帮着磨墨分拣一下而已。

    舒欣是聪明人,不该看的从来都不去看,而她这段子也一直都照顾着胤禛。能不和别人说话,尽量不说。

    至于后宫的事儿,便都交给小历练手的。

    小历的份是过了明路的,上了玉牒的和硕公主,曾经的皇家义女还珠格格,当然这些都是说出来让大家看的。

    宫里长着耳朵的都知道,还珠格格是沧海遗珠,是一个眼睛大大地不认识字,卖弄武功说话颠三倒四的疯丫头。

    宫里长着耳朵的都知道,还珠格格已经被皇上赐给了五阿哥做妾侍,现如今两人在宫外住着。

    宫里长着耳朵的都知道,如今的和荣公主甚得帝后之宠,代皇后理后宫,手握生杀大权。

    宫里长着耳朵的都知道,和荣公主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她就像一个天生的皇家人,她知道皇家人的心思,知道奴才的心思,知道从什么渠道攻击可以得到最有价值的信息。

    令宫里人欣慰的是,帝后并未看错,这位和荣公主是个能扛得住事儿的,不管是代帝后给几位福晋公主送赏赐还是即将出阁的公主格格的大婚事宜,只要是提到的,没有说这位公主的不是的。

    这才是真正的皇家公主,不是你得了皇帝的宠便能得到所有人的信服,帝王恩终有消失的一天,只有让手下的人信服,让边的人认同,才是做皇家公主的王道。

    总归,人不可能一条皇帝人脉走一辈子的。

    当然,这只是宫里人的意见,宫里人的福音,对于小历来说,所有的一切,都是一种煎熬,她挣不脱也不能逃离的煎熬。

    试问有谁在看到自己曾经的宠妃对自己对如今的后宫流露出狠戾的一面的时候还能做到云淡风轻?

    没有,帝王是人,披着公主壳子的帝王同样是人。

    也许这便是上天的惩罚,曾经最宠的儿子竟然会为了一个上不得台面的疯丫头刺伤皇帝并纵火逃离?

    有的事,终究是要面对的。

    就如现在,上首坐的是肩膀依然有伤的帝王与十几天没有好好休息的皇后

    下面坐着的是和亲王与小历。

    再往下,则是跪在地上的一男一女。

    他们曾经是皇宫中最受宠的人,如今,一个脸色麻木,一个则是昏昏睡。

    “新觉罗永琪,你还有什么话说?”小历说道。

    心如刀绞便是如此,这是她曾经最宠的儿子,正大光明匾后便是他的名字,可是他,为了一个女人逆天而行。

    难道说新觉罗家代代出种便是这样的吗?

    突然之间,小历觉得生无可恋,她做人,真的很失败。

    “你这个小偷,偷了小燕子的份,你凭什么问我,皇阿玛,她不是皇家的血脉,您睁大眼睛看看啊,她不是皇家的血脉,只是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对,有可能是白莲教的谋啊皇阿玛。”永琪一手搂着已经睡着的小燕子一边说道。

    “你是在说和荣公主,还是在说你怀中的女子?”弘昼在一旁“善意”提醒道。

    “五叔!”永琪喊道。

    “骗子?五阿哥还真的是有能分好赖呢。”弘昼起说道。

    “本王问你,格格是什么意思,还珠格格又作何解?”

    “格格是‘小姐’的意思,皇上仁慈,赐给皇家义女一个超然的封号,是为‘还珠’”永琪说道。

    “那还珠格格享的是什么例?”弘昼说道。

    “是……是……是和硕公主的份例。”永琪低声说道。

    其实这都是他少说了,当初小燕子因为不学规矩被打,后来宫里送来的紫金活络丹和九虫化瘀膏,那都是疗伤的圣品,纯贵妃的品级够高吧,可是她没有,而令妃只是一个妃子,却是全都有。

    诸多皇子阿哥,病得病,死得死,而他新觉罗永琪却能大活人一个戳在皇帝面前,博得圣宠,这些东西他也是想得到便能得到的。

    当初的还珠格格有这两位罩着,享的何止是和硕公主的份例,就是固伦公主也说得过去的。

    “既是皇家的义女,便是皇室承认的,可是你怀中的女子是皇家的血脉吗?她是被皇上器重收为义女还是因为其他你可知道?”弘昼继续问道。

    “知……知道”永琪说道。

    “既是知道,那为何要对紫薇说‘请不要伤害小燕子’她是你的亲妹妹啊!”小历在一旁喊道。

    若不是紫薇当提起,她怎么会知道紫薇带着什么样的委屈进的宫,是啊,永琪什么都知道,小燕子只是一个京里的混混,一切都不是不能回转,可是这群人却是为了一个两全其美生生伤害了自己的女儿。

    皇家进了包衣奴才的籍,还有比这个更荒谬的事儿吗?

    “那你说,谁是来历不明的女子,谁是小偷?小偷就在你的怀里,你说和荣公主不是皇室血脉,那是因为她是皇家收养的义女,是过了明路的。你怀中的那个呢?”

    永琪本想说他怀里的这个也是过的明路的,但是话到了嗓子眼儿里却是不敢说出来,过来明路的,但却是偷来的,若不是当差阳错怎么会出了后来这档子事儿。

    不!若不是因为这档子事儿,又怎么会让他遇到生命中的阳光,这便是天意,便是缘分!

    “皇阿玛,难道这不是缘分吗?儿臣与小燕子,一个是皇家阿哥,一个是平民女子,可是上天让我们这样不可能相遇的两个人相遇了,难道这不是缘分吗?这不是天意吗?”永琪抬头对胤禛说道。

    胤禛彻底被恶心到了

    天意?缘分?

    千万不要再恶心这两个词语了,若是天意,那就是新觉罗家的劫难,若不是因为这个女子,后宫又怎么会被搅得乌烟瘴气?若不是因为这个女子,好好的皇阿哥又怎么会不思办差,做尽荒唐事。

    若这真的是天意,朕宁可逆天而行!

    “呵呵……”突然,小历绝望地笑了,是的,绝望,这便是他看重的儿子,现在却是一刀一刀地在割她的心,将她做的准备破坏殆尽。

    可是说到底,若不是当初大明湖畔的邂逅,若不是当时没有收好尾,又怎么会有之后的事

    “皇阿玛,您是中人,您也过,难道您不明白这种至死不渝的吗?”永琪继续说道。

    “啊!”小历大喊了一生。

    ?她的是什么?或者说她最的是谁?

    慧贤?为了她还没有出世的孩子便去陷害自己的嫡子!

    孝贤?为了她的算计只有她控制的女人能生下孩子?

    还是景娴?或者说是现在对她阳怪气的令妃?

    “和荣啊,上皇额娘这儿来。”舒欣说道。

    “皇额娘,皇阿玛。”小历伏在舒欣的膝上大哭,这就是她的一生,可笑的一生!

    却要让她用这种方式来面对!

    为什么不死了干净!

    “乖,既是累了就下去歇着吧。这儿有皇额娘在呢。”舒欣安慰了小历,然后起对永琪说道

    “永琪啊,皇额娘刚刚听你说了半天,满耳朵里皆是缘分天注定,看来你是个中人,便是因为有,才会如此冲动,是吗?”舒欣说道。

    “皇额娘,儿臣确实是这个意思,儿臣没有恶意。”永琪刚想再说什么,却是被舒欣打断。

    “别急,等皇额娘说完,你说这是天意,这是缘分,好,那皇额娘便和你说说什么是缘分。”舒欣说道。

    “有人说,缘分是天注定,是月下老人手上的红线,可皇额娘觉着,缘分,便是大婚时候的红绸子,一头牵着一个,这辈子便是被绑在了一起。当爷的办差,当的在家里守着一家老小持生活。”舒欣说道。

    “你说这是天注定,是啊,天上掉下个小燕子,落到你的面前,被你一箭中,可这真的是注定的吗?若她是个有备而来的刺客呢?”

    “她不是,她上有一幅画,有一把纸扇,她什么都没有说,就这样晕过去了,皇上仁慈,将她带回宫中疗伤。后来便有了还珠格格。”

    舒欣边说边看着屋中的其他几位,小历陷入了回忆中,弘昼则回到位子上接着坐着,至于胤禛,则示意舒欣继续说下去。

    “说是格格便是格格吧,毕竟皇上已经说了,这是皇家的义女,那便是你的义妹。皇额娘说得可对?”

    “是”永琪回道。

    “是啊,她是妹妹,你是哥哥,她有了困难,你便帮着,你友兄妹,皇额娘十分欣慰,只是你们既是兄妹,你又为何要执着于不可能存在的儿女私呢?她是皇家义女,只能是你的妹妹!”舒欣说道。

    “可是她不是!”永琪说道。

    “是啊,她不是,紫薇才是,原来,一切只是一个误会,还珠格格是个送信的,因为受伤说不出来,有可原,即使后来已经成了错,但没有人知道这世上还有一个夏紫薇,所以错便就成了对的。是不是?”

    “是,不是!”

    “是与不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知道这世上有个夏紫薇,对吗?你知道她是你的亲妹妹,你知道她的一切,你是皇家阿哥,福家救了皇室血脉,谁都没有错是吗?错的只是小燕子,她没有说出来,如今再说,便是欺君!”

    “所以你在父与之间,选择了是吗?”舒欣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生求祝福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