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湖边有对儿小鸳鸯

    小历头也不回地跑开了,他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是的,是非之地,她不是什么满洲第一美人,绝对不是!

    小历跑到了湖边,毫无形象地瘫坐在地上,眼前是平静无波的福海,她手脚并用地爬到福海边上,想往前再走一步,可是却没有力气,也没有勇气。

    湖面,就像镜子一般,可是她不敢去。

    小历低着头,双手合十,像是在祈祷什么,而心中也不断地给自己下定义

    “我是弘历,不是小历,我是弘历,不是小历……”

    脑海里竭力忘记如今的面容,并用尽全力气去勾画那早已经消失了许久的英明神武的乾隆大帝的形象,不是牙牙学语的小阿哥,也不是初登基时候的意气风发,就要现在,虽然已是知天命的年纪,可是还是一个男人。

    不是男女看到都赞叹其美貌的和荣公主!

    祭告了天地,小历闭着眼睛摸索着往湖面探去,在睁眼的那一刹那,小历发出了凄惨了叫声

    “啊……不是,不是,我不是!我不是!!”小历哭着拍打着湖面。

    睁开眼睛,湖面中的倒影是谁啊,世间所有美好的词语都不能形容她的美丽:国色天香站在她的面前就是庸脂俗粉。

    倾城倾国?

    她就是城!她就是国!

    肥一分,胜过那羞花的贵妃,瘦一分,俏过那捧心的西子

    就算是生气,也是一位给人带来无限遐想的绝代佳人……

    前提是,她真的是一个女人。

    只是可惜的是,她不是,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女人!

    “不是,不是,我不是!我不是!”小历掩面哭道,她不要做公主了,皇位可以不要,可是她要做一个男人,她是男人,不是女人!

    “公主?”这时候头顶上空不远处传来一个男声,小历听着十分熟悉,但却又不敢确定,今为她设宴是请了一些大臣和宗室子弟,可是却是与女眷离着很远的,怎么这会儿会有男子出现?

    “是你!”小历用帕子擦了擦脸,然后抬眼看了一眼,眼前还真的是熟人,传说中的拿后宫当自己家的福尔康福大爷。

    福尔康也是心郁闷才出来走走,福家最想要的是什么?是抬旗,是全家抬旗。这件事若是钮祜禄氏还在,也许会给晴儿一个风光的婚礼,看在晴儿跟着她这么多年的份儿上怎么也会给一个和硕公主,可是钮祜禄氏去了五台山,晴儿如今能在宫中安分出嫁那就是皇恩浩了。

    晴格格,原本是蒙古愉亲王的嫡女,因愉亲王战死沙场,只留下这么一根苗儿,钮祜禄氏因乾隆登基,在深宫中寂寞才将晴儿养在边,但也只是当一个小丫头使唤,宫中的人因为晴儿在钮祜禄氏面前吃得开会恭敬地称呼一声“晴格格”,可是实际上,她连一个和硕格格最起码的配置都没有,当初小燕子手底下还有两个太监两个宫女呢,晴儿跟着钮祜禄氏这么多年,只剩下一个“格格”的称呼,做的净是那些伺候人的活儿。

    什么三从四德,什么账务来往,什么人往来,她最应该学习的这些年,全都围着钮祜禄氏转,她看的皆是风花雪月的诗词,虽说在宫中也是少有的才女,只是女子终究是要嫁人的,而这些在她嫁人后不会给她任何的帮助。

    晴儿与福尔康在钮祜禄氏的撮合下,本可以在一起,钮祜禄氏也会因为对晴儿的分让孝子乾隆给福家抬旗,这在钮祜禄氏眼中真心不是什么大事儿,而在乾隆眼中也不是。

    但是,世间有一种东西叫规矩,不管你是帝王将相还是平民百姓,都必须要守着。钮祜禄氏与乾隆都有给福家抬旗的心思,但是胤禛不愿意,宗室更是不愿意!

    福家是跟着上了战场还是从龙之功?

    没有,什么都没有,福伦只是一个大学士,而在一个砖头能砸死好几个红顶子的京城,这真的算不上什么大官,与之经常在乾隆口中出现的鄂敏,傅恒,那真的差的不是一点儿半点儿。

    就因为他们家与乾隆的宠妃挂钩?当年雍正皇帝宠年贵妃,可是年贵妃到死也只是汉军旗,就算年羹尧最后被定下将近一百条大罪,但是人家曾经也是在战场上厮杀过的猛将,福家有什么?扒着女人的裙角往上爬,还觉得光荣得很?

    胤禛是绝对不同意福尔康与晴儿的婚事,福尔康能不能给晴儿幸福这先放到一边,想凭着一个女人成了满人,做梦!

    今,胤禛早已经设好了圈,小历就是那中的饵。这也是胤禛与小历的协议,若是成功将福尔康踢出局,皇家便接纳夏紫薇,若是失败,那就继续在宫里尴尬地活着。

    夏紫薇是不知道这些事的,但是小历心动了。只是被太妃福晋们一刺激,小历的脑子又开始承受不住了,跑到湖边让自己清醒,这才让福尔康看到了一幅所谓的“美人戏水图”。

    福尔康对晴儿有吗?或许他会为晴儿的才所折服,但那绝对不是,就如当初对夏紫薇,夏紫薇是他心中的美好,但那是建立在夏紫薇是皇女的前提下,他的,不纯粹,是建立在功利的基础上的。

    倒不是说人不能这样追求名利,只是文不能提笔安天下,武不能上马定乾坤,只想着在御花园里面,在雪夜中等落单的格格,这种做法是不是太下/了?男人,没有女人就不能得到别人的认可吗?

    当然不是。

    但是福家不知道,福尔康不知道,他们已经在别人的透露中知道,晴格格是蒙古亲王格格,嫁给福尔康也只是单纯的嫁,对福家没有任何的好处!

    女人重要还是抬旗重要?对于福家来说,当然是后者!即使福尔康执意娶晴儿,也不能扭过全家人,更何况,他本就不是很在意晴儿。

    若是在意,就不会在那个雪夜不顾晴儿的名节两人一起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而是应该说“臣护送格格回去!”

    晴儿,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成了福家的弃子。小历走到了福尔康的视线中,走到了福家的视线中,他们才不管谁是还珠格格,皇上说谁是谁就是,关键是这个还珠格格是义女,是不可能像别人一样嫁给满蒙勋贵的,所以,这就是他们家的机会。

    只是福家人没有想到,小历不能嫁给满蒙勋贵难道就可以嫁给包衣奴才,还有就是,一向最沉着的他们却没有想到,为什么这次为和荣公主设宴会请了福家一家?

    也许,就像现在眼前的福尔康一样,眼睛被权力,美色迷住了,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是的,福尔康沉溺于其中,他沉醉了。

    这是多美好的一位公主啊,这是他们之间第二次相遇,上一次也是这样忧愁。

    “公主可是有什么烦恼?”福尔康试探地问了一句,是的,他是最善解人意的,如果小历格格有什么事,他可以抱住她,可以保护她。是的,就像现在,就这样,用一辈子的时间去保护她。

    福尔康沉醉了,他仿佛看到了小历,不,是和荣公主走到他的边,依靠在他的肩膀上,低声啜泣,然后他便会说“公主,我来保护你。”

    是的,就是这样,然后和荣公主会对他芳心暗许,会告诉皇上,要自己做她的额驸,只是这样对晴儿却是如此不公平!

    不,不是的,晴儿如此高贵美好善良,她会支持自己的,到时候娥皇女英,福尔康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享尽齐人之福。

    只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当然不是,曾经的乾隆最谁现在的小历就最恨谁。

    福家,那位文武双全,小历承认自己曾经听信谗言,但是这只是承认而已,若不是福家奴颜媚上,自己又怎么会在无意中犯下这样的错误?为臣子,不思为君分忧,不能为黎民百姓请命……

    如今的福家,就是那众矢之的,就是那坏了一锅粥的老鼠屎,小历看在眼中,只恨不得像当初的夏紫薇那样,直接将福尔康推到水里。

    是的,可以这么做。小历福至心灵。突然想到了一个三全其美的法子。

    将福尔康推到水里。

    皇阿玛说让晴儿死了这条心,只是这死心却是要分很多种的,与其留下以后藕断丝连的机会,倒不如现在斩草除根。

    他若是要轻薄自己,然后自己反抗,然后他失足掉到了水里,然后就这样淹死……

    这样,晴儿就不用嫁给他,而紫薇也能得到公主的名分,至于自己,虽然会对名节有损,可是自己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嫁人,一人之下,她真的不能接受!

    小历越想越觉得是个好办法,强忍着心中的恶心,缓缓地想站起,无奈的是坐在岸边的时间太久了,腿有些软。刚刚起却不料子一滑就要往后面倒去……

    “公主小心!”福尔康心中一喜,忙往前冲,只是……

    福尔康刚想使出轻功,谁知道前方不远处来了一个人影,只是一错的功夫,小历已经被人抱到了岸边。

    “美丽的公主,你还好吗?”小历抬头望去,只见眼前一张异域脸庞映入眼中。

    金黄色的卷发梳在脑后,一双深蓝色如海洋的眼睛,高的鼻子,还有那不笑却带着笑的嘴巴,尤其是那双眼睛,蓝得像深渊,只要看到,便会沉溺其中。

    还有那声音,充满磁,虽然发音不是很标准,但就是这样才彰显其与众不同,才更让人沉溺其中。

    “你……”小历绝对不承认自己是被眼前的人迷住了,她是吓坏了,是的,只是吓坏了而已。

    “你放我下来……”小历咽了下口水,用自己都不曾想到的温柔语气说道。

    “美丽的公主,风景美丽,但不可离得太近,若是您遇到危险,您忠实的臣子会担心的。”男子轻轻地放下小历,然后又替小历寻来刚刚丢失的鞋子。

    小历傻傻地依靠在巨石上,任由男子用帕子将她的脚擦干净,然后伺候她穿上鞋子,然后男子在小历的脚上,恭敬地吻了一下……

    “啊!!!”

    作者有话要说:能相认吗?回答是可以,哦呵呵呵~~~

    小历,成了瑟瑟最难把握的一个角色,先存好稿子,后面会将小历的心路历程重新修改一下的。瑟瑟就是要把小历格格打造成倾国倾城的绝代佳人!!!

    为什么我感觉四四这事儿做得这么……

    这位美男子的份,相信不用瑟瑟说大家也应该知道了。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