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前尘往事

    景娴到湖中亭的时候,舒欣已经像逃兵一样回了寝宫。

    她很清楚,自己不排斥这个人说的话,尤其是那句“别怕,有我在。”仿佛就在眼前,脑海中回忆起一个人影,不是大婚时候的那个四阿哥,比他要高,比他要壮,鼻子下面也蓄起了胡须,他就是这样说,

    不,是抱着自己,轻抚着自己的后背,轻轻地在耳边说

    别怕,有我在。

    舒欣伸手摸了一下脸颊,烫得厉害。

    只是脑子中,也乱得厉害,这句话真的很熟悉,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

    “别怕,有我在。好像还有,还有一句话,到底是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舒欣自言自语道。

    看来,要想恢复记忆,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

    “给皇上请安,皇上吉祥。”景娴行礼道。

    “起来吧,赐座。”胤禛说道。

    “谢皇上。”景娴说道。

    “小娴儿懂事了,知道照顾孩子了,你且等会儿,一会儿永璂便回来了。”

    “不不不,侄女儿如今份不明,贸贸然与皇子见面,于理不合,奴婢还是不见了,不见了。”提到永璂,景娴便想流泪。

    对永璂,她只剩下愧疚,原本想将自己唯一活下来的孩子护在后,护他一世平安,如今才知道,自己当年错得厉害。

    “他来了,你看,穿宝蓝衣服的便是永璂,他旁边月白色衣服的是永瑆,雏鹰翅膀硬了,总归是要自己学着飞翔的。”胤禛指着前方说道。

    远远地,永瑆与永璂见到了胤禛,刚想过来,却不想被胤禛示意停下,最后两人只得远远地行礼,然后往九州青晏去。

    “他们两人现在已经办差了,每天办差回来,一定会去九州青晏请安,有的时候还会偷偷地带一些外面的点心,他们是给你带的。还有上次,永璂见到一支银簪子,偷偷地带到后宫,他不知道自己的额娘已经换人了,他只知道,自己长大了,应该好好地孝顺皇额娘。”胤禛说道。

    “别说了,姑父,求您别说了。”景娴早已泣不成声,她不配,她不配啊。

    “可怜天下父母心,天底下,当爹娘的心思都是一样的,见不得孩子有半点儿委屈,就算是他犯了天大的罪过,也只是轻轻掀过。帝王,更是如此。”胤禛说道。

    “当额娘的,总想着把最好的给孩子留着,只是奴婢福薄,留不住五儿和十三两个苦命的孩子!”景娴说道。

    “你求朕放了小历出宫,小历出宫后能做什么呢?或者说你认为一个帝王,龙陷浅滩能做什么呢?给他求一门好婚事?生儿育女?”胤禛说道。

    景娴微微晃了晃子,原来,姑父早就知道了。

    “你与弘历,是缘是孽,如今都有了一个结果,他是帝王,如今却成了女儿,她已经得了报应,小娴儿,看在姑父与你姑姑疼你多年的份上,事就这么过去吧。你的苦,你的痛,姑父都知道,都过去了,你现今抚养的三个孩子,只要出息,朕都会好好照顾的,还有永璂,他是嫡子,又忠厚似你大表哥……”

    “姑父,永璂当不起……”景娴说道,但说道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声音已经小得不能再小。

    这不是她能决定的,或者说,其实她的心中也是希望的,希望永璂能继承大统,与她自己能不能坐上太后无关,她想让永璂得到全天下的认同,而这种认同,便是做皇帝。

    “当得起当不起,你不知道,朕也不知道,朕只是想说,小历不能出宫。她的未来,朕自有安排。”胤禛说道。

    弘历做错了不少事儿,这不假,但是终究还是他的儿子。他绝对不许自己的儿子落到别人的手中。他是男人,但是对女人的手段是十分了解的,他似乎可以看到,自己的儿子出宫后,也许是今年,也许是明年,便会被指一门好亲事,男人妻妾成群,到时候,凭着小历现在的姿色,也许会得一时的宠,但若是遇到一个恶毒的婆婆……

    后果不堪设想。

    小历是一个成功的帝王,但却不会是一个成功的宅斗高手,新觉罗家的孩子,男儿该征战四方,坐拥天下;女儿,更应该得到最好的未来,既是以后小历真的要出嫁,胤禛也要挑遍天下男人,让他做全天下最幸福的公主。

    “唉,为什么姑父就这样看待娴儿,娴儿恨那个人不假,但却不会对那个女娃娃生半点儿怨恨,因为她很像五儿,比如今侄女儿养着的布耶楚克还要像。”景娴轻叹一口气说道。

    虽然口中说不恨,但是一说到乾隆,景娴便用“那个人”代替,可见,心中还是存了疙瘩。

    她从来都不会觉得自己不好看,就像小历,长得如最美艳的花一般,若是五儿,肯定会更美,可是五儿不在了,她唯一的女儿再也回不来了,所以她只能将满腔的母释放到那个死死挣扎,求自己救她的小姑娘上。

    对小历,她的想法就是要让她尝尝做女人的滋味,从成亲,到生孩子,会有一个男人永远地敬着她,着她,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是再幸福不过的,但是对一个帝王,一个将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的帝王来说,这就是要他的命。

    “说到狠心,侄女若是说出来了,恐怕姑父该训斥侄女儿了,当年康熙爷对诸皇子,最重也只是申斥,只是圈,时哥哥到底犯了什么错,你要取了他的命?”景娴看着湖面说道。

    这里,什么都变了,只有这水,还是当年的水,弘时,她的小哥哥,他会带着自己去采荷花,会说,小娴儿长得比荷花还美,他真的拿自己当妹妹看,当弘历与弘昼联手欺负自己的时候,时哥哥会将自己护在后,可是自己却不能见他最后一面。

    今天,既然姑父提到了让自己放过弘历,那就问问,到底当初时哥哥做了什么,要让亲生阿玛取了命!

    “呵。”胤禛轻笑道。

    “你可知道朕将弘时囚在哪里?”胤禛继续说道。

    “侄女听说是在履亲王府。”景娴说道。

    “娴儿自小长在雍亲王府,履亲王府离着这么近,却从来没有去过呢,履亲王福晋擅长做莲子羹,你吃,却从来不知道履亲王府的莲子羹是最好的。时候不早了,回去吧。顺便替姑父看看,潜邸的桂花长得可好?”胤禛说罢便起离开了。

    有的事能说,但却不能直接说,当初他是恨极了弘时,他自认待弘时不薄,可是弘时却与老八亲近,他怎么会不恨,只是再恨也没有想过杀了弘时,只是关闭,裪自小跟着苏嬷嬷长大,心最是平淡的,他只希望裪能影响到弘时,可是却没有想到,弘时不见了!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一个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过。

    也是后来,他回潜邸的时候才发现,履亲王府离城门非常近,比自己的潜邸都进,所以,弘时应该是在没有人的时候,跑了,不再做自己的儿子,不再做皇子阿哥,也不去做老八的儿子,他,就这么走了。

    浪迹天涯

    再也见不到,永远都不再做他的儿子,而他也因为这个原因,公布了弘时的死讯,并且没有给他任何爵位。就这么草草地葬了。

    只是再说,也只是曾经的事了,就像投进湖中的石子,在起涟漪后,只能落入湖底,永远不再被人发现。只有投石者自己知道,又或者,投进湖中的,是一粒种子,生根,发芽。

    “四哥,弘历还给你,请对弘旺弘政好一些,不管你怎么改名,他们都是皇阿玛的孙子。”

    这是当弘昼去给小历出气的时候,从小酒馆发现的。当时已经是人去屋空,只剩下一封信,弘昼已经被吓的在府里呆了好几天了(弘昼:亲娘喂,这是八叔啊,这是皇阿玛的死对头八叔啊,为什么自己一定要看啊)

    胤禛将手中的信撕碎,任由碎片飘到了湖中。

    此时已经是后世了,还有什么计较不计较呢?

    此时离京城千里之外,一粗布衣衫的女子依偎在一个男子边,男子眼睛很小,粗一看便觉得此人乃是猥琐之人,但若是细细观察便可知,两人皆是十分有教养之人,虽外貌粗鲁,但却自有一份高贵的气质。

    “胤禩”女子低声喊道。

    “嗯?”男子回道。

    “胤禩”女子再次低声喊道。

    “嗯,我在。”

    “这辈子,我还是妒妇!”女子往男子的怀中蹭了蹭,继续说道。

    “我知道,可我不再是阿哥!”男子说道。

    那小历夺舍了苦命小女孩,色老板也被胤禩夺舍,随后,郭络罗氏夺了老板娘的子,小历以为别人不知道她的事,却不知道,她回回去官府鸣冤不成,都是胤禩的功劳,而她每里去看紫城,后面也都跟着人,一是监视,二来则是保护。

    后来,他们安排了这一场戏,让皇家越闹越闹,而他们不管能不能看这场戏,都乐在其中。

    他不再是阿哥,她也不再是福晋,他们只是天地间最平凡的一对夫妻,他们有一个儿子,以后还会有许多孩子,儿子也会生儿育女,他们会过着平淡但却十分幸福的生活。

    人之幸福,不过如此。只是这种幸福,为帝王,却暂时体会不到,因为当他解决了一件事的时候,会有另外一件事去烦他,让他恨不得将给他生事的人弄走,越远越好。

    胤禛真的后悔了,他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换了个子,人也跟成了牛皮糖,此时已经跪了一个时辰了,让她起也不起。

    早知道就让小娴儿将人带走,有自己护着,还怕找不到一个好人家?

    “你到底想做什么?夏紫薇的份你不是不知道,已经上了包衣籍,你让皇家承认她,那你去问问你皇玛法,问问咱们新觉罗家的列祖列宗愿不愿意承认。”胤禛抚着头说道。

    “可是,可是为什么儿臣便可以?”小历不服地反驳道,今是胤禛召她过来的,胤禛决定给小历找一个份,只说皇后喜欢,养在皇后名下,封公主。

    可是小历是什么意思,夏紫薇对她好,是她在外面受了十几年苦的亲生女儿,皇家血脉不能流落在外面。

    “你是什么份,她是什么份在?你不是皇家亲生的,她是皇家亲生的,可你想想自己做了什么?祭天,雍和宫酬神,你问问京城里面的,谁不知道你收了一个义女,而那个义女在祭天的时候抛头露面在,百姓们不知道,宗室王爷会不知道?到真相大白的时候,乾清宫当着大臣的面儿审问,你可真的是好皇帝!知不知道这是丑事,是要藏着的!”胤禛举起手中的折子,觉得可惜又换了后的靠枕砸向小历。

    夏紫薇的话很动人,她也已经变成了一个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但是她做宫女也是不争的事实,若是将一个无功的宫女收做义女,那皇家还有什么颜面!

    皇家能养着她,给她一碗饱饭就已经很不错了,弘历的脑子是不是让打傻了?

    “皇阿玛,儿臣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是枉然的,因为错已经铸成,儿臣只想补救,算上上次微服出巡,紫薇救了儿臣两次。”小历护住头,小心翼翼地说道,因为她看到了,皇阿玛又拿靠枕了,该死,怎么忘记了,若不是自己当时执意留下墨宝,又怎么会引来刺客?但是,绝对不能退缩,一定要为紫薇争取名分!

    “于父女,儿臣应该补偿女儿,于恩人,儿臣应该报恩。还请皇阿玛成全。”小历说道。

    “你退下,朕要好好想想。”胤禛有气无力地说道。儿女都是债,都是上辈子的债,小历就是那个最大的债!

    作者有话要说:瑟瑟有一张乾隆十五年的地图(网上下的)各种yy,履亲王府,当时囚弘时的地方,离着城门真心进啊,也许咱们弘时宝宝真的就这么翘家了。

    想了想,瑟瑟还是决定圆了《怡殇》里面八八和八福晋的遗憾。配着《风居住的街道》读真的是太带感了/(ㄒoㄒ)/~~

    望天,果然,瑟瑟是后妈吗?瑟瑟是亲妈,是亲妈皇太后,其实瑟瑟的文案中还真的有个八八的,嘿嘿~~~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