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断发太后

    乾隆二十五年,宗室里出了一件了不得的事,贵妃钮祜禄氏被皇帝发现天生有失心疯,皇帝震怒,钮祜禄一族欺君罔上。皇太后自认难辞其咎,下懿旨自废徽号,往五台山为大清祈福。

    官方的旨意便是这样的,这也是最让皇室满意的一个答案。

    但是事实是,当晚,钮祜禄氏剪了自己的头发,若不是桂嬷嬷发现得早,也许大清就要诞生第一位尼姑皇太后。

    桂嬷嬷自是跟着钮祜禄氏同去五台山的,这辈子她们的归宿也便是五台山了,而钮祜禄氏自那晚之后便不住地念叨“断了好,断了也好。一了百了。”

    是的,不管她是皇帝的生母还是其他,一切都断了,胤禛也没有苛待钮祜禄氏,一应随侍以及用度依然是最好的。而随钮祜禄氏去五台山的也有胤禛的人。

    至于恭贵妃,进了景仁宫后每便是不住地喊叫,幸而与她做邻居的只有一个延禧宫,而她的故事还没有完。但这就是后话了。

    这场闹剧中,最惨的便是小历,上被人扎了上千针,不管是躺着还是卧着都说不出地痛苦,但是这都不是罪痛苦的,在这个时候,只有夏紫薇陪着她。

    胤禛是绝对不会看她的,如今的小历每要抹药,所以上只是简单地盖着一层薄被,莫说是胤禛,就是曾经的兄弟们,也绝对不可能来看她。

    至于舒欣与景娴,胤禛只是说小历与紫薇投缘,两人要一起学习宫规。

    一切都很好,只是没有人想过小历的感受。

    她知道了那个害她的恭贵妃已经遭到了惩罚,可是她的皇额娘却去了五台山,最让她伤心地是,当钮祜禄氏已经知道了现在的皇帝是胤禛的时候,却没有问过她,真正的乾隆皇帝,新觉罗弘历去了哪里。

    一句都没有。

    小历躺在夏紫薇的上,上空地,只在口与大腿间盖了一层夹被,如墨一般的秀发任意散落在上。精致的小脸上满是绝望的神。若是不知的人看到,定是以为这又是一位被贼子占了子的可怜人。

    “小历格格,该擦药了。”正想着,就听明月在一旁说道。

    小历没有说话,依旧躺着,但她只恨不得自己晕过去,发烧也好,晕倒也罢,她不想面对如今的局面。

    眼角止不住地流下眼泪,但是她不想去擦,哭吧,哭出来也好,最好是哭死,也许下辈子会有疼她的阿玛与额娘。

    可是,为什么会心里舍不得呢?

    “小历格格,事都已经过去了,奴婢已经准备好了水,咱们先擦擦子,然后奴婢给您擦药。”明月说道。

    小历看着帐子顶,明月叹了一口气,然后转给开始拧手巾。

    已经五天了,从最初的高烧说胡话,到如今像个活死人一般地任人摆布,小历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但只有夏紫薇与明月才能碰她,只要换成其他人,迎来的便是凄惨地哭喊。

    明月细心地给小历擦着上的每一寸肌肤,边擦边安慰道。

    “格格,奴婢先给您涂前面的药,过一阵子,等前面的药都干了,奴婢再给您涂后背的。好吗?”明月说道。

    这是夏紫薇给她下的一个命令,让小历说话,其实这也是她给自己下的一个命令,好的一个女孩子,受了这么大的屈辱,如今可不能就让她一辈子都这样了。

    “啊~”许是明月的手重了些,小历终于发出了这五天来的第一声。

    “格格,可是奴婢的手重了?那奴婢再轻一些,您要是觉着不舒坦就跟奴婢说好吗?”明月听到了小历的声音,忙说道。

    但是小历又闭上了嘴巴,不管明月再说什么,就算是上疼得要命,也咬紧了嘴巴不肯出声。

    明月叹了一口气,待帮小历涂好了药之后便端着水出去了。

    自从小历出事之后,夏紫薇就没有好好地休息过,起先是帮着疗伤,然后小历高烧又跟着忙前忙后,外面的宫女太监烧水的烧水,准备药的准备药,至于为小历涂药,便是夏紫薇与明月的活儿。

    明月出来的时候,夏紫薇刚刚睡醒,这还是在大家的劝说下她才去睡的。

    只是如今被小历占着,夏紫薇只能在外间的榻上睡觉。

    “格格,您怎么醒了?是不是奴婢扰着您了?”明月将盆放到旁边,对夏紫薇说道。

    “没有,心里有事儿,怎么都睡不实。小历格格怎么样了?”夏紫薇说道。

    “还是那个样子,对了,刚刚奴婢给小历格格擦药的时候,格格出了声,只是奴婢再说什么,她又不出声了。”明月说道。

    “没事儿的,这不是已经很好了吗?这说明她的嗓子没有问题,只是现在不想说话,你让人给我打盆水进来,我梳洗一下去看她,你已经很累了,快去歇着吧。”夏紫薇说道。

    “格格,奴婢不困。”明月说道。

    “还说不困,瞧瞧眼睛底下都黑了,赶紧去歇着,如今只有咱们两个能去给小历擦药,可千万不能倒了。”夏紫薇说道。

    “是,奴婢知道了,奴婢这就去让彩霞伺候您梳洗,小厨房做了些吃的,一会儿奴婢让人拿一些进来吧。”明月说道。

    “拿些软和容易消化的进来。别的她吃不下我也不想吃。”夏紫薇说道。

    “是,奴婢知道了。”明月说道。

    夏紫薇进内室的时候,小历还是保持着刚刚的动作与表,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帐顶,若不是前还有起伏,就说她是一个死人也是有人信的。

    “今天好些了吗?刚刚明月说你觉着疼,出了声音。”夏紫薇给小历拉了拉夹被,又轻轻地摸了摸她的额头。

    “渴了吗?要不要喝些水?”夏紫薇说道。

    小历微微地长了长嘴,但是却依旧没有出声。

    夏紫薇起给小历倒了一碗水,然后用调羹慢慢睇喂着,最后又用帕子帮她擦了擦嘴。

    “能出声音,也可以咽水,起也没有问题,可是你为什么就不想说话呢?”夏紫薇替小历理了理头发说道。

    “啊,呜呜……啊”这时候小历突然坐起了,然后蜷缩到了一起,眼中满是惊恐,泪水也涌出了眼眶。夏紫薇回,正好看到彩霞端着吃的进来。

    “不是不让你们进来吗,怎么都忘了?快出去!”夏紫薇这次是真的生气了,本来好好地,她正想着跟小历说说话,谁知道彩霞又来了这么一下子。

    “奴婢该死,奴婢这就出去。”彩霞说道,她也不是有意的,明月出去之后就晕倒了,难道说把饭食放到门口让格格去端吗?更重要的是,高公公在外面呢,她本以为小历格格已经好了,谁知道还是这样!

    “赶紧出去,以后都放到门口,说一声或者敲一下门就是了。”夏紫薇说道。

    “是,奴婢知道了,奴婢这就下去。”彩霞说着便出去了。

    高公公那里还是她自己去说吧。

    彩霞原本以为只是高无庸奉旨来看看,谁知道一出去就见皇帝与几位老王爷站在外面,刚想说些什么,却被一个眼神止住了。

    胤禛与老数字们本来只是路过,刚刚也只是想着让高无庸进来问问,但是听小历的哭喊,几个人不顾份冲进了院子里面。已经有人跟胤禛说了小历如今的况。

    “小历,没事儿了,她已经出去了,没事儿了,来,赶紧过来,你饿了吧,咱们一起用膳吧,你想吃什么?”夏紫薇轻声说道。

    小历依旧缩在墙角,下已经有些微微地光乍泄。

    “听话,赶紧过来,这样上会疼的,赶紧快过来躺下。乖。”夏紫薇边说边往小历边爬。

    小历没有再反抗,只是任由夏紫薇拥着她。

    夏紫薇又从旁边拉来一条夹被给小历盖上,光着子,她看着都难受,只是像小历这样的针伤,还真的得慢慢地调养。不然就会像她一样,只要是天气不好,子就不舒坦。

    是的,夏紫薇早就因为当初的针刑落下的病根,但是当时看着众人这么关心她,她便决定忍下了,这么长时间以来,她从来没有怨过别人,等学了宫规之后,更是知道了自己当初错得多么厉害。

    不过现在都过去了,还想这些做什么呢?如今,她不也很好吗?

    努力压住心中的不快,夏紫薇端起粥碗,轻轻吹了吹。

    “来,趁喝了吧。”

    小历看了看夏紫薇,眼角滚出了泪滴。

    从来,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地观察过自己这个遗失在外十八年的女儿。小历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十八年前,大明湖畔。

    就是眼前这张脸,但是那个女子叫夏雨荷。

    不用任何信物,紫薇和她的母亲长得一模一样,可是自己却被一个京腔京调的小燕子给骗了,想想当初皇后提出的质疑,自己怎么就这么傻。

    心中想着,小历觉得上冷得紧,所以便想着把被子往上拉一下。

    “怎么了?冷吗?”夏紫薇说道。

    小历点了点头。

    “不可以,你上的伤还没有好,每天都要擦药,听话,这是一辈子的事儿。这伤口必须得养着,得让它自己慢慢好起来。如今是夏天,总归还是好过些的。”夏紫薇说道。

    “嗯。”这时小历发出了一个单音。

    “你想说什么?”夏紫薇放下了手中的调羹对小历说道。

    可是谁知道小历又把头扭过去了。

    “算了,你若是不想说就不说了,放心,这里没有人会伤害你的。只是皇上说,如今四公主与愉亲王家的和硕格格要大婚了,没有时间照顾你,再加上我有经验。等你子好了,就能离开这里了。”夏紫薇颇有些黯然地说道。

    小历回过头,看着夏紫薇,嘴巴长了长,但是却不知道说什么。

    “小历,大家都是很担心你的,只是皇后娘娘大病初愈,舒禄穆福晋还要照顾你的弟弟妹妹,咱们做儿女的,最重要的就是不能让爹娘心,知道吗?”夏紫薇说道。

    “我……”这句话算是触动了小历的玻璃心,自己一直都是一个不省心的孩子吧,因为自己的任,所以皇阿玛和皇额娘才会活过来,是被自己气活的吧。

    “不说了,咱们赶紧吃饭。吃饱了饭才能把子养好了。”夏紫薇说道,这句话,还是小燕子告诉她的,可是进了皇宫这个大染缸,所有的人都变了。

    作者有话要说:小历,你怎么这么像失足少女啊哈哈哈,越写越像啊哈哈哈

    小历,哈哈哈

    ps:还是存稿箱,希望存稿箱里面永远都有存稿啊。瑟瑟曾经听过一个传奇的人物,存半本才发,大家看到半截的时候他也许已经去写下一本了,偶像啊!膜拜啊!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