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紫薇救“父”

    子就这么一天天地过着,小历的子在胤禛的调养下算是好了许多,只是不管怎么说,子也不如当初那么强壮了,虽然当年最喜欢的便是这种弱不风的美人,但是放在自己上,小历真的很不喜欢。

    这一,小历围着福海转悠着,因着将自己与大额娘说的话告诉了皇阿玛,小历这几轻松了许多,算是一种奖励吧。

    重新看福海小历才发现,原来自己曾经错过了许多好景致,就像现在,原本只想着冬冰嬉的福海,倒看出了几分西湖的感觉。

    “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小历说道。

    “好,格格真的是好才华。”正说着,就听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男声。小历回头一看,原来是福家的大儿子福尔康。

    这是他认定的“文武双全”这是他想指给小燕子的福尔康,可是为什么她现在确是越看越不顺眼。

    “你是谁?”小历怒目道。虽说这里是园子,但已经属于后宫的范围,没有传召,福尔康这个外男怎么能进来?

    “在下是福尔康,我的阿玛是大学士。”福尔康拱了拱手,此时他的眼中心中已经全都被小历占据了,眼中是她的眼,她的眉,她的一颦一笑,她的怒目而视,耳边是她那软糯的声音,就算是生气也透着一股子撒,紫薇与晴儿都是少有的才女,但是与眼前的这个女子比起来,却是都差了这么一点儿,这个姑娘,倒更像是皇家的公主,气度不凡。

    “管你是什么人?这里不能有外男进入的你可知道!”小历也是花中老手出,福尔康如今的眼神她是要多熟悉有多熟悉,只恨刚刚她为了躲清静明面上的丫鬟和暗处的守卫都赶走了,现在只是一个小姑娘,就算是出了拳估计也会被人顺势拉到怀里。

    “我是晴格格的额驸,这里自然是可以进来的。”福尔康说道。坤宁宫的闯过的人怎么会守规矩的觉悟?

    “既是额驸,就更应知道守礼了。告辞!”小历不想再多说一句话,她只恨自己瞎了眼,以前怎么会觉得这种人是文武双全?像他的儿子一般(其实小历,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福家老大还真的和你很像)

    “姑娘!在下可否知道姑娘芳名?”福尔康见小历要走,忙上前拉住。

    “你放手!”小历这才发现福尔康的胆子大的很,心说要是条件够的话是不是就要将人掳走了!?

    “姑娘,在下是一片好意,要送你回去的!”福尔康说道。

    “真是笑话,哪位格格边不是配着人的?还劳动未来的额驸爷送?”这时候一个女声想起,语气似嘲讽似不甘,隐隐地还夹杂着一丝愤恨。

    小历与福尔康一起回头,只见一个穿着天青色旗袍梳着小两把头的女子由宫女扶着从树后面走出来。

    “紫薇!”福尔康将小历的手放开,呆呆地喊道。

    来人正是夏紫薇,如今夏紫薇虽没有名分,但因着胤禛与舒欣对她都是养着的态度,子也不算难过,这些子,紫薇从漱芳斋学宫规抄佛经到圆明园,凭着天资倒真的学到了不少东西,再加上经的事儿多了,气质与当初大大不同了,若说以前是一朵弱不风的盆栽,那现在就是在风雨中淬炼过的霸王花。

    “福大爷请自重,这里是后宫范畴,还请福大爷速速离开。”明月上前说道。

    “明月。”夏紫薇皱着眉头收到。

    “格格。”明月回说道。

    “宫里面可没有什么福大爷福二爷,你可是看错了?这里只有额驸爷,你平白地加那些有的没的,岂不是辱没了额驸爷的名声?哦,不对,应该是未来的额驸爷,毕竟,得等晴格格出嫁,您才能称得上是额驸爷。”夏紫薇说道。

    “紫薇,你在怪我,你还在怪我是吗?我是尔康啊。你说过的‘山无陵,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还有我们的幽幽谷,难道你都忘记了吗?”福尔康那样子,就像是被人剜了心一般。

    “那不是书中的句子吗?未来的额驸爷是从哪里看到的,这话若是说也得是对晴格格说的。”夏紫薇眼中没有半丝波动,只是越过福尔康,走到小历边。

    “妹妹可是让我好找,刚刚还说要跟你说一下花样子呢,你便就这么跑了!”夏紫薇亲切地拉住小历,就像是亲姐妹一般,亲切地对小历说道。

    “我……”

    “姐姐知道你心里有事儿,只是边一个人都不跟着,这可怎么使得,遇到不长眼的冲撞了可就不好了,咱们这便回去吧。”说罢夏紫薇便拉着小历的手在福海边上走着。

    “紫薇,砰!”福尔康话还没有说完,只觉得子一轻,再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到了水里。

    “哟,未来额驸这是了不成,只是这里可不是洗澡的地方,小杜子,赶紧把人拉上来。”夏紫薇说着再也不管福尔康,只拉着已经惊呆的小历沿着福海继续走,只是现在离着福海远了许多。

    小历可不是傻子,要是刚刚没有看错,福尔康是想追上来,会掉到福海里面,完全是因为紫薇直接回用手猛推了一下……

    这还是那个温柔胆小的紫薇吗?小历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儿乱。

    “这里安全了,记住,以后遇到那位额驸一定要躲得远远地,他是晴格格的额驸,不是咱们能惹得起的。”两人走到桥边,夏紫薇帮小历抻了抻衣服,然后温柔地说道。

    “你……”小历有点儿闹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你不用管我是谁,我让明月送你回你住的地方,千万不要乱跑了。”夏紫薇知道小历的份,皇上留在宫中陪皇后娘娘的,今也不是为了救她,更多是因为看到小历就像是看到了曾经傻傻的自己,被福尔康的花言巧语哄骗,弄得现在份尴尬。做好事,知道是积德了,因果循环,善恶有报。

    “我边有人的,你不用送我,我认识路,自己回去就好了,你叫紫薇是不?谢谢你。”小历说着便跑一般地离开了,倒是难为她还穿着花盆底,只是头上的簪子掉下来都不知道。

    “诶!小历格格,小历格格。格格,这是?”明月说着之间紫薇俯捡起发簪。

    “从小历格格头上掉下来的。”

    “这像是皇后娘娘当初戴的,坏了这个格格要是丢了御赐之物可就遭了。奴婢去追一下吧。”明月仔细端详了半天说道。

    “算了,我去吧,左右她也跑不远,你去看看小杜子有没有把人拉上来,等拉上来你们两个在这儿等着我就是了。”夏紫薇说道。

    “是,奴婢这就去帮小杜子。”明月说道。

    夏紫薇顺着刚刚小历跑的地方疾步走着,不住地四处望,只是奇怪了,走了四五百米也没有见着人影。

    “怎么会没有了,穿着花盆底也能跑这么远!”夏紫薇自言自语道,但看手中的发簪还是决定帮人帮到底,赶紧把人找到才是正理。

    就在这时,就听不远的地方有脚步声,但听得是太监的声音,紫薇想到自己的份,还是决定先躲到假山后面。

    “赶紧把人送过去,还真是细皮嫩的,果然像齐嬷嬷说的那样,小狐狸精模样。”一个小太监说道。

    “还有心思说话呢,不想要命了!赶紧干活!交上去咱们就有银子了。”另一个小太监说道。

    两个扛着一个米色的布口袋往林子里面走着。

    因着地势有些偏,若不仔细去找还真的看不到这是一条路。也不会有人发现林子里面还有人。

    夏紫薇看着两人肩上的布口袋,又听两人说话,心说难道园子里面出了贼人不成?可是这光天化也不是运东西的时候啊。

    想了半天没有想明白,夏紫薇决定还是先不想了,左右这也不是她该心的事,她还是先将这发簪还给小历格格吧。

    可是就像是小历格格与她捉迷藏一样,一个地方,夏紫薇前前后后走了三遍,人却是怎么也找不到了。

    夏紫薇走了半天,眼瞅着都能看到湖心岛了,但就是不见小历的踪影。

    “格格,格格。”这时候明月与小杜子喊道。

    “你们两个怎么来了,我不是说了要你们在桥边等着吗?”夏紫薇说道。

    “奴婢与小杜子等了一个时辰了,见格格没有回来,便寻着过来了。格格,时候不早了。”明月说道。

    紫薇抬起头看了看头,这才发现太阳已经西斜,天边已经隐隐有了晚霞。

    明月看了看紫薇手中紧攥着的发簪,知道那个格格还是没有寻着,便说道

    “许是被宫人发现回去了,格格。咱们也回去吧。”

    “可是这发簪寻不着,肯定也会着急的。你也说了,这是皇后娘娘赐下的,要是小历格格回去的时候皇后娘娘发现了,给了她排头吃可就不好了。”夏紫薇看了看四周继续说道。

    明月与小杜子互相看了看,虽然格格坚强了许多,但是心却是和以前一样的善良。

    “格格,要不咱们去九州青晏看看吧,小历格格也许已经回去了呢?”小杜子说道。

    “那里哪是我能去的地方,皇上理万机,若是惊了驾就不好了。”夏紫薇苦笑一声道,她如今可是还不如当初的小燕子呢,不过这就是皇家的规矩啊,既然进来了,就要守着。

    “再找找吧。”

    三个人说罢便继续绕圈子。

    “咦,怎么到了这里?”小杜子说道。

    夏紫薇一抬头才发现,原来自己又走到了小树林旁边,这里本就是有路的,可是小杜子怎么语气这么奇怪?

    “小杜子,你认识这里?”夏紫薇说道。

    “格格,听师傅说这是雍正爷在位的时候修的路,路那边是个小房子。小历格格会不会迷路走到那里呢?”小杜子说道。

    紫薇突然想起那两个太监扛着的大包,再想想小历的量,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

    “你们在这儿守着,我进去看看。”夏紫薇鬼使神差地说了这么一句。

    “格格。使不得,这越往里面走光越弱,这就要黑天了。许是奴才想错了,咱们回去吧。”小杜子说道,他没有说的是,那里是用来处罚宫人的。小历格格不可能去那里。

    “不行,我必须去看看。”夏紫薇说道。不知道是一回事儿,既然知道了便是另外一回事了。说着紫薇将发簪插到头上,又从彩霞的头上寻了两个发簪戴上,一会儿若是有了危险,这就是保命的。

    两人见拗不过,便想着跟着夏紫薇一起进去,但夏紫薇想着一会儿也许会有危险,便命令两个人守在这里。

    明月与小杜子见夏紫薇已经决定,知道自己再说什么都没用了。只是叮嘱夏紫薇觉得不对劲儿便退出来。

    夏紫薇一人在小路上走着,因为担心脚下发出声音她便把花盆底脱下来拿在手中,头上的林子越来越密了,她默默地数着步子,时不时地在不起眼的地方做了记号。

    就像是一个心思慎密的捕快,夏紫薇都觉得自己胆大的可以,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曾经只知道谈,弱不风的夏紫薇便已近死了。

    不,其实一直以来自己都是坚强的吧,还带着倔强,若不是有这份倔强,当初就去舅公舅婆家生活,而不是卖了房子带着金锁走到京城,也不会在福家福晋说了那番伤人话的时候留书躲进山林中,还有当初只去坤宁宫,皇上微服私访的时候去挡刀……

    是啊,这些都闯过来了,还怕什么?

    这时候,夏紫薇听到有叫骂声,隐隐约约还有痛苦的呻/吟声,再往前走,就见一乘软轿停在外面,夏紫薇见屋子周围没有人,便悄悄地走到窗户下面。

    “恭贵妃,你就不怕遭到报应!”

    “报应!本宫就是你的报应,你这个狐媚子,还真的以为太后看重你就有好子过了,/人就是/人,本宫这就划了你的脸,看你还怎么拿这张脸去勾人!”

    “你!你放肆!”

    “放肆,这话也是你能说的?齐嬷嬷,再赏她几针!让她长长记!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啊~~~救命啊,救我!”

    若是别人也许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夏紫薇是太知道了,她似乎已经看到,小历被两个强壮的嬷嬷摁在地上,旁边的托盘上全是针,一想到这里,她觉得自己的上有些疼了。

    不行,得马上救人!

    夏紫薇想着,忙慢慢地往房子外面走,等离着轿子远了,再也不管什么礼仪,快步往外面跑去。

    不好了,得赶紧去告诉皇上,晚了就来不及了,她能撑下来,可是小历格格不一定了,想着小历格格比她还矮还瘦的子,若是晚了一步,人也许就没有了。

    “格格出来了格格出来了。”小杜子见夏紫薇出来,忙迎上去,谁知道夏紫薇却对他视而不见,只是说道

    “赶紧,赶紧去九州青晏。”

    ……

    九州青晏里,胤禛正与老数字们开会继续讨论国家大事,夏紫薇来的时候,高无庸正在外面守着。

    “哪里来的疯子,赶紧叉出去!”一路跑过来,夏紫薇早已没有形象可言,她只想赶紧见到皇帝

    “高公公,奴婢要见皇上,奴婢有重要的事要禀报!”夏紫薇说道。

    “什么事儿能有国家大事重要!赶紧回去!这不是漱芳斋的小杜子吗?怎么到这儿来了,这是紫薇格格?”高无庸这才发现眼前的是夏紫薇。

    “高公公,小历格格,小历格格有危险,快让我去见皇上!皇上,皇上救命啊!”夏紫薇说道。

    “外面是什么声音!”裪起皱着眉头说道,还有人敢在九州青晏撒野?真是不要命了!

    “皇上,救命,皇上救命啊!”夏紫薇大喊道。

    作者有话要说:许诺的双更,迟到的双更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