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思索索

    胤禛说罢便在离着舒欣不远的地方坐下,开始批阅奏折。

    。如果累了就先歇着吧。。胤禛翻开折子。边看边说道。

    。哦。。舒欣回道

    可是屋里平白无故地进来一个人。她哪儿睡得着。而且今天已经睡得够多了,其实她更想问问这个。四爷。。现在的年号是什么。而她康复以后该做什么。

    既然不是康熙爷。那太后自然也变了。是不是每天都要去给太后请安。还有后宫嫔妃要怎么相处。现在她什么都不知道。

    可是看着批阅奏折的胤禛。舒欣决定暂时闭上嘴巴,因为她不能打扰。四爷。处理国家大事。

    不过。他真的很认真

    舒欣目不转睛地看着胤禛。

    都说认真的男人最迷人,胤禛也是如此。案子上放着来自全国的奏折。有的是溜须拍马的请安折子。有的是上奏某个地方又受了灾。还有的报上来的是某地出了什么事儿之类的。总是就是大事小事全都堆在那里。而胤禛恰恰又是一个不把所有事做完就不罢休的人。所以每次批阅奏折便是认真至深夜。

    舒欣就这样看着胤禛或皱眉或展颜。胤禛的眼睛不住地盯着奏折。手中的朱砂笔也没有放下过。而舒欣就这样目不转睛地看着胤禛。

    这么多的折子。要批到什么时候啊……舒欣想道。

    。……。舒欣张张嘴。可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心中一直有个声音在说。这些事儿与你无关。这个男人只是一个陌生人。他说让你歇着你歇着就是了。自有人去照顾她的。

    可是脑子里面却有另外一个声音在说。他很累。需要帮助。需要照顾。去照顾他。去帮助他。

    两边的声音越吵越乱。舒欣只觉得脑子都要炸开了。她想闭上眼睛睡觉。可是这个男人要是爬上怎么办。她觉得自己真的是进退两难了。

    纠结了一个时辰。舒欣实在是受不了了。所以……

    。四……四爷。舒欣小声喊道。

    。嗯。。胤禛抬起头。

    。你……你能不能去……去书房批折子。祖宗家法说。后宫不得干政的。。舒欣很庆幸自己找到了这样一个完美的理由。

    。你睡不着。。胤禛放下手中的折子与朱砂笔。对舒欣说道。

    。……。舒欣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到底是怎么了。要不要宣太医。。胤禛耐心地问道。

    。四爷在这里批阅奏折。定是不能专心致志。倒不如去书房。那里清净。也能快点儿批阅完。明儿个您还要早朝呢。。舒欣说道。

    胤禛盯着舒欣看了很久。时间仿佛听到了这一刻。

    她在把自己往外面推。胤禛心中很不好受。他真的不放心舒欣。就算是有暗卫在九州青晏周围围着。他还是不放心。

    从来没有这么儿女长过。也许是因为失去过才知道珍惜。他只想好好地陪着她。哪怕是不参与她的生活。就这样看着。看着她用膳。看着她笑。可是现在……

    罢了。她想不起事。也是正常的。

    。爷知道了。让容嬷嬷她们陪着你吧。累了就早点儿睡。。胤禛想帮着舒欣理一下鬓角。谁知道舒欣躲了过去。胤禛空悬着手在半空。好不尴尬。

    。四爷也早点儿休息。。舒欣说道。她还没有出阁。不能让别的男人碰。

    。爷知道了。早点儿睡吧。。胤禛收回了手。对舒欣笑了笑。

    。嗯。舒欣说着便用薄被把自己裹好。然后亲手放下了帐子。

    胤禛看着明黄色的帐子。这个帐子就像一道屏障。隔开了他与舒欣。也隔开了他们的心。

    。高无庸。胤禛冲外面喊道。

    。奴才在。主子爷有什么吩咐。。高无庸说道。

    。让人把折子搬到书房去。让容嬷嬷和乌兰进来伺候。。胤禛又看了看帐子。然后说道。

    。奴才这就去办。。高无庸说道。

    舒欣听着外面的脚步声远了。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帐子打开。暗自舒了一口气。

    真的好险。还好现在生病。不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忙了半天。舒欣也觉得口渴了。见屋中无人便自己下倒了杯水。

    。娘娘您怎么下了。着凉了可怎么好。。水还没送到嘴里。就听乌兰说道。

    。我渴了。我很好。。舒欣无辜地说道。她已经好了很多了。今天晚上的晚膳都是她自己吃的呢。

    而且她真的没有病。虽说手脚还有些软。但是走路还是不成问题的。

    。娘娘。咱们先回上。。容嬷嬷说道。

    。先让我把水喝了好不。。舒欣觉得嗓子都冒烟儿了。到嘴边的水还是让人给拿走了。

    。娘娘等等。老奴给您端来。。容嬷嬷说道。

    。刚刚你们让我喝了不就得了。白白费了这个功夫。嬷嬷。我真的好了。。舒欣说道。

    。娘娘说好了可不成。这个咱们得听太医的。娘娘也正好趁这个时候好好养养子。一切都有老奴在呢。。容嬷嬷把舒欣扶到上。然后又给她搭上薄被。

    。可是我真的没有事了。你看。手也能动。脚也能动。。舒欣说着还动了动手脚。

    。老奴知道了。娘娘好了。只是好归好。子还是要养养的。娘娘您是皇后。一国之母。统领后宫。每里虽不说是理万机。但也是有做不完的事。。

    。我知道。好吧我听你的。好好养着。。舒欣见拗不过容嬷嬷。便决定好好养着。心说想做事还有人拦着。

    。嬷嬷。乌兰。你们坐下。。舒欣喝完了水。然后倚靠在软枕上。那个人走了。她觉得松快了许多。

    。奴婢不敢。。两人忙行礼说道。

    。让你们坐下你们就坐下。陪我说会儿话。。舒欣拍了拍自己边的位子说道。

    。是。。容嬷嬷想了想。然后坐到了舒欣的边。而乌兰则坐在舒欣的脚边。两人都只是坐了半截。

    。容嬷嬷。你年纪大。肯定知道我的份。能告诉我一下吗。你们都说我是皇后。可是我真的不清楚。要是等病好了。走出去后被人说没规矩就不好了。我跟你们最熟。你们说说好吗。。舒欣说道。

    。奴婢不敢。容嬷嬷说道。她哪里敢说那些。再说了这些事儿实在是太惊悚了。她不敢说。怕吓着主子娘娘。

    。没事儿。你尽管说就是了。有什么不明白的。我会问你的。。舒欣说道。

    。那老奴就说说老奴知道的。。容嬷嬷叹了一口气说道。

    。好。你说吧。。舒欣找了一个比较舒服的位置。靠着回道。

    。老奴看着娘娘长大。是娘娘的娘。从还不会说话到由敬皇后抚养再到嫁给当今皇上。已经四十多年了。这么多年……。

    。嬷嬷。我的娘姓李。不是你。。舒欣说道。

    。是。您本就不是老奴看大的小主子。您是抚养了小主子的敬皇后。康熙爷的四阿哥。雍亲王。也就是雍正爷的嫡妻。孝敬宪皇后。。容嬷嬷说道。

    。孝敬。这是谥号。我已经死了。。舒欣说道。

    。没错。二十八年前。你就已经去世了。半年前。奴婢的小主子。也就是皇后娘娘病了。再醒过来就是您。您替小主子夺回了宫权……。容嬷嬷还没说完。就听舒欣说道

    。我已经死了。然后又活了。。舒欣越听越迷糊。

    。主子。您听听就好了。若是觉得费脑子咱们就不听。。乌兰在一旁不住地给容嬷嬷使眼色。心说这老嬷嬷是不是糊涂了。让你说。你挑点儿不重要的说就是了。非得说最要命的。这种事儿哪能现在说出来。再说就算是说也得是主子爷来说啊。皇后娘娘要是有事儿看你怎么办。

    。不。容嬷嬷。你说下去。我想知道。皇上是谁呢。。舒欣说道。心中并没有不能接受的感觉。反倒是觉得像是得到了帮助。心中熨帖得很。脑子里也觉得像是被打通了什么。虽然隐隐作痛。但是还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

    。皇上就是雍正爷。二十五年前去世了。如今是乾隆年间。是四阿哥做皇帝。年节前。雍正爷过来了。。容嬷嬷说道。

    。是康熙爷指婚的那个四阿哥。。舒欣问道。

    。是。容嬷嬷说道。

    。哦。难怪。。舒欣说道。难怪他对自己这么好。如果自己是她的皇后。他是皇帝。那他们早就是夫妻了。可是为什么就是记不清呢。

    舒欣揉了揉额角。脑子里乱乱地。像是一团没有头儿的乱麻。等着她去理清。

    。乌兰。你知道什么吗。。舒欣对乌兰说道。

    。奴婢刚刚进宫就被分到了坤宁宫。得了娘娘青眼才近前伺候的。。乌兰说道。

    。哦。也是。你这么年轻。。舒欣说着又揉了揉额头。

    。娘娘。是不是觉得不舒服。要不要传太医。。两人见舒欣脸色不对忙问道。

    。没事儿。可能是听你们说这些。我脑子里面想得多了。有些头疼。。舒欣说道。

    。那奴婢这就去找太医。。乌兰说着便想起

    。乌兰你回来。我没事儿。听容嬷嬷说这些。对我很有帮助。我应该谢谢你们。其实我也该知道。这不是我指婚前在家里。也不是有人刻意安排的。今儿个你们不在的时候。我照了镜子。我知道这不是我的脸。。舒欣摸着脸说道。

    当时真的把她吓着了。虽然这张脸很漂亮。但却不是她的。还有这手。虽然保养得很好。但却不是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儿有的。若不是一直以来受到的教育。当时她就崩溃了。

    到现在舒欣还记得自己当初是什么样的心。不断地摸着脸。捏来捏去。可是屋子里面是很好的水银镜。照人特别清楚。她根本就不会认错。镜中的人就是自己。

    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可是为什么就是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当时舒欣不断地敲打自己的头。她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想破了头也只记得自己刚刚接到指婚的旨意。然后后面。便是一些模糊的影响。有大红色。有明黄色。只是一想头就会很疼。

    。娘娘。您……都知道了。。大家都以为舒欣现在还不能下。毕竟前面吐血差点儿要了她的命。所以便没有去收拾屋中的物品。就连胤禛也没有想起这茬事儿。

    可是事实上。舒欣醒了以后只是觉得手脚没有力气。但慢慢走还是能做到的。

    。我都知道了。已经没事儿了。。舒欣说道。

    。其实在我醒过来以后。脑子里总是有一些景象。但是就是很模糊。一想就头疼。但就是这样你们才更应该告诉我。这里是哪里。我是谁。我现在知道了。脑子舒服多了。你们是我最信任的人。以后有什么事一定要多提点我。。舒欣抓着两个人的手说道。

    。这是奴婢们的本分。。两人起行礼道。

    。乌兰。明儿个替我寻一些宫规过来。我要熟悉一下。再说一遍我没事儿。拿到宫规后我会注意自个儿的子的。只是既然现在是皇后。那就应该学着做一个皇后不是。。舒欣见乌兰要出口反驳。忙补充了一句。

    。是。奴婢知道了。只这事儿必须得报给皇上知道。。乌兰说道。主子爷已经说了。皇后娘娘若是需要什么东西。见什么人都要报到他那里。若是皇后问起就说是他说的。

    。你尽管去说就是了。。舒欣说道。

    。是。奴婢知道了。娘娘。时候不早了。您还是早些安置吧。。容嬷嬷说道。

    。好。。舒欣说道。

    两人伺候舒欣换了一睡衣。又帮她顺了头发。待舒欣躺好才起离开。

    。嬷嬷。舒欣躺在上。看着容嬷嬷说道。

    。娘娘还有什么吩咐。。

    。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舒欣问道。刚刚她只说自己的小主子。并没有提起他。

    。我说的是孝敬宪皇后。舒欣补充道。

    。您是一个好人。是一个好皇后。。容嬷嬷说道。

    。好人。。舒欣想了想容嬷嬷最后说的话。真的吗。

    自己真的是一个好人。是一个好皇后。

    以舒欣现在的脑容量。只能慢慢来。而且她也觉得自己今天太放肆了。有的地方做得不是很稳重。

    比如早晨起来大喊大叫。还有刚才对不认识的人这么信任。

    可是这里就只有这几个认识的人。他说要自己相信他。真的可以吗。他真的是一个能相信的人吗。

    这张脸的确不是自己的脸。但就像容嬷嬷说的那番话。她已经死了。如今时间已经过了二十几年。他们都是还魂的人。

    。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舒欣捶着脑袋小声说道。偷眼看了看外面。宫灯还亮着。外面因为她喜清净根本就没有人守着。

    舒欣蹑手蹑脚地下了。在屋内慢慢睇走动着。

    这里叫九州青晏。这个园子叫圆明园。

    。圆明园……好像…好像在哪里听到过。九州青晏。九州青晏…。舒欣默念着这几个字。然后走到了窗边。如今窗户上依着养心的样子镶了两块玻璃。透过窗子。可以看到九州青晏的书房。

    书房里。宫灯在亮着。舒欣转看了看桌子上的自鸣钟。已经快到子时了呢。

    。他还没有睡吗。他的屋子里面冰盆子多吗。。舒欣自言自语道。

    心中突然想去那里看看。想去问问他累吗。是不是饿了。想不想吃些东西。或者肩膀酸不酸。要不要帮他捏捏。

    。想什么呢。和他又不是很熟。。舒欣拍了拍头。然后爬到了上。

    胤禛的确是没有睡。不过折子已经批完。如今正把雍卫敬卫召集到一起开会呢。

    具体议程便是在最短的时间找出皇后为什么会中了。睡莲。。这个幕后黑手又是谁。

    只有十天的时间。谁做的。什么意图。用的什么手法。十天后。胤禛要在书房听到事的整个发生过程描述。

    也许真的是心灵感应。当舒欣偷眼看书房的时候。胤禛也顺着书房的窗户观察舒欣这边的况。只不过一个是贴在窗户前。一个远远地望着。

    ……

    。请四阿哥挑起喜帕。从此称心如意。

    。额娘。额娘……。

    这是哪里。谁在喊我。不。是谁在喊额娘。到底是怎么回事。

    舒欣觉得脑子就想要炸开一般。早先脑子里面模糊的大红色背景清晰了许多。依稀可见的是一对龙凤喜烛。还有一群穿得十分喜庆的女眷。手里端着秤杆。还有很多干果。到底是谁。

    还有小孩子笑的声音。是五格吗。

    不是。他在喊额娘。

    孩子。你在喊谁。谁是你的额娘。

    。孩子。孩子。。正想过去问问。舒欣只觉得脚下一空。惊醒过来。

    原来是个梦。可是为什么会觉得心很疼。再摸脸上。竟然湿湿地。

    。我哭了。。舒欣自言自语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舒欣下看了看外面的天。发现天已经亮了。下意识地走到边往书房的方向看了看。这时胤禛已经穿上了龙袍。正在往这边走。

    。不好。。

    舒欣见罢忙跑到上。不能让他看到自己醒了。赶紧继续睡。

    慌忙跑到上。然后将薄被草草地盖到上。眼睛闭上但是心却是扑通扑通像是要跳出嘴巴似的。

    。昨天皇后什么时候睡的。。胤禛想撩开帐子看看。但是却没有这个勇气。

    她的样子像是很怕自己。若是这样。她生气了怎么办。

    此时的胤禛已经完全不是一个帝王的思考模式了。就像一个初恋的大男孩一样。瞻前顾后。

    。皇后娘娘昨申时歇下的。在这儿之前和老奴说了会子话。问了很多。。容嬷嬷说道。

    。她问了什么。。胤禛问道。

    。皇后娘娘问了自己是谁。。

    。你说了。。胤禛说道

    。是。皇后娘娘已经照了镜子。知道那个不是自己的样子。。容嬷嬷说道。昨天她也考虑了一晚上。这件事是她思虑不周。若是皇上惩罚便惩罚吧。谁让她做错了。

    。去做你的事吧。好好伺候皇后。。胤禛的话倒是让容嬷嬷惊讶了。这真的是那个执法分明的雍正爷。

    。乌兰。你有什么要说的。。胤禛问道。

    。昨儿个主子娘娘跟奴婢要宫规。主子爷。乌兰说道。

    。回头朕会让高无庸送来的。你们两个好好伺候着。。胤禛说道。

    舒欣是什么子胤禛太明白了。虽然话少。现在还添了小孩子心。但是脑子却是聪明得很。就算是容嬷嬷不说。她也会想办法说的。而且这种事儿。早说晚说都是说。倒不如现在说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怎么越写越觉得渗得慌。

    码完了。榜单完成了。瑟瑟要去睡觉。困啊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