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失忆!

    舒欣失忆了,准确的说是失去了大婚后的记忆,如今的她只记得自己是乌喇那拉家已经指婚给康熙爷皇四子的待嫁的格格,至于其他的一概不知。

    胤禛先是心凉,然后便捂住了她的嘴巴,他可不想让所有人知道他们的况,二十几年前就已经死了的人如今还魂了。

    胤禛对舒欣说他是皇帝,而舒欣是皇后,让她以大局为重。

    舒欣见自己上的明黄色的衣服,再看周围的布置,虽说脑子还迷迷糊糊地,但却也是镇定下来,冲胤禛点了点头。

    胤禛见天已经大亮,再想今还要上朝便嘱咐赶进来的容嬷嬷,让她照顾好舒欣,令外下了旨意,不管是谁只要想来见舒欣必须经过他本人的同意。

    容嬷嬷听说皇后失忆了,先是惊讶然后便去伺候舒欣。

    胤禛的脑子乱糟糟地,就想他如今的发型一样,高无庸借着舒欣屋子里面的梳子给胤禛梳了头发,然后主仆二人像做贼似的走了。

    “嬷嬷……我真的是……皇后?”舒欣刚刚喊了两嗓子,现在只觉得子虚得很,容嬷嬷给舒欣拿来软枕让她靠着,然后从蕊初的手里接过刚刚炖好的参汤,对舒欣说道

    “娘娘,刚刚出去的那是皇上,具体老奴也说不清楚,只是您现在子还弱,咱们先把参汤喝了好吗?”容嬷嬷找到了当初哄小主子吃饭的记忆,心中也觉得酸酸地,一直以来她都是知道最多的,见敬皇后成了如今这样子,心中更是对幕后黑手恨之入骨。

    “哦,我自己来就好了。”舒欣说着便想去拿碗,但是手却一直都不听使唤。

    “娘娘,您如今子虚,还是让老奴来吧。”容嬷嬷说道。

    舒欣就着容嬷嬷的手喝了一小碗参汤,然后在她的伺候下擦了擦脸。

    “娘娘,一会儿太医会给您来诊脉。”容嬷嬷说着便想起,谁知道手被舒欣拉住了。

    “嬷嬷,不要走,我怕。”舒欣小声说道。

    “你跟我说说这里的事儿好吗,这儿是哪里,我去过乾清宫,这里不像。”舒欣说道。

    “娘娘,这里是九州青晏,是皇上与您的寝宫啊。”容嬷嬷说道。

    “九州青晏?名字倒是好听的,可是我没有听过啊。”舒欣皱着眉头说道。

    “娘娘,咱们不想了,等太医来了咱们喝了药就能想起来了。”容嬷嬷背过擦了擦泪,然后说道。

    “嬷嬷,你为什么要哭啊?”舒欣见容嬷嬷神色有异,问道。

    “老奴没事儿,本来好好地,怎么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娘娘,不要紧,会好起来的,咱们只要好好地养着肯定能好起来的!”容嬷嬷说道。

    “我没事儿的,你别哭了,要是让那个人看到了肯定会怪罪你的,快把眼泪擦干净吧。”舒欣说道。

    “是,老奴有罪。”容嬷嬷忙拿出帕子擦眼泪。

    “你怎么会有罪呢,你们说我什么都记不得了,可是还对我这么好,怎么会有罪呢,不过,我真的是……皇后?”舒欣问道。

    “娘娘,您还记得自己是谁吗?”容嬷嬷问道。

    “乌喇那拉舒欣,刚刚选秀留了牌子指给皇四子为嫡福晋,皇上,不应该是康熙爷吗,怎么会是那个人?”舒欣问道。

    “这…”容嬷嬷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难道说康熙爷已经作古几十年,如今做皇帝的是他的孙子,前面做皇帝的是你的丈夫,而你们本来都已经作古,现在是重生了?

    容嬷嬷倒是想这么说,但是这种话,说一遍就会吓死一帮。

    “好吧,我不问了,先这样吧,我累了。”舒欣听得也是云里雾里,其实她倒不是想被人用水将脑子里面的东西都冲刷得一干二净,脑子里面还有一些模糊的影像,只是在想的时候便会头疼。

    “那老奴让蕊初进来伺候您。”容嬷嬷说道。

    “不用了,我想静一下,好好睡一觉。”舒欣说道,这些人都好陌生,包括现在这个对她很好但是却很陌生的嬷嬷,她想清静清静,然后好好想想。

    “那老奴就让丫头们在外面守着,娘娘若是有事喊一声就好了。”容嬷嬷说道。

    “嗯”舒欣认真地答道。

    容嬷嬷见舒欣闭上了眼睛,帮她盖好了薄被,又让人换了冰盆子。

    “皇…后…”舒欣听着脚步声慢慢消失才慢慢睁开眼睛,然后看着自己的手,喃喃地说道。

    她也发现了,如今自己的子不是十三四的小姑娘,这双手也不是十三四的手,在看明黄色的袖子以及上面绣着的暗纹,这不是假的,明黄色是帝后才能用的颜色,而她现在正穿着明黄色的睡衣,上虽然只是淡色,但却是最好的料子。

    舒欣慢慢的回想着,她记得前些子宫里来的旨意,指婚的,自那时起她便在嬷嬷的指到下学规矩,每天都很累,再往后面……

    舒欣闭着眼睛,脑子里面模模糊糊地出现了一些红色,但是再想下去,便是头疼。

    “啊……好疼……”舒欣轻喊道。

    “那个人,真的是我的夫君?他是四阿哥?”舒欣慢慢不让自己想,然后想到今天早晨捂住她的嘴不让她说话的那个人,四五十岁的年纪,容长脸。倒是与自己见到了康熙皇帝有些像,只是年纪却不对,若他是皇帝那康熙皇帝呢,现在的年号又是什么?

    就这样,舒欣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等再次有意识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她动不了,就听到边有人说,受到刺激,脑子存不住事儿了,当服的“离合散”与“睡莲”发的病,或许过段子能想起来,或许这辈子就这样了,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就见一个穿着龙袍的背影对太医说今天的事不许对别人说。而那个太医模样的也是毕恭毕敬地。

    她像在看一场戏一样,有个人扮相是皇帝,有个人的扮相是太医,看着看着,不自觉地笑出了声。

    “你醒了?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胤禛听到笑声,回到舒欣的前问道。

    舒欣摇了摇头。

    “为什么要笑?”胤禛继续问道。

    “觉得你们像在唱戏,你是皇帝,那我是不是该给你见礼?”舒欣说着便想起

    “你子还没好,朕免了你的礼。”胤禛说着便坐到舒欣的边。刚想揽住舒欣却被舒欣躲掉了。

    “你说你是皇帝,我是皇后,按理说这是可以的,只是我不记得,你能不能不要离我这么近?男……男女授受不亲。”舒欣低头搓着被角说道。

    “好,我就坐在这儿,不碰你。”胤禛笑着说道。

    “你……”两人同时说道,然后同时笑着。

    “你用膳了吗?”胤禛说道。

    舒欣摇了摇头,早晨喝了参汤,只是一上午都在睡觉,根本就没有消耗体力,怎么会觉得饿?

    “朕让人摆膳,你陪着朕用一些好吗?”胤禛说道。

    “好。”舒欣说道。

    经历了早晨了震惊,如今胤禛的心已经很平静了,看着眼前虽然拿勺子有些抖但却十分努力的舒欣,莫名地心中踏实了许多,虽然失去了记忆,但她还在边不是吗,路还很长,他可以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帮她回忆。

    “皇上……”舒欣说道。

    “嗯?”胤禛说道。

    “你不吃吗?”舒欣看胤禛只夹眼前的那几道青菜,轻声问道。

    “嗯”胤禛说道。

    今天与履亲王,庄亲王,怡亲王,果郡王表明了份,也对他们说了舒欣的份,好在几个人的接受能力还是很好的,只不过弘昼又遭了冤

    等出了园子后几个人对弘昼拳打脚踢,任凭弘昼怎么解释也不听。

    胤禛与几个王爷探讨了现在的国家大事,但对这些资料只说是自己偶然得到的,履亲王就如今八旗的问题给胤禛奏了一本。

    如今也算是账多了不愁,不管事儿多少,都得一件一件地做,胤禛让履亲王继续负责宗室,弘昼与弘曕负责**与西洋事宜,怡亲王弘晓清查户部账目,庄亲王负责兵部。

    如今人不够用,只能先把最关键的几个地方抓起来。

    其实人就是这样,只要大家能互相信任,团结一致,那前面的路再艰难也一定能走下去。

    如今,比当时要好很多不是吗?胤禛想到,而且边还有妻子陪着。

    “记得好像有个人不喜欢吃的,还不喜欢吃甜食。”舒欣自顾自地说道。

    “你想起来了?”胤禛说道。

    “没有,只是记得有一个人不喜欢吃和甜点心,剩下的就不知道了。”舒欣说道。

    用完膳,容嬷嬷带着人伺候舒欣喝药,胤禛则让人把奏折送到内室,开始批阅奏折。

    “我……”

    “怎么了?”胤禛问道。

    “我该怎么称呼你,又该用什么自称呢?”舒欣说道,宫中规矩多,她可不想因着自己是皇后就犯忌讳。

    “这样就好的,你还是喊我‘爷’吧。”胤禛说道。

    “爷?是四爷吗?”舒欣问道。

    “因为刚刚你说自己行四啊,康熙爷的指婚旨意上说的也是皇四子,可是我很迷糊,不知道该怎么说。”舒欣揉了揉头说道。

    “你有什么话只要直接对爷说就好了,你记住,爷是不会害你的。”胤禛说道。

    “哦。”舒欣看着胤禛的眼睛,虽说这个人今天是第一次见,但不知道为什么,对他说的所有的话都愿意听,难道真的像他说的,他们之间有关系?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这样,某四容易把舒欣拐上了……

    其实后面的语气有点儿新闻体了,大会在洋溢的气氛下剧

    貌似瑟瑟没有提米国吧,这是昨天的那两章,写完就睡着了,今天要不就是很肥的一章要不就是两章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