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不一样的孜然羊肉

    舒欣晕倒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早在除夕夜的时候,舒欣就已经犯过一次,只是当时连胤禛都以为她是太累了,这次晕倒,舒欣整整睡了一天。....

    这次胤禛是真的吓坏了,舒欣回九州清晏的时候蕊初在轿子边儿了喊了好几遍里面都没有动静儿,胤禛和弘昼出来的时候,正看到舒欣的昏迷状。

    惨白的脸色,如游丝一般的呼吸,手也是冰凉的,要不是微微动了两下的手指头,真的就与死尸无二了。

    胤禛亲自将舒欣抱到了屋中,赵太医早就在边上候着,胤禛觉得不妥又让杏林门悄悄地给舒欣把了脉。

    这两个都是妙手回之辈,但是给舒欣切了半天脉只有一个结论

    没病。

    脉象正常,虽然呼吸如悬丝,可是却一点儿事儿都没有,只要好好休息就成。

    “杏林门,皇后的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胤禛说道。

    “回主子话,属下给皇后娘娘把了脉,一切正常,脉象十分平稳,毫无受伤中毒之象。”杏林门说道,他也很想知道皇后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地晕倒,还是那种样子,记忆中倒是真的有这种中毒的样子,但那是由很重的外伤引发的,皇后娘娘养尊处优怎么会受外伤呢?

    “敬卫”胤禛说道。

    “回主子话,敬卫已经在皇后娘娘边当差,皇后娘娘平里都是二更以后安置。”敬卫说道。

    “二更天?做什么了?”胤禛说道。

    “属下不知,晚上只有容嬷嬷在皇后娘娘边伺候。”敬卫说道,连最信任的蕊初霁雨等人都不曾在二更左右进过皇后的内室。

    不是她们不努力,只是到如今这程度,真的是十分不易了。

    “下去吧。”胤禛觉得有些无力,看着上睡着的皇后,第一次恨乌喇那拉家的女人为什么一个赛着一个地聪明。

    从前舒欣便是,如今小娴儿想通了以后更是。[].虽然他需要这样的皇后,但是这种不能掌控全局的无力感,胤禛真的不喜欢。

    等舒欣再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清晨,容嬷嬷将消息报到了胤禛处,胤禛暗自松了一口气,若是小娴儿再出点儿什么事儿他就真的是对不起乌喇那拉家了。

    还是和以前一样,睡醒了以后的舒欣就像没事儿人一样,该吃吃该喝喝,该处理宫务便处理宫务,胤禛已经将舒欣的平安脉改成了一一请,对外也是没有什么事都不能打扰皇后休息。

    只是现在回疆阿里和卓带着小女儿就要到了,圆明园要举行一场欢迎会,这又要麻烦舒欣。

    不过这次胤禛让纯贵妃协理,舒欣只要用印就成了。

    “皇后娘娘可真是把臣妾吓着了,臣妾想带着和嘉过来侍疾可是皇上却下了旨意,让您静养,阿弥陀佛,只要您没事儿就好了。”纯贵妃说道。

    “本宫能有什么事儿?就是太累了,只要你以后不躲懒,本宫就好了。”舒欣说道。

    纯贵妃笑了笑,继续做着手中的事

    乾隆二十五年,回疆阿里和卓带着小女儿含香从天山一路走到了京城。

    京城老百姓再一次有福了,就像当初西藏土司来一样,前面是舞姬载歌载舞,传统的回疆音乐响彻了京城的上空。

    “外面是什么声音?”正教导布耶楚克女红的乾隆说道。

    “回大格格话,是回疆的阿里和卓带着小女儿进京呢,听说那个公主有异香,长得十分漂亮,不过奴婢倒是觉得大格格才是最漂亮的。”被景娴拨来伺候乾隆的如意说道。

    “小丫头,又来编排我,看我不打你,什么公主不公主的,只是回疆的一个部落首领而已,还能跟咱们大清的公主比?”乾隆说着又将线头放到自己的嘴中抿了抿,然后将线穿到绣花针中并在绣布上熟练地绣了两下,边绣边说道。

    “奴婢哪是编排,本来嘛,二格格,您说大格格是不是最漂亮的?”如意说道。

    “小历姐姐最漂亮,比宫里的娘娘还漂亮呢。”布耶楚克说道。

    “小丫头,你还见过宫中的娘娘不成?”乾隆说着在头上蹭了蹭针继续绣道。

    “当然了,额娘是内命妇,每年都要去宫中给太后皇后娘娘请安的。我曾经见过皇后娘娘的。”布耶楚克自豪地说道。

    “那你可知道皇后娘娘长得什么样儿?”乾隆低着头继续说道。

    “请安的时候哪里能看得到?不过声音好听想来也是个大美人了。不过这次回疆来朝,听额娘说咱们都要进宫的,到时候咱们都可以进宫了。”布耶楚克说道。

    “真的!”乾隆一激动手中的针没拿好扎到了手指头里。

    十指连心,但是乾隆现在哪在乎这些,进宫给太后请安,到时候他就能回宫了。就能和皇额娘见面了。

    “哎呀我的格格,怎么流了这么多血快让奴婢看看。”一旁的如意早就冲了过去,拿着乾隆白玉般的小手翻来覆去了看了半天,又从梳妆匣里拿出了金疮药和纱布,还没等乾隆反应过来,那个受伤的小手指已经被包住了。

    “姐姐怎么这么大的反应?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知道皇后娘娘是咱们满洲第一美人,想和皇后娘娘比比谁更美是不?”布耶楚克没等乾隆回答便说出了自己的猜测,而在她看来这个猜测也是最合理的。

    “才不是呢。”乾隆低头看着自己已经变成木乃伊的手指头说道。

    “那是什么?姐姐你就说了吧。”布耶楚克撒地说道。

    “就不告诉你。”乾隆说着离开了桌子跑到了外面而布耶楚克也追了出去。

    其实乾隆对自己现在的生活还是很满意的,再也没有什么比在包子店打杂更痛苦了,而且现在还有弟弟妹妹疼着,这样的生活其实很好。

    只是乾隆啊,难道你不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个女孩子了吗,围着花园追着跑,给个扇子就扑蝶,还有那益娴熟愈加精湛的绣工,真的是羞煞一群大家闺秀啊。

    阿里和卓坐在马上,含香在四面都是纱的轿子里木然地坐着了,旁的吉娜维娜不管说什么,她就像一个傀儡娃娃一般,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宫中的盛宴已经开始,已经开府的皇子带着福晋还有宫中的公主,嫔妃都齐聚广育宫,大闹天宫已经演完,这时候阿里和卓举起酒杯说道

    “为了表示回疆的诚意,此次臣的小女含香也准备了一支舞蹈,还请皇帝陛下观赏。”

    胤禛一听,心中说不出的鄙视,哪有让闺女在大庭广众之下做戏子行为的。但是一想又不是自己的闺女丢脸也就准了。

    场中先是出现了一群男人,半形态,虽然个个儿都是手矫健,但却实在是有伤风化,后宫嫔妃看到此处有的低头研究自己上的花纹有的和边的人说自己手上的首饰,还有一些专注于眼前的美食,满人豪爽不假,但是还没有豪爽到看别的男人在大庭广众之下穿成这副模样跳舞的地步。

    接着场中四个男人抬上了含香,含香就这样在一群男人周围翩翩起舞,音乐越来越快,含香的舞也越来越急,而空气中也弥漫了一股不能用语言形容的香气

    这股香气,似麝香,又似兰花,但是细闻一下好像又有桂子花的味道。舞蹈越急香味越浓,突然舞蹈停下,一群人跪在中间山呼

    “吾万岁万岁万万岁”

    接下来就更闹了,胤禛根本就没有都动,但是阿里和卓就像一个劣质的推销员一样,非得让胤禛收了含香,胤禛无法只能答应,并举起酒杯与阿里和卓碰杯。,

    但是欢喜中的众人谁都没有发现,胤禛的嘴角是上扬着的。

    含香被安排在了圆明园的一出隐蔽的院子中,边跟着的就是一直侍奉她的吉娜维娜。

    阿里和卓以为自己是得到了一切,但却不知道,他即将失去一切。

    而含香的出现,也让这后宫的趋势开始转了一个弯,有的人即将离开这个舞台,而命运也在不就的将来将曾经么有相知的两个人紧密的联系在一起,永不分开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