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舒欣送温暖

    若不是扛着乌喇那拉景娴的名头,舒欣当然不愿意去每去给钮祜禄氏请安,只是现在,两个人子上的份已经确定,人家是乾隆皇帝的生母,正儿八经的圣母皇太后,而她,虽然还是皇后但却是生生地矮了一辈儿,甭说现在大家都还是面儿上的关系,就算是以后真的捅破了份,舒欣也得继续做这份孝心。

    因为不管什么时候,这个孝是一定要做的。

    蕊初见自家主子已经没什么事了,忙扶着进了长仙馆。只是心中长了一个心眼儿,不管什么时候都盯着舒欣。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皇后过来了,快别行礼了,赶紧坐哀家这儿。”钮祜禄氏笑着说道。

    舒欣没有听钮祜禄氏的话,暗中用力推开蕊初,然后规矩地给钮祜禄氏行了个礼然后才走到钮祜禄氏面前,

    “刚刚收拾好那边又去皇上那儿看了看还有什么需要的,来皇额娘这儿晚了些,还请皇额娘不要怪罪。”舒欣笑着说道。

    “一家人在园子里住着,快别那么多规矩,来挨着哀家坐,桂嬷嬷,赶紧去给皇后拿茶水,这是皇帝刚刚让人送过来的新茶,东西倒是好东西,只是如今哀家年纪大了,总觉得喝着不顺口,一会儿你尝尝,要是觉得好就都拿走。”钮祜禄氏说道。

    “皇额娘哪里老?刚刚一进门儿的时候,臣妾乍一看倒是觉得皇额娘年轻了不少,皇额娘为了咱们大清吃斋念佛,佛祖感念您心诚,臣妾倒是觉得您老人家越来越好了呢。”舒欣笑着说道。

    “快把茶拿来,拿来堵住皇后的嘴,省得一会儿哀家坚持不住,让你灌多了迷汤把哀家的好东西都搬走了。”钮祜禄氏说道。

    “臣妾哪敢?是皇额娘谬赞了,把臣妾的嘴说得那么甜。臣妾只知道孝顺皇额娘就是了。”舒欣边说边接过桂嬷嬷手中的茶。

    “这茶闻着就透着一股子清香,必是极难得的。”舒欣说着细细抿了一小口。

    “入口唇齿间都是余香,倒真的是好东西呢。”

    “哀家早就对茶啊什么的厌烦了,现在只想喝一些/子,喝着子也乎,到底是年纪大了,不像你们,这东西留在哀家这儿没用,桂嬷嬷,都包好了,一会儿给皇后带着。”钮祜禄氏说道。

    “臣妾哪里敢要?每次臣妾来给皇额娘请安的时候,皇额娘赏臣妾一杯就好了,再说了,晴格格也是茶之人,给臣妾倒不如给咱们晴格格一些。”舒欣说道。

    “她们哪里能跟你比,你是皇后,是哀家的儿媳妇,不给你哀家给谁去?拿好了,不要哀家可就生气了。”钮祜禄说道。

    “是,既是这样,那臣妾就收下了。”舒欣说道。

    在长仙馆和钮祜禄氏说了一通闲话,舒欣以“看看两个怀着皇嗣的妹妹”为由离开了长仙馆。

    这个皇家儿媳,她倒是越当越顺手了,说实话,钮祜禄氏比当初的孝恭仁皇后要好伺候,只要每天说些甜言蜜语就能噎住她的嘴,什么事儿都顺着她就是了。

    如果当年孝恭仁皇后能多体谅一下他,母女俩能互让一步,又怎么能走到后开那局面。

    正儿八经的传位成了篡位,亲额娘不承认他继承大统,这不就跟往人心窝子上捅刀子一样吗?

    终究已经是尘归尘土归土了,往后的子谁都不欠睡了。

    舒欣想到这儿又不自觉地按了按额角,如今的后宫真的不如当年好管理。当初进宫的都是潜邸的老人,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早就把脾气秉都摸透了。

    现在后宫这群,没有一个省油的等啊。

    纯贵妃因为承了她救永璋的,对她是言听计从,如今四公主和嘉已经议婚,指的是傅恒家的小子福隆安,但是这也只是暂时而已。

    权力,能让人迷住眼睛,当初那哥儿几个那个不是相亲相的?到最后还不是互相残杀,就连一个娘肚子里爬出来的都能站到对立面上,还有什么不可能?

    恭贵妃,舒欣倒真的没有放在眼中,只凭到现在乾隆都没有给她册封礼,舒欣就敢确定,这个恭贵妃就是做靶子的,但至于是给谁做靶子,她就真的不知道了,能让弘历付出这么大的精力,甚至不惜得罪牺牲钮祜禄家的人,伤钮祜禄氏的心,这个人倒真的是魅力不小?

    难道还是魏氏?不,若真是的是,就不会让魏氏还在钮祜禄氏边仰人鼻息,那还能有谁?难道又是宫外的人?

    算了,他就算是真的迎来一个天仙只要应付着就是了。难道还能废了自己这个没有任何过失的皇后不成?

    后宫,说白了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

    离了长仙馆,过了纯贵妃住的坦坦,恭贵妃住在天然图画,与任何人都鲜有来往。魏氏住在上下天光,梅嫔龚氏住在杏花馆,剩下的,舒欣也没有心按照位分来一个个地走了,看着杏花馆在前面,不等着蕊初来扶,她自己先进去了。

    杏花馆里,梅嫔正在杏花树下休息,现在的梅嫔已经有了孕妇的样子,小腹已经完全隆起。

    “快坐下,你双子,就别这么多的理儿了。”舒欣笑着走到梅嫔面前亲自将她扶起来有轻轻送到软椅上。

    “哪有您来了,奴婢还坐着的理儿,莫说是现在这样,就是真的要生了,该行礼也得行礼的,不管什么时候,规矩可是不能废的。”梅嫔说道。

    她知道自己还有自己的家人有今天的好子,都是皇后的提携。

    恨?其实真的是一点儿都没有。

    腊梅是宫女不假,但却是和令妃有生死契约的,她一家子的命都被令妃和魏家攥在手心儿里。

    当初被关在坤宁宫的暗房里,她可不是只混吃等死,她想了很多,进宫前在家里的子,那时候虽然苦,但是现在想想,却是最安宁的。

    后来进了宫,从最底层的小宫女做起,到后来进了延禧宫,成了最风光的大宫女,但那子却是踩在刀尖儿上的,一个不注意就会粉碎骨,

    这些年宫女坐下来,手上染了鲜血,因为延禧宫死了的人十个手指头都数不过来,她的子,比那些官儿太太都要舒坦,可是心却不舒坦。

    从暗房回到延禧宫,腊梅还是抱着希望的,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锦衣玉食但却提心吊胆的子她过了,她知道再也不能过吃不饱但却安稳的子,她不想回延禧宫了,她想离这个地方越远越好,最好这辈子都不要进来,因为她知道,进了暗房就是对延禧宫的背叛,她不要那种生活,吃不饱而且提心吊胆的生活。

    她的年纪已经不小了,出宫根本就不可能,她没有想过怕龙,但是等新仇旧恨都加到一起的时候,爬龙,却成了一条唯一的路。

    有人护着,她自是不会再去替令妃做坏事,他们家人的命在谁的手里,她就要为谁卖命,哪怕是要她这条命,她也愿意。

    只是,先让她把孩子生下来。

    “孕中多思虑,这是正常的,但可千万不要多想,本宫还等着你给咱们皇家再添个阿哥呢。”舒欣说道。

    “是,只是如今想来,真的觉得像是做梦一样。”腊梅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平时她就是乖乖地请安,老老实实地在永寿宫活着,上面有命令她就去做,很简单,比当初在延禧宫当差,不知道轻省多少。

    “什么梦不梦的,你说话倒是和那个丫头有些相像,以后可千万不能这样。”舒欣说道。

    “是。”腊梅也知道舒欣说道是谁,今儿个来的时候,那个格格不是还来找她了吗?时间不长,人倒是变了不少。

    只是那个要求,还是要皇后娘娘来下决定啊。

    “皇后娘娘,奴婢有一件事儿”腊梅还是第一次跟舒欣这样说话,一时之间竟然找不到好的措辞。

    “哦?什么事?”舒欣说道。

    “是,今儿个出宫的时候,漱芳斋的紫薇姑娘带着金锁来找了奴婢,说是想让金锁到奴婢这儿来当差,奴婢知道这事儿自己做不了主,所以便请示您。”腊梅说道。

    “金锁?就是那个陪着她进宫的?倒是个俏丫头,听人说手巧嘴甜,只是这么好的丫头又是与她有这么大的分的,怎么舍得?”舒欣说道。

    “这奴婢就不知道了,若是皇后娘娘觉得不妥那奴婢就回了。”梅嫔说道。

    “要了也没有什么,留着吧,让人看好了,没准儿还能得个好呢。”舒欣说着用手摁了摁额角。刚刚精神头还好好地,怎么现在又不成了?

    “娘娘,可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要不要宣太医来给您瞅瞅?”梅嫔说道。

    “不碍得,这两天没有休息好,晚上好好睡一觉就是了,你好生歇着吧,本宫还有事要办,就别送了。”舒欣说吧借着蕊初的手站起,强撑着才没有倒下。

    “恭送皇后娘娘。”梅嫔起带着杏花馆的奴才说道。

    “主子,还要不要去令妃娘娘那儿。”蕊初见舒欣的脸色已经变了关切地问道。

    “去看看吧,来了梅嫔这儿没有去她那儿,要是让她知道了去皇上那儿告咱们一状可就不好了,本宫在轿子里歇会儿就好了。起轿吧。”舒欣说道。

    令妃倒是大消停了,对抗恭贵妃是屡战屡败,如今气焰已经消了不少,月份越来越大,开始乖乖地在屋子里面养胎了。

    舒欣去令妃处的时候,脸色已经有所缓和,但就是这样也没有在令妃那儿多呆,嘱咐了两句看了看令妃的气色便出来了。等再次回到九州清晏的时候,人已经彻底支撑不下去直接晕倒在了轿子里。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瑟瑟看到一篇文,说实话可以含笑九泉了,CP乾隆和和嘉??????

    小钳子,你一直都是最悲催的,等着,大额娘给你好好地找一门亲事,话说亲们给咱们小历格格选个好归宿吧。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