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小历认娘

    国色天香的小历姑娘在舒禄穆府的生活也是很单调的,说白了她如今也只是寄人篱下罢了。

    不,应该说比寄人篱下还要惨,一般寄人篱下说的是养在亲戚家,可是如今呢,小历姑娘是舒禄穆家救下来的,若是别的孩子也就罢了,虽然扔到府中或者是庄子上,给她一碗饭吃饿不死就是了,但这个小历不一样,通晓满文自是不用说,如今整个人被调养好了以后更是显得人比花,做了这么多粗活后手还是那么细,真的是天生的小姐命吗?

    景娴也不让小历跟着做什么活儿,每里带在边,美其名曰照顾,其实是监视。

    如今已经进了天,小历的子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是每当天的时候,腰间还是有些隐隐作痛,不过大夫已经说了,小历年轻只要好好地调养,好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其实吧,乾隆对自己如今的生活已经十分满足了,她也知道,舒禄穆福晋对他不放心,可是只是每跟在她边不就得了,为什么现在还要她做这些

    “小历姐姐,你的手真好看,绣的花也好,小历姐姐你教教我好吗?额娘说女孩子做不好女红是嫁不出去的。”布耶楚克拉着小历的袖子,看了看自己的绣活儿又看看了小历的。眼中满是羡慕。

    乾隆微微低下头,表示自己十分羞,但是事实是,她根本就不想要这项天赋,为什么,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她第一次拿起针线的时候会有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为什么每次下针的时候就像当初处理政事一样,有自己的想法。

    天知道她是多么想听到张嬷嬷说她“孺子不可教”。如今这算什么?她是男人,是大清的皇帝,为什么现在却是女孩子会做的信手拈来,四书五经看过,却是十分头疼?

    难道说她本来就是一个女子,如今皇帝的记忆,只是一个梦?

    不,不是的,她是,她是新觉罗弘历,是大清的皇帝。

    “不,我不是,我不应该做这些,不!”乾隆大叫道。

    “嬷嬷。”乾隆大吼把布耶楚克吓得忙去喊张嬷嬷。

    “这是怎么了?”景娴正带着两个侍妾和张嬷嬷讨论府中的事,听到这边有动静这时候都跑了过来。

    “布耶楚克,怎么了?”景娴说的问道。

    “不知道,额娘,小历姐姐刚才大喊大叫,额娘,我害怕。”布耶楚克说道。

    “乖,你们带着大格格下去休息,我在这儿就好了。”景娴说道。

    “可是福晋”张嬷嬷刚想张嘴说些什么却被景娴制止了。

    “下去吧,这孩子看来是受了很大的委屈,外面留着人守着,有事我会喊的。”景娴说道。

    如今乾隆已经缩到了角不断地睁眼闭眼,她在试验,只要是闭上眼睛就能回到皇宫中,这只是一个梦,一个梦。

    “小历,你怎么了?来,过来,那边凉,你腰不好,赶紧过来。”景娴说道,她曾派人去酒馆打听过,这个小历曾经差点儿被老板轻薄,看来是那个时候心里有了事儿,起了魔障。

    “这些都是假的,都是假的,不是,不是。”乾隆从来没有这种无力感,一瞬间,曾经的抱负,为帝王的骄傲再到做了小丫头的挣扎求生逐渐交织在一起,上属于帝王的因素慢慢地在流失,在一瞬间,乾隆脑子里面涌出一个十分悲凉的念头,也许这辈子她都回不去了。

    不,是真的回不去了。

    “回不去了,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我不是小历我不是小历。”想到这里,乾隆的小女儿心上来了,泪珠子跟不要钱似的往下洒,看得景娴不住地心疼。

    “你这孩子,好好地哭什么,放心,那些人再也不会来找你麻烦,你就在这儿安心地住着。这儿就是你的家。”景娴抱过小历,不住地拍着她的后背。

    “你是小历,这不是你阿玛给的名字吗,为子女,要知道孝顺父母,阿玛给的名字怎么能随意丢弃呢?你后可不能再说这些混话,知道吗?”景娴说道。

    “福晋,我怕。”乾隆说道。

    “不怕不怕,这儿就是你的家,没有人会欺负你的,早先就想跟你说了,我下就只有一个女儿和两个儿子,你要是不嫌弃,我收你做义女好吗?以后你就是咱们舒禄穆家的大格格,再也不会有人欺负你。”景娴说道。

    景娴这话其实也只有五分真诚,只有三个孩子?有的嫡妻终其一生都不能得一子,哪里像景娴,不管到哪儿都是三个孩子的命。

    这么多年活着的经验告诉她,这个小历不是简单的人物。她怕,怕这个丫头出幺蛾子,殃及了舒禄穆一家。她要想把小历拴在边,以舒禄穆家的财力,她一定能供小历锦衣玉食直到出嫁。

    “福晋我”我有皇额娘的,还是亲的。

    “还叫福晋,怎么难道我不能做你的额娘吗?”景娴说道。

    “不不,我我”

    “乖,喊一声额娘。”景娴眼中带了一丝期待说道。

    “额娘”乾隆低声喊道,那声音就跟蚊子一样。

    “哎好孩子,以后莫要在这么哭了。以后这就是你的家,等晚些时候额娘便通知府里,以后咱们娘儿五个就好好地过子,知道吗?”景娴说道。

    “是女儿知道了。”不知道为什么,这声额娘喊出来后,乾隆觉得心中的压力小了许多。其实也没有什么吧,作为皇帝,他是有娘的,可是不管是花还是小历,都只是一个可怜人,还是给这个子谋点儿福利吧,等以后真的梦醒了,她还能有好子过。

    其实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你以为自己是世界之王,事实是什么呢,当你得意忘形的时候总会有报应来到。

    皇帝又如何,换了个子换了个别还不是要乖乖认命,若说这世上有什么东西是绝对公平的那便是时间了。

    不管你是帝王还是乞丐,每只有十二个时辰,不多不少。

    同样,不管你是官僚还是权贵,就算是押上了全部的家当都不能换去曾经的重来。

    这世上本就没有后悔药了,就算是要的人再多也没有。

    孰能无过?乾隆不理智这是真的,但是景娴就一定是什么错儿都没有吗?

    不,一个巴掌拍不响,谁都有错,就因为双方都有错,所以有的事真的就没有什么好追究的了。

    只能趁着错儿还没有放大的时候好好地补偿一番。

    “福晋,回去吧,这儿也就只能看到这些了。”

    天渐渐地了,宫中下旨要去圆明园避暑,而舒禄穆家正好能看到皇家的仪仗,景娴眼巴巴地就着墙边的遮挡看了半天也才看到永璂骑在马上的半个子。

    “再让我看一眼,他长个儿了,比以前胖了,他很好,他很好。”景娴泪盈眶,不管当娘的在哪儿,永远都是担心孩子的。

    她知道自己错了,只有在离开永璂之后她才知道原来自己错得那样离谱,没有皇后保护的永璂就是一张白纸,更是一只没有任何保护的小白兔,可是现在,想补偿却都晚了。

    “主子娘娘,十二爷很好,咱们前儿个出去的时候不是听说了吗?如今主子很看重十二爷,还得了夸奖呢,您就放心吧,定是天上的仙女投到了您的上,你就放心吧。”张嬷嬷劝慰道。也就只有在两个人的时候张嬷嬷才会小声喊一声主子娘娘。

    “我知道,我全都知道,可是就是不放心,没事儿了,只要知道孩子好,这些子就没白等,以后会有机会的,会有机会的。”景娴说道。

    “小历可是好些了?”擦干了泪水,景娴问道。

    “第一次,自然是不好受的,但女人哪个不是这么过来的,小历姑娘这是长大了。”张嬷嬷说道。

    “嗯,你也盯好了,如今天,万不能让她再碰到凉的,这孩子也真是,竟然等到疼得受不了的时候才说出来。”景娴说道。

    “姑娘家,总是会害羞的。”张嬷嬷接到。

    其实按照小历姑娘的况,既然体已经凹凸有致了,大姨妈造访是早晚会的事,当初只是因为平里接触的体力活儿多,把月信生生地往后推了,如今,调养好了,月信也来了。

    景娴发泄了一通,心中绝得舒服多了,以后会有机会的,不是说回疆的阿里和卓要进京了吗,还有前些子来的信儿,皇上要抚恤阵亡的将领,到时候皇后娘娘召见他们,到时候总会有机会见到的。

    圆明园,九州清晏已经不是当年的样子,物是人非,曾经,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胤禛亲自设计的,如今满处奢华,但却是一点儿格调都没有了。

    让高无庸带着人将屋中的去物件都换了下去,那些金黄色的物件儿只会让他眼睛发花。

    “皇上这是做什么?可是有什么不满意的。”舒欣也是住在九州清晏中,这里本来就是帝后共同居住的地方,她那边的东西简单,不消一个时辰便都安排好了。若不是有事,她才不想来这里呢。

    “皇后怎么有时间过来?”胤禛说道,对皇后他还是给予了很大的尊重的,他知道,如今的后宫中有很多不同的声音,但是他不想在后宫牵扯太多,平里招幸的那几个都是用药,而皇后因为不能侍寝,初一十五两个人也是盖着棉被纯睡觉。没有半丝轻薄在里面。

    他相信乌喇那拉家的女人能给他一个安稳的后宫,而事实是,他的小娴儿在经历了这么多事儿以后也逐渐成熟了,不然,怎么会连他的敬卫都不能打进坤宁宫?

    “今儿过来还真的是有急事儿要向皇上回禀。早些时候,漱芳斋的已经送到了五阿哥的府上,只是紫薇丫头该怎么安排呢,这臣妾倒真的拿不定主意了。”舒欣说道。

    男人抽没治啊,舒欣觉得十分无语,真的是由着子来的人,先是宠得没边儿,如今两个丫头一个给了五阿哥,一个带到了圆明园,弘历,你就不怕污了你皇阿玛的园子!

    “皇后看着安排就是。”胤禛回道。

    作者有话要说:突然觉得自己好恶毒,这下子,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这两位算是彻底掐瓷实了。

    男人啊,既然你穿成了女人,不让你经历长/,来大姨妈,瑟瑟都觉得对不起自己!!!

    瑟瑟的桌面就是九州清晏的复原图。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