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小历进府

    不管乾隆脑子里面怎么想,事是不会以他的意志为转移的,如今的他再也不是高高在上的乾隆皇帝,用人为刀俎我为鱼来形容也不为过。....

    原先穿的那件儿破棉袄已经扔掉了,如今的乾隆上只穿了一件张嬷嬷从上现脱下来的里衣,想跑都是个问题。

    虽说佛门乃是清静之地,但今舒禄穆福晋今来法源寺是给亡夫做法事的,哪里会带那些东西。

    包袱卷儿连脑袋都给蒙上,为了防止人露出来还用布条子在外面缠了两圈,从远处一看,就跟卷儿似的。

    若真的不知道的,还真的以为舒禄穆福晋从法源寺请了神兽回府。

    乾隆皇帝,也就是现在的小历姑娘被放到了张嬷嬷与其他丫鬟一起坐着的马车上,舒禄穆家对下人还是很不错的,马车的质量与前面福晋坐的虽然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但也是十分舒服的。

    乾隆横在马车上,头上的被子已经掀开,众人好奇地看着她,但因为张嬷嬷叮嘱过,所以并没有人打听这些八卦。

    第一辆马车上,景娴带着三个孩子坐在里面,法事已经做完,以后就真的是她带着个三个孩子过活了。舒禄穆府人口单薄,因男丁长年在外面征战,原先还有两个侍妾,只是因为没有孩子,全都是依附着舒禄穆福晋过活的。

    舒禄穆宝柱,也就是如今景娴夺舍的这位福晋的亡夫,是征战回疆的时候死的,景娴刚苏醒过来的时候,正是宝柱的遗骨被运回来的当天,布耶楚克原本只是哭阿玛,后来见额娘撞柱殉瞬间也没了主意,万幸张嬷嬷是个能拿主意的,见福晋还有气儿忙用香灰先把血止住。

    而细心如她,就像宫中的容嬷嬷一样,是舒禄穆福晋的嬷嬷,看着舒禄穆福晋长大的,舒禄穆福晋大变她便是第一个发现的,与容嬷嬷一样,在发现之后并没有声张,并帮助景娴在最短的时间内熟悉了府中的一切,包括三个孩子。

    “额娘”两个小子已经累得睡着了,倒不是对死去的阿玛不孝顺,两个还不懂事吃东西还在流哈喇子的孩子,能指望他们做出什么举动?

    哭得声嘶力竭,足以表现他们的孝顺了。

    布耶楚克不同,她是家中的长女,早在五岁的时候就已经被舒禄穆福晋待在边学习管理府务,虽说当时也是懵懵懂懂,但这么多年的耳濡目染,早就让她变成了一个稳重的大孩子。[].

    “怎么了?”景娴给两个小的掖了掖被子回道。

    “那个小历姐姐,真的要跟咱们回去吗?”布耶楚克本来是想问,阿玛真的回不来了吗,其实她已经明白,阿玛不是去了很远的地方,是死了,再也不能听见她喊“阿玛”,再也不能抱着她听她说话了。

    死了,就是没有了,自己听话也好忤逆也罢,阿玛都回不来了。

    只是话到了嘴边,却止住了,布耶楚克想起了额娘在看到阿玛的棺木的时候眼中的泪水,还有不顾一切撞向柱子的那一幕,她已经失去了阿玛,不能再失去额娘了。

    所以她便说出了自己心中的另一个疑问,一个与阿玛之死没有多少关联,根本就微不足道的疑问。

    布耶楚克自小学习满蒙汉三种语言,乾隆今天呼救的满文她自是听到的,如此娴熟的满文,肯定是从小便说的结果,布耶楚克也是接触过谋的,她想的不是这个人又多可怜,而是这个叫小历的姐姐是真的掉进了火坑,还是有人为了图他们家的财产故意为之。

    可是如今他们家已经没有什么了,阿玛已经死了,家中只有一处宅院还有城内的一处铺子和城外几个够过活的庄子。除去一家人的嚼谷还能剩下什么?

    留下,担心会给平静的家带来血雨腥风,若是把人送走,却又不是他们家的作风。

    “布耶楚克可是有什么想问额娘的?”景娴早就发现了布耶楚克的早慧,小孩子的见解有的时候是她都望尘莫及的,想来舒禄穆福晋也是个聪明人,只是不知道聪明人怎么会做这么不聪明的事

    “是小历姐姐会满文,可是她除了会说满文还会什么呢,没有任何信物,连咱们满人家女儿自小带在上的长命锁都没有。”布耶楚克说道。

    哪怕有个物件儿也是好的,现在只有一个人,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再说了,她份不明,要是个格格那咱们是不是得赶紧送进宫了。”布耶楚克最后添了一句。

    “这话你是听谁说的!”景娴一听这话,声音不由得拔高了几分,两个小包子动了一下,好在发现的早才没有惊醒。

    “布耶楚克,额娘问你,你是听谁说的,那个姐姐会是宫里的?”景娴小声地问道,她知道刚刚自己是吓到孩子了,但是她也是为了孩子好,皇家的事,就是睡觉说梦话也不能说出来的,一不小心,就会成为别人手中的把柄。

    “去年额娘还说过呢,宫里的主子打猎打回了一只燕子,还封为了格格,额娘,你说小历姐姐会不会也是格格呢?”布耶楚克问道。

    “傻孩子,小历姐姐当然是格格,你忘了,咱们满人家的女儿可都是被称为格格的,你不也是咱们舒禄穆家的大格格吗?额娘说了这么多话,你就记着这些没用的,往里额娘是怎么跟你说的?”景娴问道。

    “有的话,就算是再好奇也不能说出来。”布耶楚克说道。

    “对,有的话就算是再好奇也不要说出来。”景娴一把搂过布耶楚克,轻抚着她的后背说道。

    “可是,为什么宫里的那个格格却是什么都能做,还把皇后娘娘气着了。”布耶楚克继续问道。

    “你这孩子,这些话都是从哪里听来的?皇家的事岂是咱们能说的?”景娴说道。

    “那次,额娘和张嬷嬷说话的时候,女儿已经醒了。”布耶楚克说的是那次张嬷嬷与景娴摊牌的时候,景娴本以为布耶楚克睡着了,而且她们两人说话的声音是很小的。

    “那布耶楚克觉得应该怎么做呢?”景娴知道今儿个要是不把小丫头心中的疑问清除了以后还会有更大的麻烦,再一想左右现在也是在车上,娘儿俩抱着说会儿悄悄话还会有谁知道?

    “女儿觉得她做得不对。”小丫头坚定地说道。

    “那个格格不规矩,还不给皇后娘娘请安,额娘,咱们大清不是以孝治天下吗?她是皇女,是咱们满人的表率,那是不是女儿也可以这么做呢?如果大家都纷纷效仿,那以后岂不是天下大乱了。”

    “好孩子,你长大了。”景娴抱着布耶楚克,紧紧地抱着,眼中有泪水流了下来。小燕子进宫已经快一年了,这一年来她就像个疯子一样,她也知道自己这么做让人瞧着更没有皇后的作风,但就像布耶楚克说的,她做这些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皇家的脸面,为了皇女的名声?

    哪家的父母不重视女儿家的名节,放到外面说是皇上收了一个义女,可是这谎言怎么可能堵住悠悠之口,更何况那个小燕子进宫后不给嫡母请安也就罢了,规矩学得乱七八糟不说,更是把民间赌钱的毛病带回来,小孩子本来就很容易学坏,这样下去,几个孩子该怎么办?

    四丫头虽然不是她生的,但也是金枝玉叶,没有好的名声撑着,以后在婆家可怎么生活得下去?

    阖宫上下竟然没有一个小孩子看得透彻,一国之母竟然在重生后遇到一个七岁的小知音,这是庆幸还是讽刺?

    景娴子直并不代表她是傻子,宫里的格格,她比谁都清楚,没有任何信物,在她看来倒是比飞进宫里的那两个靠谱得多。

    有信物又如何,还不是一个送信儿的,都成了笑话还不自知,夺舍后景娴不止一次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过当初发生的种种,一遍又一遍,掰开了揉碎了想,一点儿一点儿地分析,不管是他们有意为之还是说一切都只是不经意的偶然。

    越想她便越恨乾隆,如果他能派人去山东寻访一下,如果能把事压下来,怎么会有如今的局面?她当然想贤惠,但也要在皇帝要犯错的时候及时制止,忠言逆耳又怎么样?还不都是为了他好?

    如今,幸灾乐祸有之,但更多的是对孩子的担心,她是解脱了,但是永璂还在宫中,她已经失去了两个孩子,永璂是她自小护在后的孩子,一点儿皇家谋都不知道,如今宫中那个用了她子的人,会怎么对永璂?

    虽然张嬷嬷说宫中没有信儿传出来就是好消息,可她就是担心,不能明着想便每照顾孩子处理府务之于求神拜佛。

    其实静云法师已经说了,永璂会有大造化,会平安无事。在看不到孩子的时候她怎么能放心得下。

    刚刚布耶楚克的话也是提醒了她,这个丫头是个福气还是个祸害,她真的不敢肯定了,当初一个两个丫头让她这个皇后闹得灰头土脸,现在她不能让这三个再受到什么伤害。

    马车到了舒禄穆府邸后,景娴让人将两个还睡得十分香甜的小包子抱回了屋中,又让人将“神兽”小历抬进了她的院子里,安排在侧间住着,她要好好地看着这个女子,不管她是什么成色,绝对不能让她有兴风作浪的机会!!!

    作者有话要说:一会儿还有一章,接下来就该是孜然羊了,然后就是相认。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