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恩赐?还是报应?

    婚姻就像围城,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来。*非常文学*

    其实紫城不也是如此吗,里面的人,想挣脱金丝鸟笼获得自由,而外面的人,却是眼巴巴地看着在山上看着.

    这里曾经属于他,但现在他却无力回宫。

    “终有一天,朕会回去的。”乾隆永远都想不到,他现在所站的的地方,其实就是当初夏紫薇每远眺紫城的地方。

    这对儿父女,其实还有十分有相通的地方的。

    一样地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一样地为了一个目标一往无前,宁可拼了命也要进宫。

    还有就是一样地

    国色天香。

    或许如今的乾隆与夏紫薇站在一起,夏紫薇还要逊色吧,倾国之色,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的。

    乾隆跺了跺双脚,又搓了搓如玉一般白皙的双手,紧了紧裹在凹凸有致的躯上的一件已经补丁摞补丁的棉袄。慢慢地回让他发憷的酒楼。

    “好你个/蹄/子,只一会儿的功夫看不到就出去想野男人了,还不赶紧把碟子都刷了!真是上辈子欠你的,竟然捡了个赔钱货,刀拿不起来,针也不会用,哼,别以为有老板护着就想翻,要是再敢反抗,老娘就把你捆上了卖到最脏的窑子里去!”一个满脸横,手上拿着藤条的老妇人说道。

    “李,求您了,不要把我卖到窑子,我会好好地干活地,我这就去,这就去。”乾隆说罢口中带了哭腔,心中虽然十分不屑这种手段,但是人在屋檐下,就必须得低头。

    他是皇帝,微服私访的时候也是去过窑子的,做客人风流快活自然是好的,但是要真的被卖到里面,那可就真的是生不如死啊。

    只可惜曾经十分熟悉的弓马骑,如今因这子本就弱,再加上饥一顿饱一顿,每天做无数的活计,根本就不能发挥出来,不然,怎么会在最初反抗的时候被这小酒楼里面的老板娘给制住了。

    那,乾隆因一颗珍珠丸子噎了晕了过去,等到再醒过来的时候,眼前已经不再是金碧辉煌的养心,而是四面漏风的破房子,他下的也不是与后妃颠鸾倒凤的龙,破旧的木板上,放着一露出了棉絮的被子,头上,和着香灰用破布条子包着。而他的上,也只是穿着如今穿着的补丁摞补丁的棉袄。

    就这,还是在酒楼做活的一个老妇人看不下去给她缝补的。

    “花啊,又跑出去了?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往外面跑?你看看,肩膀这儿又磨开了。晚上再补补吧。这样可不成啊,女孩子,要学女红,要不以后怎么能嫁得出去啊。”旁边一个穿得比她上补丁少一半儿但是头发却已经全白的老妇人说道。

    “王妈妈,谢谢你了,要不是你,花恐怕就已经死了。”乾隆没有变成一个仇视世间一切的变态少女,可真的是多亏了这位王妈妈了。

    她也是从王妈妈的只言片语中听出来的,当自己这体的本尊,是因为被酒店的老板看上,趁着家中母老虎出门要施暴反抗才撞到墙上。据说当时血流如注,如今能正主是去转世投胎过好子了,只剩下一缕被丸子噎死的真命天子的孤魂。

    “傻丫头,又掉眼泪,可不能这样了。咱们都是出来讨生活的,哪能不互相帮衬着。莫哭了莫哭了,若是被那个杀千刀的老板看到,又有苦果子吃了。”王妈妈也是一生叹息,心中只能说这是天上的仙女投生到下界来受苦受难的吧,瞧花这容貌,恐怕宫里头的娘娘都不及她万分之一吧。只可惜投错了地方,在这儿受苦了。

    “王妈妈,您等着,等花发达了,一定给您金元宝。”乾隆用油腻腻地袖子蹭了蹭眼泪,王妈妈说得对啊,自己现在这子也不知道上辈子是修了什么德或者是缺了什么德,竟然生得国色天香倾国倾城,别的不说,单就是哭与笑便是轻易做不得。

    一哭,便是梨花带雨;一笑,便是满堂生

    这举世,也就只有满洲第一美人的景娴能与她稍稍有些比较吧。可是现在,她只是曾经偷偷地洗干净脸透着污水看过自己现在的模样。若是曾经肯定要弄进宫里,只是现在,每天只恨不得往脸上多涂两层煤灰再出门。

    所幸,这容貌只有老板还有给她包扎的王妈妈看过,老板也是因为这样才会起了歹心,而这个老板又是最惧内的,怕事闹大,现在每天被老板娘骂什么香的臭的都往屋里拽,还有没有歹心

    如今乾隆也十分庆幸这正主是聪明的,从小就懂得藏拙,不然,就不像老板娘是被卖到最脏的窑子,而是被大价钱送到了最好的窑子吧。不管怎样,都是最惨的下场。他可不想这样活着。

    他要尽快与弘昼联系上,他要去宗人府,别的不说,只是一口流利的满文就能让她脱离火坑。

    “唉,花啊,救你不是让你生那些不该有的心思,那些贵人岂是咱们能肖想的?以后莫再去衙门门口了,那次也只是被采买的老张头看到,你要是真的出了什么差错,可怎么办?人活着,命是最重要的。”王妈妈说道。

    “你长得好,等以后找个老实的小子嫁了才是正理。”王妈妈说道。

    王妈妈人好是好,就是平里总是牵线搭桥,尤其是花的人生大事,是她放在嘴边念叨的重要的事

    “唉,不说了不说了,李来了,我先去做活了。”王妈妈说着忙低头洗眼前的菜。

    “好你个老货,我就出去这么一小会儿,你们这就开始偷懒,还想不想吃饭了!小蹄子,就知道是你的主意,偷懒不做活,我现在出去,告诉你,要是再让我看到盆里有碟子,你就给我饿到明天晚上!哼!”那个李说完,抱着怀中的儿子出了门。

    乾隆实在是受不了现在的生活了,她想过反抗,可以说她自从醒过来以后就在不断地反抗,可是一醒过来就被打,想去宗人府却被采买的人拦下,再去的时候却是被推搡出来,说宗人府的大人没有时间听他闲磨叽。

    乾隆还不知道,因为还珠格格的事,他的叔叔弟弟们已经私下里通了气儿,也就是赶上那天的是好说话的,不然,他这条命,几棒子就交待在那里了。

    正洗着碗,就听耳边响起了熟悉的车轮声,这时他不顾一切放下手中的碟子,小步跑到门口,看着门口进来一个梳着两把头的老妇人,每个月,这个老妇人都会来几次,每五天一次。

    这是乾隆最后的王牌,她一直都不敢露的王牌,她也不知道这到底是谁家的嬷嬷。只认得那是满人家中才会有的打扮。

    他只有一次机会,冲出去,抱着车轮子不放,用满文喊救命,让她带着自己离开这个他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的地方。

    这个老妇人他已经摸出了规律,每次十个包子,十个菜包子。但是心中还是有顾虑,万一只是大户人家采买的,认为自己是说胡话,是疯子该怎么办?

    还有,现在上根本就没有力气,也许跑不到一半儿就被拦下了,那可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一张机会十分渺茫的王牌,他到底应该怎么办?难道真的像王妈妈说的那样,等以后找个老实的男人嫁了?

    不,不要这样,他是大清的皇帝,如今宫中还不知道是谁坐那张椅子,他要赶紧进宫,要去找皇额娘通气儿,将那个乱臣贼子拿下。

    眼巴巴地看着老嬷嬷拿着包子出了门,乾隆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踮着脚顺着前厅走到门口,也是他好运气,听到老嬷嬷说,十天以后她们家的福晋要带着孩子去庙里上香,然后会在这边经过。

    十天,那就再等十天,乾隆心中暗暗地想道,眼前好像已经看到了自己重新回到皇宫与皇额娘相认

    “你个小蹄子,不在后面干活儿竟然跑到前面来偷懒,气死我了,看来你是翅膀硬了,今儿个不收拾你你就不知道你李我长了几只眼。”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老板娘已经带着孩子回来了,先是把孩子扔到了老板怀里,然后抄起后的扫帚就开始追乾隆。

    “哎哟,你个杀千刀的小蹄子,竟然还敢跑!看我不打断你的腿。”一声落下后院响起了花的惨叫声。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像事没有发生一样,该吃吃该喝喝。

    乾隆不知道自己到底挨了几棍子,只是这次是真的伤着了,腰上也挨了两下,现在王妈妈正在拿药油给她擦。

    “花,要是疼就喊出来,没人笑话你的,作孽哟,怎么就下得去手,这要真的伤大了,以后还怎么生娃?”王妈妈念叨叨地说道。

    乾隆也没有想到,怎么会这么疼,以前他受过的大大小小的伤也是无数的,难道说是现在的皮肤太嫩了,只是不管怎么样,新觉罗家的尊严还是告诉他不能喊疼。

    “好好歇着吧,那老婆子没有说让你歇着,明儿个还得接着干活呢,你这孩子,哪里来得这些心思,怎么跑到前面去了,要是被哪个不长眼的卖了可怎么办?唉,看着就是享福的子,怎么落魄到这里呢?”王妈妈说道。

    “王妈妈,您也不知道我是哪里来的吗?”乾隆说道,他真的很想弄明白自己这个子的份,只是根本连一点儿线索都没有。她唯一的财产就是上这衣服,头上的头绳还是王妈妈看着以前的旧了扯了个布条子做的。

    “我哪里知道啊,我来的时候,你就已经在这里了,那个时候还只是小小的个子,上一点儿都没有,只是现在也太瘦了些,这样下去以后可怎么生娃啊。”王妈妈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花这板儿,一看就是能生的。

    “那王妈妈,你的家人呢?”上不疼了,乾隆也开始问道。

    “唉,全死了。我住在京郊,原本家里也是有田的,只是被满人占了。丈夫被打死了,只剩下我和一个小儿子,本以为带着儿子好好地讨生活也就是了,谁知道前两年,一个没看住,儿子掉到了河里,等捞上来的时候,已经没气儿了。”王妈妈说着抹了一把眼泪。

    “你这妮子,虽然是女儿子,可是主意却是正得很,你看着妈妈头发都是白的,其实妈妈才四十岁啊,带着了克夫克子的份,怎么都是被人指指点点的命,如今有碗饭吃已经很知足了。妮子,不要觉得自己长得好,就去碰运气,那些官儿老爷岂是咱们能招惹的,真的进去了,还不被那些太太姨们给弄死。”

    “那上面就没有人管吗?”乾隆自诩自己治下的是盛世,谁能想到,却是这样的景象,这还是天子脚下,若是其他的地方还不知道成什么样子了?

    “以后这话可千万不能说了,傻妮子,你还小,等长大了就懂了,以后可莫要说这些话了,要是被人听到就不好了,快睡吧。”王妈妈说着给乾隆掖了掖被子,又开始借着小油灯给她补棉袄。

    乾隆哪里睡得着,心早就凉透了,不过这也更坚定了他要逃出去的心思,只有逃出去才能解决现在的一切,十天,十天后一定要截住那个福晋家的车,然后再徐徐图之!

    作者有话要说:电视剧中,紫薇天天在一座山头上巴巴地看着紫城,如果瑟瑟没有猜错的话,那里应该是传说中的景山吧,一个平民老百姓能上去,瑟瑟觉得十分囧。

    尤物花来了。要说长得怎么样,大家就往那长得最祸国殃民上想吧,如果不是剧限制,瑟瑟其实想让乾隆爷玛丽苏一把的。

    然后下面瑟瑟去更一清了,有一万五的榜单。宜修今天不会更,明天会更,看宜修的妹纸们帮忙通知一下。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