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额驸

    和敬说罢,便直接跪倒在地上,倒是将胤禛吓了一跳。

    “敬儿,你这是做什么?地上凉,赶紧起来。”胤禛忙说道。

    “皇阿玛,您就让女儿这样说吧,这样说,女儿心里能好受些。”和敬说道。

    “是为了色布腾巴勒珠尔爵位的事吧。”胤禛说道,这些子里,看弘历当年批阅的奏折,他也知道了一些事。如今见和敬态度坚决,便坐在上方看着她问道。

    “是,是女儿额驸的事,只是女儿不知道该怎么说,色布腾巴勒珠尔的罪过很大,女儿心里明白,但是这几年女儿瞧着,额驸有劲儿没处使,真的十分着急。早先进宫的时候,女儿便想着去皇额娘那里敲边鼓。”和敬边说边觉得头顶上冒凉气。

    皇女的直觉告诉她,如今的皇父已经不是用已经去世的皇额娘便能打动他的人了,现在的皇父,喜欢女儿,但从不溺,若是能说出理由,他会酌考虑,若是说不出,就算你是最受宠的,也得不到半点儿好处!

    而且,如今的皇父,比之曾经,更像一个帝王,隐约觉得,记忆中有一个十分熟悉的影,与他很像。

    凛然不可侵犯,只能仰望。

    “女儿知道,此次求甚是放肆,但是,见额驸每空有报国之心却不能一展手,女儿亦是跟着着急,还请皇阿玛能给色布腾巴勒珠尔一个机会,让他能再为大清立功。”和敬说罢只觉得后背的汗已经透了。

    “敬儿啊,色布腾巴勒珠尔当初是因为什么被罢免的爵位?”胤禛问道。

    “是阿睦撒纳叛乱。”和敬说道。

    “乾隆二十年,阿睦撒纳叛乱,贻误军机,指导无方,说起来,也不是他一个人的错误,但是却与他有着很大的关联,这里面有的事你知道,有的事你不知道,不过朝廷出俸禄不是养闲人的,你回去吧,朕自有打算。”胤禛说罢起来到和敬面前。

    “赶紧站起来,都是做额娘的人了,怎么还掉金豆子,不可以哭了。”胤禛说罢替和敬将脸上的泪珠擦干。

    “皇阿玛,您不怪女儿?”因着胤禛的行为,和敬愈发珍惜这份父女之间难得的亲,所以在今用衣服讨好胤禛的时候,她的心里是十分没底儿的。

    她怕了,怕皇父会伤心,怕好不容易得到的亲在顷刻间化为乌有,如今色布腾巴勒珠尔的事有着落,她自是十分开心,只是这幸福,似乎来得有些突然,砸在她的头上,让她觉得头晕晕地。

    也许这就是真正的父女吧,曾经,她只能对皇父撒,用甜言蜜语,为了自己不惜将已经供在神坛上的皇额娘拉下来做交易,每惶惶不可终,生怕有一天会失去了宠幸,变得一无所有。

    明明知道某些人是踩着她额娘的名头爬上的妃位,但为了活着却不得不笑脸相迎,不得不说那些违心的话。

    如今,路似乎比曾经更难走,皇父也比曾经要难以揣测,但是不管是称赞还是批评,和敬听在耳中记在心中,都十分安心,这些或是赞扬或是批评的话,证明她在皇父的心中还是有位置的。

    也许只是一句“天凉加衣”,也许是“敬儿愈发懂事了”只几个字,就能让自己心中所受的委屈皆化为乌有。

    因为珍惜,所以害怕失去。

    “傻丫头,你是朕的孩子,朕怎么会怪你,你的心思朕都知道,也能理解,为妻者,当如此。去吧,回去好好歇着,只是朕不会因为色布腾巴勒珠尔是固伦公主的额驸便会对他另眼相看,大清的亲王顶子,不是这么好戴的,你且先告诉他,朕会启用他,但是朕给他选的路会很难走。”胤禛说道。

    “是,女儿知道了。”和敬说罢用帕子擦了擦泪水,在胤禛的笑脸中离开了养心

    “高无庸,拿回疆的地图来。”和敬走了以后,胤禛便开始研究回疆的地图。

    就像胤禛说的那样,色布腾巴勒珠尔罢爵的事儿,其实可大可小,只是要看当事人怎么看,若是看当初的折子,弘历的脑子还是很清醒的,最起码知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胤禛刚刚接到消息,回疆阿里和卓带着他的小女儿含香已经在来京城的路上,因其部落战败,这次是来归降的,只是从胤禛让人调查的况来看,回疆的况并不是很乐观。

    虽然打了胜仗,但是下一步该怎么做完全是一笔烂账,雍正朝的改土归流虽好,但是却还是有瑕疵的,对上回疆,还需要细细斟酌。

    “主子爷,恭贵妃娘娘来了,说是给你做了一盅汤,让您趁喝下补子。”正想着,就听高无庸低声说道。

    其实高无庸对恭贵妃这种手段也是十分不屑的,拾人牙慧,这招当初延禧宫的不知道用了多少次了,如今还想用这个迷惑主子?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成色,坐的是什么位置!

    “高无庸,养心是谁守卫的?今是谁值班?”胤禛说道。

    “回主子爷话,是甲子组的侍卫。”高无庸如实回道。驻守的侍卫按照天干地支划分,轮班执勤。

    “你去回了景仁宫的,养心属前朝,若是不想名节受损,就赶紧回景仁宫去,不然,朕也保不住她!另外,传旨,养心除太后皇后以及诸皇子皇女,其余人等,无传召不得入内!违者当事人斩,当轮班侍卫逐出宫廷,永不录用。”

    “奴才这就去办,只是漱芳斋的还珠格格还请主子爷给个章程。”高无庸上的汗都出来了,主子爷喂,其他的人奴才有主意,只漱芳斋的那位,您还是给个主意吧。

    “你小子,也罢,漱芳斋的若真的有胆量闯到这里,就让人将她拿下,不用顾忌她的份,五花大绑,嘴也堵上,朕说得够清楚了吗?”胤禛说道。

    “奴才明白,奴才这就去办。”高无庸得到圣旨,忙下去传话。

    恭贵妃一直在养心外等着,那待遇与当的令妃相比真的是差的不是一点儿半点儿,当初令妃来养心的时候,福尔康还在侍卫中,他仰仗着令妃在侍卫中有不小的权力,而令妃因为尔康的这点儿权力,进出养心比皇后还要便利,每次进去的时候都是在里面等着。

    哪像恭贵妃,为了给皇帝留下好印象,特地按照乾隆的喜好打扮了,穿得本来就少,如今,鼻子已经不得劲儿了。

    “贵主子,皇上说了,养心是召见外臣的地方,您在这边,若是被外臣看到了,皇上也保不住您。”高无庸劝说道。

    “可是”现在没有外臣啊,恭贵妃只说了两个字,其余的皆咽到了肚子里,想想可以,却是绝对不能说出来的。

    因为皇上的话不是她能质疑的。

    “主子,您就听老奴一句劝吧,皇上这样做也是为您好,若是您伤着了,还不是让皇上担心?高无庸也是紫城的老狐狸了,他深知胤禛将钮祜禄氏提上来不就是为了平衡后宫,主子爷心中有谁他不知道,但是有一点是绝对确定的,那就是如今这位贵主子要好好地捧着,就算主子爷一根手指头都不碰她,也要让她觉得自己很受宠!

    果不其然,恭贵妃听着高无庸说的话,心中十分高兴,伸手让边的宫女递上一张银票,但高无庸推辞不要,说是做奴才的本分,天知道若是胤禛知道高无庸收了银子,他这个大总管就去辛者库享受吧,不过恭贵妃倒是觉得,因为皇帝是真喜欢她,所以养心的奴才也高看她一眼。

    让人将银票硬塞到高无庸的手中,恭贵妃便带着贴的宫女离开了,高无庸看着恭贵妃离去时的步伐,心知自己这件事儿办妥了。

    和敬出了养心后,没有在皇宫中停留半刻,她要赶紧将这事儿告诉色布腾巴勒珠尔,虽然不知道前面要面对的是什么,但是总归是有希望了。

    因着前面胤禛的旨意,高无庸特地让人去门口守着,等色布腾巴勒珠尔来的时候,直接请到了养心中。

    “额驸稍等片刻,皇上正在处理事,一会儿就过来了。”高无庸亲自给色布腾巴勒珠尔上了茶,温言说道。

    “有劳公公了,这点儿小意思不成敬意。”色布腾巴勒珠尔说罢从袖中掏出一张银票。

    “哟,额驸爷这么做可就是打奴才的脸了,奴才在皇上面前当差,伺候主子们本就是本分,怎敢要您的?”高无庸说罢看了看四周,方又低声说道

    “今儿个一大早大公主就在这儿等着了,刚刚从里面出来的时候,眼睛都是红的。”

    高无庸只说了两句便去继续忙自己的事了,倒不是他有多菩萨心肠,他现在是在雍正爷手下当差,主子爷的脾还没闹明白呢,现在当然要对诸人依着主子爷的眼神小心伺候着。

    色布腾巴勒珠尔听罢,心中也有了计较。思绪亦是翻来覆去转了半天,脑子里面想的是这两年自己的作为。

    贻误军机,不管当时有多少理由,错误犯下了就是犯下了,没有任何理由逃掉。

    只是,虽然他是顶天立地铁铮铮地汉子,但是这两年的空置也让他对自己开始不断地否定,心中十分苦闷,男人都有上战场立功的心,如今虽盛世太平,但是边界的争斗还是很多的,看着朝廷今让傅恒出征明让阿桂平叛乱,而他,堂堂固伦公主的额驸,却只能在京城做一个闲人,这滋味,想来和敬也是希望自己能重拾信心,所以才来求的皇上吧。

    心中有一丝别扭,但更多的是甜蜜,虽然已经是老夫老妻,但是感却比刚刚大婚的时候更好,夫妻间也是越来越有默契。这就是携手走一生的妻啊。

    心中想着,一向十分豪迈的蒙古汉子脸上竟然露出了十分幸福的笑容。

    “额驸这是有什么好事?也说出来让朕听听。”色布腾巴勒珠尔正想着,胤禛已经从内室中出来了。

    “奴才给皇上请安,皇上万福金安。”色布腾巴勒珠尔一听忙从椅子上起来给胤禛行礼。

    “诶,你是敬儿的额驸,自然是要跟着敬儿一起喊朕皇阿玛的,怎么?朕几年没有用你,就跟朕生分了不成?”胤禛戏谑着说道。

    “是,皇阿玛万福金安。”色布腾巴勒珠尔又行礼说道。

    “起来吧,一家人没有这么多的外道,今让你过来是有一件事要你去办,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胤禛亲自将色布腾巴勒珠尔扶起,然后用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是。”色布腾巴勒珠尔亦是用十分低的声音回道。

    胤禛听罢,心中给色布腾巴勒珠尔加了一分,沉寂了两年,色布腾巴勒珠尔的子平和了许多。

    因阿里和卓的队伍已经在半路上了,胤禛需要找人去摸摸他们的底细,一个战败的和卓带着有“回疆圣女”名声的女儿来朝,这事儿怎么听怎么像是来给他使美人儿计的。

    其实就算是“美人计”,胤禛也不会在意,不管那个“回疆圣女”是个什么成色,来了随便往哪个宫里一塞就是了。

    只是雍卫初步调查的结果是,那个“回疆圣女”已经二十,这种年龄还没有出嫁,如果还用圣女来搪塞,胤禛是绝对不信的,还有就是他的直觉告诉他这里面有事儿。

    胤禛将事与色布腾巴勒珠尔说了一下,明面上,色布腾巴勒珠尔是朝廷派出去的使臣,暗里他的任务就是给胤禛调查明白,这个阿里和卓还是那个传说中的回疆圣女到底是个什么成色。

    若是曾经,色布腾巴勒珠尔就算是口中答应,心中也是十分不屑的,今时不同往,接到任务后,他马上就给胤禛表了决心,一定要将这件事办妥。

    胤禛又给他拨了一名雍卫一名晨晖卫,一面是保护,一面也是监视。

    作者有话要说:坑爹的瑟瑟回来了,今天存重生,但是今天就一更,到下周四更新绝对过一万五。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