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暗潮汹涌

    一时间慈宁宫中一点儿声音都没有,众人神色各异。

    钮祜禄氏:弘历果然还是看重自家人的,如今瑶儿做了贵妃,又深得盛宠,只待有了皇嗣,便可进一步行动,皇后,哀家倒要看看你的成色是什么样儿的!

    纯贵妃:这后宫真的是越来越不按照规矩走了,昔是无子封妃,今只翻了一回牌子就被册封为贵妃,还不是因为挂着个钮祜禄的名头。

    心中想着,纯贵妃看了看舒欣,因承舒欣救了永璋的,早已和皇后站在了一条线上,而现在她也知道自己的儿子不管是永璋还是永瑢都不可能继承那个位子,早已收了争宠的心思,只想过安生的子。

    如今,她只担心这个所谓的恭贵妃是一个比令妃更难对付的人,令妃份不显,但这位恭贵妃可是既有皇太后撑腰,又有皇上的宠,若是再生下个皇子,那岂不是又没有安生子过了?

    心中焦急,但却连一点儿声音都不能出。就连看舒欣,也只能是装作无意地看一下。

    如今,最激动的莫过于令妃了,因为乾隆蹭亲口对她说过,只要生下这个孩子,就封为贵妃,如今,纯贵妃还活着,另外一个贵妃已经被人占了,她的梦想全都被打碎了。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皇上不会这么做的,钮祜禄氏只不过是因为占着一个好的姓氏,以后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毕竟自己可是有孕的,而且太医已经说了,这一胎是儿子,一定是儿子,不能输,绝对不会输的。

    如果轻易认输就不会有今的荣光,只要好好地谋划,什么恭贵妃,什么皇后,什么皇太后,都是我的手下败将!

    景仁宫,不就在延禧宫旁边吗?令妃眼睛一亮,恭贵妃,咱们可是邻居呢,后,臣妾会好好侍奉你这个贵妃的!

    一石激起千层浪,舒欣心中亦是有了惊动的,只一个晚上,就被封为贵妃,还协理后宫,这真的是越来越诡异了,钮祜禄瑶儿,难道是那位大臣家的嫡女,对朝中有什么用处?

    再想想恭贵妃的颜色,并不是乾隆最喜欢的样子,只是面相清丽,行事恭谨贤惠而已。只是皇太后今说出来要做什么呢?看自己失态,或者说是试探?

    呵呵,这后宫倒真的是越来越让人猜不透了,受宠多年的魏氏我都不放在眼中,更何况你一个恭贵妃钮祜禄氏,你的好太后亦是在我的手中讨生活的,更何况你?

    钮祜禄氏,这是你自己找上来的,既然你非要争些什么,那就不要怪本宫不念当年的旧了,手中没有暗卫,朝中没有势力,但是本宫照样能把你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倒真的是一件好事呢,臣妾早就说了,皇额娘是最有福气的,您瞧,您为咱们大清祈福,令妃与梅嫔就有了孕,如今,宫里面又发现了恭贵妃妹妹这样剔透的人儿,怪臣妾眼拙,没有发现,皇额娘不要怪罪才是。”舒欣起行了一礼说道。

    众嫔妃(包括令妃):贤惠,太贤惠了!

    “你平里本就忙,哀家又怎么会怪罪你呢,如今有两个贵妃帮衬着,后,你就能轻省些了。也能多陪陪哀家。”钮祜禄氏亲自起将舒欣扶起。

    在别人眼中,这便是一派十分和睦的婆媳相处场景,但只有在舒欣与钮祜禄氏边的两位嬷嬷才知道,太后与皇后之间,山雨来风满楼。而容嬷嬷对钮祜禄氏此等找死行为,心中有话,但却不能说出来。

    “来,挨着哀家坐着。哀家就知道没有看错人,如今看来,就连当年的孝贤皇后都没有皇后贤惠呢。”钮祜禄氏说道。

    “皇额娘谬赞了,臣妾怎么能与孝贤姐姐相比,臣妾这么做,也是为了咱们皇家的而已,再者说了这些事还不是您老人家做主的吗?”舒欣笑着说道。

    既然撕破脸,就没有必要再装什么直肠子了,钮祜禄氏,你想用富察氏来膈应人,实在是找错了人选。

    既然你想为恭贵妃求宫权,那就拿去,本宫倒要看看这个恭贵妃是什么成色,你又能走到哪一步?

    动吧,你动的越多,就会越招忌讳,别以为你做了皇太后就能为所为,弘历不是傻子,我也不是吃素的!今你给别人铺平了路,难道还想着让人家承你的?做过后妃的你,怎么就这么肯定你下面的人是老实的?

    有什么招数就尽管放出来吧!

    “如今,虽没有册封礼,但毕竟已经是圣旨上明说的贵妃,今皇上遣人来报的时候,还特别嘱咐要赶紧将景仁宫收拾出来,让恭贵妃住进去呢,哀家知道现在是年关,但毕竟皇帝难得提这么一回,哀家也不能大过年的驳了皇帝的面子啊。”今钮祜禄氏的话是句句戳人肺管子,这是在舒欣看来,这些本就不是问题,至于戳肺管子,当然也不是戳的她的,无意中瞟了一眼下首,果然,手都已经白了呢。

    “臣妾知道了,今儿个回去就去准备着,明天,不,今天就让恭妹妹搬进去。”舒欣笑着说道。

    “皇额娘,如今年关已近,臣妾便与两位妹妹商议后面的章程,臣妾相信,有两位妹妹帮衬着,今年的年节肯定会十分闹的。”舒欣继续说道。

    “好好好,哀家就等着了。”太后笑着说道。

    接下来,钮祜禄氏与舒欣还有众嫔妃又说了一些平里的闲话,钮祜禄氏在众嫔妃面前又再三叮嘱了要妥善安顿恭贵妃,那样子,莫说是娶儿媳妇,倒更像是嫁女儿一般。

    说者有意,听者亦是有心之人。

    心中还想再搏一把的,自是有了自己的思量,不管是模仿着恭贵妃行事,还是暗地中下绊子,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了,而舒欣,听完了,演完了这场戏,只让边得用的大宫女拿着牌子去办理恭贵妃的迁宫事宜,又开私库送去了一些赏赐。

    既能卖给钮祜禄氏一些好,又能看着延禧宫的生气,何乐而不为呢。

    众人散去之后,钮祜禄氏坐在主位上,看着冷清的慈宁宫,对边的桂嬷嬷说道

    “桂嬷嬷,你看,如今的皇后怎么样?”

    “回老佛爷话,奴婢瞧着,皇后娘娘比以前更贤惠了,倒更像先头的皇后娘娘。”桂嬷嬷是跟着钮祜禄氏的老人,她口中的皇后娘娘,自然不是孝贤皇后富察氏,而是乌喇那拉家的另外一位皇后,先帝元后孝敬宪皇后乌喇那拉氏。

    “哼,果然是什么样的人家出什么样的人,这漱芳斋的两个野丫头还真的是不省心的,当皇帝怎么就没有把她废掉,反而让她有了休养的机会,看透了一切!如今倒真的是越来越难对付了!”钮祜禄氏捶着桌子说道。

    “老佛爷您仔细手疼,如今人都已经没了,您是皇太后,那个人又怎么能比得过您有福气呢?”桂嬷嬷在一旁低声说道。

    都过去了,是啊,钮祜禄氏也知道都过去了,可就是不服气。

    为什么,她为雍正皇帝生下了继承人,但却什么都没有得到,一入府便是格格,一辈子都只是格格,到后来,年氏这个汉军旗的女人封了贵妃,她却只能一个妃,生生比人矮了一截,再到后来,熬死了年氏,熬死了那个女人,本以为能做皇后,就算是为了给弘历一个嫡子的待遇,本以为他能册封自己做皇后,但是没有,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贵妃的名头,虽是后宫中的第一人,虽手中有了宫权,但却从来没有没有被人正视过!

    明知道那个女人已经死了,可是却从来都被人戳着肺管子,谦妃?还不是因为像极了那个女人,每年就九月便会回潜邸去看桂花,四爷,妾在你的心中到底算什么?

    如今虽已是皇太后,但是你的陵寝中,却再无妾的位置!

    罢了,罢了,您的眼中从来都不曾有过妾,那妾又为何还要去肖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事

    若您去那个女人在天有灵,那就睁大眼睛看着,妾如何将乌喇那拉家的女人置于死地,不是妾狠心,只是咱们都知道,生于后宫,便要为自己,为自己的家族谋划,凡事挡路者,死!

    养心

    胤禛看着刚刚从慈宁宫传来的消息,心中平静得很,果然,这权力让人迷失,回想起那个在自己得时疫的时候衣不解带的格格,还有那怯怯的眼神,如今都变了。

    为何不立你做皇后,钮祜禄氏,你除去为朕生了一个儿子,可曾立过天大的功劳,你可知道自己是什么份?

    你侍疾有功,但那也只是你的本分而已,你还想要什么?

    宋氏,李氏,年氏,还有刘氏,只是因为出自汉军旗而已,你又比他们好到哪里去,若不是弘昼天活泼,朕恐大清出了明武宗那般玩闹不知好歹的皇帝,又怎么会选择了弘历。

    终究,你只是运气好而已,但别忘记,你的运气是朕给的,昨朕能给你,今也能把它拿走!

    “密切关注慈宁宫与景仁宫,若有异动,不拘时间不拘地点,一律速报上来!”胤禛说道。

    “属下明白!”接到任务后,下首的暗卫便起开始执行新一轮的任务。

    再想坤宁宫,胤禛心中十分满意,没想到敬卫只能潜入到坤宁宫的粗使人中,他也是刚刚得知,坤宁宫竟然如铁桶一般,任谁都进不去,虽然坤宁宫中也有当初弘历与钮祜禄氏留下的钉子,但是却一点儿用都没有。

    “启禀皇上,大公主求见。”正想着,这时就听高无庸禀报道。

    “唔,是敬儿来了,快让她进来。”胤禛一听是女儿来了,忙让人请进来。

    “女儿给皇阿玛请安。”胤禛还没坐到位子上,和敬便拿着抱着一个包袱走了进来。

    “今儿个这是什么风把敬儿吹来了?赶紧起来,咱们父女之间没那么多的外道。”胤禛说道。

    “谢皇阿玛,只是礼不可废,女儿可不能做那不孝之人。”嘴上说的严肃,但行事依然是小女儿做派,只是因为胤禛一向对女儿宽容,所以和敬这样的做派,在他看来只觉得可

    “给大公主看座,敬儿手中这是拿得什么?难道是在京中住不惯,来向朕辞行?”胤禛说道。

    “才不是呢,皇阿玛难道忘记了让女儿给您做的衣衫?女儿可是做的很辛苦的,今特地给您送过来的。”和敬说道。

    “唔,那朕倒真的要好好地看看了,高无庸拿上来。”胤禛说道。

    “是。”高无庸领命道。

    “女儿向皇额娘要了您的尺寸,将肩膀与膝盖处加厚了一些,这样皇阿玛穿着的时候会舒服一些。”和敬说道。

    “嗯,还是闺女贴心啊,就算是嫁人了,也是向着阿玛的,朕很喜欢,敬儿可要什么赏赐?”胤禛翻看着衣服说道。

    “孝敬皇阿玛,是女儿的本分,哪有用这个朝皇阿玛要赏赐的理儿?”和敬婉拒道,虽然她心中真的有事

    “如果你不说,那阿玛可就不赏咯。”胤禛说道,她怎么会不知道和敬有事儿?晨晖卫早就报上来了,当初弘历收沧海遗珠的时候,和敬一气之下回了蒙古,如今事尚未解决却已经回京,为的还不是色布腾巴勒珠尔的爵位?

    “皇阿玛,女儿有事,只是怕皇阿玛不答应,所以不敢说。”和敬说道。

    胤禛笑了笑,一副“我就知道”的表跃然于脸上。

    “说吧,你是真的闺女,有什么还是朕不能做到的?当然,若你想把国库搬空朕是绝对不会答应的。”胤禛说道。

    “皇阿玛想到哪里去了,女儿岂会像十一弟一般,钻进了钱眼儿里面?是是”心中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如今就是说不出来。

    “是什么?”胤禛说道。

    “是女儿的额驸的事,女儿这是来求皇阿玛的。”和敬在胤禛的鼓励下,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作者有话要说:当然历史上的小四子没有这么不堪的,至于四四为什么选了小四四,瑟瑟也不知道,一切都只是浮云而已。

    存稿啊存稿,瑟瑟在各种存稿,恨不得马上相认,但是需要时间啊??????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