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的脑回路又变了

    一顿饭下来,自然是宾主尽欢,永璋和其木格琴瑟和鸣,两个人之间的互动让舒欣和纯贵妃看着都十分欣慰,想来过不了多久就能抱孙子了。

    和敬和四格格一直照顾着三个小孩子,一会儿给这个夹点儿,一会儿给那个夹点儿菜,一顿饭下来最忙的要属他们,若不是后来舒欣制止,两个人到用膳完毕也吃不上两根儿菜。

    至于三个小包子,就像刚刚找到食物的小老虎一样,只顾着低头吃,当然皇子的规矩还是有的,只是那狼吞虎咽的样子可是让人看着心疼得紧。

    用罢膳食,时间也不早了,和敬母子还有永璋夫妇纷纷行礼告退,而纯贵妃也直接回到自己的宫中。临走前,舒欣又给和敬和永璋府上一番打赏,并嘱咐永璋好好办差,并告知和敬若是有什么事让人进宫禀报等等。

    待一切都忙好以后,舒欣这才有时间“提审”两个小包子。

    “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有了往的温柔,舒欣板着脸,对两个站在下方低着头的小包子说道。

    “没没什么的,皇额娘,已经不疼了。”永璂说道。

    “皇额娘没问你到底是伤还疼不疼,是问你今儿个到底发生了什么?”舒欣说道。

    跟着进去伺候永璂换衣服的宫女看得真真的,不光是永璂上,永瑆侧也是青了一块儿。

    还真的不知道,皇宫里竟然有人对皇子还是皇后的孩子下手了!

    “永瑆,你说。”舒欣又对永瑆说道。

    “皇额娘,儿子儿子”永瑆也是结结巴巴地一句话都说不利索。

    “你要是不说,从今儿个起到今年年底还有今年过年的赏银就都别要了。还有,宫女太监过年的赏银,你自己出。”相处了这么长时间,舒欣早已经摸透了永瑆的脾气。

    没有皇父的宠可以,没有众人的关注也可以,但是绝对不能没有银子和一系列和银子等价乃至价值高于银子的物品。

    “是还珠格格。”永瑆一听要没收他的银子,忙说出了实

    “十一哥,咱们不是商量好不说的吗?”永璂一听也沉不住气了。

    “到底是什么事儿,非得瞒着皇额娘。你们两个,是不是觉得翅膀硬了,皇额娘不能管你们了!”舒欣说道。

    “皇额娘,儿子错了,儿子这就说。”永璂最不想看到的就是皇额娘生气,虽然乾隆已经叮嘱事不能说出去,但是在永璂心中,天大地大,皇额娘最大!

    至于皇阿玛,小小的永璂还不知道,只要皇额娘在,皇阿玛在他心中的地位就会刷刷往下降。

    事的经过是这样的。

    今乾隆见过永璋夫妇之后,便直接去了漱芳斋。

    小燕子的天真烂漫和紫薇的才华横溢深深地感染了乾隆,听着两个孩子喊着“皇阿玛”,乾隆觉得自己的子都酥了,这两个优秀的孩子一个是他的女儿,一个是他未来的儿媳妇,他一定要把最好的东西都给他们。

    乾隆在漱芳斋坐了一会儿又带着小燕子和紫薇到御花园中赏梅。

    矛盾就是在那里发生的,永瑆永璂上的伤,是摘梅花的时候摔着了。而害得他们跌伤的就是天真的还珠格格。

    当时永瑆和额勒哲抱着永璂,永璂去摘梅花。

    有人肯定问了,这种事儿让下人去做不就成了。永瑆也说过,但是永璂说了,皇额娘喜欢,他要亲自摘。

    眼瞅着就要够到梅花了,谁知道小燕子的眼睛也不知道怎么长的,三个小孩子竟然说是“小贼。”

    三个小包子哪里听到别人吼过,而且小燕子不光是吼,还用她那蹩脚的轻功去抓贼,三个小包子本来就是在叠罗汉,小燕子这一扑,三个小包子齐齐跌到了地上。

    “你们三个,这是在做什么?”被女儿滋润了一把的乾隆,现在的脑子又不好使了。连伤都没问,直接问罪。

    “这么说,你们三个是摘梅花的时候磕伤的?”舒欣问道。

    “是啊,那个叫紫薇的好奇怪,说什么梅花也是有生命的,怎么能随意攀折,皇阿玛还说她做得对,皇额娘,儿子不疼,本来想摘梅花来给皇额娘插瓶的,现在什么都没有。”永璂低着头说道。

    “人没事儿就成了,以后遇到那个还珠格格,记着躲着走。”舒欣还能说什么,难道训斥两个小的一顿?孩子折梅本就是为了孝顺她。

    “皇额娘”永璂有些害怕,他怕皇额娘又不理他了。

    “下去歇着吧,明儿还要去上书房呢,皇额娘不怪你们,以后这种事儿让下人去做知道吗?你们伤着了,皇额娘会心疼的。”舒欣又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温言说道。

    待两个小包子离开后,舒欣又派心腹拿着她的腰牌出宫去和敬那里,永璂是在上边的都受了这么大的伤,更何况是在下面的额勒哲。虽说刚刚和敬走的时候已经叮嘱了,但现在还是不放心。

    和敬那边回家后也是“严刑拷打”额勒哲,小包子上有些淤青,但擦了药就好了,世上只有额娘好,额勒哲对和敬的提问也是知无不言的,小包子自小子骨就十分壮实,抹好药之后又蹦蹦跳跳了。

    舒欣连夜派人探望,和敬自是十分受用。但心中还是有气,因着两个民间格格,和敬心中本就是一肚子气,这时更是气得不清,最气的就是皇父的偏心。

    但无奈她虽有固伦公主的份却并无半点儿权力,只能忍着。

    待出宫的人回来后,舒欣也没有入睡,脑子里,心里全都装着事儿。

    本以为这么长时间了,人会变,没想到到头来是无用功。

    自舒欣重生后,对乾隆的劝解颇多,因着舒欣所说都是是引经据典,并顺着乾隆的脾气说的,所以乾隆对皇后的印象越来越好,在许多的事上也支持舒欣的做法。但是这也只是证明乾隆对皇后的印象好了,在皇后的劝解中发现了有些事触犯到了他的切利益。

    后宫局势已经有八成握在舒欣的手中,即使是后宫第一宠妃的令妃也只能在延禧宫中乖乖地养胎,这些都是事实,但也都是表面的现象而已。

    江山易改,本难移,乾隆既然能宽恕小燕子等人的欺君,假传圣旨以及劫天牢的大罪,那就说明在乾隆的心中他们是不一样的。

    这些人包括小燕子紫薇五阿哥尔康还有尔泰。

    其实若小燕子和紫薇能安心在漱芳斋抄书,舒欣也不会找他们的麻烦,莫说里面住着的是沧海遗珠,就算是迎回宫的是个阿哥,也与她没有关系。

    她自有她的计较,皇女嘛,就算是再受宠,到时候也是和亲蒙古的命,嫁到草原上的皇女,早殇的还少吗?不多这一两个的。

    但是舒欣不知道,还珠格格这群人,哪里是按照规矩走的,她们一直都是不走寻常路,所有的不可能到了她们那里都成了一切皆有可能。

    历尽千辛万苦,小燕子抄好了《孝经》,但是心中对皇后的恨意却是越来越浓了,小燕子平生最讨厌的是什么?

    读书抄书,她本就是最喜欢玩儿闹的,尤其又听到边的人说这个主意是皇后提议的,自然是把皇后恨上了。

    一开始紫薇并没有对皇后排斥,但是再坚定的信念也顶不住边有人不断地蛊惑,虽然手还在不断地抄经书,但是心中原本对皇后的宽恕又降到了谷底。

    她没有不孝,一切只是因为不得已,从出济南,她就必须得和金锁脱去孝衣,否则客栈是不会收他们的,等到进宫前,她也不能做些什么,在大杂院在福家在皇宫,她都是不由己。

    紫薇不明白,她都已经原谅皇后对她们的严刑拷打,为什么皇后还不放过她们,小燕子是她的结拜姐妹,但却要在这个冷冰冰的皇宫中学这学那。

    她是小燕子啊,小燕子那么地天真无邪,怎么能受这种苦呢?就像五阿哥说的那样,小燕子就是一缕阳光,照到了大家的心中,为什么皇后娘娘就不能以她宽大仁慈的人饶恕小燕子呢?

    其实,从脑回路的发育来看,乾隆还真的是紫薇的亲爹。

    天知道容不下小燕子的怎么会是舒欣,若真的想融入到皇宫这个大环境中那就应该学会适应皇宫的大环境,而不是让所有的人去适应她。

    其实,舒欣的重生根本就不能改变和小燕子紫薇之间的关系,她代表的是皇室的尊严、规矩,而小燕子和紫薇就是那反抗规矩的人,在五阿哥看来他们是天真无邪,但是对于在宫闱沉浮几十年的舒欣来说,这些人的存在,会让皇宫失去原有的秩序,这还不算,最糟糕的是,会为皇室的形象抹黑,甚至会动摇国本。

    舒欣,景娴对这些事儿看得十分透彻,而且也都把维护皇家摆在第一位,只是用的方法不一样。

    景娴刚烈,什么事儿都是硬碰硬,但是就算是皇后又怎么样,大清是姓新觉罗的,就算是皇后,上面还有皇帝。

    大清是听乾隆的,就算舒欣是重生的是乾隆的嫡母,但是在这种大环境下,只能用点滴的力量去保护边的人。

    而且在她看来,漱芳斋那一派根本就掀不起什么风浪,延禧宫才是她要防范的重点,能在三十岁后得宠,并生下两个女儿一个儿子,现在又怀上一个,能把皇后的位子架空,做了后宫的无冕之王,令妃才是最不简单的,虽然现在已经把腊梅送到延禧宫去堵心她,可是事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结束?

    躺在属于皇后的凤上,舒欣觉得累极了,比前世经历九龙夺嫡,经历那些血雨腥风还要累。

    令妃的孩子当然要生下来,可是却不能让她再受宠,后宫多得是如花的女子,要什么样子的没有,她就不信不能把弘历从令妃的上拽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