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恩

    今永璋夫妇进宫,自是带了不少奴才的,而马公公也在其中。

    永璋知道马公公是紫城的老人,因为担心马公公会被宫中人认出来,便想着让马公公就在府里管些事出出主意,自此不出三阿哥府了。

    永璋觉得很好,但这不是马公公去三阿哥府上当差的真正原因啊。

    一个如墨一个苏培盛,舒欣都要见的,让弘昼把他们两个安排在两个病号边也是这个原因。

    救孩子是其一,但更重要的是,舒欣想知道,自雍正九年后,他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而且,她也想见见当年的老人,也许只有见到他们才能回到当年吧。

    再进坤宁宫,一切都已经不一样了,就是眼前的人,若不是和亲王说,马公公又怎么会相信?

    “奴才给主子娘娘请安。”马公公哽咽着说道,这一礼,让两个人仿佛都回到了当年的雍亲王府,只是两个人都知道,回不去了,因为最重要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快起来,这么多年你也老了。”舒欣说道。

    “能再见到主子娘娘,就是老奴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了,主子娘娘一切可好。”马公公说道。

    “都好,左右都是以前做过的事儿,还有容嬷嬷帮衬着,就算是有难处,还能难得住本宫?”舒欣说道。

    “是,这倒是老奴的不是了。”马公公说道。

    此时坤宁宫中的奴才全都打发出去了,门口窗口都由亲信守着。

    “如今你能在永璋府上当差,本宫也安心了,今见永璋,也想着趁着机会见见你,虽说容嬷嬷他们都是宫里的老人,但是有的事还是不清楚的。”舒欣说道。

    “是。”马公公说道。

    “你放心,不该问的,本宫绝对不会问你,本宫只是想知道,自雍正九年后,主子爷怎么样?”舒欣说道。重生后,这个问题一直在她的心中放着,乾隆自是知道的,但舒欣怎么可能去问?还有钮祜禄氏,莫说她现在在五台山,就算在宫中,舒欣也不会去问的。

    这两个人太危险。莫说是一句话,就是一个字都会把她出卖!

    “主子娘娘去后,如墨给了老奴一封信,这些年,老奴也是按照上面的做的。主子爷一直都很好。”马公公还想继续说下去,但是头顶上空传来的压力却让他什么都不敢说。

    “苏培盛。”舒欣没有继续再问,直接喊了马公公的老名字。

    “奴才在。”马公公回道。

    “本宫问你,先帝皇后崩了多少年了?”舒欣问道。

    “回主子娘娘话,已经二十八年了。”马公公不疑有他,直接回到道。

    “那你主子爷呢?今年是乾隆多少年?”舒欣继续问道。

    “回主子娘娘话,今年是乾隆二十四年,现在是腊月,马上就是二十五年了。”

    “先帝皇后崩于雍正九年九月,今年是乾隆二十四年,后面,只有三年,本宫倒要问问你,这三年你到底是怎么伺候的?”舒欣拍了一下桌子说道,眼泪止不住流下来。

    只有三年,只有三年,这三年他一定很累吧,边只有一个苏培盛侍奉着,他又是一个犟脾气,怎么会好好休息?

    “这三年,主子爷一定很累吧,是不是经常整宿整宿不睡?”舒欣说道。

    “这”马公公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只需要回答是与不是!说,是还是不是!”

    “回主子娘娘,自主子娘娘崩后,主子爷更忙了,平里除了上朝便是在九州清晏批折子。”马公公说道。奴才想劝,但是劝不住啊。

    “奴才有罪,若当初奴才能多劝劝主子爷,也不会”

    “罢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舒欣说道。

    其实这些她一早就猜到了,为什么还不断地去寻找答案,因为心中不相信,夫妻几十余载,舒欣最熟悉自己夫君的脾气,若真的想做好一件事,一定会坚持做下去,这么多年他的苦他的累她都看在眼中。

    灵前继位的时候,皇额娘拒不受封,只想着等十四弟回京。

    皇额娘心中一直都没有有过他这个儿子,即使他登基了做了皇帝,给她带来皇太后的荣耀,她也不稀罕,因为在她心中只有十四弟才是亲生的,才是圣祖爷选定的继承人。

    这么多年他的付出舒欣全都知道,赈灾,追缴欠款,几宿几宿不睡那都是常事儿,还不是为了得到皇父的认可?最后皇父认可了,可还是有人泼冷水。

    自登基后他便没有好好休息过,带得十三弟也是来回奔波,最后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大清的万年基业,为了百姓安居乐业。

    “只求无愧于心。”舒欣低声啜泣道。重生来编织的美丽谎言就这么被自己戳破,这种滋味真的十分不好受。

    “娘娘,您要主意自个儿的子啊。”容嬷嬷在一旁劝解道。

    “娘娘,十年九月的时候,主子爷回过潜邸,那在桂花树下,主子爷”马公公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将自己知道的,还有自己的猜测都说出来。

    “桂花香好不同看,桂花还是那桂花。本宫知道了。自今后你便在三阿哥府上当差,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本宫就不多说了,如今你年纪也不小了,这些银子是本宫给你备下的,虽说永璋不会亏待你,但是该置办的也不要亏着自个儿。”舒欣说道。

    “老奴谢主子娘娘赏赐。”马公公行礼道。

    接下来舒欣又打起精神叮嘱了马公公,但无奈精神头实在是跟不上说了两句便让他退下了。

    有的人重生了,有的人依然活着,但有的人,却永远都回不来了。舒欣想忘记,但却始终狠不下心,而且这种事也不是狠下心便能忘记的,几十年的感,早就已经深深地烙在了心中,早已经化作最美好的回忆,流淌在血液里。

    “皇后娘娘,小主子要下学了,是不是吩咐小厨房把午膳准备好?”容嬷嬷见舒欣的绪一直都不是很稳定,便帮她转移视线。

    “是啊,都这时辰了。赶紧让小厨房准备好吧,一会儿纯贵妃还要过来呢,可不能让她看笑话。今儿个可是要好好招待老三两口子的。”舒欣说道。

    “娘娘”

    “容嬷嬷,本宫没事。”舒欣见容嬷嬷一脸关心,强打着精神给了她一个微笑。

    永瑆和永璂两人回来的时候,纯贵妃,永璋夫妇还有四公主已经都到了,因着鄂勒哲特穆尔额尔克巴拜这段子也在宫中学习,所以和敬也在宫中,这时候也跟着一起到了坤宁宫。

    “儿子给皇额娘请安,给纯母妃请安,给大姐姐三哥三嫂请安。”两个小包子带着一个小包子三个人手拉着手,真是要多好看有多好看。鄂勒哲特穆尔额尔克巴拜见两个舅舅请安,也跟着一起请安。

    “瞧瞧,这三个孩子就跟菩萨座下的金童似的,赶紧起来,这一路上一定很冷吧。”舒欣说道。

    “回皇额娘,外面不冷,您摸摸,儿子的手是温的,刚刚还给十一弟和小侄子暖手呢。”永璂说道。

    “不是,是鄂勒哲特穆尔额尔克巴拜给十一舅舅和十二舅舅暖手的。十二舅舅笨笨,摔倒了。”和敬家的小包子说道。

    “永璂摔着了,摔到哪儿了?”舒欣问道。

    “皇额娘,没事,就是下雪滑了一下,儿子去拉十一哥来着,靴子上沾了点儿雪,现在已经都干了。不信您看。”说着永璂还把他的靴子露出来给舒欣看。

    舒欣见永璂躲躲藏藏的眼神又见永瑆在一旁使眼色,心中明白这里有些事,只是看看坐在两边的人,也不能声张。

    “既是如此,你们三个都下去换一衣裳吧,一会儿一人喝一碗姜汤驱寒知道吗?”舒欣说道。又给容嬷嬷使了个眼色,让他跟着进去查看。

    “先让孩子们下去换一儿衣裳,一会儿咱们就用膳,多亏了本宫让人多准备了些食物,要不还真的不够呢。”舒欣继续打趣道。

    就算是孩子上有伤也不能现在发作,舒欣敢肯定,永璂一定是受了什么委屈。

    “若知道皇额娘的小厨房里吃的不多了,女儿就让人从公主府拿些过来了,省得咱们把皇额娘的用度都吃光了,那可就是女儿的罪过了。”和敬也在一旁打趣道。

    “就你这张嘴会说,哪有让你出用度的理儿,只是咱们今儿个吃的是锅子,有的菜啊的皇额娘担心准备得不够,哪里就短缺到那种程度?不过你这话皇额娘可是记住了,等哪用度不够了,自会派人去搬你的公主府的!”舒欣继续说道。

    “皇额娘,大姐姐,女儿这里还有用度,若皇额娘不够,女儿和额娘这边还有。”四公主小声说道。

    “是啊,臣妾这儿也够。”纯贵妃接道。

    “儿子这边也有,若四妹和额娘给了皇额娘,那儿子就给大姐姐送过去。这样大家就都有了。”永璋说道。

    “好好好,本宫记着了。说起来,四丫头也到了指婚的年纪了,皇额娘马上就要回宫了,到时候可得让皇额娘给咱家四丫头指一门好婚事啊。”舒欣一句话,害得四公主一直在那儿低着头扯帕子。

    “是啊,老佛爷马上就要回京了。这可是大事呢,还有老佛爷边的晴格格,也到了年纪指婚了呢。这下了咱们皇家又是喜事连连了。”纯贵妃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