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食

    冬雪的一句话提醒了腊梅,既然令妃已经不拿她当忠仆了,那她也就没有必要再忍着了。

    家人?总会有办法的,与其这样坐以待毙,倒不如赌一把。若真的能在站住脚,成为宠妃,那一切级不同了,莫说是荣华富贵享受不尽,说不定哪,延禧宫的主位会换成她来做!

    到时候什么令妃,什么初兰,都只能对她腊梅俯首称臣!!!

    腊梅知道,当年的令妃,是孝贤皇后的宫女,而且只是一个洗脚的宫女,腊梅知道,令妃为了爬上宠妃为了更高了位置,已经双手沾满了鲜血,即使是最名贵的香料也洗不掉的罪孽。

    腊梅知道,令妃在三十岁的时候,才真正走进了皇上的眼中,生了两个格格,一个阿哥。现在又怀了一胎。

    腊梅知道,令妃为了争宠,生生玩儿死了自己的儿子,十四阿哥本就体不好,但是她还是用各种各样的理由让皇上来延禧宫。

    谁也不知道令妃娘娘这一胎会生下什么?若是个格格,也是皇女,但若是皇子,必定能走进皇上的视线,到时候不管是最尊贵的嫡子,还是最受宠的五阿哥,只会是延禧宫的挡箭牌,只会是靶子。

    今的令妃,明也许就会成为令贵妃,令皇贵妃,皇后,皇太后!!!

    不要你的路那么顺畅,绝对不要。娘娘,不要怪奴婢,这是您奴婢的,奴婢一颗心都在您的上,一直都是忠心耿耿,还珠格格是宫中的笑话,但是她的一句话奴婢最听:

    奴才也是人啊,腊梅也是娘生爹养的孩子,腊梅没有图过什么,只希望能用一己之力,能用自己的忠心保得家人一生平安,可是您太让腊梅失望了。

    小厨房中,腊梅郑重地向着延禧宫的方向磕了三个响头,算是对过去的告别,从此以后,再也没有所谓的延禧宫大宫女,有的只是一个为了生存的腊梅,一个处心积虑要爬上龙的女人。

    “娘娘,承乾宫已经把话传到了。”夜已经深了,但舒欣依然没有睡。实在是睡不着。

    “嗯,本宫知道了。”舒欣说道,

    “娘娘,时候不早了,你还是早些安置吧。”容嬷嬷说道。

    “本宫无事,这里有蕊初他们就成了,你年纪也不小了,赶紧去歇着吧,再过两天和敬和婉就到了,到时候又是一通忙,那时候你就是想歇,本宫也不会答应的。”舒欣打趣道。

    “是,老奴就先告退了。”容嬷嬷行礼罢便下去了。

    “蕊初,你也退下吧,本宫想一个人静静。”舒欣说道

    是的,要一个人静一静,腊梅这步棋她早就想走了。

    其实她本就不在乎什么宠妃,莫说是令妃做宠妃,就算是乾隆迎进一个民女做贵妃,她也会冷眼看着,什么都不做。帝王啊,才是这个国家的主人,其他的,就算是皇上的亲娘,也什么都不是!

    后宫本就是各凭本事行事的,没有魏氏,可能会有一个张氏王氏赵氏。一世荣华,一旦成功,以后不仅仅是吃喝不愁了,还有宠,一家人都会有好子过。

    但是魏氏心大了,也就留不得了,帝后失和,固然有帝后的关系在里面,但是若没有别人的挑唆,帝后又怎会到相敬如冰的地步!!!

    还有这些子容嬷嬷对她说了后宫的事,前面孝贤慧贤先不说,孝贤去后,葬礼上,乾隆废了两个儿子,若是没有魏贵人那声形并茂的演出,两个孩子又怎么会因为不悲痛一死一伤?

    魏氏得了令嫔的封号,而后宫的风向也就渐渐地变了。娴儿为后期间,育有两子一女,但是养尊处优的皇后,为何却连连失去孩子?天花能死人不假,但是在顺治朝后,皇室对天花的防范绝对是最好的。这种况下,十三阿哥还能染上天花,没有事才有鬼。

    还有前段时间,太医院的事。堂堂的国母,竟然还没有一个妃子的权力大。若皇后都不能宣太医,那贵妃呢?还有已经分府的皇子呢?

    永璋一直病怏怏的,固然是心中有事,但是子也不会成那副模样,本应该是一个青年才俊,但却像油尽灯枯一般。他是皇子,不是大街上的叫花子,那样子一看就是被人薄待了。

    舒欣能忍魏氏所有,但独有一点不能,就是残害皇家子嗣,混淆皇室血统。

    什么眉毛眼睛都像皇上,若不是她的巧言令色,又怎么会有后面的事?不安分的女人,留着还有什么用?

    扳倒魏氏?舒欣有这个把握,一年之内,就算魏氏生下皇子,她也能让魏氏从哪里来的回到哪里去。可是魏氏走了以后呢?各宫就开始动心思了。到时候有皇子的没有皇子的,心中都会有自己的小九九。后宫,会比现在还要乱吧。现在的后宫还是很好治理的。

    不让魏氏死,但舒欣也不想让她好过,雍亲王府最盛产的是什么?小心眼。

    对于不喜欢的人,舒欣的心是很小的,魏氏你不是踩着你的主子爬上的龙,继而成为宠妃吗。你这么想过主子,想做皇后,那本宫就让你尝尝皇后的待遇。

    乾隆二十四年冬,延禧宫主位因有孕不能侍奉君上,特命宫中婢女龚氏侍寝,帝大喜,次封龚氏为贵人,赐号“梅”。

    冬至始,宫中也开始忙碌起来。乾隆二十四年的新年,比往常要忙碌很多,五台山来信,太后将于年前回宫,二来就是,和亲蒙古的和敬和婉两位公主回来了。

    “给皇额娘请安,愿皇额娘万福金安。”坤宁宫内,固伦和敬公主和硕和婉公主行礼道。

    “快起来,都是自家人,哪里来的这么外道的话。这么多年,你们都还好吗?”舒欣说道。

    “托皇额娘的福,一切都好。”和敬说道。

    “是。”和婉低声附和道。

    “今本宫已经吩咐小厨房准备膳食,你们一定要多用一些,尤其是和婉,一定要多补补。”舒欣说道。

    “是,谢皇额娘恩典。”两人又起行礼道。

    “和敬,鄂勒哲特穆尔额尔克巴拜呢?”舒欣继续问道。

    “回皇额娘话,这两风大,鄂勒哲特穆尔额尔克巴拜有些咳嗽,女儿便让他留在了府上。”和敬说道。

    “哦,小孩子一定要注意些,容嬷嬷,传本宫懿旨,命御医去公主府瞧瞧。”舒欣说道。

    “早先得到你们要回来的信儿的时候,本宫就高兴得紧。对了,听说和婉边的嬷嬷使唤得不得力,本宫已经让和亲王给你备下了嬷嬷。你们若是有什么缺的就和本宫说,可千万不能外道了。”舒欣说道。

    “是。”和敬和婉回道。

    和婉没有什么,那个嬷嬷早些年就总是以宣召额驸的事向她索要金银,在公主府中一直都以主子自居,这次突然暴毙,和婉没有多想,心中只盼望自己的阿玛寻来的是个好说话的嬷嬷。

    相比和婉,和敬的心思就转了很多,皇女,说好听些是公主,皇帝的女儿,但若是不得宠,就什么都不是。比一般家庭的女儿还要惨。

    早些年,她恨,恨宫中所有的女人,更恨他的皇阿玛,若不是带着皇额娘东巡,皇额娘也不会就这么去了。那些年,看着乌喇那拉氏,她只恨不得一把火烧了坤宁宫,杀了她和她的孩子,因为在她的眼中,她们都是强盗,是抢了她皇额娘还有弟弟位置的强盗。

    这些年,见的事儿多了,想得多了,心也通透了不少。

    其实恨什么呢?再恨也没有用,她还要活着,虽说是和亲,但是若没有能力,没有皇父的宠,她早就像新觉罗家的公主那样,早早地死在了草原上。

    她知道,一定会有人说她亲近令妃,她皇额娘曾经的奴才,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谁让令妃是最受宠的那个,色布腾巴勒珠尔把爵位丢了,她着急,她知道自己没有什么话语权,就只能忍着恶心听令妃一口一个“公主受苦了”和她关系。

    天知道,她恨不得把令妃弄死!摆出一副母妃的样子,也不看看你配不配!!!

    但是她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看着,这次刚进宫就听说令妃边的大宫女在她有孕的时候爬上了龙。和敬心里舒服多了,她只希望那个女人能多给令妃添堵。

    至于皇阿玛,在皇额娘死后,和敬就没有感觉这个皇宫是她的家。皇阿玛,先是皇,然后才是阿玛啊。她想亲近,但是不敢亲近,因为他是皇帝。

    早先,和敬是看不上乌喇那拉氏的,是皇后,但是真的没有皇后的气度,不是和敬不想亲近乌喇那拉氏,称她做“皇额娘”心中的确不舒服,但和敬还是知道什么时间做什么事儿的,可是乌喇那拉氏,和敬就是瞧不上。

    可今,这种观点变了,和敬发现,这位皇额娘,其实也是不错的,和她说话,很舒服,曾经的那种找不到皇后定位的感觉没有了,举手投足间端的是一股子雍容大气。

    “几年不见,皇额娘清减了许多,还请皇额娘多多将息。”和敬说道。

    “只是近来事多,累了些,不碍的。”舒欣说道。

    没过多长时间,永瑆和永璂下学回来了,两人规规矩矩地给两位姐姐行完礼,永瑆又献宝一般把吉祥抱来。

    “这小狗的衣裳可真是别致,当初还是在皇玛法皇玛嬷那里见过呢。”和敬说道。

    “皇玛法,皇玛嬷?皇玛嬷不是在五台山吗,那里也有小狗吗?”永璂歪着脑袋问道。

    “不是,是大姐姐小时候,那时候咱们皇阿玛还是亲王,大姐姐跟着额娘进宫见到的。还记得那是一件老虎皮做的衣裳,造化穿着,还真像只小老虎呢?”和敬回想道。

    “造化?好怪的名字。”永瑆说道。为什么不叫招财进宝呢?

    “那可是皇玛法最喜欢的宠物,到哪儿都要让宫人抱着的,那时候我想摸摸,造化还不让摸呢。”宠物的话题拉近了几个人的距离,就连一直沉默的和婉也跟着附和了几句。

    公主进宫,乾隆也来了坤宁宫,一顿饭下来大家都十分开心,乾隆与舒欣又分别赏赐了一堆金银器物毛料皮子给和敬和婉。

    本来那是初一,按例乾隆应该歇在坤宁宫,但谁料延禧宫说令妃胎不稳,舒欣便以皇嗣为由劝乾隆去了延禧宫。自己带着两个孩子在坤宁宫中。

    让人多点了几盏宫灯,把中弄得亮堂堂地,让两个孩子习字,而舒欣则自己在一旁做针线活,至于吉祥,正在啃羊腿呢。

    “吉祥,吉祥,别吃了,晚上会积食的。”永瑆写完字帖,见吉祥还在跟羊腿奋斗,便想着把羊腿拿走,谁知道平时十分狗腿的吉祥此时竟然像是见到仇人一般,直冲着永瑆吼,倒把永瑆吓了一跳。

    “你这孩子,怎么非得在吉祥吃东西的时候过去呢,狗最护食了。过来让皇额娘瞅瞅,伤着没有。”舒欣说道。

    “儿臣没事,皇额娘,什么叫护食啊。”永瑆问道。

    “不光是狗,畜生都是这样的,东西到嘴边就是它的,它不会让别人碰的。”舒欣解释道。就像某些人,总以为皇上是她一个人的。不顾礼法。

    “永瑆就不是这样的,刚刚儿臣还教十二弟写字呢。”永瑆说道。

    “对,都是好孩子。这样才对。”舒欣笑着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