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仆离心

    对于腊梅,要不是舒欣的提醒,乾隆已经忘记了有这么一号人。虽然她是令妃边最得力的大宫女,但在乾隆的模式中腊梅早就已经成为了过去式。

    腊梅现在的作用就是令妃拿来给皇后上眼药的,令妃也确实这么做了,但是乾隆一次没有放在心上,次次没有放在心上,这人也就没用处了。

    皇后的待遇高不假,但是舒欣没有养闲人的习惯,人关了个把月,该回哪儿就回哪儿吧。

    至于延禧宫还拿不拿你腊梅当做大宫女,令妃还拿不拿你当成自己的心腹,舒欣表示近天干物燥,她要去给孩子们找些皮子做衣裳。

    延禧宫的天儿,早就变了啊。

    这段时间好吃好喝供着,也不用做什么差事,倒把腊梅养得越发水灵了,都说十八的姑娘一朵花,腊梅二十多了,但也是青年华的好女子一个,正是最成熟的时候。在坤宁宫这么长时间,什么罪都没有受,令妃能对她推心置腹那她就是个傻子!!!

    但是坤宁宫可不管这些,这里不是善堂,既然已经改过了那就应该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了。坤宁宫从上到下,对腊梅都十分和蔼,连拿延禧宫当成死对头的容嬷嬷都难得露出了笑脸。看得腊梅一阵胆寒。

    所有人都清楚,腊梅在坤宁宫什么事都没做,但是现在回了延禧宫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曾经腊梅是延禧宫的大宫女,风光无限,大家也都知道,腊梅为令妃做了很多的事,若不是舒欣拦着,容嬷嬷早就在腊梅上用针了,这么多年的仇,哪有不报的道理。

    舒欣从来都不承认自己是良善之辈,关着腊梅,好吃好喝地供着,没有让她受一丁点儿的痛苦,并不仅仅是要让乾隆看到皇后比以前贤德了,更主要的是要让腊梅和延禧宫彻底离心。

    世间哪有这么多的忠仆?若不是家人被控制,腊梅岂会给令妃卖命?令妃也就是在想给自己上眼药的时候才会想起腊梅,其余的时间呢,没有,从来没有过。

    以前一提到延禧宫的大宫女大家想到的就是腊梅冬雪,现在呢,已经变成冬雪初兰了,腊梅回延禧宫,可有的受了。

    “奴婢给令妃娘娘请安。”多年的宫女生涯,已经让腊梅养成了敏锐的感知力,她发现延禧宫已经不一样了,自打她进了延禧宫开始,就不一样了,就连冬雪,也刻意回避她的眼神,更不用说令妃,只是专心地让初兰捶腿假寐。

    过了一刻钟,腊梅觉得自己的腿都僵了,令妃才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是腊梅回来了,初兰,你这个没有眼力劲儿的小蹄子,怎么不知道叫醒本宫,白白让腊梅在那儿受罪,快,去把你腊梅姐姐扶起来,到底是皇后娘娘会调/教人,瞧瞧,在坤宁宫住了这些子,人都不一样了,本宫还没发现,原来咱们腊梅也是个美人胚子呢。”令妃笑着说道,但是腊梅听着令妃的声音只觉得浑发冷。

    “腊梅姐姐,妹妹扶你起来。”初兰说道。

    她现在可是延禧宫的大宫女,令妃娘娘最信任的宫女呢。

    腊梅?以前是姐姐,现在只是一个反水的/人罢了。腊梅对延禧宫忠心耿耿?一个月的时间,足够初兰让令妃相信,腊梅已经是坤宁宫的人。

    “奴婢谢娘娘恩典,能再回到娘娘边,奴婢真的是太高兴了。”腊梅努力地想着措辞,话不能说得太满,也不能说得太假,要小心地斟酌。

    这是做奴才必学的,只可惜,腊梅就算是舌灿莲花,此时也没有用了,在令妃的心里,她已经成了一个细作,一个卖主求荣的细作!!!

    令妃示意冬雪扶起自己,微微伸了一下懒腰,又让人给她穿好绣鞋。

    “瞧瞧,到底是在皇后娘娘那边住了一段子,本宫都快认不出来了。”金镶玉指甲扣轻轻划过腊梅的脸。

    “奴婢劲儿小,实在是扶不起腊梅姐姐,还请娘娘恕罪。”初兰“懊恼”地说道。

    “行了,你这丫头,难道还怕本宫薄待了你不成,腊梅既然已经回来了,宫里的活儿也句有人做了。”令妃又摸了摸腊梅的脸,复又笑着说道。

    “是,奴婢知道了。”初兰乖觉地行礼道。

    哪里是初兰扶不起腊梅?她本就没有用力气,而腊梅早就已经腿软了。她不敢相信,自家主子竟然被挑唆了。

    娘娘,腊梅怎会反水?腊梅就是自尽也不会做出背叛您的事的,腊梅的家人的命还在您的手上呢,难道您忘了吗?

    “好了,本宫也乏了,自本宫怀上小阿哥后,宫中的事有颇多的变动,腊梅啊,你就跟着初兰吧,看看她怎么做。”令妃说着又躺到了榻上。

    “是,奴婢知道了。”腊梅说道。

    腊梅的子可想而知,但是紫城的天不是围着她转的,别的人,该争宠继续争宠,该下绊子继续下绊子。该给小狗穿衣服继续给小狗穿衣服。

    “吉祥,别动。”坤宁宫中,舒欣正把准备好的小狗衣裳往吉祥,冬天快到了,小狗也得穿点儿啊。

    小小的棉袄,用红色的缎子做成,脖领处缀以与吉祥毛色相同的绒毛。

    “主子,吉祥真的穿吗?”容嬷嬷有些质疑,曾听人说先帝爷给自己的宠做过麒麟衣和老虎衣,可这毕竟不是当年的紫城第一宠造化啊。

    “吉祥乖,来,咱们把衣裳穿上。”舒欣不理会容嬷嬷,自顾自地给吉祥上。

    “一般的衣裳小狗当然不会穿,因为会不舒服,所以本宫让你们做这衣裳的时候就说了一定要合,一定要仔细,只要尺寸对了,它们会很欢喜的。”

    这话,也是他说的,当初自己也曾问过他这番话。曾经不知道为何,后宫佳丽无数,为何一个帝王会对一条狗如此宠?现在想来,也许普天之下,也就只有那狗不论他在何时都会追随在他的边的。

    最重要的是,对狗说什么,它都不会说出去。

    “延禧宫这两天怎么样了?”吉祥已经穿好了衣裳,并没有反抗,还十分享受。舒欣挠着它的小下巴说道。

    “娘娘果然高见,这两延禧宫可真是要多闹有多闹,那初兰果然是个不安分的。刚过去就把令妃的心给拢过去了,前些子咱们宫里的人远远地瞧见过腊梅,啧啧,真真不敢相信那是宠妃边的大宫女。”容嬷嬷说道。

    “若本宫放纵你去给腊梅用针,那不就给令妃上眼药的机会了吗?什么好事儿都让她占了,她还真当自己是仙女了不成?”舒欣说道。

    “是,老奴明白了。”容嬷嬷说道。

    “你啊,就是太直了,剩下的事嘱咐下面的人去做,你好好看着别出岔子就成。知道吗?”舒欣说道。一件事,不止一种处理方法,这是她活了两辈子得到的最大的经验。

    为什么要硬碰硬,让令妃白白地占去了便宜?让自己的刚硬显得她贤良淑德,坤宁宫调到延禧宫的两个宫女,舒欣本就没想当大用,两个不安分的女人罢了,想攀高枝还是想爬龙,坤宁宫可不是好地方。

    令妃在宫中的势力,舒欣早已经领教,送给她两个宫女,她那个在内务府的阿玛马上就能把两个宫女的八辈翻出来。一个小荷还好说,慈宁宫安□来的钉子,那个初兰可真的不是好相与的,掐尖儿要强不说,还总想着挑唆人。坤宁宫庙小,可容不下她!

    延禧宫的好戏才刚刚开始呢。

    这几,腊梅只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刚刚进宫的时候,不,比刚进宫的时候过得还要惨。刚进宫的时候,虽然总是要做一些重活儿,被老嬷嬷们压制,但是还有人跟自己一起做,没人的时候,几个小姐妹还能说几句话。

    哪像现在,谁还记得自己这个腊梅姑姑?

    “腊梅,腊梅”夜已经深了,腊梅还有很多的活儿没有做完,令妃添了一个晚上要喝/子的习惯,还必须得是适温立即能入口的。腊梅就成了那个晚上要在小厨房守夜的人,为的就是为令妃做一碗能马上入口的/子。

    “谁啊···”才两天的光景,腊梅已经没有了人样,依稀看到前面有个人影,但是实在是没有力气站起来。天凉,但是她只有一件夹袄,小厨房守着火还能暖和一些。

    “是我,腊梅你受苦了。”来人是冬雪。

    “冬雪,是不是娘娘要用/子了?我马上就端过去。”腊梅说道。

    “腊梅,你别动了。我瞅瞅,你的手这是怎么了?这胳膊怎么青一块紫一块的。”冬雪心疼地说道。

    “我没事,我没事,娘娘一会儿就要喝/子了,我得马上做!”腊梅说着就要起

    “腊梅,你别动了,我留了几块儿点心,趁着现在没人,你赶紧吃了吧。我知道这两天你都没好好吃饭,宫里现在不比从前了,你不会怪我吧。”冬雪说道。

    腊梅没有管冬雪说什么。一把抢过她手中帕子包着的点心,狼吞虎咽地吃着。

    “慢着点儿,没有人跟你抢,放心,我是趁着没有人的时候过来的,你再忍忍,娘娘这些子也是受了小人的唆使,你只要好好地做事,娘娘会看到你的好的。”冬雪说道。

    其实这话她自己都觉得没有底气,能做到延禧宫的大宫女,除了家里的人都被上面捏在手里,更多的还有自己的谋略。

    初兰,只是因为声称自己家中有生子的秘方,要不就凭她一个坤宁宫出来的小宫女,会这么得宠?

    “冬雪,你不用哄我了,娘娘已经认定的事怎么会改?咱们一起进的宫,当初也是扶持着走过来的,你听我一句劝,早早地为自己做打算吧。”腊梅抹了抹眼泪说道。

    “打算,还有什么打算啊,只有忠心为主,才能护得一家周全,这个咱们都知道的,谁让咱们不是主子?”冬雪说道。

    “是啊,若咱们是主子就不用受这个气了。”腊梅好像想到了什么。

    “腊梅,你怎么了腊梅?别吓我好吗?”冬雪轻轻地说道。

    “同样都是宫女,她可以我也可以,那样我就不用看她的脸色了。”腊梅继续说道。

    娘娘,您若是不仁,腊梅要如何忠心???

    “好了我不多说了,你自己要好好地知道吗?咱们都是这么忍过来的,你要住知道吗?”时候已经不早了,若是被人发现就不好了。

    “你快回去吧,不用担心我。”腊梅说道。

    “我知道了。”冬雪说着消失在了夜幕中,任谁都没有发现,冬雪的脸上挂着满意的笑容。

    “告诉主子,老鼠已经吃到粮食了。”冬雪对着黑暗中的一个人影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