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逢喜事精神爽

    舒欣交代的事,可不止一个西藏驸马,西藏驸马只是她为大清做的,而找如墨才是她托付给弘昼最重要的事

    如墨,前世陪着她走到最后的大宫女,跟了她十几年的大宫女,临终的时候,舒欣放了如墨出宫,重生后,舒欣就想找回如墨。只是茫茫人海,找一个人就像海底捞针一样。怎么会这么容易。

    那边老数字们下定决心后便带着小数字开始查皇家玉牒,旗人档案,为的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最适合去西藏的人。

    想得容易,做起来可是很难的,要知道,这个人表面上是西藏和大清的驸马,暗地里可是大清在西藏的粽子啊,绝对不能出一点儿差池。

    人要英俊,要有本事,最起码要符合皇上文武双全的标准。还要有极强的心理素质,一定要能做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至于敢大张旗鼓地做,那是因为弘昼已经报备了,老数字和小数字不好忽悠,忽悠乾隆那可就是弘昼的拿手好戏,别的不说,这样的主意,除了弘昼这和正常人不一样的脑子,还有谁能想得出来。

    弘昼一没哭,二没闹,三更没上吊,直接把事的厉害关系和乾隆掰扯清楚,让他自己去想,哪个帝王嫌自己的疆土大?这的确是一桩好买卖,用一个孩子就能着狼,不用发兵不用花钱,傻子才不去做呢。

    这段时间尔泰一直在乾隆面前晃悠,而乾隆也的确是动了让尔泰去西藏的心思。可是现在想想,尔泰的份似乎不够,而且阅历也不够,这是一桩长久的买卖,这个西藏驸马也许要潜伏很多年,必须找一个最合适的。

    这就有了后面的事,这段时间,新觉罗家的爷们儿齐上阵,只要是看到一个年轻的俊杰就会多打量几眼,那样子就像是看猎物,一时间,大清的俊杰们就像小绵羊一般。躲在角落里面瑟瑟发抖。

    在种种的排查下,还真的找到了合适的人,也不是外人,皇后娘家哥哥的儿子,乌喇那拉·阿尔哈图,和赛娅同岁,因为前几年东南西北来回跑。一直都没有定亲,刚刚回到京城述职。

    就是他了。老数字和小数字们都相看了一番,然后暗自点了点头。皇后是满洲第一美人,阿尔哈图长得也是俊朗无比,而这几年走南闯北,也让他增长了许多的阅历。前些年皇后不受宠,乌喇那拉家族的人一直都过着隐子。

    阿尔哈图有才不假,但是真正知道他的真本事的还真就这么几个人。

    乾隆也十分满意,一个人换取西藏的统一,这买卖太划算了,只是阿尔哈图是乌喇那拉家的人,这些子乾隆没事的时候也想了想,也觉得自己最近对皇后十分差,有心帝后和谐,但是皇后的子在那儿摆着,只能找由头给坤宁宫好处。

    老数字齐上阵,使出了种种诡计,阿尔哈图也不是吃素的,配合着老狐狸演了一场又一场的戏码。

    赛娅在那得知自己看上的大清俊杰心有所属后,整个人就像是变了一般,倒不是说她没有了福尔康就活不下去了,只是她很不喜欢这种被人利用的感觉,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但是她却像是一个抢了别人男人,拆散他人姻缘的恶人一般。

    这种感觉真的不爽。巴勒奔在京中还有很多的事要做,也没有时间陪着赛娅,就由着赛娅带着几个西藏勇士在京中乱逛。反正不差钱,给够了赛娅金子,她买什么玩儿什么就去呗。

    老数字洒下了天罗地网,庄子上的杂役都调到了边,让眼生的人不断地监视着赛娅,他们可没有拿这个西藏的丫头当傻子,人家可是下一任土司,怎么会是傻子?

    一切要自然自然再自然,一点儿人工雕琢,一点儿刻意的痕迹都不能有。

    老狐狸小狐狸齐上阵,没用多长时间赛娅便被“拿下”了,等福尔泰想行动的时候,巴勒奔已经嘻嘻哈哈地跟乾隆说要换驸马了。

    乾隆先是心不甘不愿,然后在无奈之下换了人。

    “景娴。”这一,乾隆特地来了坤宁宫,现在的皇后越来越得他的心,里里外外地安排地那么周全。可越是这样,乾隆越觉得对不起景娴,乌喇那拉家拿得出手的人本就不多现在又把人家家里的孩子“发配”到一个一夫多妻的地方去受苦,乾隆的心,觉得十分愧疚。

    “皇上,可是有什么事?和敬和和婉回京已经安排得差不多了,前些子皇额娘也来信了,令妃有了孕,她老人家十分欣喜,想来年前也要回来了,慈宁宫那边是不是要收拾出来,还有···”

    “景娴,不要怪朕,朕是为了咱们大清江山。”乾隆一把抓住舒欣的手,颇为深地说道。

    “皇上这说的是哪里话,为国尽忠本就是大家的本分,哪里有怪罪之说?倒是阿尔哈图,都已经这么大了,臣妾倒觉得自己老了许多呢。”舒欣说道。

    “那朕回头下旨,让阿尔哈图进来给你请安。”乾隆说道。

    “臣妾先在这里谢过皇上了。时候不早了,皇上是歇在···”

    “朕今儿个就歇在你这里了。”乾隆说道。

    “可是臣妾体不好,不能伺候皇上···”舒欣说道,心说难道弘历要霸王硬上弓不成?

    “咱们这么多年的夫妻,很久没有好好说说话了。”乾隆也知道舒欣的体,并没有强求,谁说帝后在一起就一定要和谐的?他只是想和皇后好好说说话而已。

    舒欣伺候乾隆宽衣换上睡衣,而她自己也换上睡衣。

    “怎么手这么冰?”乾隆一把抓过舒欣的手,很久没有抓过了,今才发现,原来皇后的手这么冰。

    “老毛病了,一到这个时候就手脚冰凉。皇上还是早些安置吧,明还要上朝呢。”舒欣说着给乾隆盖好被子,自己也躺在他的边。

    这一夜,乾隆睡得十分安稳,前所未有地安稳,平时他晚上都会临幸后宫的女人,然后抱着她们说会儿话才会睡的,今不同,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睡在皇后的边却这么地安稳。

    自此后乾隆多次想夜宿坤宁宫,倒不是惦记皇后,只是想要那份安稳,前所未有的安稳。但是这种待遇,每个月只有初一十五有。

    舒欣也睡得很好,这种况她还是能接受的,只要乾隆不动她,一切都好说。

    没过几,乾隆便下旨,封乌喇那拉·阿尔哈图为贝子,指婚给西藏土司之女赛娅。

    一时之间,朝中什么样的声音都有,老狐狸和小狐狸们是不愁了,这下子能把福家给打压了,但是知道西藏况但不知道老狐狸心思的可就有些捉摸不定了,阿尔哈图才能他们不清楚,但是他们知道,阿尔哈图是当今皇后的侄子,看看旨意上是怎么写的,虽说给了个贝子的爵位,但却是指给一个女人,试问哪个男人受得了。

    难道说这是皇上不待见中宫,刻意下这么一道旨意恶心中宫?不像啊,这些子听家中的孩子说皇上对嫡子可是十分待见的,那到底是怎么了?

    有心问乌喇那拉家的人,但是乌喇那拉家的大门比蚌壳都严实。倒不是和乌喇那拉家的关系有多瓷实,只是这时节皇子已经渐渐长成,大家心中都有了站队的心。都知道康熙朝的惨烈,但是只要有皇子,就会有站队一说,跟对了可就是从龙之功。

    弘昼冷眼瞅着这群只想着钻空子的人,心说想去吧,皇家的心思你别猜啊。轻捻一片桂花糕放在嘴里,若不是这阿尔哈图,他还不知道,原来如墨就在乌喇那拉家的庄子上,终未嫁,因先帝皇后留下的懿旨,过得也算是十分不错。只是在提起先帝皇后的时候止不住流眼泪。

    忠仆啊,弘昼感慨道,消息已经送到坤宁宫了,但是怎么让他们见面可就是一件难事儿了,最后还是舒欣给出的主意,和敬和婉要回来了,公主府要安排几个管事的,等和婉进宫的时候她做贴嬷嬷进来就成了。

    ······

    “给皇后娘娘请安,愿皇后娘娘万福金安。”乾隆说到做到,说让阿尔哈图进宫便在指婚的第二让他和赛娅一起进宫了。

    阿尔哈图的赛娅的婚礼要到西藏才能办,但乾隆的旨意一下,两个人便在一起了,赛娅可不是三从四德的大家闺秀,所以两个人走到一起,并没有人说什么。

    “快起来,来人看座。”舒欣笑着说道。这阿尔哈图倒有几分像她的小弟弟五格。

    “谢皇后娘娘恩典。”两人复又行礼道。

    “一晃眼,阿尔哈图都这么大了,当年还是个小孩子呢。”舒欣说道。

    “皇后娘娘和阿尔哈图认识吗?”赛娅问道。

    “当然认识了,他是本宫大哥家中的孩子,这些年一直都来回跑,不过就算是家中的亲戚,本宫也要嘱咐你,赛娅可是个好姑娘,你可不能欺负人家,到了西藏那边两个人要好好过子知道吗?”舒欣说道。

    “是,奴才遵旨。”阿尔哈图回道。心中十分平静,他本就是一个在男女之事上比较木讷的人,这些年在外面闯,一颗心更是在事业上,他十分清楚自己的份,是大清打进西藏的一个暗线,他要用一生的时间去做这件事

    家中还有兄长,所以并不担心,而且他的阿玛乌喇那拉·景毅也说了,家中的事不用担心,只要好好地为朝中办事就好了。

    “好了,这下子找到如意郎君了。”舒欣笑着对赛娅说道。

    “皇后娘娘···”赛娅嗔地说道,一向大大咧咧的她脸都红了。

    “成了本宫也不说这些了,今本宫已经让人备下了午膳,你们二人用完膳再走。”舒欣说道。

    一件事了结,舒欣当然开心,她对阿尔哈图的印象很好,希望他的介入能让西藏不再成为大清的心病。

    胤禛,希望你能看到,以前你经常提到的西藏,现在能解决了。若你在天有灵,就保佑阿尔哈图吧。

    人逢喜事精神爽,那天是十五,乾隆看着舒欣都觉得她的脸色好了许多,而舒欣也趁着乾隆高兴说腊梅已经悔过,先在可以回延禧宫当差了。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