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化剂

    履亲王自小由苏麻拉姑养大,那不争的思想绝对是耳濡目染,打小就养成的。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是一个好拿捏的人。

    当年,争的多,不争的也有,恒亲王不争,乾隆年间不也被牵扯进去了?还有十六弟十七弟,谁曾想过那个位置?现在十六弟变成了“十六傻”什么事都不过问,其余几个小的弟弟更不用说,生怕被朝中的事儿牵连。

    每次站班上朝的时候,裪都会感慨一下,当年诸位哥哥聚在一起办差的时候一去不复返了。虽然那个时候大家都在争,但是做事都是很卖力气的,哪像现在,皇子阿哥一个在朝的都没有,反倒是让几个奴才爬到了脑袋顶上。

    不过这些和履亲王有什么关系呢?他是新觉罗家的族长,职责就是管好新觉罗家的事务。其余的就算是天塌下来也和他没有关系。

    前些子皇宫里面的那只鸟他知道,其他的兄弟也都知道。为什么不管,皇上不是说了吗,那是皇家的义女。没有上玉牒的野丫头,他犯不着做什么失礼的事

    管得多错得多啊。今弘昼说的事他本来也不想管的,只是心中有一个声音一直在说,你是族长,你是新觉罗的子孙,是大清的亲王。这是你的职责。

    而且,裪打心里就不承认那个一说就哭的女人是她新觉罗家的血脉。

    还有弘昼那句话,话糙理不糙,大清的公主,他的姐姐妹妹们,连个孩子都没有留下,有的十几岁有的二十几岁,就这么早早地去了。哪个对自己的命运不公过?为皇女这是职责。

    也许有闺女才会体会到这种感受吧,虽然和婉公主被抱到了宫中抚养,但也是和亲王妃生的。永远都改不了。

    罢了,反正也是老骨头一把了,半截子进黄土的人,还怕那另外一半的黄土吗?

    皇上太荒唐了,若是再不做些事,爷还真的没有脸去见皇阿玛了。

    但是弘昼能说得动自己,能说得动其他人吗?弘昼啊,叔答应你了,但这事儿能不能成,还是得看你的本事啊。

    这几天弘昼一直都是马不停蹄,出了这家又去那家,就像只小蜜蜂似的,四处采花酿蜜。

    一时间,怡亲王弘晓,庄亲王禄,果亲王弘瞻,还有在京的几位小数字,全都得到了弘昼的消息,弘昼也以天气不错邀请几位叔叔吃饭等原因将大家聚集到一起。

    “十二哥,十二叔。”今弘昼在前门的如意楼包了一个包间,铁公鸡拔毛第一次。

    “都来啦。”裪笑盈盈地说道。

    “今儿个难得弘昼孝顺,咱们爷儿几个可别客气!”裪笑着说道。

    “当然不会客气,今儿个弘昼摆明就是要孝顺叔叔们的,是不是弘昼?”禄拍着弘昼的肩膀头说道。

    “叔叔们别站着,咱们坐下说话,掌柜的,开席!”弘昼说道。

    “如意楼,咱们爷儿几个多少年没有来过了。”禄说道。

    “当年刚开张的时候,爷跟着哥哥们来过,那时候还没有你们几个呢。”这话是裪说的。

    如意楼,是康熙朝九阿哥胤禟的产业,康熙爷虽不喜皇子经商,但是当初刚开张的时候兄弟几个都是十分给面子的。这也是胤禟的第一份产业。

    “雅间儿还是当年的那个,可是就剩咱们这几把老骨头了。”禄说道。

    “几位叔叔,虽说侄儿小,但也知道皇阿玛当年是不得已的,所以···所以···”

    “小兔崽子,当年的事儿咱们谁都说不清,都已经过去了,老年人年纪大了,抱怨两句还不成吗?叔也是要见佛祖的人了,这些年,净想小时候的事了,当初累,忙可是毕竟有兄弟在边。哪像现在···”裪说着又给了弘昼一掌。

    “叔,疼,今儿个弘晓他们都在这儿,您怎么不打他们?”弘昼抱怨道。

    “和亲王,谁让您是咱大清第一荒唐的亲王呢。不打您打谁啊。”弘晓转着酒杯说道。

    “行了行了,都说着正事儿吧,这小子,天天就知道讹爷儿几个的好东西,今儿求上咱们了。咱们可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就是就是。”几个一直充当壁画的小数字说道。

    “孝敬叔叔们是天经地义的,只是叔,各位兄弟,我说的那件事儿咱们得拿个章程啊。这眼瞅着人家可就要走了。”弘昼说道,这都几天了,这几位一直都说想想,都不放一个,福家那边都想好了,让他们家小的去。

    “小五啊。”禄说道。

    “十六叔您说,侄儿这儿听着。”弘昼说道,心中也提着一口气,这几天他什么招数都用上了,就差上吊了,可这几个爷爷就是不给痛快话,难道非得他从这如意楼跳下去?

    “咱们先从今儿你请咱们爷儿几个出来开始说吧。”禄说着又打起了官腔。

    “叔您别说这个,侄儿头疼,今儿个叔叔们还有兄弟们都给个痛快话,我的话在去找您几位的时候都说完了,这事儿做好了可是功德一件···”

    “功德不功德的咱们爷儿几个都不要,关键是你打算怎么和上面说?还有找谁去,谁家的孩子也不是狼窝里面叼来的,这要是一个处理不好,可就是···”禄的话没说完,但是大家都明白,当皇帝的最怕的是什么,这么多年,他们都夹着尾巴活着了,今儿赴宴就差写封遗书放家里了,亲王,郡王,还有贝勒,让皇上看见心里肯定会想这几个人是不是在算计他!

    “十六叔,侄儿不是说了吗。咱们不求别的,只要···”

    “小五啊,你也是刀尖儿上转过一遭的人,怎么会不知道这里面的消积,你说你赤胆忠心,可这话说出来,你说你信吗?”

    “这···爷不管,这事儿爷管定了,爷可不想等以后见到祖宗说不出来话,就算是牵扯到什么爷也认了。”弘昼说道。

    到这个时候他倒不是因为舒欣,而是确确实实想为大清做点儿事,这段时间,弘昼一直在想这几年自己的所作所为,说实话真的没有几件拿得出手的事,一开始他是因为舒欣的提点,但到了后来,他也调查了西藏,还有朝中的一切局势。弘昼看出来现在朝中存在很大的问题,他知道这些事他不能全管,但是能管一点儿也是好的,自己做不了,不是还有永壁他们吗?新觉罗家还有这么多子孙,只要是好好做,认真做,总有一天能成功的。

    “你是谁的爷?臭小子,还在爷儿几个面前摆谱了。你赤胆忠心,难道就不为太妃想想,就不为孩子们想想,招了忌可不是你自己一个人的事儿!!!”裪敲打道。

    “叔,您又打我,侄儿荒唐的时候您就天天打,现在侄儿想做点儿正事儿了您还打。侄儿还有活路吗?”弘昼说着又想撞天屈,哭祖宗。

    “掌柜的,这儿怎么回事儿?咱们是想找一个能好好谈话的地方,你这怎么什么人都放进来?”弘昼刚嚎了一嗓子,屋子里面的几位爷还没反应,就听外面进来三位。打头的不是别人,正是五阿哥永琪,而说话的则是皇上最的文武双全,福家长子福尔康。

    永琪尔康想看小燕子紫薇但这两天却连门都进不去,今儿个三个人出来,说说心中的不平,顺便也想想怎么能进漱芳斋。谁知道刚一进门就听到弘昼这一嗓子。

    “福大爷,楼上的也是贵客,小的惹不起啊,要不小的给您换一间”小二点头哈腰地说道。

    “不用了,就这样吧,想来他们也是有不开心的事,咱们只是出来吃饭,先进去吧。”永琪说道。

    “这怎么听着像永琪的声音?那两个···是福家的那两个奴才!”弘昼咬着后槽牙说道。回京那天的事儿他可是一辈子都忘不了!!!

    “闭嘴,听听他们在说什么?”雅间的隔音并不是很好,永琪他们说什么断断续续地传到了新觉罗家爷儿几个的耳朵里。

    “尔康,别想这么多了,皇阿玛现在已经认了紫薇,前些子令妃娘娘也说了,皇阿玛是向着咱们的,绝对不会让你和紫薇分开的。”永琪说道。

    三个人不仅仅是因为见不到紫薇和小燕子,现在福尔康这西藏预备驸马的职务还没卸下呢,他怎么会不愁?

    “永琪,我知道,但是紫薇这么善良我真的担心她,那几去坤宁宫,我真的是心都到嗓子眼儿了,生怕皇后娘娘会对她做些什么?我忘不了她在坤宁宫暗房无助的模样,那天晚上,若不是怕打草惊蛇,我就带着她远走高飞了,什么王侯将相,什么荣华富贵,我只要紫薇一个人。”尔康说道。

    “可是老天爷却这样对我,我只是看不惯赛娅的嚣张,没有人上场,我不能让咱们大清折了面子,我不想做西藏驸马。我走了紫薇该怎么办?”

    “尔康我知道你心里的苦,你说的我都懂。”永琪说道。

    “你不懂,你是高高在上的阿哥,要什么有什么?你怎么会知道我心中的苦。我福尔康自认天不怕地不怕,可是我现在就怕皇上会乱点鸳鸯谱,我不想失去紫薇。”尔康说着又往嘴里灌了两杯酒。

    “你怎么知道我不懂,皇家的心酸你又怎么知道?皇阿玛看重我,但是我也是如履薄冰啊,我得到的多,可是我想要的偏偏是得不到的。”永琪苦着一张脸说道。

    “好了好了。好不容易有时间上外面来走一遭,我可不是听你们两个吐苦水的,要我看啊,老爷也是中人,他会理解你们的。现在咱们已经过最艰难的时候了,他们已经各归各位了啊。你们还有什么发愁的。皇上现在这么做一定是有他的缘由的。皇太后就要回宫了,紫薇和小燕子有了皇太后的承认,才能算真正的格格啊。”尔泰说道。

    永琪和尔康苦?谁有他苦?和阿哥抢女人,他不敢,额娘已经私下跟他说了,令妃娘娘的意思是让他做西藏驸马。这是为了家族好。

    “做阿哥有什么好?整天都是算计,兄弟之间的谊还不如小燕子和紫薇。都说生在皇家好,可谁知道皇家的苦恼。”永琪低声说道。

    “事儿一天不完,我的心就一天悬着,永琪,咱们找机会和皇上坦白吧,紫薇和我说过‘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啊”尔康仿佛想到了什么。一把抓住永琪说道。

    “好美的句子,只有紫薇这样的才女才会的。皇阿玛最近理万机,咱们得找机会。不能再像上次那样了,咱们要从长计议。”永琪说道。

    “只是现在紫薇和小燕子被关在漱芳斋,见一面都不成。要不,大家商量商量也知道该怎么做。”尔泰说道。

    “谁知道呢,听令妃娘娘说是皇额娘的主意,我也怕啊,怕皇额娘会对她们不利。她是皇后,咱们怎么能扳倒她呢?”

    “也奇怪了,皇额娘一直都是直脾气,最近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现在就连皇阿玛也不向着我了。”永琪说道。

    “有什么奇怪的,她是皇后,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她现在的样子我倒是喜欢,但就怕会给紫薇下黑手啊。紫薇这么善良这么美好。”

    “小燕子这么天真烂漫,皇额娘怎么就不喜欢呢。”

    “唉···”三人同时叹了一口气。

    隔壁间里,弘昼死死地抱着裪,不住地给他顺气儿。而弘晓和弘瞻则抱着禄。

    “这就是咱大清的皇子???”弘瞻不屑地说道,他也是皇子,被过继的时候还小,从来不知道大清的皇子回事这种成色。

    “少说两句···”弘昼说道。

    “几位,咱们商量商量派谁去吧。”禄顺过气儿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十六叔,您答应啦。”弘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千求万求都不成,这就成了?

    “爷怕不能面对祖宗,什么玩意儿,不思为国尽忠,就知道儿女长,爷不想被人戳着脊梁骨骂,咱们都是新觉罗家的子孙,该做什么事儿心里都清楚,如今爷也看出来了,要是再不管,早晚得出大事儿,这几位早晚把咱家的脸面丢光了。”裪说道。

    “十六哥说得对,先去找人,弘昼,上面你去说。”禧说道。以前还有应付和拖延时间准备装聋作哑的心思在里面,现在因为永琪三人的催化,众人的愤怒值已经破表,想让新觉罗家认下那两个格格,得先问问他们家的老少爷们儿同意不同意!!!

    “侄儿这就去办。”弘昼说道。

    终于拿下了,虽然事还有很多,但是弘昼觉得前途一片光明!!!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