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狗吉祥

    容嬷嬷含着眼泪向舒欣叙述了这些年发生的事,宝亲王的后宅,乾隆的后宫,她把自己知道的事全部说给舒欣听。

    “把脸擦干净了,既然本宫能来这里,也许娴儿也能在别处生活也说不定,一切都是未知数,你只要记住在坤宁宫好好当差就是了。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不用本宫去说了吧。”舒欣说道。

    还是太少,知道的都是后宫中的人员变革,弘历的孩子,死的死,毁的毁,前后两位皇后,四个嫡子竟然只剩下一个,是命不好,还是巧合?

    不,什么都不是,这些都是后宫相互倾轧的结果罢了。只是弘历的脑子,只围着女人转,竟然看不出其中的门道。

    不过现在想这些又有什么用呢,查案底,把事真相昭告天下?不可能的,人都已经死了这么多年了,再说也只是徒增伤悲而已。现在还是要理清眼前的事

    舒欣不抚额,她手中能用之人实在是太少了,当年他一手创立的粘杆处,是传给下一任帝王的暗卫组织,为什么今在坤宁宫中舒欣不敢与弘昼相认?还不是担心弘历会发现,虽说是自家的孩子,现在已经是帝王了,若不是能给他带来利益的人,他怎么会留着,只怕巴不得赶紧让自己把这皇后的位子让出来吧。

    没有人可用,就算是知道了一些事,眼前还是一片迷茫,什么真假格格,舒欣根本就没有放在眼中,现在最重要的是两个公主回宫,还有赛娅的夫婿的事,未来的路只能慢慢走,事只能慢慢做。

    ······

    “给皇后娘娘请安。”因为知晓了份,所以现在的吴扎库氏请安比以前谨慎了许多。

    “起来吧,都是一家人,哪里来的这些规矩,你啊就像平时一样,若是太拘束了反而会让别人看出来门道。”舒欣说道。

    “是。”吴扎库氏说道,谨慎并不是仅仅是因为她对一个重生的人有一种未知的恐惧和紧张,更多的是今她还有一个不之请。

    “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说?”舒欣说道。

    “回皇···皇后娘娘话,昨王爷从雍和宫摘了不少桂花,今带到了宫里,王爷说···王爷说···说还想吃桂花糕···”吴扎库氏恨不得找个地动钻进去才好,心说自家爷实在是太不着调了,现在竟然还想着吃雍和宫的桂花做的桂花糕!!!这么多年做的这些荒唐事,难道就不怕皇额娘说???

    “拿来本宫看看。”舒欣激动地说道,这么久了,没想到还能见到府里的桂花!

    “是。”慢慢一篮子的桂花,一揭盖马上便溢出来了。舒欣捻了一朵桂花,仔细地看着。这么多年了,什么都变了,只有这桂花,还是当年的桂花。一点儿都没有变。

    “弘昼是想吃桂花糕吧。”舒欣说道。

    “是,皇···皇额娘。”此时两个人离得很近,吴扎库氏喊道。

    “嗯,本宫知道了,容嬷嬷,把这桂花拿到小厨房去。”舒欣说道。

    “以后可万万不能再这么随便了,要知道隔墙有耳。”舒欣说道。

    “是,只是昨王爷说,自皇阿玛去了以后,粘杆处早已荒废了,还请皇额娘不用担心。”吴扎库氏低声说道。

    “小心驶得万年船,遇事多注意些才是正理,这点儿不用本宫教你了吧。”舒欣说道,粘杆处没有了?呵呵,弘历啊弘历,这粘杆处是你皇阿玛耗尽心血建立的组织,你竟然弃之不用,难道你真的以为人心都是好的?哪怕只用一次,你也会发现,也许你的后宫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单纯,朝堂也没有你想象得那么清明!可你就这么废了?难道你非得让皇额娘觉得,当年你皇阿玛选你做皇帝,是个错误吗?

    “还是先说正事吧,过些子和敬和婉就要回来了,回去你和和亲王说,两位公主的公主府一定要布置好了。以舒服为主。”舒欣说道。

    “是。”吴扎库氏说道,但是嘴中好像还有什么话一般,想说却不敢说。

    “和婉现在是皇家的公主,有些事你们管不了本宫还是能管的,所以放心吧。”舒欣说道。

    “是,妾知道了。”一提到和婉,吴扎库氏便想哭,多少年了,自从和婉被抱进宫就没有回过家,现在嫁到蒙古,没有孩子傍,也不知道过得好不好!

    “毕竟是皇家的公主,那里就算是再差,也不会短了和婉的用度的。等她们回来了,你好好看看不就成了,现在哭,有什么用?”舒欣说道。

    “是。”吴扎库氏擦了擦眼泪说道。

    “这里有一封信,你交给弘昼,记住千万不能让别人看到,必须亲自交给他。”舒欣说道。

    “妾一定带到。”吴扎库氏说道。

    “其实你我都知道,两位公主回京这事儿,其实很好安排,你进宫的次数也不要太频繁了,天申若是想吃那桂花糕,信里面有方子,你给他做就成,都是那些东西,味道都是一样的。”舒欣说道。

    虽说这宫中已经不像当年那么森严,规矩重重,但是该防着还是要防着的,而且舒欣现在就是要让乾隆把体各种的警觉都调动起来,把帝王应有的疑心,应有的气度捡起来。

    后宫的嫔妃多着呢,凭什么一个令妃就占了所有的宠,还有皇子皇女,凭什么就一个五阿哥在众人的眼中是个宝?

    前些子纯贵妃来请安的时候,多次提过永璋,而舒欣在皇子请安的时候也见过他,一脸地麻木,眼中已经没有了神采。已经开府的孩子啊,竟然成了这副样子,不就是被当爹的骂了两句吗?圣祖爷这么多的儿子,哪个没被骂过,他们还不是活得好好地,怎么这孩子就这么想不开,难道说当爹的说你不孝还说不得了?

    而且弘历到底是怎么想的,永璋开府这么长时间了,竟然连差事都没有,这让他怎么活下去,这还是一个皇子吗?舒欣觉得,就算是做一个能兴风作浪的皇子,也好比这样碌碌无为要强吧。毕竟永璋不仅仅是皇子,还是大清的未来啊。

    舒欣和吴扎库氏说了会儿话,等桂花糕做好后便让她带着东西走了。

    当然,容嬷嬷留了一些桂花糕给永瑆和永璂。

    淑嘉皇贵妃薨逝后,永瑆便被养在了皇后的名下,不久前淑嘉皇贵妃祭,永瑆去灵前祭拜,所以真假格格的事发生后,永瑆是不在宫中的。

    现在永瑆回来了,永璂也比平时开朗了许多,平时在舒欣面前也是十一哥哥长十一哥哥短的,只是舒欣觉得,永璂还是像一张白纸一般,觉得谁对他都是好的。永瑆真的如永璂所想的那样好吗?

    不尽然吧,淑嘉皇贵妃金氏,生前孕育四子,这是多大的福气,弘历的后宫中还真的没有过这么强悍的女子,若说她一点儿心思都没有可能吗。

    对永瑆下杀手,舒心当然不会做,永瑆还是个小孩子,只要好好教养,以后会成为永璂的一大助力,更何况,他后还有四八两个阿哥。这可是一半皇子的势力,谁不拉拢谁是傻子!

    想到这个排名,舒欣觉得十分好笑,康熙朝的四阿哥和八阿哥,势同水火。而乾隆朝的两位,竟然是一个娘肚子里面爬出来的。若当年十三弟体无恙,十四弟能帮助他,或者说兄弟们能认可他,他也不会这么累,无可用之人,外人就算是再有能力,那也只是外人,哪有自家人好?

    罢了,不想这些了。永瑆和永璂也快回来了,还是赶紧准备晚膳吧,让两个小家伙饿着可就不好了。

    “娘娘,十一阿哥十二阿哥回来了。”正想着,就听蕊初回禀道。

    “赶紧让他们进来,外面怪凉的。”舒欣说道。

    永瑆是今回的皇宫,给舒欣请安后便去上书房了,今天回来,舒欣方才见到永瑆长得什么模样。

    和永璂差不多高的个子,但是比永璂要壮得多,一双眼睛乌丢丢地,一看就是有心眼儿的孩子,今穿着一件红色绣福纹的冬衣,外罩深色的披风,只是肚子那里好像有些动静。

    “给皇额娘请安。”两人请安道,永瑆一请安不要紧,肚子那儿的动静更大了。

    “永瑆,你抱着什么呢?”舒欣问道。

    “没···没什么,皇额娘,儿子还有事,一会儿再来陪您。”永瑆说道。

    “汪汪···嗷呜···”永瑆还没说什么,他手里的小东西已经暴露了目标。

    “行了放出来吧,皇额娘都听见了。”舒欣笑着说道,宫中又不是没有养宠物的,永瑆干嘛这么害怕?

    “是···”永瑆刚一松手,他的披风里面就钻出了一只小白狗,刚刚断的样子但是动作却很快,一落地就满处乱窜。

    “吉祥,过来吉祥···”永瑆急了,在外面祭拜额娘的时候就听说宫中的事,原先皇额娘对自己是很好,但是十二弟才是她的亲儿子,自己只是养在她的名下而已,他怕,怕皇额娘迁怒他,他不求别的,只求在宫中好好地活着便好,他已经攒了不少好东西,等能开府的时候便都带走。

    这小狗是在给额娘祭拜回来的路上捡到的,永瑆十分喜欢,回宫的时候放在阿哥所让永璇看着的,本想着给皇额娘请安后就带回偏,谁知道吉祥竟然这么不安分。

    “过来,上这儿来···”舒欣朝吉祥招招手,吉祥歪了歪脑袋,摇头晃股地朝舒欣扑去。

    “皇额娘,您也喜欢小狗吗?”永瑆好奇地问道,记忆中皇额娘并没有养过什么宠物啊,每天跟在她边的只有那几个宫女还有容嬷嬷而已,他还以为皇额娘不喜欢呢。

    “皇额娘当然喜欢了。”舒欣笑着说道。雍亲王府的有哪个不是狗的?

    “你给小狗喂了不少好东西吧,你瞅瞅,刚断的小狗,都胖成这样了。”舒欣笑着说道。

    “皇额娘,儿子给它多少它就吃多少,根本就管不了。儿子本不想让它吃这么多的,可是只要给了它,就抢不回来了。前些子儿子差点儿被它咬了,您看这就是它抓的,一条狗,竟然跟猫似的,还会抓人呢。”一条小狗拉近了两人的距离。倒让永璂成了局外人。

    “十一哥,你不是说这是你练箭的时候受的伤吗?”永璂说道。

    “额,底下是练箭受的伤,上面是狗抓的,哥哥没说明白。你看,是不是?”永瑆把手腕举到永璂的眼前,对他说道。心说永璂不是很单纯的吗?怎么自打回宫以后,怎么说话越来越犀利了。

    “好了不管是箭伤还是被吉祥抓的,受了伤就要赶紧让太医看知道吗?今儿个皇额娘做了桂花糕,你们先吃糕点,一会儿咱们就用膳。”舒欣说道。

    “至于吉祥,先让小太监抱下去给它洗洗,白的一只小狗,现在都成了这副模样了。”

    “是,儿子知道了。”永瑆说道

    吉祥一听要去洗澡,吼声十分凄厉,看来在永瑆手下是遭了不少“虐待”,洗澡哪是这么容易的?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