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不对劲

    “皇阿玛,紫薇和尔康本来就是一对,你为什么要拆散他们?这个什么西藏公主有什么好,长得也没有紫薇好看,紫薇是你的女儿,难道你就这么狠心吗?”小燕子手没停,还继续和赛娅打着。

    “你在这儿发什么疯?来人,把她们拉开!”乾隆的脸色很差,此时他只恨不得小燕子是个哑巴,可是覆水难收,刚刚那番话,只要是懂点儿汉语的就会知道,紫薇和尔康的关系不一般。

    赛娅的脸色很难看,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么一出戏!虽然西藏属于偏远地区,赛娅的文化水平也不是很高,但是她也是有自己的坚持的,那就是从来不夺人所

    为何会看上福尔康,当初比武之时,是他自己站到了擂台上,他打赢了自己,又有皇帝的看重,一切都是板上钉钉子的事,怎么现在会冒出一个皇帝的女儿?不对,那天在御花园,也是这个还珠格格,还有那个什么不是女儿,紫薇才是。

    “赛娅给皇帝陛下请安。”赛娅先停了手,她觉得自己的心很乱,很生气,这件事她本没有错误,可是最后她却成了一个夺人所的恶女子!!!

    “赛娅啊,不是去见皇后了吗,怎么又来延禧宫了?”乾隆问道,其实他只是一般的关心,可是这话让赛娅听起来却有了另一番的意思。

    你一个来朝的土司之女,见皇后之后还随便乱逛,实在是太没有规矩了!乾隆的话听到赛娅的耳朵里大概也就是变成了这副样子。

    “回皇帝陛下,赛娅见过皇后娘娘后,就被延禧宫的宫女带到了延禧宫。”赛娅说道,她只觉得莫名其妙,被一个莫名其妙的奴才带到了一个奇怪的宫见到一个奇怪的妃子,然后又和那个疯疯癫癫的格格打了一场。她越想越觉得自己成了一个猎物。

    “哦,既然已经见过了皇后,那就先回去吧,来人,送赛娅姑娘回驿馆。”乾隆说道。他看出了赛娅的不自在,全白费了,皇后的苦心全白费了,这令妃到底是在想什么,还有小燕子,怎么从漱芳斋出来了,待看到小燕子一大红大绿,随即心中十分不喜。

    “小燕子,你这么什么样子?紫薇,你现在还在孝中,小燕子既然是你结拜的姐姐,你就应该劝着点儿,咱们大清是以孝治天下,你们现在不思守孝,反而来令妃这里闹,这传出去像个什么样子?!”乾隆又把小燕子紫薇骂了一顿。

    火大,十分火大,怎么现在自己曾经宠的孩子这么不省心,令妃也是,怀着孩子怎么还管这些事,就算是看到小辈欢喜,也不应该这么没有分寸,这下可好,白白浪费了皇后的一番苦心。

    乾隆只觉得举步维艰,现在不光要收拾手上的烂摊子,连皇后那边也要好好安抚,皇后现在还在养病,这件事让她办本就担心会让她劳,现在可好,哪头都不落好。

    一向一帆风顺的乾隆只觉得诸事不顺,连带着看小燕子也紫薇也觉得十分不待见,不等小燕子和紫薇辩解便让人把她们送回了漱芳斋,并让高无庸去传旨,让紫薇自己好好地想想,若是还认为自己是夏雨荷的女儿就老老实实地守孝。不要总想那些有的没的。

    这边乾隆处理小燕子紫薇,那边太医也夹着药箱来了。

    “给皇上请安,皇上吉祥。”现在的太医院,出诊的效率绝对是一等一的,没别的,脑袋在脖子上还挂着个“暂存”的标记呢,消极怠工,那不是不要命,那是断子绝孙的行为,皇上说了,若是犯错是要诛九族的!

    “吉祥什么,赶紧进去看看令妃怎么样了?”乾隆说道,现在的他是看什么都不顺眼,从未有过的烦躁!

    此时令妃已经被扶到了上,戏得做全了,令妃脸色苍白,不住地呻吟,不为别的,刚刚小燕子挥鞭子的时候差点儿打到了她,要不是赛娅挡着,现在孩子也许就没有了。

    小燕子,真真是个没用的,还有紫薇也是,白白是个皇女,竟然一点儿气度都没有!令妃恨恨地想道。

    “令妃,怎么样了?”乾隆说道。

    “皇上,奴婢没事。”令妃先是泪眼朦胧地看着乾隆然后又咬着嘴唇故作坚强地说道。

    “今儿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刚刚赛娅说是你让人带着她来延禧宫。”乾隆说道。

    “今奴婢本是去皇后娘娘那里谢恩的,当时赛娅也在那里,皇后娘娘那时正好提到了尔康,奴婢瞧着赛娅也喜欢,就让人带着她过来,也是送给她点儿东西,许是小燕子闷了便带着紫薇过来玩儿,奴婢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一见面就打起来了。”令妃说道。本想再给皇后上些眼药,可是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皇后有什么错儿,一切都是自己做的,派人去请赛娅,派人去漱芳斋散消息,可是为什么效果却不对?

    小燕子并么有受到什么责罚,赛娅也很生气,怎么会这样?本来想着是和赛娅打好关系,让她放下尔康选尔泰,怎么最后她看自己的眼神是厌恶?虽说小燕子这次是遭到了皇上的厌弃,可是这个自己的初衷差得太远了。

    让小燕子遭到皇上厌弃只是捎带脚的,让赛娅看上尔泰才是正事儿啊!还有就是尔泰到底去哪里了啊。

    “你的胎本来就不稳,怎么还管这些事,朕说的话都放耳边了?”乾隆说道,令妃最近的作为实在是让他喜欢不起来,这都是什么事儿,如果她不去找赛娅,也就没有后面的事。本想给她晋贵妃的,可是现在给了她贵妃的位子,她能做好吗?

    “太医,令妃怎么样了?”乾隆问道。

    “回皇上,娘娘今是受到了惊吓,胎现下有些不稳,臣这就去开安胎药,娘娘只要喝两服就好了,只是自今起娘娘还是要好好地将养。”太医说道。

    “那还不赶紧去写方子煎药!”乾隆说道。

    “是,臣这就去!”这样的雷霆之怒谁都能感受得到,太医只恨不得现在赶紧开出特效药然后给令妃灌下去,最好是让令妃生一个神童出来。真的是贵人好才是真的好,这种子,啧啧,太医在想自己要不要写退休通知了。

    “赵御医,你怎么在这里?”正要出去开方子,就见赵越夹着药箱来了。

    “外面是谁啊?”乾隆听外面说话声音,心下不喜,这御医还有不请自来的道理?也太没有规矩了吧。

    “禀皇上,臣奉皇后娘娘懿旨来给令妃娘娘请脉。”赵越行礼说道。

    “皇后?”最近皇后在乾隆的耳朵里出勤率居高不下,而且给他的印象真的是很好,若说今有什么省心的地方,也就是坤宁宫了。早先去上书房的时候,永璂的学问越发好了,现在皇后又替自己办着赛娅的事,只是这件事让延禧宫弄砸了。

    “皇上,奴婢想起来了,今儿奴婢给皇后娘娘请安的时候,皇后娘娘说派御医给奴婢请脉的,是奴婢的错。竟然忘记了。”令妃说着又要抹眼泪。

    “令妃已经没事了,你回去吧。”乾隆对赵越说道。

    “臣遵旨。”赵越规规矩矩地退下。

    “行了,别哭了,今儿个这事儿也不是你的错,这不是赶巧了吗,你啊就是一个心的命,以后就好好养胎,别想那些有的没的,知道吗?”待室内只剩下乾隆令妃二人,乾隆对令妃说道。

    “是,奴婢知道了。”令妃依偎在乾隆的怀里低声说道。

    “奴婢只是想替皇上分忧,看着皇上天天为了孩子们着急,奴婢也急在心里,只恨自己没本事。”令妃继续说道。

    “你啊,只要安心养胎就成了,朕还等着你给朕生个小阿哥呢。”乾隆说着摸了摸令妃的肚子。

    “皇上···奴婢···”令妃嗔地说道,那样子说不出的万种风

    “你啊···”乾隆笑着抱着令妃。令妃也是继续低头依偎在乾隆的怀里。只是那笑容十分僵硬。

    为什么?从前后宫都是握在手里的,为什么现在又失控了?先是坤宁宫,现在又是漱芳斋。对了,是五阿哥尔康尔泰没有来,事本来应该是小燕子来了,这边有赛娅,就算是小燕子和赛娅打起来了,但是有尔康尔泰在,这事儿就差不了,而且到时候尔泰就能在赛娅面前表现。

    到时候尔泰入了赛娅的眼,而五阿哥为了给小燕子求一定会让皇上不喜,以前是有自己在里面说好话,现在若自己变了态度,那皇上对五阿哥的宠就会慢慢消失,以后就算是得到皇上的重视也没有现在这种地位。

    冬雪去漱芳斋的时候,不是让人去找五阿哥尔泰了吗?他们到底去哪里了,平时不是一喊就来吗?

    令妃脑子里面全是问号,她活得如鱼得水的后宫,突然之间有些看不透了,

    “妃在想什么呢?”乾隆见令妃不说话,轻声问道。

    “没事,只是看见紫薇想到了尔康,这孩子平时不是一直都跟在您边保护您吗,怎么今儿个没见着人啊。”令妃说道。

    “和亲王回京了,朕派永琪带着尔康尔泰去接他了。”乾隆说道。弘昼,乾隆唯二的在世的弟弟,这时节已经到了京城,本来也没有什么事,只是乾隆抽风,前些子舒欣说永琪这么大了该指婚了,以后也要给乾隆办差了。所以乾隆便想着让永琪办差,这次让他去迎弘昼,也是为了给他一条明路,弘昼荒唐,但份却是和别人不一样的,若永琪能得弘昼提携,那是再好不过了。

    只是乾隆不知道,他的这一举动,最后给永琪这边的人全都帮了倒忙,当然这是后话。

    “哦。”令妃哼了一声再也不说话了,她有本事不假,但是有些事不是她该管的,和亲王弘昼,莫说是她,就是皇后甚至是先皇后也是没有什么话语权的。

    这位王爷,可是皇上的亲弟弟啊。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