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引

    此时,在回京路上悠闲地弘昼突然喷嚏连连。

    “爷,天儿凉了,您多穿点儿衣裳。”随侍的小太监说道。

    “小兔崽子,爷的子也自己清楚得很,定是有人想爷了,哼,一定是永壁那猴崽子,没准儿又闯祸了!要不就是福晋,唉,肯定是被那群小兔崽子气的,不对,可能是额娘想爷了,你再去后面看看,爷买的那些礼物都还好吗,这一路颠簸着,要是出点儿什么差池,看爷怎么收拾你!”弘昼说道。

    “奴才这就去。”小太监灰溜溜地退出了马车,只留下一个已经快要五十的老男人在车里毫无形象地坐着。小太监叹了口气,任谁都想不到,这毫无形象的老者竟然是当今皇帝的亲弟弟,和硕和亲王。

    弘昼聪明,比他的哥哥还要聪明,要不然也不会想出这些避祸的法子,只是聪明的弘昼把所有的人都想了一圈,甚至算上了他最“恨”的皇帝哥哥,也没有想到,念叨他的,是他的皇额娘。

    “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吉祥。”那边弘昼还在回京的路上,而这边赛娅已经在接到皇后懿旨后到了坤宁宫。

    “快起来吧,这些子玩儿的开心吗?”舒欣笑着说道。

    “回皇后娘娘话,赛娅很喜欢京城,听说您前些体抱恙,这是赛娅从西藏带来的礼物,还请您不要嫌弃。”赛娅说着让边的侍女送上自己准备的礼物。

    “嗯,你有心了,本宫这也是老毛病了,将养一下就好了,你刚进宫的时候本宫就很喜欢你。瞧瞧这小模样长的,一看就是有福气的。”舒欣说着把赛娅拉到了自己边,握着她的手说道。

    “皇后娘娘···”赛娅的格开朗,但也是一个小姑娘,被舒欣一夸也会脸红。在白色绒球帽子的映衬下,红红的脸颊更显得本人十分憨可

    “当初本宫刚刚见你的时候,你的话还说得不利索呢,现在已经懂得用成语了,真真是让本宫刮目相看啊。”舒欣继续说道。

    “是,皇后娘娘你也很好,一等一的好。”赛娅说道。

    两人聊得十分开心,舒欣会问赛娅一些西藏的风土人,而她自己也会说一些发生在自己边的趣事。而当初在御花园发生的赛娅大战还珠格格,以后后面小燕子吐出真相一事,赛娅没有问,舒欣更是一个字都没有提,一切仿佛没有发生一般。

    “赛娅今年多大了?”聊着聊着,舒欣把话题转到了赛娅的人生大事上,关心地问道。

    “回皇后娘娘,今年十六了。”赛娅说道。

    “嗯,是大姑娘了,过两年也该做额娘了。”舒欣没有说赛娅的夫婿的事,直白的说,赛娅会产生警觉,在与皇后对话之时没有怯场并懂得避免敏感话题,这个赛娅不简单,和那些只知道胡闹的人是不一样的。

    “做额娘?”赛娅问道。

    “是啊,咱们大清的规矩,女子十三岁便参加选秀,有的比你小就已经成亲了,有福气的像你这么大已经抱上孩子了。赛娅长得这么漂亮,你的孩子一定很好看。”舒欣笑着说道。

    原本她还在为福尔康的事发愁,但现在不愁了,因为会有人心甘愿去做这件事,也许那人,现在已经在来坤宁宫的路上。

    “孩子?”赛娅说着,不由得想起当初那个夺走自己鞭子的男人,中原有个词叫“玉树临风”,他就是那样的,那以后自己和他的孩子······赛娅想着不由得痴了。

    “想什么呢?对了本宫想起来了,那天比武的时候你已经看上了一个咱们大清的俊杰,是福家的。容嬷嬷我没记错吧。”景娴对边的容嬷嬷说道。

    “回皇后娘娘,是福伦大学士家的长公子。”容嬷嬷在旁边附和道。

    “说起来,跟令妃还是亲戚吧。”舒欣继续说道。

    “是,听说令妃娘娘与福夫人是表姐妹。”容嬷嬷回道。

    “哦,对啊,福尔康那孩子我也见过,是个好的,就是做事冲动了些,不过毕竟还年轻,等以后成了家就好了。”舒欣说着又看了看赛娅。

    “启禀皇后娘娘,令妃娘娘来谢恩了。”两人正说得高兴,就听外面人说令妃来了。

    “那赶紧让令妃进来,这天儿这么凉。”舒欣嗔怪着说道。

    “奴婢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吉祥。”待人通传后,令妃忙福一礼道。

    “你也是不住念叨的,本宫刚刚还在和赛娅说你的侄子,你这就来了,不是说了让你在宫中好好养胎吗,怎么这时节到过来了。”一番行礼,舒欣让人伺候令妃入座,依然让人给令妃垫好了软垫。

    “奴婢今来是专程来谢恩的。”令妃深吸了一口气,这个坤宁宫,她真的不想来,温柔的皇后,让她无从下手。

    这几,令妃一直都没有闲着,一直都在分析着皇后这几的反常。

    是的,反常,和皇后做了这么多年的敌人,令妃对皇后是再了解不过的,刚正不阿,子直爽,只是用的不是个地方。但是既然是敌人,她当然会希望皇后越刚正不阿越好,这样才能显示出她的美好,她的温柔,她的仁慈。

    若说她在皇上面前给皇后上眼药,那也不是经常上的,因为皇后的子本就是对她最大的帮助,只是最近一年频繁也只是因为后宫进了一个皇上喜欢的格格,给了她上眼药的机会,这种机会谁不用谁是傻子。

    本来一切都很好。那坤宁宫请安,令妃对自己计谋十分有把握,皇后一定会得到一顿训斥,皇上对她的印象会更差。一切都是计划好了,谁料想最后却变成了这种结果?

    她一直都在反复思索着整个计谋,到底是哪里出的错?翻来覆去的想,最后发现,不是计谋之错,只是皇后的子变了,变柔和了,人贤惠了,就像孝贤皇后,不,比当初的孝贤换后还要贤惠!她是孝贤皇后边的人,可孝贤皇后虽贤,但手上的冤魂不比她少。这个皇后,让人不敢仰望,她贤惠,而且是真正的贤惠,无论你做什么都是一点儿错都找不出来。

    不过,就算皇后再贤惠,她也不会偃旗息鼓,在后宫,不争宠就是死,后宫诸人都知道令妃是第一宠妃,就是皇上潜邸的老人都要避其锋芒,可是毕竟岁数不饶人,她已经三十岁了,后宫最不缺的就是如花的女人,如果不争,如果不斗,就会像那过了花期的花一样,凋零,再也不会被人记起它当初的美好,只会对残花败柳产生厌恶,倒时候就会墙倒众人推。令妃,会成为一个过去。

    不,她不会让这种事发生!

    既然为妃,就要往最高的位置上爬,皇上说了这次只要是生下孩子就给自己晋位,而且太医也说了,这胎一定是个小阿哥,凭着她的手段,一定能得到至尊的荣耀!

    皇后贤惠又如何?孝贤皇后也是贤惠的,还不是一样死在了自己的手里?现在的皇后,只是要让自己改变一下策略罢了。

    令妃养胎的时候,小燕子和紫薇也经常去看她,顺便也让她帮忙办点儿事

    原本她以为赛娅是要指给五阿哥的,但后来听到消息是说赛娅看上了尔康,这可就大大不妙了。

    永琪是皇子,若赛娅指给永琪就只能留在京中,尔康不一样,尔康只是一个臣子,若被看中是要跟着回西藏的。其实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这样福家就和西藏挂上钩了。尔康是要尚主,但是绝对不能去西藏的,虽说西藏是个助力,但若真有了什么大事,那可就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更不要说,尔康已经和紫薇生死相许!令妃在“感动”他们的两相悦的同时,也为自己的好运气鼓掌,尔康要尚主不假,但是现在有一个皇帝的亲女儿愿意嫁给尔康,这可比当初那个“雪夜谈心”的晴格格还要好。晴格格只是一个亲王格格,紫薇不一样,紫薇可是皇女。

    去西藏,还是娶皇帝的女儿,这买卖,傻子都会做!

    令妃的心里百转千回,面上虽然不显,但舒欣还是从她的细小的动作中看出了她的不对劲,而她也在心中给令妃打着分。

    不安分,有心计,也不是个好对付的。但是时间还长,令妃,若你安分,本宫会许你一个安稳的晚年,若不安分,那就让你知道先帝皇后的厉害!!!

    莫以为乌喇那拉家族的女儿是好欺负的,娴儿的仇,本宫一直记着,娴儿怎么受的苦,本宫就让你一点儿一点儿的尝!

    “谢恩,本宫似乎没有做什么有恩于你的事啊?”舒欣故作不知地说道。

    “前些子,要不是皇后娘娘的照料,奴婢···”令妃说着便用帕子拭眼角那根本不存在的眼泪。

    “你这话是怎么说的,难道本宫还要置之不理?这是本宫该做的,你可千万不要再说这话了,赶紧把泪擦擦,要是被人看到说本宫欺负你就不好了。”舒欣打趣地说道。

    “奴婢有罪。”令妃说着便要下跪,这是还没行礼便被边的嬷嬷摁住了,舒欣的声音也试适时响起。

    “刚跟你说了别这么多的礼数,你还这样,要是真的要谢恩,就好好地养胎,要是有什么缺的就遣人来坤宁宫要。”舒欣说道。

    果然,以前的那完全不管用了,这皇后到底吃了什么药?竟然变得这么难对付?令妃心中想着,但脸上却依然是一副感动的样子。

    “成了,今儿个就这样吧,还有外客在,你先回去歇着吧,过些时候本宫会派御医过去。”舒欣说道。

    “是,那奴婢就先告退了。”令妃有些不甘心,但不能在坤宁宫说还不能在她的延禧宫说吗?

    “今儿个本想留你用膳的,但本宫这子实在是不济,就能不留你了,这些东西你都带着,自己把玩也好,赏人也罢,就当是本宫的心意吧。”舒欣见令妃离开坤宁宫,心中算好了时间,对赛娅说道。

    “皇后娘娘您好生休养,过些子赛娅再来看您。”赛娅说道。

    “去吧。”舒欣说道,并让坤宁宫的奴才捧着给赛娅的东西跟着。

    赛娅带着一堆金银珠宝高高兴兴地走了,只是没有想到自己已经成了别人盘中的餐点。

    “延禧宫的人在外面呢?”舒欣问道。

    “是,老奴看得真真的,是延禧宫的一个初兰。”容嬷嬷回道。

    “恩,等着吧。对了,过些子和亲王福晋要进宫请安,本宫说的那两道点心你们准备得怎么样了?”舒欣问道。

    “回娘娘,已经准备好了。要不老奴端上来您尝尝?”容嬷嬷说道。

    “不用了,分给宫里的人吧。”舒欣说道,那甜腻腻的糕点,也就小五喜欢,只是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记不记得。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