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子的事情

    舒欣慢慢地调养着,这期间乾隆来过几次,虽然没有留宿坤宁宫,但是对舒欣的关心。比起以前真的多了很多。帝后呈现出一种和谐的趋势。

    皇后调养,但是皇后的职责还是继续履行着。因为子“不好”,所以舒欣便奏请乾隆让纯贵妃和舒妃协理后宫。至于令妃,舒欣出于关心便和乾隆商量,让她一直在延禧宫养胎。

    腊梅还是关在坤宁宫的佛堂里,每天好吃好喝的供着。对乾隆只是说让她赎罪。

    腊梅,还有存在的必要。

    在之后的请安中,舒欣终于见到了乾隆的孩子们,包括传说中的隐形太子新觉罗·永琪。站在诸位阿哥中真的是要多威风有多威风。

    到皇女请安的时候,也不知道乾隆抽的是什么风,竟然让紫薇跟着诸位皇女一起请安。气得大家的脸色都不是很好。

    虽然乾隆已经认了紫薇,但是皇女们根本就不拿她当一回事,更不要说小燕子。两个人往那里一站真的是比奇葩还要奇葩,一个连万福都做得歪歪扭扭的,另外一个更不用说,礼数什么的虽然很好,但是脸上总是一副泫然泣的表,看得舒欣都在怀疑难道娴儿这张脸真的这么凶神恶煞?

    给皇后请安是皇子皇女每天都要做的事,大清以孝治天下,既然进了宫,既然想被承认,那就应该做好。既想享受皇女的待遇,做皇帝最宠的女儿,又想为所为,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更不用说,当皇女来请安的时候,福家的那两个兄弟竟然想进坤宁宫,美其名曰紫薇不熟悉坤宁宫,生怕她冲撞了皇后娘娘。其实还是对坤宁宫不信任吧,但是皇家的事岂是一个奴才能插手的。

    莫不要说是一个奴才,就算是皇子,也没有说这话的权力。福家的两个奴才,还真的把自己当成人物了。

    对于乾隆的沧海遗珠,舒欣有教育的权力,而且现在她和漱芳斋的关系已经有了缓和,景娴最后在漱芳斋断发谏言的时候,紫薇就用她那温柔的心包容了皇后,只要她们不单方面挑起事端,漱芳斋和坤宁宫是可以和谐的相处下去的。

    舒欣想让紫薇和小燕子知道后宫是什么样子的,在后宫就必须守规矩,但是在容嬷嬷的眼色中她没有说。后来她问过容嬷嬷,得到的答案是,漱芳斋的格格十分讨厌规矩,而且有皇上的特赦令,谁都动不了。

    容嬷嬷此言一出,舒欣也就作罢了,她能许皇女活泼,但是绝对不许没有规矩,雍亲王府最注重的是什么?

    规矩。这不是说每个人都要活得很死板,规矩,这是一种教养。皇女终归是要嫁人的,现在小燕子和紫薇这样,以后谁敢要她们?她们这副样子让宗室让蒙古亲贵怎么看待皇家?以后的皇女谁还能嫁出去?

    只是早规矩面前还是先把皇后的位置做稳吧,就算自己不需要皇后的位子,永璂呢?一个废后的儿子可是比废太子还要难生存的。

    只是从那以后,小燕子和紫薇再来请安,舒欣对她们的好感便越来越少,皇女之间是要相处的,她们这算什么?请安就像上刑场一般。

    原想着这是乾隆的孩子就一视同仁,但是后来也就作罢了,以后每个月的赏赐都给了,有什么好东西都给她们一份儿就算了。后宫里皇女这么多,凭什么就得跟着她们转?

    乾隆也没有奢望过有一天坤宁宫和漱芳斋的人能拉着手亲密如亲生母女一般,只要是面上过得去他就觉得很满足了,所以对舒欣的这种做法并没有追究。

    只是还有另外一件事,进行到此时,必须由皇后出面才能做好,那就是赛娅。

    乾隆喜欢紫薇,这是铁板上钉钉的事实,即使在小燕子的影响下,乾隆认为夏雨荷是因为恨自己才把孩子教成这样。

    而现在真相大白了,乾隆知道了,夏雨荷为他教养了一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才女,她的文采可以让才子纪晓岚自叹不如。

    还有,她的歌。山也迢迢,水也迢迢,盼过昨宵,又盼今宵。雨荷等了自己一辈子,自己又怎么能负了她?

    所以,虽然紫薇现在没有任何封号,但乾隆已经决定,在处理完西藏的事就册封紫薇并给她指婚。

    只是这样就有了一个难事,赛娅该怎么办?

    她已经看上福尔康了,乾隆不想把西藏的事搞僵,但更不想让紫薇伤心,葬送一辈子的幸福。

    此时,乾隆想让紫薇做贵人的心思早已在真相大白的那一刻然无存,他知道自己亏欠紫薇太多太多,所以一定要让她幸福。

    坤宁宫的生活逐渐上了轨道,每清晨,在纯贵妃的带领下,诸嫔妃给舒欣请安,然后便是皇子皇女请安。至于小燕子和紫薇,虽然每天坚持,但是无奈总有那个两个门神似的人物在皇子皇女请安的时候守在坤宁宫门口。

    对于小燕子和紫薇每请安,舒欣只是当做例行公事,不摆脸子但也不会因为她们是乾隆最喜欢的女儿就去刻意讨好。

    乾隆已经承认不假,但是毕竟还没有行册封礼,更没有上玉牒。而两个奇葩般的女子每到坤宁宫的请安却让众人觉得十分尴尬,看着每连同七格格九格格在内的诸位皇女那言又止的表,舒欣也只能先停了她们这份孝心。

    舒欣本想直接和乾隆说福家两个儿子不合规矩。但后来直接被容嬷嬷劝了回去,福家的两个儿子虽然只是包衣,但是皇上十分看重,若直接和皇上说这话,实在不妥,若是被人拿住话柄,把现在好不容易缓和的帝后关系再次打低谷就不好了。

    容嬷嬷是皇后的嬷嬷,在乌喇那拉家做了这么多年的事,又在宝亲王府以及皇宫浸染了这么多年,宫斗水平堪称权威,曾经总是出昏招,也只是因为关心则乱,现在坤宁宫已经拿准了以后行动的目标以及应对政策,所以,曾经那个精明的容嬷嬷便回来了。更因为如此,容嬷嬷帮了舒欣很多。

    这次更是,舒欣很稳重,但是毕竟没有见过两个奴才能比皇后在皇帝面前更有面子的事,如果没有容嬷嬷的提醒,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在后来舒欣听说乾隆要把紫薇指给福尔康的时候更是后怕。当然这是后话。

    现在,对于漱芳斋两人请安的问题,舒欣只能对乾隆说,紫薇还有母孝在,以前只是不由己,但是现在这孝是必须得守了。还有小燕子,既然说是紫薇的结拜姐姐,那这规矩是必须要守的,以后小燕子是什么份先不说,但是肯定是和皇家有关联的,皇上疼孩子是一回事儿,但是总不能护着他们一辈子,孩子总是要长大的,这不是规矩的问题,而是孝道的问题。

    乾隆一听,皇后的话句句在理,而且说的也都是事实。守孝三年,紫薇现在还没有出孝呢,额驸可以给她先留着,可是这孝必须要守!

    而这件事,更让乾隆下定决心,赛娅必须由皇后来开导,大清的男人很多,不一定非得是福尔康,若是能让赛娅心甘愿换一个人,那就是最大的胜利。

    舒欣静静听着乾隆说着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这的确是一件十分难办的事,都说君无戏言的,但现在君是肯定要戏言,只是君又是面子的。所以,这件事只能这么做,而且必须要做好。

    舒欣不知前朝事,但是当初也听雍正说过,西藏是个十分关键的地方,位于大清的西南,当初,也就只有十四弟去过吧。只是现在,大清真的是没有人了吗?

    十四弟去世了,年羹尧早在雍正年间就被正法,现在······

    舒欣心下黯然,难道大清已经到了如此境地?需要靠联姻才能牵制住西藏,只是不管是当初的福尔康,还是后来的人,去西藏的必须是一个能帮助驻藏大臣解决问题的才俊,西藏,当年他也是很苦恼的。

    “皇后,皇后···”乾隆见舒欣又陷入到了沉思中,忙轻轻推道。

    “臣妾失仪,还请皇上恕罪。”舒欣说着便要起行礼。

    “不碍的,赵太医说了,你现在心思不宁,可这事儿只有你能做,朕亏欠了雨荷,不能再让我们唯一的女儿得不到幸福,你能理解朕的是吗?”乾隆说道。

    “臣妾明白。”舒欣低声说道,但心中却不住地叹息,弘历啊弘历,你何止亏欠了一个夏雨荷,这后宫的女子你又有谁没有亏欠,紫薇是你捧在手上的宝珠,那其他的孩子呢,难道都是狼窝里叼来的?

    你总是说紫薇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但咱们大清的公主哪个不是样样精通?别人不说,就是现在和亲蒙古的和敬,学识自不用说,单说能和亲蒙古,难道紫薇能比她强?

    可是这些话,舒欣只能在心中想想,她是皇后不是皇太后,这话不能说,只能通过不同的渠道去影响皇帝。

    “皇上,过些子,紫薇也该册封了,只是该给个什么份,臣妾也好早作打算。”放下赛娅的事,舒欣问道。

    皇后所出为固伦公主,嫔妃所出为和硕公主,夏紫薇虽然是皇女,但是份毕竟特殊,更何况,还是一个做过宫女的皇女,乾隆只看到了紫薇寻爹的不易,但是如果在这个时候贸贸册封紫薇为和硕公主,那绝对会引起极大的反弹,莫说后宫,就是前朝,御史的折子能把他淹死!

    “这也是朕发愁的,朕不想亏待紫薇,只是紫薇的份实在是太特殊。”乾隆说道,紫薇是肯定要认的,可是怎么认那就要有技巧了,绝对不能让世人挑出皇家的半点儿错。

    “皇上,臣妾记得还珠格格说‘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其实皇上说再收一个义女也是行得通的,只是这事只能再有这一次,要不老百姓该觉得,只要是个孤儿,皇家就会认为阿哥格格,倒不是咱们皇家凉薄,只是实在是没有那么多精力,倒不如在收了紫薇的同时,在京城以皇家的名义开几个善堂,救济孤寡老人和小孩,臣妾愿捐一部分体己。”舒欣说道。

    “景娴,朕···”乾隆不敢相信眼前就是那个经常对自己横眉冷对,忠言逆耳的皇后,脾气变好的皇后,真的是十分投他的心。

    “臣妾只是一家之言,若皇上觉得不妥,那就当做没有这件事吧。”舒欣说道。

    “你的主意很好,就这么做,这件事就让老五去做,去了盛京一年,他也该做些事了!”乾隆说道。

    弘昼,那个笑嘻嘻,比晖儿还要调皮的孩子。舒欣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在乾隆的提醒下才想起来,是弘昼。原来他去盛京办差,难怪京城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他却没有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