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情

    宫中秘药,不如说是宫中的秘方,这也是舒欣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

    她现在的份是乾隆的皇后,但是她的灵魂不是,她依然是康熙帝皇四子新觉罗·胤禛的妻子,永远都不会变,现在让她去和另外一个男人发生关系,她做不到。

    但是事不是你不想做就不能做的,舒欣知道,娴儿和弘历之间是有感的,要不然怎么会有孩子?娴儿只是子不得弘历的喜欢。现在自己以一个温柔善良大方的妻子形象出现,弘历怎么能不动心?

    可是舒欣要的是弘历的尊重而不是宠

    这件事必须做得巧妙,没有一个女人会把自己的夫君往门外推,会拒绝夫君的宠。不能把已经塑造好的皇后形象打破。

    帝后和谐,是国家的需求,所以,这种事,必须得让乾隆主动配合,帝后和谐的形象要有,但是绝对不能发生实质的关系。

    后宫里总会有些民间不知道的东西,就像这“离合散”

    任谁都不会想到,原来世间还有这等物品。而且任谁也想不到,会有人往自己的上用。

    离合散,主要还是在一个离字上,用了这种药,就不能承宠了。这种药早就有,虽然能进后宫的女人都是健康的,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承宠的。

    如果有的人不长眼,得罪了一些贵人,这药就大有用处了。只需要一点儿,太医就会给她下了定义,不能承宠,会对上位者不好。

    离合散的作用只是改变女子的脉象,对其体一点儿作用都没有。但是只是脉象的改变也是会让被下药的万劫不复。

    不过这和舒欣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因为她只要做一个很完美的皇后,而不是一个贴心的妻子。

    妻子这个词,在他走后,就消失了。

    夜晚的坤宁宫,不再是平静的,雷霆之怒不是众人能承受得起的。太医院的诸人早就赶到了坤宁宫。他们可是清楚得很,自己的脑袋还只是寄存在脖子上,稍有不好,便会脑袋搬家。

    “皇后到底怎么样了?”乾隆说道。本以为和皇后之间的疙瘩解开了,以后能安稳过子了,谁知道皇后竟然晕了,弄得他现在什么心思都没有了,心中也十分担心。

    一个严肃的皇后他不喜欢,但是一个处处为他着想的皇后,他可是十分舍不得的。

    “这······”为舒欣把脉的几个御医心中都有数,但是这事儿让他们怎么说?

    如实说?这不是不要命吗?皇后娘娘以后再也不能伺候皇上了,这是皇家的秘辛,莫说是说,就是口风都不能露。

    “启禀皇上,皇后娘娘是忧思过重。”实话不能说,但是皇帝的问题也得回答,所以诸人便吊起了书袋。

    “李御医,你的意思呢?”乾隆看了首先说话的那个御医一眼,然后又对自己比较信任的御医李国康说道。

    “回皇上,皇后娘娘的确是忧思过重,再加上现在天气反复无常,凤体盯不住,所以才会晕倒。最重要的还是要好好调养。”李国康行礼说道。

    “赵御医,你的意思呢。”乾隆继续问道。这次问的是在“太医院怠慢”事件中没有被责怪反而升职的御医赵越。

    “回皇上,皇后娘娘却是忧思过重。只是······”赵越转折了一下,一下把诸人的心都吊了起来。

    “只是什么?”乾隆问道。

    “只是臣发现,皇后娘娘忧思过重还是因为上次的病没有根治的缘故。这样下去,对皇后娘娘凤体有害无益啊。”赵越说道。他也知道皇后娘娘现在的况是什么样子。只是这件事不能由他们向皇帝禀报,最起码不是现在。当着这么多人说。

    “那你有主意了吗?”乾隆说道。

    “回皇上,皇后娘娘的凤体还是在养,只要凤体的根基打好了,病也就好了。”赵越说道。

    “传朕旨意,御医赵越自今起专门负责皇后的体调养。”乾隆说道。

    “臣遵旨。”赵越说道。果然还是和中宫牵扯上了,这难道就是赵家的宿命?

    “以后皇后的平安脉就由你来负责,皇后的病好了,朕重重有赏,若皇后有任何差池,想来你也知道后果吧。”乾隆继续说道。

    “是,臣遵旨。”赵越恭敬地回道。

    待舒欣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乾隆在安排好一切后便回了乾清宫,顺便也给各宫下了旨意,皇后体抱恙,免去今诸嫔妃皇子皇女之请安。

    “娘娘,您终于醒了,老奴真的吓坏了。”容嬷嬷说着替舒欣垫好了软枕,并给她倒了一杯水。

    “本宫这是怎么了?”舒欣故作不知地问道。

    “回娘娘话,您昨儿个晚上晕倒了,皇上已经赐下御医给您调养子。”容嬷嬷回道。虽然最后皇上走了,但是能为主子做了这些说明心中还是有皇后娘娘的。这比以前要好很多了。

    “现在什么时辰了?”舒欣问道。

    “回娘娘,刚过卯时。”容嬷嬷回道。

    “赶紧伺候本宫起,误了请安就不好了。”舒欣说着便要挣扎起

    “娘娘,皇上今儿个已经下旨免了后宫以及皇子皇女的请安了,您还是好好歇着吧。”容嬷嬷劝道。

    “哦,是吗?”舒欣回道。看来暂时不用担心了,只是这不是长久之计。弘历,早晚还是要来坤宁宫。也不知道这群御医是怎么说的。

    “娘娘,老奴已经让人准备了早膳,您先用一些,一会儿让御医来给您请脉如何。”容嬷嬷说道。

    “嗯,你看着安排吧。”舒欣心不在焉地回道,只靠一个人的力量是不成的,而且这件事还必须得瞒着容嬷嬷。

    待用完早膳,舒欣让人伺候她穿上衣服,便宣赵越进宫给她请脉。

    “臣赵越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吉祥。”赵越行礼说道。

    “起来吧。有劳赵御医了。”舒欣说道。

    “臣不敢。”赵越低头说道。

    “别弄这么多虚礼了,还是赶紧请脉吧。”舒欣也懒得打这个官腔,直接说道。

    “是,臣遵旨。”赵越说着便开始给舒欣号脉。

    外臣进后宫,都是要隔着帘子的,所以赵越请脉也就是看到隔着帘子看到舒欣的手腕,就这样还要在舒欣的手腕上面垫上丝巾。

    “赵大人,本宫的病怎么样了?”赵越号脉后,舒欣问道。

    “回皇后娘娘话,您的子没有大碍 ,只是昨儿个不知道沾到了什么东西,故而会晕倒。”赵越如实回道。

    “哦,那就有劳赵御医了,只是本宫最近总是觉得子不爽,精神头也不是很好,不知道子怎么样了?”舒欣问道,没想到御医中还有敢说话的人。

    “是,臣一定竭尽全力。”赵越说道。

    “嗯,赵御医的脉息倒是让本宫觉得熟悉,家中是否还有人做过御医?”舒欣问道。

    “回皇后娘娘,家父是雍正年间的御医。”赵越说道。就是因为父亲做过御医,就是因为乌喇那拉家的对赵家有恩,所以,赵家在宫中做事者,对乌喇那拉家的贵人,必须忠心耿耿。

    “哦?是哪位?”舒欣问道,刚刚只是觉得熟悉,没想到还真的有熟人。

    “家父曾为孝敬宪皇后诊脉。”赵越回道。当初真的是九死一生,若不是后来皇后娘娘求,自己现在哪有这个命做御医?

    “哦,难怪本宫觉得熟悉。”舒欣回道,真的是缘分啊,这刚刚说缺个帮手,上天就赐了一个。

    “对了,前些子的事儿还没谢谢赵御医,要不是你及时赶到,令妃也就耽误了,容嬷嬷,赏。”舒欣说道。

    “这是臣的职责所在。臣不敢居功。”赵越说道。

    “嗯,那本宫就先替你存着,等你什么时候把本宫的病治好什么时候本宫再一起赏。只怕本宫的病是好不了了。”舒欣低声说道,然后又对容嬷嬷说道

    “容嬷嬷,本宫前些子给永璂准备了一些衣物,在后面搁着,你拿出来收拾一下。等会儿本宫要用,这儿有彩秋和蕊初在这儿伺候就成了。”舒欣说道,她得把容嬷嬷支走。这事儿绝对不能让容嬷嬷知道。

    “是,老奴这就去。”容嬷嬷不疑有他,行礼罢便直接进了内室。

    “皇后娘娘不必担心,只要您能放下心中的焦虑,病很快就会好的。”赵越说道。

    “嗯,本宫知道了。那就多多劳烦赵御医了。只是本宫也知道,这病得慢慢调养。”舒欣把“慢慢”两个字咬得很重。

    “是,臣明白。皇后娘娘的病只要慢慢调养一定会好的。”赵越回道。皇后娘娘已经说了要慢慢好起来。那就慢慢来吧,调养还不好做吗,至于皇后娘娘为什么这么做就不是他能管的了。

    先是离合散,后又要慢慢调养体,这意图还不明显吗?自己只是一个御医,只要照着主子的吩咐做就成了。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