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转•坤宁宫(中)

    “彩秋,再去催!!!”舒欣听到了外面的唱和声,但是她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停下来,她必须要让乾隆看到,看到皇后的转变,皇后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开口规矩闭口忠言的严肃女人,皇后,真的在时时刻刻为他着想。

    “你们几个,赶紧把令妃扶到榻上去,轻着点儿。”舒欣皱着眉头说道。然后又从容嬷嬷的手上抢过毯子细心地给令妃盖好。

    等舒欣忙完后,坤宁宫里面已经跪倒了一片,这其中也包括那个刚刚赶到的太医。

    “你,赶紧起去给令妃诊脉,太医院都怎么了,本宫说得话不灵是吗?前后派去三个人竟然没有请动你们一个,今儿个令妃和孩子要是有什么差池,本宫就······”舒欣刚想说话,谁知道一口气提不上来,眼瞅着就站不稳了。

    乾隆眼疾手快,一把抱住舒欣。这时候他也没有什么气了,就像舒欣说得。救人要紧。

    “皇上,皇上恕罪。”舒欣说着便想挣脱开乾隆的锢行礼请罪,可乾隆却没能让她如愿,直接把她摁到了椅子上。

    “皇后也累了半天了,传御医来,就说朕说了,把太医院的都宣进来!!!”乾隆说道。

    “皇上,臣妾······”舒欣本想开口,但是乾隆示意他不要说话,而他自己也坐到了舒欣边的椅子上。

    舒欣看了乾隆一眼,乾隆的脸上没有任何表,吴书来从蕊初的手上接过茶,亲自送到乾隆的手上。

    乾隆没有说话,只是随意地拨弄着手中的茶盏,等着御医的诊断结果。

    “皇上,还是先让妹妹们起来吧。”舒欣说道。

    “嗯,都起来吧。”乾隆依然没有抬头。

    舒欣的心七上八下的,这个动作太熟悉了,新觉罗家的男人特有的动作,如果脸上没有表,如果只是问一句答一句,那说明他们在思考,在想眼前的事是怎么回事!

    舒欣不知道自己做得对不对,弘历是她看着长大的,可是眼前的这个男人,已经不是那个看见漂亮小宫女就笑,看见他就像耗子见到猫一样的雍王府小阿哥了,他已经成为了一个帝王,一个和康熙爷和他一样的帝王。或许会有,但是更多的是无

    她在赌,在用自己对乾隆的了解做筹码,进行一场很大的赌博,输了虽然不会死,但会把自己的路堵死,后宫的嫔妃都在这儿看着呢,如果今天她在乾隆的眼中是一个毒妇,那以后不管她有什么善意的念头,众人都会认为她别有用心,而永璂要想出头,就真的是遥遥无期了。

    乾隆当然在想,他想了很多,从离开乾清宫就开始想,他在想皇后,在想她为什么这么做?

    不得不说,在没有人跟乾隆忠言逆耳的时候,他的犟驴子还是有一定的转变的。最起码以前的偏听偏信现在减少了。

    能混到天下第一把交椅的,都不是傻子。乾隆只是有些自满而已,但是他还是一个帝王。一个多疑的帝王。

    如果真像延禧宫的奴才说的那样,皇后这么做,并不讨好。

    坤宁宫请安,不是只有令妃一个人去的,后宫的嫔妃这么多,皇后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体罚一个怀孕的妃子,这不是把自己的把柄往别人的手里送吗?

    还有就是,皇后在努力改变自己的形象,这些乾隆都看在眼里。而现在皇后做出任何大家认为她不慈的事,她曾经的努力都会付之东流。

    今天坤宁宫的事有问题。

    乾隆喜欢令妃,但也只是喜欢而已,他更喜欢的是自己的皇位,喜欢的是这大清的江山,喜欢他的脸面。如果谁妨碍了他,就算是亲娘他也不会放过。

    帝王,本就是无的。

    乾隆想过给令妃再提提位分,等她把孩子生下来的时候就提她做贵妃,三个孩子,够资格了。而且她还是那么讨自己喜欢。

    可是乾隆知道,令妃只能做一个妃子,仅仅只能做一个妃子,一个宠妃而已。做皇后,莫说是再生一个,就算是再生十个也不行。

    份摆在那里,就算是乾隆自己愿意,上至皇太后,下至宗室皇亲,还有那些御史,一定会血溅金銮的,更重要的是,世人会怎么看待他这个皇帝,为女色所迷惑,不顾祖宗家法。

    而且皇后这个位子,是会动摇过本的。

    乾隆看了坐在自己边的舒欣一眼,见她眉眼间有一丝焦虑,不又想起了这两次来坤宁宫的时候皇后给他留下的印象。

    皇后真的变了,不似当年孝贤的贤德,倒更像是已经去世的皇额娘一般。

    尤其是那次在坤宁宫,看着永璂和她的互动,乾隆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当初,永璂就是当年的自己,而皇后就是当时的雍亲王妃,自己的嫡额娘。

    对于皇后,他早就降低了要求,只要能帮他治理好后宫就好了,只要能在说话的时候顺着他,给他留下面子就成了,可是这个皇后真的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处处不给自己留面子,整天摆着一张脸子,这样的皇后,要她来做什么?还不如没有。

    现在多好,已经知道关心后妃,就像刚刚,没有行礼反而是先让御医去给令妃看病,这件事做得就很对。知道什么是轻重缓急。乾隆想着伸手抓住了舒欣的手。

    “皇上!”舒欣哪里想到乾隆会有这么一招,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怎么了?”乾隆问道,刚刚皇后也差点儿晕倒了,一会儿等御医来了让御医看看吧。

    “皇上,臣妾在想,令妃妹妹到底怎么样了?今儿个请安的时候,她的脸色就不是很好,坤宁宫的奴才真的是越来越不像话了,请了三次竟然没有把御医请来,还请皇上降罪。”舒欣低声说道。

    “请了三次?”乾隆有些好奇,莫说现在是白天,就算是晚上,太医院也是有御医和太医值班的,怎么会请不到?

    “是啊,令妃妹妹也是的,臣妾只是瞧着纯贵妃妹妹和她都是要好好养着的人,便让人上了/子,后来怕她咯得慌,又让人把椅子垫厚点儿。说了不要行礼了,还偏偏要行礼,臣妾知道自己平时严肃,做事按照规矩来,但是这个时候再说这些不是跟皇家子嗣过不去吗?”舒欣自责地说道。

    “行了,你别想这么多了,你也是大病初愈,一会儿御医来了好好看看。”乾隆脸色平静,低声说道。

    “是,臣妾知道了。”舒欣说道。

    这时候给令妃请脉的御医已经过来了,先是行礼然后回禀道。

    “启禀皇上,皇后娘娘,令妃娘娘是劳累忧思过甚,气血两亏。故而昏倒。”御医说道。

    “那孩子怎么样了?”乾隆问道。

    “回皇上,令妃娘娘此次只是劳累,并没有伤到根本,但也需要好好调养。现在虽然对孩子没事,但是以后如果还是这样,对孩子是极为不利的。微臣已经开了方子,令妃娘娘只要好好调理便好了。”御医说道。

    “那还不快下去煎药?”舒欣说道。

    “皇后,让御医先给你看看吧。”乾隆对舒欣今的表现十分满意。所以也投桃报李,对舒欣说道。

    “皇上,刚刚您不是还宣了太医吗,还是先让他先去给令妃妹妹煎药,现在令妃妹妹的事儿才是最主要的。”舒欣说道。

    乾隆这才发现,这边御医都已经开好方子了,那边太医院来没有来一个人。

    “吴书来。”乾隆说道。

    “奴才在。”吴书来低头说道。

    “你去一趟太医院,就说是朕的旨意,让所有的御医太医都到坤宁宫来,顺便看看他们现在都在做什么?”最后一句话,乾隆是在吴书来的耳边说的,没有第三个人听见。

    今天的坤宁宫实在是太诡异了,别的先不说,为什么皇后宣个御医会变得这么难?就在刚刚自己着人去宣御医,也是这样,太医院是不是出了什么乱子?

    今天御医不听皇后的懿旨,那明天呢,是不是乾清宫的面子也会被踩到脚底?

    或者说有一天自己不舒坦了,这群狗奴才却一直拖着,甚至会在别人的知会下给自己下点儿东西······

    嘶~~~乾隆倒吸一口气,实在是太可怕了,他觉得太医院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下一步会是哪里?

    内务府?军机处?乾隆不敢想下去,他觉得现在黑暗中有一只手,在指使着太医院,在控制着太医院。

    乾隆看了看坐在下首的嫔妃,心中在思虑,或者那个太医院的背后推手就在这里面。

    舒欣趁着拿茶碗的空隙看了乾隆一眼,心下了然,计策成功了。

    太医院这次就等着受罪吧。令妃好大的胆子,竟然已经把手伸到了太医院,看来凤印在手上行事就是方便啊,今儿个能收买太医院,那明儿个是不是把坤宁宫所有的人都换一遍了?

    这人,只要是心一大,就留不得了。

    令妃,今天本宫会让你知道,坤宁宫的美人榻,不是这么好睡的。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