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驾到

    待容嬷嬷心不甘不愿地退下后,舒欣便又躺在了上。

    全变了。曾经熟悉的人,熟悉的事,都已经成为了过去。可是什么都没有了,单单自己重生又有什么意思呢?

    雍正九年,是舒欣最后的记忆,怡亲王走了,他很伤心,但是在伤心之后就是处理国家大事,不断地处理国家大事。

    无数的奏折堆在龙书案上,旁边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只朱砂笔,不断地批阅······

    后来?后来,你是不是有按时休息,天凉是不是有加衣?天时,有没有多用一些冰?多放一些消暑丸。否则,本就怕子怎么受得住?

    总是坐着批折子,肩膀已经很酸吧,要记得让苏培盛给你揉揉,千万不要太劳累了。

    “皇上驾到······”正想着,就听外面传来唱和声,一个明黄色的影带着容嬷嬷来到了坤宁宫。

    “臣妾给皇上请安,皇上吉祥。”体本就没什么事,但由于卧,早就没有什么力气。但就是这样,舒欣依然强撑着行礼。

    “起来吧。”乾隆平静地说道。

    “谢皇上。”舒欣说道。由于没有人提前通知,舒欣便穿着一睡衣接驾,头发也还是披散着。但是这样的皇后,少了一些刚硬,多了几分女子的柔美。

    乾隆抬头看了一眼皇后,见她的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血色,又穿得十分单薄,站在地上十分无助,心中不由得生出一丝怜惜,但想到这段时间她的所作所为,便又把脸拉得跟长白山似的。

    容嬷嬷是最希望帝后和谐的人,虽然皇后娘娘已经有嫡子傍,但是却无半点儿皇宠,或者说皇后娘娘虽为一国之母,但却无半点儿国母的待遇。

    不说为皇上育有皇子,就说在孝贤皇后薨逝以后,是谁在忙进忙出地打理着后宫?可是现在怎么样?得不到半句夸奖不说,还总是被训斥。天底下哪有这种事

    不过容嬷嬷也就是想想,她什么都不能说,只能在旁边看着。皇后没有错,她要劝解什么?要劝解应该是劝解皇上才对!!!

    “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乾隆想起景娴平时的做派,对她现在的样子有些看不上,觉得皇后这是在装病争宠,要是真的病了,怎么现在还能这么精神。所以便怒气冲冲地说道。

    “皇上,臣妾······”舒欣有些糊涂,今儿个她做的事完全符合规矩啊。怎么这个皇帝上来就骂人啊。

    “容嬷嬷,你家主子还病着,还不快把她扶到上?”没有听到平时的咄咄人,乾隆只觉得有气没处撒,只能先让容嬷嬷把舒欣扶到上。

    “子不好,怎么不宣御医呢?”乾隆继续说道,但是语气却比刚才软了许多。

    “本就没有什么大碍,没想到因为这点子事惊扰了皇上,倒是臣妾的不是了。”舒欣低声回道。

    “你是皇后,生病怎能不宣御医,真的是越发没有皇后的做派了。”乾隆说道。

    “嗯?”舒欣听到乾隆的自责,不有些好奇,帝后之间的关系到底是到了哪一步?太医御医都去了延禧宫,皇帝难道不知道吗?生病不宣御医都能成了罪过,这还有说理的地方吗?

    舒欣的子好,但也不是任人搓圆揉扁的人,她倒要看看是雍王府的哪个孩子继位了。

    舒欣抬头望去,只是没想到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不,应该说舒欣只看到了乾隆的半张脸,而就是这半张脸,让舒欣以为自己又见到了雍正。但在下一秒她就否定了。

    原来是弘历,早该想到了,雍王府的孩子本就不多,而纯满人血统的,除了自己生的弘晖,就只有弘历一个了。

    弘历的嘴和鼻子和他最像,难怪刚刚会看错。

    “皇后,皇后?”乾隆见舒欣人呆了,忙喊道。不得不说,皇后虽然已经过而立之年,但是“满洲第一美人”不是吹的,卸下严肃外表的皇后,真的是风韵不减当年。

    “臣妾失仪,还请皇上恕罪。”舒欣低头说道。

    “不碍的,这些子就先养着吧,等回头朕再来看你。”乾隆语气又柔了些,但也只是温柔了一点儿,现在的他对坤宁宫十分忌讳。

    “恭送皇上。”舒欣没有下,只是在上侧行了一礼。

    “娘娘,皇上已经走了。您赶紧躺好吧,老奴已经吩咐小厨房,一会儿您先用点儿膳食。”容嬷嬷见舒欣一直望着乾隆,便以为她一颗心挂在乾隆上,其实舒欣只是看到那龙袍想起了另一个人而已。

    龙辇上,乾隆闭着眼睛,回想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皇后犯了皇家的大忌,他很清楚,但是他不想动皇后。

    小燕子和紫薇进宫后,皇后处处找她们的麻烦,他都看在眼里。

    皇帝也是人,他希望自己的孩子都能亲亲地围在他的边,拉着他的胳膊喊“皇阿玛”,可是没有,所有的孩子都像是老鼠见到猫一样。

    只有永琪,只有小燕子会有什么说什么。就算是假传圣旨,劫狱,但是出发点是好的。如果永琪当时不去,现在这两个丫头也许就······

    为什么,为什么皇后就看不到小燕子和紫薇的好,只会说她们不懂规矩?紫薇这么有才气的一个孩子,她竟然下得去狠手,关在暗房里面用针???

    对于皇后,乾隆的心比较复杂,虽说当年是太后让他立后的,但是皇后实在是太严肃的,给人的感觉不像是一个妻子,而像是一个臣子,而且还是一言不合就要血溅金銮的御史。

    两口子在一起是过子,就算是皇家的规矩大,但也不是所有的事都靠这规矩来行事的。

    而且皇后处处要强,是的,她处理宫务很好,说话也很有道理,但实在是不会给人留面子。一个皇帝,怎么会许别人指着鼻子说他?

    乾隆看看自己的双手,又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虽然养尊处优的生活让他看起来还是像四十出头一般,但是他知道,自己已经是知天命的年纪了。康熙爷六十九岁驾崩,先帝活了五十八岁,自己还有几年好活?

    再看看自己的皇子,大阿哥已经死了,三阿哥也是病怏怏的,剩下的几个真的是不顶用。嫡子倒是有,四个嫡子死了三个,剩下的一个连书都背不好,怎么能担当大任?

    乾隆喜欢永琪也是有自己的原因的,这个孩子一来是天资聪颖,文武双全,二来,是满妃所生,假如有一天自己真的驾崩了,那他还是有大用处的,而且永琪对小燕子这样一个外来的女子都这么关心,一定会善待永璂的。

    乾隆越想越觉得自己有道理,他也相信自己的眼光,永琪是个好的。

    至于皇后,看来现在已经知道自己的错了,就先留着吧。

    ——————————————坤宁宫分割线————————————————

    坤宁宫里,舒欣在容嬷嬷的服侍下用了一些粳米粥,然后便让人把膳食都撤下去了。

    “皇后娘娘,您再用点儿吧。您刚刚醒过来······”容嬷嬷关心地说道。

    “容嬷嬷,本宫已经饱了。子已经没事了。”舒欣说道。

    “是,那药······”容嬷嬷继续说道。

    “子都好了,还用吃药吗。不过本宫醒了以后脑子有些乱,你跟本宫说说这段子发生的事。对了,就从还珠格格进宫开始吧,本宫要好好想想。”舒欣揉着额角说道。现在什么都不知道,只能用这个理由来搪塞边的人。

    “娘娘,这些不痛快咱们别想了,忘记了更好,以后咱们就好好过子,您还有十二阿哥呢,为了十二阿哥,您也一定要好好地啊。”容嬷嬷劝解道。

    “为了永璂本宫才更要弄明白。”舒欣说道。景娴给她的唯一记忆就是孩子的名字了。或许这就是母子天□,就像自己,即使弘晖已经走了很多年了,但是每年弘晖生和祭的时候,都会去潜邸转转看看。

    “容嬷嬷,本宫是皇后,有权力知道所有的事,你也说了,事都过去了,这该赏的也都赏了该罚的也都罚了,回头再想想只是为了明白自己哪里错了?虽说皇上今儿来坤宁宫了,但也只是碍于面子。”舒欣说道。

    她知道,容嬷嬷对她是十分忠心的,但是无奈本就是一个子急,脾气直的人,景娴能有今天,和她的言传教也是分不开的。舒欣抚额,早知如此,当初就应该让如墨跟在景娴边的。就算是做不了什么,在关键时候也是能劝解几句的。

    舒欣也看出来了,现在帝后之间的关系不好,虽然还没有到相敬如冰的地步,但这个趋势已经有了,不说别的,单就是景娴对大臣通信这一条,就能把弘历的帝王心思全都吊起来。纵然是一夫妻百恩,但是每个人都是有自己的底线的,帝王最忌讳的就是别人染指他的权力。

    亲生儿子都不能碰的东西,怎么会让枕边人碰?景娴这一步臭棋她必须要想办法弥补过来!

    容嬷嬷整理了一下思路,便开始说出来,从小燕子进宫开始讲起,舒欣只是静静地听着,遇到不理解地便巧妙地问一句。

    “接下来呢?”舒欣边听容嬷嬷说边分析着。容嬷嬷说得很全面,不仅让舒欣对小燕子和紫薇有了了解,也让她了解的乾隆的后宫和子嗣。

    令妃,孝贤皇后边的宫女,这两年最受宠的妃子。已经生下了两个女儿,现在又怀了一胎。只是舒欣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虽说当年雍王府的子嗣单薄,但是是有原因的,当年诸位皇子都在忙着夺嫡,谁有那些个时间泡在后宅里,而且,他对女色本就不上心。

    弘历的儿子不少,但为什么就是养不活,二阿哥已经懂事了怎么一个风寒就没了。大阿哥被骂死,三阿哥病得到现在都没有领什么差事,这些阿哥和他的兄弟们相比,差得太远了。这样下去,大清,要靠谁呢?

    还有就是,阿哥们大部分都是汉妃所生。真正的满妃所生的孩子,现在活着的,就只有五阿哥和景娴的十二阿哥。而五阿哥的母妃已经去世,但是他并不亲近嫡母,反而和令妃关系很好。

    而且,五阿哥已经成年,但既没有嫡福晋又没有开府,但是偏偏又是住在景阳宫而不是阿哥所,看来弘历是很看重他的,可是五阿哥真的合适那个位子吗?

    不亲近嫡母,不友兄弟,反而对两个包衣奴才如兄弟一般,如果他上位了,这些孩子还有活路吗?

    “这福尔康和福尔泰······”舒欣说道。

    “娘娘,这都是令妃那个狐媚子的主意,她自己没有儿子,就拉拢五阿哥,五阿哥现在都恨不得喊她额娘了,福家的小儿子不就是她让皇上放到五阿哥边做伴读的吗?”容嬷嬷气愤地说道。

    “那福尔康现在是御前侍卫······”舒欣继续说道。心想这福尔康看来是有些真本事的,御前侍卫,可是只给旗人勋贵的孩子的。福尔康一个包衣,能混到这个位置,看来是有大才的。

    “还不是那个狐媚子吹得枕头风!!!”容嬷嬷气愤地说道,虽然声音很低,但是舒欣还是听出了她心中的不平。

    “容嬷嬷,你逾矩了。”舒欣说道。

    “娘娘······”容嬷嬷一时语塞,平时私底下自己这么说皇后从来没有说什么的,而且她不是不懂规矩,只是为皇后娘娘出气罢了。

    “本宫知道你的意思,令妃就算是再不堪,份再低,现在也是皇上的妃子。”更何况,还是最受宠的,能做到宠妃,而且在没有任何根基的况下做到宠妃,这个女人不简单。

    “这话以后可万万不能说了,虽说是在坤宁宫,但也是有耳朵的,要是哪天这话被人听了去,本宫也保不住你。”舒欣说道。他的暗卫,现在已经落到了弘历手里了吧。这时候万不能轻举妄动。

    “是,老奴知道了。”容嬷嬷恭敬地行了一礼说道。

    “容嬷嬷,你是本宫的嬷嬷。是看着本宫长大的,本宫不想让你有什么事。咱们现在的况你也知道,一切都得从长计议,如果本宫想不透,就会一条路走到黑,落进别人的圈都不知道。”舒欣说道。

    “是,老奴明白。”容嬷嬷说道。

    “嗯,今儿个就先到这儿吧,饭要一口一口地吃,路要一步一步地走,万事都不能之过急。本宫也是经过这件事儿才想明白的。本宫是皇后,令妃就算是再受宠又能如何?”舒欣继续说道,她知道容嬷嬷的心思,说白了就是太关心人了,只恨不得弘历天天宿在坤宁宫才好,但这可不是长久之计,而且现在自己只想要弘历的尊重,而不是宠

    因为,现在的皇后是乌喇那拉·景娴的外貌,乌喇那拉·舒欣的灵魂。

    “禀皇后娘娘,十二阿哥来看您了。”舒欣正想着,就听外面宫女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