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回坤宁

    “皇后娘娘,您可千万不能有事啊,十二阿哥还小,你要是去了,十二阿哥可怎么办啊?”坤宁宫里,一个老妇人在边念叨着。

    若是旁人,此时肯定会得到一顿训斥,可是这个老妇人不会,因为她是当今皇后的娘,全天下的人都来害她,这个人也不会。

    容嬷嬷一边给皇后擦着脸一遍念叨着。心中却想着这一年来发生的事

    这一年,皇宫先是飞进一只小燕子,后来又来了一朵紫薇花。只是这只鸟和这朵花的到来却让皇上和皇后娘娘本就不是很好的关系越来越僵了。

    前些子,当得知那只燕子只是一个信使,真正的皇室血脉是那朵花的时候,皇上震怒。容嬷嬷原以为皇上会念起皇后娘娘的好了。因为欺君之罪是多大的罪过大家都清楚。

    当初漱芳斋里的那个还珠格格是在谁的推波助澜下认下的?

    漱芳斋夜夜笙歌,后来竟引得皇上在那里与一个宫女下棋一整夜。更不用说,皇上是在自己的女儿的闺房呆了一整夜,这要是传出去,皇家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皇后娘娘只是对不安分的宫女惩戒,这又有什么错误?莫说是一个宫女,就算是一个低位的常在答应,如果犯了这等罪过,那就是魅惑君上。打死都没错的。

    皇后娘娘做错了什么?皇后娘娘只是在做自己应该做的事,这时节如果众人皆是顺着皇上,那皇家的脸面何在,大清的脸面何在?

    容嬷嬷想到此处,又给皇后擦了擦手。

    已经三天了,那天皇后娘娘自漱芳斋回来后便大病了一场,虽说请了御医,但现在皇后娘娘依然昏迷。三天了,皇上从未踏进坤宁宫,反而在得知延禧宫的主位有喜之后又去了那里。

    漱芳斋的两个格格不是最善良不过的吗?那位紫薇姑娘不是最最善良的吗?就在皇后娘娘这么对待她的时候不是还说原谅吗?为何现在却没有露面。更不用说来给皇后娘娘请安。果然是好教养!!!

    坤宁宫就如冷宫一般,反而是延禧宫,一家和睦。容嬷嬷冷眼瞧着延禧宫的方向,嘴角噙着一丝冷笑。

    有喜又如何,指不定还是一个丫头片子,生不出儿子的母鸡而已,就算生下的是儿子,也只是一个庶子而已,真正尊贵的,是嫡子!!!

    容嬷嬷心中已经在盘算,等皇后醒来的时候继续谋划,殊不知,她的主子已经魂归天外。

    当天景娴要断发,最后却被紫薇感动,但是那只是权宜之计,因为她知道,私自审问是她错了,应该说皇上脑子不清楚还是有好处的,因为那“后宫不得干政”的牌子可是明晃晃的,

    那一刻景娴知道,自己终究是走错了一步,其实乾隆已经有理由废了她了,因为她勾结了前朝的大臣,这可是做皇帝的最忌讳的。

    在乾隆拿出供状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错了,后宫不得干政。可是皇上做的这些荒唐事她怎么能不干政!!!皇家的脸面都被踩到脚底了!!!

    为什么。为什么皇上就不能想想她的苦心?难道忠言逆耳就这么听不进去!!!

    那一刻她真的绝望了,她觉得自己对不起先帝对不起皇太后对不起新觉罗家的列祖列宗。

    紫薇说满人是最重视自己的头发的,是啊,作为皇后怎么会不知道,更何况这一头秀发又是自己最珍惜的,当年嫁到宝亲王府的时候,皇上不就是摸着自己的秀发喊着自己的名字吗?现在,全变了。

    她原谅的紫薇?怎么会?只是顺着台阶下了而已,就算是自己不要命了,还有永璂呢,永璂怎么办?

    夏紫薇,我乌喇那拉·景娴从来没为自己做过的事后悔过,你知道你是皇上的女儿呢,大家都知道,可是你们怎么会想着用所谓的接近来得到皇上的认可?刻意接近皇上的,除了皇子皇女,不就是后宫的嫔妃和想飞上枝头的宫女吗?

    在义女的寝下棋一晚上,这传出去让人怎么看皇家,本宫就算是不管你还珠格格也要为皇宫里还没嫁出去的皇女们,宗室的格格们着想。

    夏紫薇,现在,我乌喇那拉·景娴依然讨厌你,以后还会继续讨厌你!!!

    好累,真的不想再争下去了,我算哪门子皇后?凤印被拿走了,宫权也被剥夺了,唯有这坤宁宫,这一凤袍才能证明我的存在吧。

    那天晚上景娴回宫后就大病了一场。人也就离魂了。

    “水······”容嬷嬷正想着,就听帐内的人醒了。

    “皇后娘娘,您醒了。”容嬷嬷忙伺候景娴起,而她不知,她的主子,乾隆帝继皇后乌喇那拉·景娴已经离魂。此时躯内,只不过是乌喇那拉家另一个孤魂罢了。

    “如墨,本宫这是怎么了?”舒欣没有抬头,只是低声问道。因为声音低所以容嬷嬷也没有在意,以为舒欣喊的是“容嬷嬷”。

    “皇后娘娘,您已经睡了三天了。”容嬷嬷轻扶起舒欣,又在她的后垫上厚厚的软枕。

    “三天?”这时舒欣才回过神来,这里不是畅园,眼前的人也不是如墨。

    不对,如墨不是已经走了吗?自己不是已经死了吗?

    “皇后娘娘,您先喝点儿水,老奴已经遣人去请御医了。阿弥陀佛,娘娘您终于醒了。”容嬷嬷笑着说道,不自觉地眼中已经流下了泪水。

    “本宫没事。只是本宫怎么会昏迷呢?”虽然心中十分疑惑,但舒欣还是平静地与面前的人对话。

    “娘娘,您忘了,还不是因为······”容嬷嬷说着便把前段时间的事全都说了出来。看着舒欣的脸色越来越差,便想起来了,自己怎么能在这个时候重提这些事呢,这不是让主子生气吗?所以便赶忙调转话头。

    “奴婢该死,不该在这个时候说这些话让主子不痛快。主子,奴婢知道您心中的苦。可是咱们还是得先把子养好才成啊。”

    “本宫知道了。不是说请了御医吗,怎么还没过来。”舒欣原想着就是眼前人的话,她已经认出来了,这个老嬷嬷也是乌喇那拉家的奴才,是自己的小侄女景娴的嬷嬷。当年见她的时候也是双十年华的女子,没想到再见却已经过了这么多年。

    舒欣心中思量着,当年自己去后,皇上就算是再立后也不会立一个年轻的女子,更何况还是乌喇那拉家的女子。想来现在是下一位登基了。现在他已经···舒欣想到这里,不抚上口。

    心,有些疼啊。

    只是怎么会出来什么真假格格?皇室血脉岂是能玩笑的?

    “奴才给皇后娘娘请安。”正想着,就见坤宁宫的太监总管孙有才进来请安。

    “御医呢?还不快让御医进来给皇后娘娘请脉!”容嬷嬷厉声说道。

    “容嬷嬷,太医院的太医还有御医都被皇上召到延禧宫了,说是延禧宫的主子胎不稳,现在正在诊治呢。”孙有才低声说道。不是他不想请,他也去了延禧宫,只是根本就进不去。福家的那两个少爷就跟个门神似的,刚往前面走一步,这两个人就跟疯狗似的扑过来。

    “延禧宫怎么了?”舒欣平静地说道。

    “娘娘,定是延禧宫那狐媚子又装病争宠,这种事她做了太多次了。仗着皇上宠就兴风作浪。”容嬷嬷低声回道。

    “到底是皇家子嗣重要,容嬷嬷,本宫没事了,这汤药也撤了吧。对了,传本宫懿旨,就说延禧宫有孕,本宫这些体抱恙,没有时间备下赏赐,今儿个你再从坤宁宫添点儿,给延禧宫送去。”舒欣说道。后宫嫔妃有喜,皇后是要备下赏赐的。就算是已经赏赐了,现在再赏一次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看这样子,这个延禧宫的主位,是弘历的贴心人。

    “娘娘······”容嬷嬷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怎么,本宫的话,不好使了?”舒欣说话依然很平静,但是任谁都能听出,此时皇后娘娘的话中已经有了怒气。

    “皇后娘娘,这凤印和宫务已经交由延禧宫的主子来掌管了······”容嬷嬷说话声音越来越低,毕竟这不是什么好事。而她也偷偷地拿眼睛看着舒欣,生怕她下一秒又晕过去。

    “是吗?这一病,本宫倒是忘记了。”舒欣说道,但心中却对延禧宫的这个主位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

    放着一国之母置之不理,反而把皇后的权力给一个妃子,这是哪门子的章法?难道延禧宫里面住着的是仙女不成?

    “孙公公,现在皇上还在延禧宫?”舒欣问道。

    “是。”孙有才跪在地上回道。

    “容嬷嬷,你着人去准备一下,就说是本宫赏下来的,让延禧宫的好好安胎。你亲自去。记住,一定要在皇上面前说。”最后一句话,舒欣只让容嬷嬷一人听到。

    “是。”容嬷嬷脸上满是疑惑,但并没说什么,只是下去准备了。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皇后娘娘,变了。

    “你先下去吧,外面放个奴才就成,本宫要清净一下。”舒欣对孙有才说道。

    待坤宁宫里人都散去后,舒欣揉了揉额角,缓缓闭上了眼睛。

    脑子里很乱,她需要好好地想想,现在她已经明白了,本以为要过奈何桥重新转世了,没想到却回到了大清,只是时间变了,边的人也变了。

    还魂这种事,原本只在话本之中看过,没想到竟然真的存在。舒欣现在什么都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现在依然是皇后,延禧宫的主位很受宠,甚至已经有压过皇后的趋势。

    还有就是那莫名其妙的漱芳斋,来历不明的格格。

    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舒欣心中十分懊恼,上天虽让自己重生,却没有给自己半分记忆。若不是多年来的镇定,恐怕早就露出了马脚。

    听容嬷嬷的意思,是说紫城先来了一个小燕子,但是很不老实,而后又来了一个紫薇,规矩也不是很好。到后来才知道是差阳错,假格格飞进宫,真格格成了假格格的奴才。后来真相大白。被关到宗人府的三个女孩子被救出来的。

    可笑的是假传圣旨的几个人没有任何错误,反而是一直规矩的景娴成了最大的罪人。

    真是傻子。舒欣心中想到,这是她对景娴的评价。竟然私下授意大臣审问有罪之人。这可是明晃晃的后宫干政啊。到现在这个皇后的位子还在,真的算是皇恩浩了。不过虽然还是皇后,竟然连一个御医都请不到,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太后,帝后所用为御医,现在竟然连御医都被宣到了延禧宫,这延禧宫里住的到底是什么仙女?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重生再续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