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辈子都忘不了这一夜

    带着金属眼镜的男生和大师姐一起下了车,师姐回叮嘱:“你们在车上稍等。舒骺豞匫”就向帐篷走去。

    谁知这一等就是近一个钟头。小喵都靠着座椅打起瞌睡,眼镜男与师姐才一路争吵着走了回来。

    “小喵,起,”师姐怒气冲冲摇醒了她,同时对小师姐道:“拿一个帐篷和三个睡袋,再拿上一个台灯,咱们自己扎帐篷。”

    “那边不是有军营吗?为什么不住在军营里?”

    “军营里不让住女生,”大师姐提起三个睡袋彐。

    “那咱们可以在军营旁扎营啊,要是出了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小师姐说。

    “女生,就是麻烦……”一直未开口的眼镜男用极端厌恶的口气说。

    “不用了!”大师姐被眼镜男气得不轻,“刚刚问了营里的军人,这附近最近一直很太平,我们离得稍远些自己住,也省得看到某些讨厌的人。恝”

    越野车喷着尾气离开,丢下了几个包裹。茫茫草原上突然只剩下三个女生,而她们却要在这里扎营。

    在师姐的指导下搭好帐篷,三个姑娘简单地吃了些就躺入了自己的睡袋。深秋的夜晚温度降到了零下,清冷得出奇,显得这双层的帐篷格外的单薄,却仍旧不能抵御行走了一天的疲惫感。小喵打消了用便携式眼镜进入游戏的念头,眯着眼睛昏昏睡。

    “嗷呜…………”

    这是一声极端类似于游戏中噬魂兽的叫声,就那样清清楚楚又若有若无的在耳边响起。而处于半睡半醒的小喵迷糊间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玩游戏玩过火,从而出现了幻听。她睁大眼睛困惑地眨了眨,再度闭上。

    而边的大师姐却从睡袋中钻了出来。

    “我,好像,听见狼叫了……”她的声音微微发抖。

    小喵“啪”地睁开眼睛,不敢置信地望着大师姐。

    “师姐,你不是开玩笑的吧……”小师姐被吓得不轻。

    “我怎么会拿这种事开玩笑……”大师姐强自镇定。

    “从刚才的声音听来,狼应该离我们还很远……”大师姐凝神细听。

    据她讲述,在内蒙古遇见狼也不是第一次了,但以前大多都是在白天采样时远远见到。那孤独、灰黑色的影,只在远处偶尔停留,就迅速跑走。

    狼是狡猾的,它轻易不愿招惹人类,所以一般遇见人类都是远远遁走。因为少见,也因为安全,他们看见狼往往还很高兴,回去还能跟同学炫耀一番,有时甚至会遗憾“这次只见到了一头狼”。

    然而夜晚时狼出现在营地附近,却是第一次。

    “没关系的,也许只是远处的独狼,大家睡觉吧,明天还要早起干活呢……”师姐再没听到任何动静,安慰大家。

    谁知这时……

    “嗷呜!!!!!”

    帐篷中的三个人同时打了一个激灵。

    如果说之前的叫声还离得很远,这次的狼嚎已经在帐篷附近近百米的地方了。

    “怎么办怎么办,那头狼好像要过来了……”小师姐被吓得几乎要哭了出来。

    “别害怕别害怕,”大师姐虽然在安慰她,但自己也没有什么确切的主意。

    小喵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可这种离奇的经历即便以她的粗神经,也不是能轻易消化的。此时被帐篷内突然紧张起来的气氛感染,心跳也不由得加速。

    应该怎么办呢?出帐篷往军营里跑?可这里离军营还有近半个钟头的路程,万一这头狼本来不打算用餐,看到一个点心在自己面前撒欢儿,会不会勾起它猎食的冲动?而且人能跑赢狼吗?

    不行不行,出帐篷太冒险。这又不是游戏,每个人有无数条命,死一次大不了从头来过,这死一次,可就是彻底撒手而去了!

    那要不要升一堆火?狼是怕火的,绕着帐篷生火,它肯定就不敢靠过来。

    这也不行,现在是深秋,天干物燥,生一堆火或许真能吓走狼,但万一一不小心引起了草原火灾,自己还不被活活烤成人干?即便侥幸逃了出来,引起一场火灾的严重后果,估计至少要让自己在监狱里度过余生了……

    小喵正纠结呢,却再度听见狼叫声。

    这已经不是那种远距离的嚎叫了,而是近在咫尺,几乎让她怀疑它就在帐篷外面的低喘声,如狗一般“呼哧”“呼哧”的声音。

    生平第一次,小喵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全的皮肤发麻,有颗粒再慢慢爬起,寒毛一根根竖立。喉咙像突然被一只大手捏紧,紧张得喘不过气来,也不敢喘气。

    她可以感到紧挨她的小师姐在瑟瑟发抖,轻轻抽噎,却不敢擦拭。大师姐裹紧睡袋蜷成一团,一声不响,但体震颤的感觉仍旧清晰传来。

    于是小喵发现自己也抖了起来。

    “呼哧!”“呼哧!”

    喘气声更加清晰,似乎在绕着她们的小帐篷转圈。

    小喵纠结地抬头,黑暗中只能借着透过帐篷的寸许月光看清事物的模糊轮廓,她不忧心忡忡——这样的帐篷,能抵住狼的几下巴掌,抵挡住几下撕咬?

    “呜呜!”小师姐终于哽咽出声,小喵迅速伸过去一只手捂住她的嘴。

    “呼哧……”“呼哧……”

    狼的声音微微远了一些。

    “师姐……”小喵极轻极轻地说,“我们该怎么办………”

    大师姐停了一阵子才轻声回答:“只能就这样呆着,等天亮……”

    她顿了一顿,又道:“不要开灯,不要出帐篷,也许狼搞不懂这是什么东西,就不会……”

    “哄!”

    整个帐篷剧烈地摇晃了一下,明显是受到了什么东西的撞击。

    “呼哧!!”“呼哧!!”

    剧烈喘息的狼嚎几乎贴着她们的耳朵。

    “唔!”小喵感觉到了小师姐要尖叫,拼命用右手捂住她的嘴,同时用左手捂紧自己的嘴。太过用力导致骨节凸显手部发青发白,但此时此刻,她完全顾不得自我的感受!

    “哄!”

    又是一记大力的撞击,固定帐篷的一角铁钉几乎都被撞了出来,整个帐篷都朝左侧歪去。

    “呼哧。”“呼哧。”

    狼的喘息声似乎平静了一些,它又小力地撞击了帐篷几下,终于停下。沿着帐篷转了几圈后,似乎贴着帐篷卧了下来。

    端端就在小喵的侧。

    小喵大气都不敢出,只能抱着睡袋发抖。

    墨学长,学妹可能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tt

    以小喵奇葩的脑袋,这一开始胡思乱想可不得了,思路顿时如天马行空,自动浮现了墨云山知道她被狼给咬死后的各种表现。痛哭流涕,悲痛绝,想要追随她与地下?不对不对,这个过于夸张了些!

    冷漠地参加完葬礼然后同苏羽雪携手而去?不不不,自己绝不会许这一幕发生!

    直到此刻,小喵才惊觉墨云山在他心内占了多么大的分量。

    真要挂,临死前也好歹得给学长打声招呼啊……

    手机没信号,不用考虑,剩下唯一可行的联络方式,只有上游戏了。幸好临睡前本打算进游戏,将游戏眼镜放在侧,此时拿起来方便许多。

    小喵小心翼翼一寸一寸地伸出手,摸到游戏眼镜,又一寸一寸地拿回来,再一寸一寸地慢慢带到头上。

    游戏运行,自动隔绝了外界环境。至于之后发生什么变故会不会来不及反应?反正以小喵那坑爹的跑步速度绝对跑不出狼口,还不如在游戏中糊里糊涂的安乐死呢……=0=

    水墨丹青果然在线。

    【私人】猫行天下:学长,我要去了……

    如此没头没脑的一句话。

    【私人】水墨丹青:小喵,你怎么了?不开心?

    也只有水墨大神才能把握住她那异次元的神经。

    【私人】猫行天下:学长,学妹要是葬狼口,你记得把我骨头收全啊!

    【私人】水墨丹青:!!!!

    【私人】水墨丹青:去实习遇到狼了?!

    也只有水墨大神才可以迅速从小喵没头没脑的话语里理清真相。

    【私人】水墨丹青:小喵,别害怕,狼除非饿急了,否则不会轻易咬人的。

重要声明:小说《宠猫养成日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