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桃花纷飞~为何这样的伤害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紫芷汀 书名:孽爱灵柩
    “宁凝,求求你和我回去吧!”他未经许,霸道的把我的手牵住!

    “我不回去!”看着他,我再次虚伪的说!

    “你想怎么样?”他竟然对我的态度不再是包容,像三月里的天气,说变就变!

    “变脸吗?”我直白的问到!脸色变的更加冷!

    “宁凝!”他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过失!

    可他说的也对,我是否回去呢?对于他的背叛,总是留下浓重的一笔,可是肚子中的孩子呢?

    谁都可以说些坚强,有志气的话,可是真正可以实践的能有几个呢?

    可是,冷静下来,想想,李韦岑毕竟是孩子的亲生父亲,孩子有一天生下来问道他的爸爸呢?我怎么回答?亲的宝贝,告诉妈妈该怎么办?我是否回去呢?对于他的背叛,总是留下浓重的一笔,可是肚子中的孩子呢?

    谁都可以说些坚强,有志气的话,可是真正可以实践的能有几个呢?

    “宁凝,和我回去吧!”

    夕阳的余晖无私的撒满整座城,点燃街头的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份仅有的还在不在?

    “是因为孩子吗?”我楞装固执的问

    “是我们的孩子!”他的回答是孩子,就是孩子,要是没有孩子,恐怕已经回不去的!

    “孩子是我的,你别在说了,我不会和你回去的!”我听了气不打一处来,哪怕你说点伪心的话安慰我。

    “如果真的因为孩子,我可以随便找个女人生个孩子,何必苦苦求你回去呢?”他意味申长的说。

    他的话也有点道理的,呵呵,是不是他也像我喜欢他一样的喜欢我呢?没有办法,谁叫我这么漂亮了呢?我的心里美滋滋的!

    我茫然了,在一次成为的俘虏!看着他傻傻的等待着我的答案,不觉得我变成了女皇,似乎一切在自己的掌控范围内!

    “宁凝,和我回家吧!好不好?”

    他乞求的声音再次的触动我的心玄。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为什么之前要这么伤害我,为什么活活的把你的心碾成碎片,然后我又要一点一点的粘合,还继续傻傻的你!

    我哭了,对着他吼道:“我怎么这么傻,的那么傻!”

    “宁凝!”就像电视剧里演的一样,他把我抱在怀中,我没有太放肆的哭着,担心自己把鼻涕流在他的上!

    “宁凝!”他将我抱起来,宛如新郎一样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新娘放到他们的婚车里,然后蹋上的旅行~~

    回到那间别墅,没有感觉特别的亲切,反而觉得心沉,发闷!

    “来,宝贝!”他抱起我,向楼上的房间走去!

    “等等!”我凝重的眉头不展开,这一切就像是梦境一样,我要下来,我要静静!

    “怎么了宝贝?”他微笑着,然后在我的耳边亲吻一下,继续上着楼梯!

    被这吻宛如麻药般让我安静了,依偎在他的膛,就这样,他把我抱上楼,轻轻放在上,我们躺在这张久违的上,他俯在我的耳旁,轻轻的说:“宁凝,你知道我有多想你么?”

    看着他,略微动了动唇,他微笑着,吻着我的耳垂,我的脖经,我的琐骨,我的手臂~~

    “李韦岑!”我的心被扰乱,迎合他的反应,脱掉自己的衣服,也脱掉他的衣服,于是,又一次的甘心做他的女人,被他征服!

    男人与女人最大的弱点都逃不过一个字,我原谅他了,李韦岑,你是我一辈子的赌注!

    “从现在开始到生命结束,不许在睡别的姑娘,不管多么漂亮的都不行!懂不?”我苏赖的把头靠在他的口上,手紧紧的握着他的手,是十指相扣那样!

    本打算卖掉这间房子了,幸亏没有卖掉,我暗自庆幸!

    “宁凝,放心吧!”他接着又在我额头添上个吻!

    突然门铃响了,他不动,静静的当作没有听见,我也没有动,知道这地址的只有张小白,他不会来了吧?

    我笑着看着他,也只当被幸福冲晕了,断开与外界的联系!手机响了,他的触屏被我给划开了!

    没有容他说话,那端便说着:“老公,我在你家门口呢?你在那里,我想你了,快点开门呀!”

    忽然,我感到眼前天晕地转,我怎么这么傻呢?我坐起来,看着雪白的肌肤他留下的一个又一个的吻痕,对着对面的隔断珠帘,觉得原来梦醒了,一切都要归铃了,门外的铃声不断的响着,他穿好衣服,看了看我,走了出去!

    “等等!”我起来迅速的穿好衣服,努力的含着泪,看着他,忍着强烈的酸痛!

    “分手快乐!”我微笑着,其实明明有种被他当成猴子耍的感觉,还要自己顾及自己的脸面说着些不着边际的话,有那对侣因为背叛一方,而分手是对方要不大闹一场,要不大度些说:“既然你觉得我们不适合那就分手吧,祝你幸福!”口上说的祝他幸福,心里就诅咒过的不如自己!变的越狼狈越好!不只是女人,男人也会这么想!

    “你要干什么?”他冷冷的态度和刚才上那温柔的男人几乎是两个人!

    “我要干什么?李韦岑,你说我要干什么?小三都找家来了,我不应该回避下么!”我压不住,即使在努力的压抑自己也被他问爆发啦!

    “什么小三,你能不能通打理点?”他指着我喊着,那么凶恶的态度让我的心彻底的凉了,我忍着要流下来的眼泪,真的想抽他一巴掌,气的我全颤抖!

    可是,我舍不得,不是怕他还手,我真的舍不得下手,,你为什么这么折磨着我!

重要声明:小说《孽爱灵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