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桃花纷飞~~老死不相往来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紫芷汀 书名:孽爱灵柩
    看着冉冉升起的太阳,慢慢转移到正中央,火一样的颜色灼烈烧烫着我的心,那份炽的疼痛应然而生,一遍又一遍在心中书写他的名字,流淌的心血浸染鲜红,那是恨意的生成,也是始端!

    一副老死不相往来就这样开始,李韦岑,这辈子就算我瞎了没有认清你!下辈子,一定要让你做我的女人,我每天出去喝花酒,等回来在暴打你一顿!告诉你,这是你上辈子欠我的!

    当被叫醒的时候已经是阳光高照的中午,深蓝色的警服闯进瞳孔,那张椭圆的脸型,盈月般柔水的眼神!

    “张警官!”带着怀疑的口气慢慢从地上站起来,麻木的脚丫叫我站不稳,一头栽倒他的上!

    “喂!”他扶住我,没有摔倒!

    “谢谢!”我如若受惊的鸟儿,不敢大声说一句话,努力的站好,没有保持平衡,手扶住墙,两眼发直,呆呆的站在哪里,脑子一片空白!

    “你报的警吗?”

    听了他的问话,我点点头,不敢再相信这世界的万事万物,不想说话,不想去思考,什么都不去想,脑子一切空白,发疯一样拉着他的手祈求着,像个怜人的乞丐,失魂落魄!

    “带我出去,快带我出去!”

    无助的目光直视着他的眼睛,那时候的我好孤单,好脆弱,好无奈,手在颤抖,在抖动!

    “这不是你的家吗?”他阻止我的惊慌,拍拍肩膀安慰我!没有警察的庄严,就像坠入河中得到一把圆木!

    “快点把我带走,这不是我的家!”在此祈求的声音响起来,他边的那位小警察雾里看花不明白,也许只有他会明白怎么回事,那天他是在场的,他目睹我那段的结束!

    “走!”拉着我的胳膊,简直向外面走去!

    “师傅!”小警察不解的喊着,但是得不到师傅的声音,只好尾随着!

    “你去南区取些资料!”张警官在打开车门的瞬间回头对小警察说道!

    “又是去南区取资料?”他止住脚步看着师傅,祈求着可不可以用这辆车!

    “快点,挤公交去!”

    张警官命令的口气不容反抗,小警察不愿的点点头,跑步离开了!坐在他的警车里,仿佛觉得我就是正义的化,没有比我更有理的人了,所以觉得一切都是李韦岑的错,还有背叛我们友谊的小米!这两个人这辈子都不想在见到

    看着渐渐远去的小区,我才知道,那是不属于我的东西,关于,我没有正面的回答,不敢正视自己对于他的是否还存在!再见吧,那几天的幸福!

    “你打算怎么办?”

    “能怎么办?把那间房子卖了,钱全部捐献,他骗了我的感,那房子也不是真心为我购买的,可无论处于什么目的都是给我买的,里面没有的东西住着不会舒心,不如捐献了,献份心吧!”

    “你这么洒脱?”

    “呵呵,不是吧!我就是这么想的!”淡淡的回答,没有微笑的掩埋,那时候,连敷衍的笑都没有做出来,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

    “那你住在哪里?”他接着问。

    “原来不是也没有房子吗?我也没有露宿街头啊?”

    不是在辩论上的反抗方,但我的的确确是这个样子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假,坦讨厌那种卑微的假象,真的是太卑鄙了,生活在这个假人那么多的社会,真的是一种罪过呀!

    “哦,那就好,只要你想好了!”

    “张警官,你就好人做到底,在我找下买主!”

    “这也是警察应尽的范围啊!”

    他回绝了我的请求,是呀,他是我的什么人呢?人家与你非亲非故的干什么要淌这汪浑水!

    “那就当我没有说!”我点点头,表示没有生气的样子,尽管心里有些不痛快,在我这样的时候,没有任何人来帮助,这个世界真的太黑暗了!

    “呵呵,我叫张白,以后别张警官张警官的叫着,像个犯人对自己长官似的!”

    “哦!张白!我记下了!谢谢!”我敷衍的应答着!余光中只见他呵呵的傻笑,这个样子了,他居然还笑的出来,什么人呢?你的快乐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的啊!

    “等我帮你找到买主再谢我吧!”

    “啊?”他要帮我?在我最落魄的时候,也可以遇到好心人呀!听了他的话,心里宽敞多了,最起码不觉得现在的好人死光了!

重要声明:小说《孽爱灵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