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桃花纷飞~~豆浆咖啡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紫芷汀 书名:孽爱灵柩
    “那我可要好好谢谢你!”被他气得我不能用正常的样子讲话,一股坐在他面前的茶几上,眼睛直视着他!

    “谢谢你喜欢过我,谢谢你对我的种种假象,谢谢你!以后要是破产了就去拍电影吧!你是位出色的演员,把我这位观众骗的团团转!不对,我不应该是观众,应该是女主角的,我们一起导演一场我生命中史无前例的影片,名字叫就是随口一说!”

    “随你怎么说,一会我走,你住在这里吧!这房子我送你的,我就不会要了!”

    “你也懂送出去的东西不能再要回来的道理啊?那你送给我的呢?你怎么又要回去了呢?还是你压根及没有送给我呢?李韦岑,其实你可怜的,认识个女孩就要送人家些东西,你一个富豪,不送点东西根本说不过去,对不对!就像是封建时期的君主**的最高统治者一样吧!后宫佳丽三千,每天都嚷着见皇上,皇上的,可临终,女人们哭的肝肠寸断的,其实并不是哭皇上的逝去而是在哭自己的地位不保,或是怕随着陪葬!”

    “你什么意思?”他终于被我激励的站起来,我要和他好好打一架,这样心里比较舒服!

    “人人都想做皇上,我在赞美呀,凡是不要往自己上想,好不好?做人别太自恋了,这样子很是不好,懂?”我也随着他站起来,由于高的关系,只能仰视着,才能看见他那小小的眼睛,迸发火一样的光,眉骨在微微颤动!

    “你是不是疯了?”

    他对我的态度,我知道我不能再妥协,不能再温柔,我们之间不再需要那种温文尔雅的暧昧,残缺破立,立场各异,他走他的路,我过我的桥,不会在有任何的关联!

    指着他的鼻子厉声嚷道:“我就是个疯子,才会上你这个傻子!”

    转提起行李箱,却被他拦住了,紧紧拉着我的胳膊,寸步难行!他后悔了?要对我说对不起吗?那该不该原谅他?动摇了,心在徘徊不定,犹豫不决,脑子里出现之前在一起的温馨的画面!

    “你要干什么?”

    “留下,把孩子生下来,你要走再走!”

    看着他人模人样,说出这乌烟瘴气的话。

    “这楼,我一定心安理得接受的,是你送我的,作为精神赔偿也好,作为可怜同也摆,我绝对不会住在这里,我不会叫我的孩子生活在这样瘴气弥散的地方,有碍于心健康!”

    “你愿意怎么说都行,只是你不能走出去,懂吗?”小小的眼睛散发出犀利的光,迎合着这样的眼神,我被推坐到沙发上!

    “要打人呀?”用力把他的手抓开,顽强的站起来,我眼中不在是迸发的火光,而是怒火尽是!

    “宁凝,你干什么呢?自己坐那冷静下!”他没有对我的态度做出还手,说话的语气足矣将我伤的彻底!我坐这冷静下?你凭什么让我坐这冷静下呢?你有什么资格在命令我?众生平等的佛教理论也不许的!

    “您坐梦吧!”我狠狠地瞪着他,推开他,走。他有力的双手又将我拉回来,看着我,目光交相透视,耸立的眉骨略略动,他的向我用这样的方式道歉?我不在坚强,鼻子阵阵发酸,饱含泪看着他,那时候,我觉得我了解他了,好像是做错事的孩子,回家没有勇气承认一样,人与人对待错误的认识,自惭形秽方式是完全不一样的!

    他见我呆呆的处在那里,慢慢将我抱起来,我没有挣扎,更加没有反对,就像是上次一样,安静接受他赋予我的一切!一步一步,向楼上走去!轻轻靠在他的膛,感受着火一样的温度!久违的温度,我需要这样的温度,他给我的温度!

    亲的,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你,我你的心是经不起伤害的,你知道吗?咚咚的心跳声仿佛在为自己所犯下的罪行道歉!我原谅这个抱着我的男人,嘴角泛起微笑!

    门打开了,他小心翼翼的将我放在上,目不转睛看着我!!

    转,离开,随后,听见有上锁的声音!

    “李韦岑!”

    刺耳的锁门声犹如一把尖锐的利器把刚刚愈合的伤口继续划开!习惯的从上爬起来,跑到门口去,去拉开门把手,果然打不开!是我把他想的太简单了,还是太相信那份所谓的了?我不懂,只是明白自己好傻好傻!

    “你给我开门,李韦岑!”

    “好好在里面养胎吧!”门外传来这样的声音!

    “你信不信在不开门我就跳下去!”

    “这里是十二层,你会不不顾孩子的命跳的!”

    用力的敲打着门,狠狠地敲打着门,那时候,我觉得整间屋子天昏地暗的旋转,晕晕的!凭我怎么喊,任我怎么叫,门外都没有回复的声音!

    “你这个王八蛋!”

    手痛了,口干了,心凉了,摊坐在地上,看着徐徐升起的太阳,觉得原来一切都是这么可笑!似乎自己就是那个小丑,一个免费供人娱乐的小丑一样!与其苟活于世不如一死了之,死了就不会子啊有烦恼,不会在有忧愁,不会在有欺骗,不会在有痛苦!

    跑到窗台前,打开窗户迎面扑来阵阵清风,伴着清风向下看去,从未有过的高度,那时候我畏惧了,不只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我想如果就这样跳下去,那摔的死相不是很难看么!

    其实我没有死的勇气,我什么都不是,活着靠人救济,寻死又摆脱不了死前的恐惧,典型的胆小懦夫!

    这个世界就是这个样子的残酷吗?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李韦岑,你是不是这个社会的缩影,专门来锻炼我的意志的,以及我多生活的承受能力啊?我恨你,恨你,恨死了!

    我要出去,必须出去!手气的打颤,拿出手机,拨通了110!

重要声明:小说《孽爱灵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