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桃花纷飞~~骨子里的善良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紫芷汀 书名:孽爱灵柩
    “保大人,不,保孩子!不~~~”男人摇着头难以做出决定,那时候,看着他弥散的眼睛,我读懂了他此时此刻最为悲哀!

    上次听小米说她的同事也是这样的况,也是这样的话,保大人还是保孩子,结果人家把钱拍在桌子上,说必须都保住,医生看了看钱,二话没有,又进手术室,半小时候传出,母子平安!

    “大人孩子都要保!”我上不知道哪里来股子劲儿急着对护士说道!

    “是呀,大人孩子都要保!”张警官随着我的话,也说到!

    “这恐怕不行吧!”护士摇摇头!

    “有什么不行的呀?医院是干什么的?”我气势汹汹的对着护士说到,震惊了屋子里所有的人,这位男人看着我的眼神也不一般,没有当才那副小人的样子,流露出来全部是敬仰!

    “救死扶伤的地方!”这个护士小姐说道。

    “看你就是刚刚毕业的学生,满嘴的说着文化用语!救死扶伤?呵呵”我不摇头嘲笑这样的回答!

    “医院救的是患者,扶的是患者,患者又是谁呢?是养活整个医院的人呀!是你们医院生命的来源,恩人啊?然而,现在你们的恩人有难了,你说你们的医院应不应该帮忙?”我问着。

    “小姐,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我懂的,我代表医院谢谢你的提醒,我们会做好的,可是你刚才也说了,患者是我们医院生命的来源,我们医院这上上下下是要吃饭的,大家都不是神仙,总不能今天这位恩人病了,有经济困难,我们救助,明个那位恩人又是病了,也有经济困难,我们也要救助,那医院是无法维持下去~~”未等她说完,我举手叫停,现在是人命关天的时候。她却在这里算上自己的医院的难处!

    “我听明白了,不是需要钱么,多少?赶快去抢救人吧!”我这边和那男人一样,急得额头甚者汗珠!

    “是呀,多少?”男人见有一线生机,脸色顿时好转些!

    这时候,一个医生接着跑进来,喊道:“快点下结论没有,在迟一会大人孩子都保不住了!”

    “大人孩子我们都要保!”我轻轻的在这男人耳边说了几句话,把上次小米同事的事大概叙述下!

    “那得需要十万元!我们还只能说尽力,你们看行吗?”医生焦急的态度着实提高我们的压力!

    “啊?十万?我的全部的钱都交到住院部了,没有了呀!”

    看男人急着眼里闪着晶莹的泪花,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男人的哭泣,为了自己老婆孩子生命的哭泣,那份哭泣是对与自己无能无力的痛恨,是对自己担心老婆孩子的急切,

    面对此此景,张警官从容的摘下前的警官证,压在桌子上:“把这个压在这里,我们立即回去想办法,你们赶快救人吧!”

    医生看了看,无奈的摇摇头:“对不起,这医院也不是我们自己家开的,我们说了不算啊!我们的工作就是接到财务的单子才能进行抢救的!”

    眼看着时间一点点的流失,在不做出决定,真的会出生命危险,管不了之前的是是非非,大人怎么不对,与孩子都没有关系的!拿出手中的银行卡,是小哥送我的,里面有十万的余额,现在正是派上用场的时候,我向门口走去

    “十万,对吗?我马上去交,你们救人去吧!”

    交完钱,我并没有回去!回去没有什么意义!如果那男人是个知恩图报的主儿,回去了,会让他因为刚才发生的事感到自愧不如,无颜面对我的,那会成为他莫大的羞辱;如果他不是,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更加没有必要回去的,好事做了,还回去惹一肚子闲气干什么!送人玫瑰,手有余香!我相信,我做的不为让任何人表扬,只图自己的心安!‘

    到门口,遇见张警官和他的助理了,他们也匆匆的出来!见到我,于是我们三个人一起走着!

    “你怎么没有回去看看?”张警官问我。

    “没有,这不是急着与你回去销案么!”我打趣的说着。

    “是吗?你是自己来的?韦岑呢?”他问道。

    “你认识他?”我奇怪的皱着眉头问。

    “谁不认识啊?盛泰李少谁不认识啊?”他的助理话可真多,就是各种溜缝!

    “啊?盛泰?”和他在一起,一直没有机会问他是干什么的?每天西装革履的上下班,猜想是在做金领职位,却万万没有想到盛泰居然是他自己的!大家都听过盛泰的传说!

    盛泰是家族企业,也是百年的老店,靠着制作木材,钢材发展起来的,生意由兴旺到衰败又到兴旺,在二十六年前,因最高层领导沉迷女色,无心打理生意,加上外部竞争,内部员工的暗斗,很快处于停滞状态,欠了不少钱,最后即将宣告破产,最高层,难道就是小哥的爸爸?那人就一个孩子,如果说李韦岑就是李少,那最高层一定是他爸爸了?原来他有个风流的老爸啊!

    他的父亲后因醒悟晚了,回头看着自己受苦受难的老婆,孩子,后悔当初坐下的孽债!债主每天都挤着上门去讨债,百般无奈下,他的爸爸跳海自尽!留下孤儿寡母相依为命!可是盛泰却度过难关,成为今天房地产大亨!

    可是那时候他只有一两岁啊?真的是苦命,那么小就要承受这么多的债务,是怎么过来的呢?难为他的妈妈了!我开始对着自己的准婆婆感兴趣了,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拜访下,学习学习,毕竟他的妈妈不能陪着他一辈子,为他的妻子,那时候,我想到要档放弃自己的一切努力,好好做回小女人,站在他的后,默默支持着他,陪伴着他,帮他分担忧愁!

    与着他们二人走到车前,停住了,张警官接通电话,回头对着助理说:“你到南区把昨天那人的资料拷贝一份给我带回来!”

    助理点点头,打开车门。

    “你干什么去呀?”张警官诧异的问道。

    “师傅,您不是吩咐去南区么!”助理傻傻的笑声传进我的耳朵,联想到一个青,活力!

    “挤公交去,这车给我留下!”他竟然指着公交站点说着,然后对着我一笑,会意的叫我上车!

    “哦!”我点点头,打开副驾的门,坐了上去!透过车窗,看到那名助理心不甘不愿的背影,不发出咯咯的笑声!

    “现在的年轻人就得这样对待,呵呵!”他坐上来,与我一同看着渐远的背影,不觉得发出笑声!

    “是呀,我们都年轻呀,和您怎么比呢?”我故意提高嗓音,宣扬年轻的活力!

    “想不想做车了?”

    “别别!”听了他这句狠话,刚才都走一位了,边这位可什么都干得出来,我得注意点!

    “我错了,我错了,张警官大人不计小人过,暂且绕过小女子这一回吧!”打趣的话落在车子里!

重要声明:小说《孽爱灵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