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娱乐年代,先娱乐别人,然后娱乐自己 4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紫芷汀 书名:孽爱灵柩
    突然,有敲门的声音,一定是催缴电费的!托着两个大拖鞋,歪歪扭扭的开门去!

    “你好,你们是?”

    我被门外的况惊呆了,两个警察,怎么回事?我也没有报警啊?难道是现在的科技太发达了,你想什么不用打电话警察就来了?可是要是问我,我要不要说呢?还是不要说了,那样美丽的地方不能被揭晓,是不是他们也要寻宝去啊!不能说,绝对不能说!

    “我们找一下宁凝!”他们看我楞了,好像看到不该看的东西一样!我低头一看,原来我还穿着那件感的裙子呢?惯的挡住部,迅速跑进屋子,披上了件衣服~~~~

    “你们进来吧!”我对着外面喊着!他们三个走到厅里坐下。

    “今年是来了解点事!不耽误你工作吧!”一个穿着制服的看着我,目光由我的脸上转移到我的口!被看得不好意思,虽我不巨峰美人,但也算的上数一数二的凹凸有致了!

    “没事,你们问吧!”为了解除尴尬,我转到了两杯水,放在茶几上,微微的笑着,微笑并不是我开心,这样的况怎么会开心呢?只是与人交往的表,一个必不可少的表

    “你昨天干什么去了?”旁边的警察接着问。

    真的是要问我桃花源的事?不行,我不能说,接着微笑,搬来椅子坐下,与他们面对面!

    “上午和朋友逛街,下午和朋友喝茶!”我回忆着说。

    “你们的工作真轻松啊!”他们感慨着:“那晚上呢?”相互看了一眼,竟然坏坏的笑着。

    不能说,我这么倒霉好不容易找到宝藏的地点怎么会告诉你们呢?

    “晚上睡觉了呗!”我继续说。

    “不要隐瞒,实话实说!”那种揉不得半刻沙子的话把我震住了,怎么实话实说呢?就不说。

    “没有什么,叫我怎么说?”我打着马虎眼。

    “没事,你说吧!晚上去哪里了?”色相的警察时不时的瞟着我。这要是没有我的事,我早就报警说你侵犯了。

    “我怎么说啊?”无奈,不知为什么冒出来这样一句话!

    “没事,像你们这样的工作我很理解,你就说去哪里了吧!”他继续问,那个人做着笔录!

    “我的工作就在这里!”其实不能说我没有工作,我有工作,我的工作就是坐在家里敲打着键盘,写东西,可是天灭我,人是不能改变,于是我处处杂志社碰壁,从来都没有发表过任何作品!也不知道是人家的审美不行还是我不行,开始怨恨着,后来听到一句话,我觉得对,一个人对你有看法,是他的问题,两个人对你有看法,是他们的问题,可是三个对你有看法,那应该从自找问题了!为此,我埋头修改,等待着奇迹的出现!

    “那也可以干点别的啊?为什么要做这个呢?看着要他们俩个充满疑虑的表

    我接着说:“实在没有办法,现在社会就不缺人才,博士都不好找工作,更何况我一个连大学都没有上的人呢?为了生存吧!”

    “说的到轻松,为了生存!你干这个,你家就不管管?”

    “我家不知道啊?”我没有告诉家里写东西,没有一点成就时候不能说,曲折的道路让我自己一个承担吧!

    他们俩个又相互笑了笑,一看就是想找宝藏的贪心主!

    “好了,我们理解你,今天就不追究你的事了~~~~”听到这里,我笑了,警察也是有善心的啊!知道我可怜不问了,省着我说谎话,平生最不愿意的就是说谎!

    “但是,必须把你昨天晚上的事说出来!”

    天啊,这不是又绕回来了吗?我无奈的摇摇头!

    “我睡觉了啊!”理直气壮的回答。

    “请不要把你自己认为光荣的行为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好吗?”他也不耐烦了!

    我的行为怎么不光荣了,不就是发现个宝藏地址了吗?面对这句话,我气得拍起桌子:“请你们说话放尊重点!”

    “你什么态度啊?你自己都不尊重自己我们怎么尊重你?”警察竟然站起来了,小样,和我比气场吗?

    “这是我的家,这里不欢迎你们,请你们离开!”我指着门口,厉声喝道!

    “好,那请你跟我们走一趟!”他们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又没有什么法,凭什么带我走?”我喊着,可惜被他们两个托着出去了!

    在警察局里,他们把我带到一个审问室,两个女警坐在我对面,一个拿着笔记,好像应该是做记录!一个警花走到我面前,头发向后盘起,戴一顶警帽,没有任何修饰的脸颊白净净的可人!一帅气的警服,一双黑色的皮靴!

    “听说你拒不配合,还宣扬你不光彩的工作?”她冷冷的问。

    “我的工作怎么不光彩了?”我一听竟然污蔑我的工作,那份在我心中神圣的工作竟然说成这样,难道现在不让写作吗?封杀文化吗?难道1966年又回来了?

    “我最近不怎么和外界接触,听不懂你的意思?”我狠狠的瞪她一眼!

    “你这人怎么说话呢?就你那工作我就有权利拘留你,你知道吗?”她厉声说道,原本在这里,我应该趋炎附势的,可是她触摸我的底线了,哪壶不开提哪壶,想不到一个宝藏竟然引发这样一件事

    “警察阿姨,你姓江啊?”我站起来,和她一般高!可惜被她又按回去了!

    “什么意思?”她问我。

    Jiangqing啊!你不觉得你和她很像吗?”我阳怪调的说。

    “你~~~”她举手打我,我喊着:“救命啊,救命啊!”

    门开了,进来的是刚才去我家做笔录的警察,他对那警花说道:“还没有承认?”

    “没有,还满嘴对付!”她瞪我一眼说。

    我死都不会承认的,有本事你们枪毙我,那样,宝藏也好永远不被人发觉,但是,你们也不敢,虽然你们有权利,但是现实是法制社会,我没有犯法,你们杀了我就要负法律责任的!

    “等一会,我叫韦岑来吧!”那个警察拿着电话出去了!又留下这两个警花,我不愿意看她,把脸转过去!她气乎乎的对后面做笔录的人说:“你看着她,我出去了!”

    “还用看着?我还不走呢?莫名的被你们弄来我也得讨个说法啊!”

    其实,好羡慕那些警花,一警装穿在,黑色皮靴那么显得气质,走起路来昂首,羡慕!

    看着做笔录的警花眉清目秀的样子,一定是个知书达理安安静静的女生,自己实在无趣,和她说一句话!

    “你多大了?”我看着她问。

    “老实点,这是你该问的吗?”她的态度竟然比刚才那女的还狠,女人,可怕的女人不能以容貌相看!我手指画着圈圈,诅咒她,找个白痴,天天在家给他擦口水!

    一会,门开了,走进两个人!我抬起头,看着他:“是你?”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在拐弯呲呲的那个男人!

    “你怎么在这里?”他对我说。

    这人一看就不是好人,果然进来了。我安慰他一下吧!谁叫我这么善良呢?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好好改造,大不了重头再来么!”

    “你们认识?”那警察问道。

    “嗯,朋友!”他看着我笑着!

    “天啊!看来很熟悉的朋友啊!我说的她怎么不承认呢?原来你们私了啦!怎么没有通知我们警方一声呢?”这警察打趣的说着不知名的话。不过她承认了这是什么意思?我没有承认啊!我没有说宝藏的下落啊!

    “我承认什么?”我问着!

    “你不记得了吗?用板砖把我车前挡风玻璃打碎了!我还在想我这是惹谁了呢?原来是你啊!”他微笑着说!

    “啊?”我先是一惊,回想,好像是有那么回事!当时板砖在十字路口中间,也不知道谁这么缺德放在那里的,我冲向板砖,拿起转拼命的时候,左面行驶的车晃得我眼睛睁不开。脑海中冲出“我不想死的镜头”!然后我就到桃花源宝藏哪里了!可是我怎么去的啊!迫切的想知道这个问题,我装作糊涂的说:“你们有什么证据吗?”

    我知道十字路口都会有监控,看了监控我就知道我怎么去的哪里啊!

    “我们有监控!”警察说道。

    “不必了,既然知道是谁打的就行了,我不需要赔偿!”他说着。

    听到有监控,我暗喜着,于是大气的说:“不行,得去看看,要是我打的我必须赔偿!”

    “走,跟我们来!”然后他带着我,与那人去了监控室!

    看着监控回放,的确是我,两个人追着我,赤脚拼命跑着,然后冲到十字路口,捡起那板砖,左面出现一辆车,瞬间,我举起手中的板砖~~~呼呼呼!监控好像出现问题了,全部是雪花,也就三十秒,又好了,只见车前挡风玻璃破损!

    没有我的影。

    “刚才的监控怎么出现雪花了,怎么没有照到去哪里了?”我疑惑着问。

    “你问谁呢?你当然是跑了!这路段的监控经常这样!”警察对着我的问题似乎是不愿意回答,死气沉沉的样子,好像多说一句话就少一句话似地!

    对于监控失灵理直气壮的态度只有警察敢啊!怎么,监控你家的的!想什么时候坏就什么时候坏,不让人多一句嘴!天啊,我怎么这么背,该照得不照,不该照得全部照到!到底怎么离开的呢?很费解!不过,从这里来看,真的是我打碎的,那就赔吧!他们刚才去我家是因为这事啊!嗨,人还真不能做些隐藏的秘密,否则就会上演惊弓之鸟!

    我笑嘻嘻的对着他说:“哦,不好意思啊!”

重要声明:小说《孽爱灵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