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怀疑身份

    萧之瑜微怔,他没有想到慕容清会如此直白地问出来,连一点顾忌都没有。他的确很讨厌这首歌,他发誓再也不想听到第二遍了。

    “既然你如此喜欢烟花巷柳,本太子倒不介意带你去游玩一番!”萧之瑜冷笑一声,随即喊道,“李真,去锦江河畔!”

    候在门外的李真赶紧应了一下,马上跑了下去。

    屋内气氛有些凝结,慕容清低着头,掩在袖下的手不由自主地握紧,尖利的指甲深深地嵌进(肉ròu)里,可她感觉不到丝毫疼痛。

    “秦清!”萧之瑜低低叫了一声,“过来!”

    慕容清(身shēn)子一僵,脸色有那么一刻的苍白。她用力吸了一口气,嘴角上扬一个完美的弧度,朝前迈出一步。

    “你在害怕!”萧之瑜说这句话的时候,屋内其他人已陆续退下。欢颜站在原地,拿起琴,装做不经意笑道,“太子,琴弦断了!”

    “断了便断了!虽不是我所为,却因我而断,那便去领了银子,换一根吧!”萧之瑜略有些不耐道。

    “如此,欢颜便谢过太子!”欢颜谢过萧之瑜,便知再没有理由待下去,匆匆望了眼慕容清,便随着其他的舞者走了出去。

    整个房间只剩下萧之瑜和慕容清。

    压抑的窒息顷刻间朝慕容清裘去,她不由得停住了脚步。

    萧之瑜似是不耐她如此磨蹭,眉头一皱,两三步便走到他的眼前,随手一搂,她整个人扑入了他的怀里。

    “你在紧张!”萧之瑜的手紧紧贴着她腰间的肌肤,能轻易地感觉到她的肌(肉ròu)僵硬,在微微颤抖。

    “呵!”萧之瑜见她不答话,讥笑一声,“你不是很勇敢吗?”

    慕容清被他紧搂着,只觉得自己的心“咚咚咚”地像是要跳出嗓子眼,到底是太子,即使就这么站着,她依旧感觉到了强大的压力。

    “的确,太子!”慕容清抬起头朝他微微一笑,笑容有如(春chūn)花烂漫,“我比你勇敢一些。”

    随着她的话音一落,“啪”的一声,慕容清被狠狠甩了一个巴掌。

    “唔!”脸颊的刺疼让慕容清不由得痛呼出声,她捂住左脸颊,讥笑道,“太子这是恼羞成怒了吗?”

    “啪”的又一下,萧之瑜(阴yīn)郁地盯着慕容清,他只想把她嘴边的讥讽打下去,她有什么资格讥笑自己,不过是一个((妓jì)jì)(和谐)女!

    “太子这是(欲yù)盖弥彰吗?”虽然脸颊已经痛得肿了起来,但是慕容清这回吭也未吭一声。

    “本太子打人还需要理由吗?”萧之瑜冷笑一声,“牙尖嘴利,要是从今晚开始永远也不能开口讲话了,倒真是可惜了!”

    这个就是所谓的皇者的权利吧!除了九天之上的那人,他想要谁死,便是谁死,更何况自己如此地微不足道。

    “请便!”慕容清把脸转向一边,她在赌,她赌他对自己还有很浓厚的兴趣,她赌他还没有这么快就对一个玩物失去兴趣!

    萧之瑜没有想到她会这般的淡然,倒是一笑,“你有点意思!这么有意思的女子,想来四弟会喜欢!”说着,萧之瑜抬起她的脸,“下手太重了些,不过这脸虽然肿了,也比之前的那个丫头好看多了!”

    慕容清内心一颤,他要带自己去见楚暄?如果被发现了,那……

    “太子说得是,不如等我脸消肿了……”

    未等慕容清把话说完,萧之瑜立马打断道,“秦清,你在闪躲什么?”

    慕容清一惊,立刻垂下眼,否认道:“我没有!”

    “没有!呵呵!”萧之瑜冷笑两声,“有没有,立刻可以见分晓!”说着,萧之瑜就搂着她出了门,门外早已有一辆精致的马车在等待。

    上了马车,慕容清默默地找了个角落坐下。脸颊是一阵又一阵地抽疼,她垂下眼,从怀中拿出一条轻纱,想以轻纱覆面,却不料立刻被人拿走。

    “怎么?害羞了?”萧之瑜讥笑一声,手中的轻纱被他随手一抛,飘飘然地似要飞出车外。

    慕容清二话不说扑向轻纱,萧之瑜没想到她竟然还会想到要去争夺轻纱,立刻伸手一捞,轻纱轻易地被他拽在手中。

    “还给我!”慕容清狠狠瞪了他一眼!

    还有脾气?!(性xìng)子果然很烈啊!萧之瑜嘴角一勾,似笑非笑道,“就这样把你送给四哥,似乎太便宜他了!”说着他的眼神有意无意地划过她的(胸xiōng)前。

    “我说,你把轻纱还给我!”慕容清像是没有听到他说的一般,只是重复着这句话。

    看得出她眼中的急切,萧之瑜愈发的好奇了,这轻纱对她而言就这么重要!还是,她不敢以这样的姿态面对他?突然冒出的这个念头让萧之瑜有种被欺骗的感觉,她到底是谁?

    “想要,求我!”萧之瑜轻笑一声,手中的轻纱在指尖翩飞旋转,随时都可能被风吹走。

    “求你,还给我!”慕容清低着头,姿态卑微。

    “就这样?”萧之瑜挑了挑眉,讥笑道。

    慕容清抬头飞快地看了眼萧之瑜,然后把头转向一边,沉默不语。低声下气地求他,受尽嘲笑和屈辱,够了,慕容清!真的够了!

    “不知好歹!”萧之瑜冷哼一声,手一松,轻纱随着风飘飘而飞,慕容清的目光似着轻纱越飘越远,似乎能看到,夕阳之下,那张清贵的脸庞。

    手上残留的清香让萧之瑜厌恶地皱了皱眉头,“过来!”

    慕容清不知道他又要玩什么花样,虽然心中极是不愿,但是也没有办法,只得挪了两步,坐到了他的边上。

    萧之瑜朝小桌子上的水努了努嘴,意思很是明显。

    慕容清拿起水,抽出怀里的白绢,小心地沾了一点,替他洗净了手。然后又默默地退到一旁,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看。

    这么安静?!萧之琰有些不习惯,他看了看已经白净非常的手,冷笑道:“你就是这么伺候主子的?”

    “你想怎么样?”慕容清只能在心里不停地对自己说,要沉住气,要冷静,可是那怒火,已经窜到了嗓子眼,慕容清怕自己一个压不住,也许来个玉石俱焚也不为过。

    萧之琰看着她把手中的白绢捏得几乎变了形,一个区区((妓jì)jì)(和谐)女,哪来这么大的胆子,望着她倔强的小脸,那(性xìng)子跟四哥(身shēn)边的丫头还真有几分相似!

    所以,这游戏变得越来越有趣了!四哥,你说呢?

重要声明:小说《爱妃,再嫁朕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