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曼沙族人

    “丫头,说吧!”萧之琰拉着她坐在椅子上,温柔的感觉立刻包围了慕容清。慕容清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觉得所有的感官都回来了。

    慕容清抬起头,望着他漆黑的瞳孔,心倏地一紧。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最后一个人可以信任,那便是他了吧!

    慕容清微微一笑,嘴角微扬,眸色清亮。

    “萧之琰,我见到楚暄他娘了!”

    什么?!萧之琰一愣,“四哥的母妃?”他不相信的反问了一句!

    “是的!”慕容清点了点头,柳眉微皱,“而且她精神不好!”

    “她怎么了?”萧之琰对秦暄的事知道了一些,但并不十分清楚,只记得他是突然来到皇宫,又突然成了王爷。母妃曾悄悄告诉过他关于四哥的世,不过他只知道楚暄的母亲是外族女子,他们在外漂泊流浪了很久,其他的一无所知。

    “她的头发全白,声音沙哑难听!以轻纱覆面,而且她!”慕容清顿了顿,从怀里拿出一瓶药,“她要我把这药下到太子的上!”

    萧之琰的瞳孔一缩,紧盯她手中的褐色的瓶子。

    “怎么了?”慕容清见他神色微变,她从拿到这个药开始就猜测不是毒药,就是会致人于重伤的药,但是萧之琰的表太过奇怪,似乎是惊讶,更多的是不可置信。

    萧之琰从她手上拿过药,放在鼻下闻了闻,拧开瓶口,从里面倒出了一点紫红色的粉末,顿时,他脸色大变,连带着声音不复沉稳,“丫头,这药是四哥的母妃给你?”

    “是的!”慕容清疑惑地看着他,从认识他到现在,他从来没有露出过这样惊恐的表,“这药有问题?”

    萧之琰闭了闭眼,想平息内心不停反滚的惧意,可是,他越不愿面对,那些清晰的画面如硬在喉间的刺一般,怎么样都不能让他逃避!

    “萧之琰,你怎么了?”慕容清见他双手抖得厉害,脸色在烛火下竟是异样的苍白。她走上前,轻轻扯了下他的袖子。

    “不!不会的!不是这样的!”萧之琰猛得睁开眼,剑眉紧蹙,如黑曜石般的眸中空茫一片,他把手中的药瓶紧紧捏住,紧得指骨泛白,青筋凸起。

    “萧之琰!”慕容清惊叫一声,再不顾得其他,上前一把拉住了他,用力地摇着他的肩膀,“萧之琰,你醒醒!萧之琰!你快醒醒!萧之琰!!!!”

    一声又一声的呼唤,让萧之琰的神思有了些许的清晰,他有些木然的转过头,红衣广袖缓缓拂过她的指尖,如寒冰泠泠而过。

    “萧之琰!你怎么了?”慕容清一把夺过他手中的药瓶子,大声吼道。

    “丫头!”萧之琰眨了下眼睛,望着眼前这张挂着担忧的小脸,嘴角一勾,却是一个苦涩的笑。

    “这药有问题?”慕容清试探地问道。他看到这药的反应太过于强烈,强烈到有种心死的感觉!

    “是我,原来是我!是我害了母妃!”萧之琰目光沉痛,声音低哑,呆呆地盯着她,神是从来没有过的悲怆。

    “什么?”慕容清眉头一跳,反问一句,“怎么会是你害了母妃?萧之琰,这一定有误会,不会的!”

    “怎么可能是误会,你看这个瓶子,看到瓶上有浅淡的纹路没有?那是一枝藤蔓,整个藤蔓如一朵蔓珠华沙,而这个标志,只属于遥远的西方,蔓沙族!”

    “蔓沙族?少数民族?”慕容清心思一转,吃惊道,“楚暄的娘是蔓沙族人!”她拿过桌上的茶,递给萧之琰。

    “大概是的!”萧之琰望着手心的茶,氤氲的雾气里,他只看到她如光般明媚的笑脸。

    “那蔓沙族是怎么样的一个民族呢?”慕容清问道。少数民族总是有不同于汉族的一些风俗习惯,想来这个叫蔓沙族的必定会有一些怪异的风俗。

    “蔓沙族在遥远的西方。那里群山连绵,几乎没有路可以通进去。蔓沙族从不与外人接触,他们神秘,信奉彼岸花。而且他们有一条死律!”

    “什么死律?”慕容清见他眉头一敛,心中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那条死律,一定很变态!

    “本族姑娘不得与外族男子相恋,如果发现,即刻处以死刑!如果生下外族男子的孩子,一家人都处以极刑!”

    “极刑!?”

    “是的,生不如此,没有一个人可以忍受极刑活着下来!”萧之琰顿了顿,脸上也挂了一个不忍的表,“有什么比自己的孩子死在自己眼前还要让人悲痛死!”

    “真狠!好变态!”慕容清愤愤地骂了一句。想到那个女子对她的声声咆哮,也许他们受的苦难远不及此。

    “她是想让楚暄为王!”萧之琰的脸色恢复了一些,不再如刚刚那般苍白如纸。

    “嗯!”慕容清点了点头,“萧之琰,你……”

    “丫头,你想的便是我想的!如果让他成王能让你开心,我会帮助四哥的!”萧之琰微微一笑,眉梢轻挑,依旧是那般风华绝代,可惜的是,墨色的眸孔中是怎么也掩盖不了的心伤!

    “我……”慕容清的心一悸,怔怔地望着他,“萧之琰,你不要对我这么好!”此话一出,她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感觉到一阵心虚。

    “呵!”萧之琰有些自嘲道,“对你好,是我的事!我宁可你一直这么欠着我,那么这一辈子,你想忘也忘不了!”

    “我……”慕容清苦笑道,“你母妃的死跟蔓沙族有关?”她只能无奈地转了话题。

    “的确有关!”萧之琰收起内心的苦涩,“当初母妃体有些许抱恙,与母妃交好的皇后,给了我这一瓶药,说是非常灵效!因为母妃最讨厌喝药,所以我就偷偷把药下到了母妃的饭里,一连下了三天!后来围猎开始了,母妃为救我……”

    “所以,你一直怀疑事的真相并不是像表面看起来的那样?那你查到了些什么了吗?

    “蔓沙族太隐密,我追查了这么久,也只查到了一点蛛丝马迹。如今四哥的母亲现,即使她不是蔓沙族人,也跟蔓沙族有关系!”

    “萧之琰,你帮我!”慕容清似是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一般,定定地看着她。

    “我不许!”萧之琰想也不想便拒绝,“我不会让你陷入危险之中!”

重要声明:小说《爱妃,再嫁朕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