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原来是你

    “姑娘,是我!”耳边一个冷漠中透着沉稳的声音瞬间安抚了慕容清差点蹦出口的心。

    “死流云,还不放开我!”慕容清因被捂住嘴,只能含含糊糊抱怨了一句。随着她话音刚落,腰间忽然一紧,流云带着她几个纵跃,进入了那围墙之内。

    脚一落地,流云立刻放开了她,面色依旧冷漠,“抱歉,慕容姑娘!那里极不安全!”

    慕容清点了点头,并未介意,她转首打量了一下,熟悉的景色映入眼帘,她心下微惊,竟然来到了怡心小院?!

    “萧之琰在吗?”月色下的容颜带着几分惆怅,慕容清淡淡问道。

    “主子不在!戌时被召去皇宫。今晚,可能会宿在皇宫中!”流云看了眼慕容清,语气不变,“慕容姑娘,已近丑时……”

    “你去休息吧!我站一会儿!”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萧之琰不在,慕容清心中涌起了一丝失落。深秋的风,带着冬的冷凛,轻抚过她白皙的脸颊,拂起了她颊边的几缕发丝。她眯起眼,遥望暗沉的夜空,不知道何时起,那轮独挂于天边的孤月被厚重的云层遮住,连一丝一毫的月光都无法渗透。

    站了一会儿,慕容清觉得脚有些酸疼,想走到一旁的亭子里休息一下,一回头,见流云如木桩似地站在离她五米远的地方,双手抱剑,面色冷峻,一双灰黑色的眸子毫无一丝感,冷漠得像万年不化的寒冰。

    “你怎么不去休息!”慕容清疑惑道。

    “主子不希望姑娘出事!”流云虽冷漠,幸好并非惜字如金,可以说每次都是有答必问!随着他的话音刚落,一个模样乖巧的小丫头拿着一件狐皮披风走了过来,对着慕容清盈盈一拜,“姑娘,天寒地冻,小心别伤着子!”说着便把披风披到了她的上。

    肩上一暖,瞬间驱散了几许寒气,慕容清摸了摸披风,披风很大,几乎把她整个从头包到了脚,不用想也知道这是谁的披风。

    慕容清扬唇轻笑,她深吸一口气,似乎还能闻到他留下的清冽气味。

    “慕容姑娘,奴婢拿了点心过来,准备得很仓促,不知道姑娘喜欢吃什么,还望姑娘恕罪!”

    慕容清望着整齐放在桌子上的点心,还冒着袅袅气,不由得眼眶一,他们和她不过萍水相逢,甚至可以说不认识她,如果不是萧之琰,流云可会救自己?而这个丫头,还会如此殷勤地替她拿披风做点心?

    也许,这一辈子,终将是要负一个人!那个扬眉浅笑,风华绝代的男子!那个无论何时何地都会帮她的男子!

    时间太短,岁月太长,曾经她以为可以把命运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只是世事无常,她从未想过,有一天,会上一个人!会用尽所有去他,即使看不到明天,她依旧愿意和他去共同创造一个未来!或许缘来缘去,亦或浅,时光荏苒潺潺而过,聚散的年华终是铭刻了那些缠绵悱恻的眷恋。

    风起,有细小的雨从天空飘下,亭子四边通风,桌上烛火被风吹得摇曳不止,整个怡心小院安静地有些过份,似乎可以听到雨点落在树叶上的声音。

    忽然,流云面色一沉,手中利剑瞬间交握在右手,待看清来人时,满杀气顷刻间便然无存。

    “丫头,是你吗?”萧之琰依旧是一裘红衣长衫,墨发未挽,张狂的寒风卷着雨丝落在他的肩头,他丝毫未觉。他站在亭外,怔怔地望着安静地坐在石凳上的女子,竟然不敢再走进一步,他怕,这是幻觉,是一个梦!

    听到萧之琰的声音,慕容清微愣,回过头,正对上他漆黑的瞳孔,心忽的一紧,她下意识的低头,紧了紧上的披风,淡笑道,“是我!”

    清悦的声音如寒冬的暖泉,萧之琰浅浅笑开。他走上前,拉起慕容清,不知何时,已有细雪纷纷,他弹了弹落在她肩头的雪,把她轻拥入怀,动作小心得如同捧着一块珍宝。

    “萧之琰!”慕容清微微抵抗,他浑透出的哀凉让她不知该如何拒绝这个拥抱。

    “丫头,别动!”萧之琰把下巴抵在她的肩上,手上始终不敢用太大的力,“让我再好好看看你,再好好抱抱你!”

    是不是连老天也在怜悯自己,所以在今夜让她来到了自己边。即使过了今晚,便要分离,那么,请容许我,在这一刻,如此完整地拥有你!

    雪渐渐下大,银白的雪花飘飘洒洒,烛光幽暗,依稀可以看清,怀里的女子,笑容甜美干净,萧之琰的心倏地一痛,万缕千丝的痛,如同此生再难已跨越的劫!他狠狠闭上眼,一把推开了慕容清。

    慕容清一个趄趔,幸好扶住了石桌,这才堪堪站住。

    “萧之琰!”慕容清柳眉微拢,盈盈水眸中有薄怒上涌。

    萧之琰转过,单薄的背影映着白雪烛火,竟有着一种触目惊心的萧瑟之美。慕容清的心一窒,她说不清楚到底什么感觉,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扯住了他的衣角。

    “萧之琰,你在伤心吗?”

    听着她小心翼翼地询问,萧之琰眼底划过一抹笑意,只是顷刻间便已消失。他低下头,望了眼扯着他衣角的手指,莹润如玉,指尖微微泛白,终是叹息了一声。

    不舍,还是不舍!怎么舍得推开她,怎么舍得让她受委屈,即使他清楚,在她的心里,他怕是再也没有机会了!

    “丫头,你怎么会在怡心小院!”萧之琰转过,拉着她朝房间走去。

    “皇上要我离开锦城,我趁机逃了出来。想去楚王府,可是我迷路了。然后碰到了流云,他把我带进了怡心小院!”慕容清简单地把事件叙述了一遍。

    萧之琰微微挑了挑眉,丫头在顾忌什么?虽然她有几分小聪明,但是手无缚鸡之力,怎么从监视她的人的眼皮底下逃走的呢?

    推开门,屋内烛光明亮,温暖如。慕容清跺了跺脚,回望后,白雪纷飞如蝶,恍惚那一地的白霜,一夜的风雪,都不再寒冷!

重要声明:小说《爱妃,再嫁朕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