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将计就计(一)

    “您是高高在上的王,您的手中握着我的生杀大权。可是,这又怎么样呢?我他,我要和他在一起。我不需要你怜悯地恩赐,因为你不欠我,你欠的是楚暄,是那个女人!”最后两句,慕容清的声音蓦地拔高,她神如战士一般无所畏惧,只拿一双明眸眨也不眨地盯着萧恒。

    似乎是有一个世纪那么长,萧恒终于发话了,“好,很好,非常好!”

    接连三个好字,一个比一个重,慕容清抬头看着面前的男子,神莫测,眸光暗沉,竟完全看不出喜怒。

    “在我的世界里,没有尔虞我诈,没有利用欺骗,更没有虚假背叛。你们夺权,你们争位,你们复仇,你们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些全部跟我无关!你给的荣华我不需要,你给的富贵我更不屑,你是王者,可是你知道活着是为什么吗?”慕容清顿了顿,微凉的秋风从窗缝间吹进来,裹着最后一丝昏黄的夕阳,在她的脸上投下一抹黯淡的金色,那一瞬间,她的神脆弱又倔强,还挟带着一抹不可名状的悲哀。

    “我活着,只想抓紧我可以看得到的未来!我只是每天都可以和他一起看出,一起赏冬雪,一起月下共舞,一起执手共看碧落尽!”慕容清的声音很轻,却重重的敲在了萧恒的心上,如同一颗石子,顷刻间把他平淡的心湖搅得天翻地覆!

    眼前似乎出现了一张脸孔,她带着清雅的笑,青丝随着轻风摇曳生姿,白衣如雪,腰间一条金色丝带缀着一块上好的白脂玉佩。她眉目如画,声音清越似黄莺歌唱,她会偶一蹙眉,羞的神色掩不住满清贵。那时,桃花树下,她衣袖轻舞,浅唱低吟,只为等他归来。忽然眼前景物一换,漫天大火冲天而起,熊熊怒火如她最后绝望而衷痛的眼光,直刺得他忍不住后退!

    慕容清看着他脸上的表一连数换,完全没有帝王该有的喜怒不形于色。她静静地站在原地,夕阳已经沉入地底,屋内暗沉入夜。

    “小德子!”等到屋内全部暗下来看不到任何东西的时候,萧恒终于发话了,“传暄儿,之琰到御书房。”

    慕容清只听到衣袖拂过地面的声音,随后只听“啪”的一声,门被锁上了。

    “喂!”她的声音突兀的响在寂静的房内,她一个哆嗦,心里没由来得一阵慌乱!皇上没有任何表示地走了,那她到底是走还是不走?还是皇帝要杀了她?

    杀这个词在她脑中出现的时候,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好半响,她才反应过来,不由得用力地抱紧了自己,难道真的,就这样挂了?!没有人来救他,连萧之琰也不会吗?慕容清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这个生死关头,她首先想到的人会是萧之琰,而不是楚暄!

    不一会,门被人从外面打开,凄清的月光从门外洒入,几位侍卫模样的人走了进来。

    “慕容姑娘,得罪了!”其中一位材魁梧,面无表,对着慕容清做了个揖,他后的两个侍卫立刻上前,一左一右地架住了慕容清。

    “你们干什么?!”慕容清被架住,顿时无法动弹,瞪着眼问道。

    “送慕容姑娘出城!”那侍卫说完就点了慕容清的,慕容清陷入昏睡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是,绝不能离开锦都!”

    御书房内,灯火通明。萧之琰依旧一裘红衣,烈烈如火。楚暄也照旧一裘锦衣蓝袍,雍雅清贵。

    “父皇!”两人齐齐跪倒,萧恒坐在主位,望着跪在地上的两个儿子,自豪感顿生。

    “你们起来吧!赐坐!”萧恒望了眼窗外,一轮明月寂寞地挂在夜空,无云无星。

    “你们可知父皇深夜召见你们所谓何事?”萧恒低沉的声音一如往昔,只是在烛光下的容颜掩不住深深的疲惫。

    楚暄和萧之琰互看了一眼,他们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同样的内容。萧之琰习惯地扬唇轻笑,而楚暄却微微皱眉,两人默不作声。

    “暄儿,朕的皇位,你想要吗?”萧恒忽然的一句话,震得楚暄眉头一跳。

    “父皇,为何这样问我?”楚暄眼中闪过的惊诧如流星般一瞬而过,如同没有出现过一般。

    “你只要回答我,要还是不要!”萧恒似打定主意一定要问出个所以然来。而萧之琰却把目光投入了窗外那片墨蓝色的天空。

    楚暄抬起头,眸光幽沉,只是定定地盯着萧恒,萧恒也不恼,慢慢等着他。半晌,楚暄嘴角微扬,笑容清雅如昔,可是未达眼底。

    “父皇,你后的那把椅子,太脏!”楚暄的话让萧之琰蓦地收回了目光,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随后便看到他眉毛一挑,嘴角弯出一个讥诮的弧度,“可是,那是我必得的!”

    “无论付出什么?”

    楚暄的心一颤,脑中瞬间浮起一张如花笑靥,他猛得闭上闭眼,脸上万年不变的清雅面孔似乎也在他的这一问中,有了丝丝瓦解。

    “是的,无论付出什么!”他的回答在萧恒的意料之内,却让萧之琰皱了皱眉。

    “好,你要记得你今天对朕的承诺!不然……”萧恒语未尽,但是屋内两人都没有他没有说出口的是什么意思!

    “父皇!”萧之琰淡淡开口,“父皇是想让我帮助四哥吗?”

    “之琰,父皇知道,你始终无法对你母妃的死释怀。父皇也知道,暄儿当初发现了什么,并告诉了你!那么,今天父皇便告诉你,你母妃的真正死因!”

    萧之琰的面色瞬间苍白如纸,掩在袖下的手一下子就紧握成拳,他嘴角轻扬,努力平复心中的急切,可是声音的波动还是显示出了他内心的焦急,“是什么原因?母妃到底是怎么死的?父皇,请你告诉我!”

重要声明:小说《爱妃,再嫁朕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