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事实真相(四)

    

    

    “呵呵”低哑枯涩的声音恍若割开时光的迷雾,她猛得转过头,对着慕容清咄咄人道,“他以为给暄儿荣华富贵的生活,就可以抹去他心中的伤痕吗?他以为给暄儿一个王爷的称号,我就该对他感恩戴德吗?他以为他是怎么坐上这个王座的?哼可笑的帝王之术,如果不是……”她的声音在这里突然断裂,似想了什么一样,立刻停了下来。

    慕容清清澈的眸子睁得极大,在心中暗道,皇宫秘讳,知道得越多越危险。她突然停住不说,必然是因为接下来的话揭露的是一个隐藏的真相,看来,还得使点手段呀

    “楚暄现在活得很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富贵荣华,可比当初流落街头强多了”慕容清轻哼一声,不屑道。

    “流落街头是谁造成的?就是那个衣冠楚楚的禽兽”那人明显被击到了,语气不自觉得升高尖利得更加难听。

    “哦?是这样吗?难道你没有责任?生下他,却给了他这样痛苦的童年楚暄跟着你吃尽了苦头,现在他的父皇却可以给他锦衣玉食,还有什么可以憎恨的呢?”慕容清依旧是轻飘飘的几句话,却让她的面容在一瞬间扭曲了起来。

    “胡说”她的面孔一下子在慕容清的眼前放大,她几乎是贴着慕容清的脸,慕容清可以清晰的看到她眸中嗜血般的仇恨。这样的目光,让她的心猛得一颤。一直忽略不计的疑问,在这个时候再也压不住,那个时候,楚暄也是用这样的眼光看自己的,到底是为什么?

    “那个无耻的败类,踩着女人尸体才站在了最高处他有什么资格怜悯我,怜悯暄儿你知不知道,天寒地冻时,我和暄儿缩在冷的角落,又冷又饿,暄儿为了抢一个掉在污水沟里的馒头,被打得头破血流你又知道不知道,在炎夏,太阳的烧着,为了那一点点的药渣子,我在烈底下站了整整三个时辰。这些,是谁带给我们的,到底是谁?”

    她眼神癫狂,神扭曲,看着慕容清的眼光,像是要把她生生吞下

    “你的怨,你的恨,跟楚暄有什么关系?楚夫人”慕容清一顿,嘴角一勾,划出一个冰冷的笑意,“楚暄的娘”

    绝对不会有错,这个女人,是楚暄的娘,是所有人口中早已死去的娘她怎么会在这里,她是想报仇吗?她想怎么报仇?把皇帝杀了吗?如果真这么简单,不会现在还跟她说这些有的没的?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楚思思忽得退后一步,围绕着慕容清的杀气顷刻间消失无踪。不过是眨眼的功夫,她脸上的愤恨已全部不见,重又换上了高深莫测的表

    “还不算太笨,知道我是谁”

    “你到底想怎么样?”慕容清又问了一遍。

    “你可以猜一猜,如果猜中,也许我一高兴,就放你回去了也说不定”楚思思的眼中明显写着“不要不知好歹,我已经给了你机会”

    “呵呵”慕容清轻笑一声,“你不过是想报仇。你想取皇上的人头。当然还想让楚暄成为下一代的王”她大胆猜测道。

    楚思思眸中笑意加深,“不错,所以,我命令你,现在立刻离开楚暄去太子府,把这药下到太子的饭菜或者其他任何能让他碰到的地方”

    “哦?”慕容清眉头一挑,带着几分不符份的高傲,“你想夺权,当然得夺得明正言顺。更重要的是,万一事发,我当好可以做替罪羔羊”

    “既然这么清楚,就把事给我办好了”

    “可是,你似乎忘记了一点。”慕容清双眼微眯,嘴角漾出一朵甜美的微笑,“楚暄已经向皇上提亲,我是楚暄的人,如果我出事,楚暄必然出事”

    “你是在威胁我吗?”楚思思怒喝道。

    “你可以这么认为当然,你其实可以看做我是在寻求你的保护”慕容清顿了顿,继续道,“世上没有这么便宜的事,好事都让你占了”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楚思思嗤了一声,鄙夷道。

    “楚暄的”四个字,如泰山压顶一般,直砸得楚思思有那一刻的恍神。而慕容清虽面上看出任何喜怒,但是掩在袖下的手早已握成了拳,心更是“突突突”的跳得厉害,她其实很害怕

    “我倒是要看看,暄儿到底有多你”楚思思回了神,冷笑道,“你知道世界上有一种药叫‘失心散’吗?”

    慕容清眼皮一跳,内心深处立刻涌起了几分不安,“你想干什么?”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楚暄到底有多你”楚思思看到她憋屈的表,心中一正大快,“不要忘记了,在楚王府,有一个怀着孕的陌雪,一个地位最高的宠姬,你算什么呢?”

    她的话,正好击中的慕容清最不愿意面对的现实。一瞬间,她脸色苍白如纸,那些被她刻意遗忘的人,故意忽略的事,一幕幕如翻滚的巨浪一下涌上了心头。楚暄,楚暄,他……

    “你根本就不确定他的”冰冷的话语,如刀子一般直插她心。

    慕容清恐慌的抬起头,目中隐有泪水,不,不是这样的心中一个声音坚定地告诉着她,绝对不是这样的

    “对于从未被的人,永远不需要向她解释,怎么样才是?一个根本不懂的人,从未品尝过两相悦的人,又怎么可能知道个中滋味呢?”慕容清深吸一口气,“我接受你的条件,但是,你必须保障楚暄的安全”

    慕容清伸出手,一瓶褐色的药静静地躺在她的手心。

    “一月之限”

    慕容清盯着心中的药,缓缓点头。

    王爷啊,那般清雅华贵的人,不应该被仇恨蒙了双眼。如果,自己所做,能让他放开心结,她愿意原来,已经是这般着他,愿意为他生,为他死只求他可以一世安康。

    可是,王爷才刚刚提的亲呢?华丽的梦,虽然美好,可是醒来,跌得太疼太疼了可是即使这样,她依旧愿意,愿意拿自己做交换,愿意为他付出所有

    是不是,每个生在中的人,都成为了的奴隶。智商为负,饮鸩止渴,依然甘之如饴

    这是多么可悲啊,她清醒的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不希望会发生,却阻止不了,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似燕归来

    “莫笙,带她出去”楚思思看了眼动也不动,怔在原地的人,目中划过一道冷残的光芒,只这样就痛了吗?那么接下来,是不是会让你更痛,更伤?

    悄无声息的,莫笙从暗处走了出来。

    “姑娘,请”莫笙如没事发生一般,对着慕容清一拱手,慕容清呆呆地点了点头,跟着他走了出去。

    “姑娘回去,可知道如何说?”他的声音依旧破哑难听,不过对她倒一直温文有礼。

    “你把我打晕了送回去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

    “呵呵”莫笙眸中闪过一丝笑意,“姑娘倒是想了好办法那就委屈姑娘了”随着他的话音刚落,慕容清脑袋一疼,在意识陷入昏迷之前,慕容清不由得靠了一声,大哥,不带这么玩的,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慕容清醒来的时候,有兄不清到底是在哪里。

    粉色的顶,粉蓝色纱帐,粉紫色棉被,这里怎么看怎么不像她住过的任何房间,任何一张

    “清儿,你醒了”一个清悦如溪水的声音在她的耳旁响起,慕容清眨了眨眼,转过头,楚暄的脸立刻印入了眼帘中。

    “王爷”慕容清呐呐地叫了一声,随后,她就被搂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我在别怕”只四个字,慕容清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上来,那种极深的恐惧瞬间就被这宽厚的拥抱所抹灭,她瑟瑟发抖,从未有过的慌乱。

    “清儿,乖饿了吗?吃点小米粥”楚暄放开她,转去吩咐候在屋外的丫环,不料衣角却被慕容清抓住。

    “不要走”慕容清眸中泪光闪动,巴掌大的脸上,浮起悲婉哀绝。

    这样的神色,从未在她的脸上出现过。楚暄的心“咯噔”了一下,眉头不自觉得拢紧。他重新坐下问道,“怎么了,清儿”

    慕容清想到一定是自己的神太过于悲切,所以他才会皱眉。可是,让她怎么办?明明已握在手心,让她怎么再放开?怎么面对以后夜夜无穷无尽的相思

重要声明:小说《爱妃,再嫁朕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